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74 我認識到不認識自己就不會甘心為神效力

山東省青島市 心志

在《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這篇神話中,神對人提出要求說:「如果你得知我從來就不賞識你,那你能不能留下來為我效力一生?」面對神的要求,我在心裡回答:神哪,我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今天能來到你的面前享受你的話語為你效力,這已是你對我莫大的高抬與恩待,我怎敢再奢求得著你的賞識呢?我只願盡上我的全力來還報你的愛,甘願為你效力一生……當時,我自信滿滿,覺得自己所想的正是心裡所願的。後來在神的顯明中,我才認識到人能甘心為神效力並不是心裡願意就能達到的。

前段時間,藉著聽上面的講道交通,我在本分上比以往有了些負擔,教會生活也隨之有了起色。因此,我便認為自己在本分上有忠心了,心想:帶領若知道了即使不當面誇獎我,心裡也會讚許我,說我這段時間有進入、作工有果效。誰知事與願違,見到帶領後,她非但沒有誇獎我,反而還指出我工作中的一些失誤與偏差,並修理對付了我一頓。我裡面頓時失望、沮喪極了,心裡的怨言也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來:我受了這麼多苦,出了這麼多力,你不但不誇獎我還對付我,那我以後就不出力了,反正出力也不討好。隨後我盡本分開始應付糊弄,沒有了往日的負擔。沒過多長時間,我們小區調整帶領、工人,當看到別的同工都被提拔了,只有自己「原地未動」時,我心裡倍受煎熬,心想:論素質、論工作能力我並不比別人差,受的苦也不比別人少,我怎麼就得不到教會的認可呢?看來我是不行了,沒有培養價值再付出也是白搭。此後,我活在了消極情形裡,作工作再也沒有以往的熱勁了。

就在我自暴自棄時,神話在我耳邊響起:「如果你得知我從來就不賞識你,那你能不能留下來為我效力一生?」我連忙打開《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看到上面說:「人都喜歡啥呢?『你越賞識我,我越願意為你效力,你不賞識我,我就沒心思給你效力了,我就不想為你效力了。』你看看,人效力還得有效力的動力。……現在我們已經看見,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的的確確沒有值得神賞識的地方,可以說,無論哪方面,所有的都是敗壞流露,沒有一點值得神賞識的。……如果我們沒有值得神賞識的地方,那我們為神效力還要求神賞識我們嗎?應該有這個要求嗎?不應該吧。我們為神效力,這已經是神破例高抬了,按著我們的性情、敗壞程度,我們效力都效不好,都沒有忠心,效力都滿足不了神的心意,那就更不值得神賞識了。……如果你裡面覺得自己很好,覺得自己哪方面都能滿足神,你覺得你很值得神賞識,無論為神效點什麼力,心裡都要求神『你得賞識我呀,我這麼值得你賞識,你如果不賞識我,那我可不能為你效力呀』,如果你有這種思想、這種心態,這說明什麼呀?說明你的本性還是撒但本性,說明你還是屬撒但的,說明你還是撒但的性情。如果你有這個想法、有這種思想,就是覺得自己很好,值得神賞識,這就足以證明你是屬撒但的,你太高傲了、太狂妄了、太沒有理智了、太不認識自己了。」神話與上面的交通使我自愧蒙羞、無地自容。回想自己這段時間之所以消極,盡本分沒有負擔,自暴自棄,不就是因為自己付出之後沒有得到帶領的賞識導致的嗎?以往我口口聲聲喊著說願意盡本分,甘願為神效力一生,還說自己不配得到神的賞識,今天在事實面前才看到我以往的高言大志都是欺騙神的謊言,我的花費、盡本分、受苦付代價並不是甘心的,都是有條件的,是在與神搞交易。其實,在我的心中就隱藏著這樣的觀點:我受苦了,作工達到了果效,帶領就得誇獎我、表揚我,如果帶領不誇獎、表揚我,而是對付修理我,那我就應付糊弄,不好好幹;我作工時間長了,教會就得培養我、提拔我,否則我就消極、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從我的觀點中看到,我在神面前不僅僅是在與神搞交易,更是在要挾神、逼迫神,是在跟神賭氣、較勁,心裡是在跟神說:「神你這樣對待我分明是在打擊我的積極性,不讓我好好追求,那我以後就不追求了,看你怎麼得著我。」好像神的作工要成就的話離不開我,若離開我了神的工作就作不成了,所以神就得高看我、賞識我、重用我。此時,我才看到自己在神面前醜惡、卑鄙的嘴臉,我真是太不認識自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幾克重還是幾兩重,更不知道自己在神面前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豈不知自己只是神經營工作中的附屬物,自己渾身上下根本沒有一點能讓神喜悅、供神享受的東西,神只是因我身上這些層出不窮的敗壞才作工在我身上的,可我卻不知自己的身分、身價,把自己看得比金子還寶貴,真是太不知羞恥了!

上面交通的「現在我們已經看見,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的的確確沒有值得神賞識的地方,可以說,無論哪方面,所有的都是敗壞流露,沒有一點值得神賞識的」這句話更讓我深思,我不由地反問自己:我盡點本分就要求帶領賞識、重用,難道我所做的真值得神賞識嗎?我不禁開始反省自己盡本分時的表現:在盡本分中,我盡幹一些面子活,對於帶領經常摳問的工作或表面上人容易發現的問題,我就儘量用心去作好、解決,而對於教會中存在的一些不易發現的問題,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總覺得這些工作稍微作一下,外表上能說得過去就行了;工作安排發下來後,我總是在帶領、同工面前表現得特別積極,願意迎合教會的要求,體貼神的心意,並立下心志要把工作作好,可到落實的時候就不是那麼回事了,總是為了貪享肉體安逸,為了少受苦、少付代價而流於形式、走過程,絲毫不用心尋求揣摩神的心意以達到教會要求的果效,致使各方面工作都有漏洞、偏差;在與弟兄姊妹配搭事奉時,我總認為自己的看法高明,特別持守自己,好一意孤行,擅作主張,即使別人交通的合乎真理我也很難接受,致使自己常常憑己意做出違背真理的事,使教會利益受到虧損;在盡本分上,我雖外表有點付出、花費,但也是為了把工作作好能得到帶領的高看、得到教會的重用……這就是我所謂的「甘願為神效力」。我的「效力」中哪有一點忠心與順服的成分?哪有一點愛神、滿足神的意思?又哪有一點實行真理的表現和活出神話的實際?沒有一點!反而是滿了悖逆與抵擋,滿了不服與背叛,與其說我是在盡本分,倒不如說是在打岔、破壞教會的工作。像我這樣一個被撒但敗壞得只會抵擋神、背叛神的撒但的後裔有什麼可讓神賞識的地方?我所做的又有哪一點配得到神的稱許呢?難道是我處處悖逆神、不體貼神心意的惡行嗎?就我的人格、敗壞的程度來說,我就是為神效力都不配,效力都不是好的效力品,教會讓我效力都是得不償失。若不是因著神的經營計劃,因著神對我的憐憫與寬容,我早已是該死該滅亡的對象了,哪還配活在神面前!可我對自己的本性實質絲毫不認識,明明自己一身污跡散發著臭氣,讓神厭憎到了極點還自我感覺良好,明明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已成了撒但的化身,還認為自己身上有許多優點與可貴之處,盡本分有點付出、花費,工作有點果效,就要得到帶領的賞識、高看、提拔、重用,否則就覺得自己委屈、吃虧了,就不想為神效力了,我真是一個沒有一點自知之明、不知羞恥的賤貨!今天我能有盡本分的機會,能有幸為主宰一切的宇宙君王效力,這已是神破例的高抬、恩待,我還哪有資格跟神講條件、提要求,只應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盡上自己的全力為神忠心效力,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當具備的理智。

感謝神的顯明使我看到了自己的真實面目,認識到自己在神面前從未忠心效過力,根本不是一個合格的效力者。同時也認識到人能甘心為神效力並不是心裡願意就能達到的,若對自己沒有真實的認識,不知道自己的身分、身價以及自己的低賤醜陋,就不會甘願為神效力,總有一天會在試煉中跌倒而背叛神。今後,我願在認識自己上下功夫,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忠心盡本分,做一個默默無聞的效力者,甘願為神效力一生。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