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67 我的禱告並不是從心靈裡發出來的

浙江省杭州市 語心

對於禱告,我一直很自信,覺得自己向神禱告時說的都是心裡話,是自己的真實情形。當看到上面的交通說「人在禱告時滿了謊言欺騙、心存詭詐」這話時,我也沒認真與自己對號,還一直活在自己的感覺中不以為然。直到前幾天,我在看上面的交通時,藉著神的開啟光照,才認識到自己的禱告並不是從心靈裡發出來的,而是滿了欺騙、謊言、虛假,完全是嘴上一套心裡一套。

記得那天早晨,我在看《只有做誠實人才是真實的悔改》這篇交通。當看到上面解剖我們身上各種欺騙性的禱告時,我感覺有些情形跟自己對不上號,因我覺得自己的禱告都挺實在的,心裡有啥就說啥,怎麼會是欺騙神呢?這時,神開啟我想起神話說:「禱告最關鍵的就是能向神說真心話,將自己的缺欠或悖逆的性情向神訴說,向神完全敞開自己,這樣神才能對你的禱告感興趣,否則神會向你掩面的。」又想到上面的交通裡也曾說過認識自己得解剖自己的心態與內在情形,抓住心靈深處隱藏的東西。在神的開啟下我才明白,向神禱告最關鍵的是得說真心話,將自己的缺欠與悖逆性情向神訴說,把自己裡面的心態與內在情形向神完全敞開。而我在禱告上只是憑著自己的感覺說些道理、公式性的話,認為怎麼說神「高興」就怎麼說,怎麼說「有理智」就怎麼說,並沒有思想過自己向神所說的每一句話是不是自己當時心靈深處所想的,在跟神說的這些事上我的心態與內在情形是怎樣的,我所說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話。在神的引導下,我開始反省自己。在作工中,當工作有點果效或聚了一場成功的會時,我裡面總是美滋滋的,感覺自己還不錯,還有點工作能力,甚至有時好幾天都活在這種飄飄然的情形裡。但在禱告時我卻沒有思想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自己現在的心態與內在情形是什麼,而是按照平時裝備的道理,「有理智」地說:「一切都是神作的,我僅是有一點兒配合,如果沒有聖靈作工我什麼也做不了,願將一切榮耀歸給神。」當神擺設的環境不合自己意時,我表面上接受、順服,但裡面卻是另一種心態,盼望什麼時候能擺脫這個環境,而且這種盼望一直在我裡面存在。但在禱告時我並沒有抓住這種心態,將自己的悖逆情形帶到神面前認識自己,而是用花言巧語討好神,說神作得都好,都是對我的生命長進有益處的,我願任神擺佈。當臨到病痛時,我心裡盼望神早些將病痛挪去,讓自己也能和那些健康的人一樣有個好身體,並且還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好好信神、盡本分,若我身體有病怎麼能盡好本分呢?因此產生了消極對抗的情緒。但在禱告中我卻沒向神交待自己裡面消極對抗的情形,而是公式性地禱告說:「神啊,病痛臨到是你的愛,我相信人的生命在你的手中,我願順服從你來的一切,不求你挪去這病痛,只求你帶領我、引導我,使我能為你站住見證。」還有,在盡本分中我對配搭的姊妹產生成見,總覺得是對方不好,是對方太狂妄自是、太沒有人情味才導致自己沒法與她相處的。但在禱告中我並沒有將自己的真實想法跟神實話實說,而是假惺惺地說:「神啊,我裡面對姊妹有成見,我知道是自己不好,是自己太狂妄自是,太沒有人性……」

因著我總認為在神面前只有這樣禱告才合適,才算有理智,所以每次來到神前,我都會按照公式、規條說些好聽的話,說些自己認為能讓神高興的話、有理智的話,卻沒有把自己的真實情形向神訴說,因而每次禱告過後我裡面的悖逆情形依然存在,並沒有藉著禱告得以解決,對自己的認識也沒有加深,性情更是沒有變化。可我卻不認識自己,還認為自己禱告時說的都是心裡話,認為自己挺會禱告的。今天藉著神的開啟光照,我才認識到自己的禱告滿了欺騙、謊言與詭詐,完全是在偽裝自己,根本不是從心靈裡發出來的;也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說假話、欺騙神早已成為我的本性,成為我生命的自然流露,以至於自己在神面前盡說假話、空話,說欺騙神的話,還沒有一點知覺。同時藉著這次仔細反省與神的開啟,我才真實認識到,向神禱告不是光用嘴、用好聽的話來與神套近乎討好神,而是要用自己的心與神相交,只有對神說真心話,神才感動人,才在人身上作工,也只有真實與神交心的禱告才能帶來生命性情的變化,虛假、欺騙神的禱告不管禱告多少也是白搭,不但不能蒙神垂聽,反而會讓神噁心厭憎。

神啊,感謝你的恩待與開啟,使我看清了自己的禱告太虛假,全是欺騙,根本不是從心靈裡發出來的真實禱告,若不是你的開啟,我還活在自我蒙蔽之中,繼續欺騙你、糊弄你還不知曉。今後我願在禱告上追求做誠實人,多多省察自己的禱告是否真實,注重自己的心態與內在情形,操練向你說最實在的情形,說心裡話,不再欺騙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