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59 作好實質性的工作太重要了

四川省成都市 叢新

上面一直要求做帶領的一定要把實質性的工作作好,可我對這一要求始終沒有重視起來,幾年來一意孤行,給教會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造成了極大的虧損,自己的生命也受損不小。直至前不久,藉著一連串事實的顯明,我才看到了作好實質性工作的重要性。

2003年年底,教會安排我到開發區盡本分,當時這裡的福音工作量很大。見此情況,我便調動弟兄姊妹全力配合一線的工作,自己也常與一線指揮一起部署人員、分析線索。在我的感染下,辦事員們也都整天圍著一線指揮轉,福音工作搞得熱火朝天。當看到教會裡缺少神話書籍時,我在忙福音工作之餘又整天圍著事務人員轉,真是忙得不可開交。在這期間,抓工作的發現我作工偏離了中心工作,聚會時便針對我的情形交通說:「作工偏離了中心工作,就是把事務性工作作得再好也是二十分,要好好抓教會生活,多培養人。」聽到此話,我很不服氣,心想:不把人傳回來澆灌誰去呀?弟兄姊妹沒有神話看再抓教會生活又能有啥果效?我看作好這些工作可不止二十分!就這樣,我對抓教會生活、培養人的工作仍舊不重視。一年後,這裡的福音工作擴展開了,弟兄姊妹也都有了神話看。就在我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非常滿意之時,帶領再次耐心地與我交通:「事奉神的人作工不要偏離了中心工作,作好實質性的工作是根本……」可狂妄的我對上面的這一要求還是不能從心裡真正接受過來。後來,教會裡接連不斷地突發惡性事件:一個地方傳過來一千多人,交到教會半年後突然被原派別的上層帶領全拉回去了,後經全力挽救也只挽回了一半;一個宗派帶領帶了四百多人歸回到教會,可一年後他竟然帶著這些弟兄姊妹搞起了獨立王國;「大業派」的人用幾句很露骨的鬼話就迷惑了幾百人……接連不斷的突發事件搞得我高度緊張、焦頭爛額。面對這些狀況我困惑了:為什麼總出現這些事情呢?原因究竟在哪兒?

直到前不久,我才找到了問題的根源。一天,我接到電話,得知又有三個地方出現了假基督迷惑人事件,我急忙安排一線人員去配合挽救工作,隨後自己也趕緊下去了解情況。來到其中一個地方後,我看見辦事員雖對工作有負擔,但因著不知如何處理這類事而手忙腳亂,急得直哭。在另一個地方,有四個小區的人受迷惑,其中有一個小區500人中就剩下小區帶領一人沒被迷惑走。就這樣一個「重災區」,辦事員竟然還沒有安排人去進行挽救,眼睜睜地看著弟兄姊妹和教會錢財被假基督擄走卻視而不見、置之不理。還有一個地方,辦事員竟對挽救工作不聞不問,問她什麼情況她也不知道,當安排她去了解某一小區的情況時,她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找各種理由推託、拒絕。在了解中還得知,因著弟兄姊妹連最基本的異象方面的真理都不明白,以致假基督用幾句簡單的謬論就迅速迷惑走了六七百人,並且都是接受一兩年的人,其中還有小區工人、教會帶領及教會執事。面對此景,我欲哭無淚,心裡難受極了:神啊,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局面呢?……這時,我的腦海裡閃現出《教會工作原則手冊》裡的兩段話:「教會生活的工作是中心的根本的工作……選拔培養帶領與工人的工作也是中心的根本工作,是教會各級帶領要親自作的工作。」「做帶領的最根本的工作就是帶領人進入神所要求人必須具備的一切真理,這是當務之急,是刻不容緩的工作,所有做帶領之人必須抓住這一中心環節作工,這項工作在全部工作中佔第一位,如果得分的話相當於八十分,其他的所有的工作總和不過二十分。如果做帶領的把這一根本工作作透了、作好了,起碼是合格的;如果這一項工作沒作好,其他所有的工作你作得再好,那頂多不過是二三十分的成績,還是不及格的。」「二十分,二十分……我作的工作真是二十分?……」我心裡不住地說著,想著。是啊,教會能出現今天這樣的局面,不都是因自己平時不注重作實質性工作導致的嗎?我如果注重抓教會生活,多澆灌弟兄姊妹,就是弟兄姊妹的素質再差,兩年的時間也應該對最基本的異象方面的真理明白透亮了,也不至於像今天這樣還能被假基督幾句荒唐的謬論所迷惑;我如果平時就注重培養人,嚴格按照教會要求的選拔帶領的原則來審核、選拔各級帶領、工人,也不至於出現像今天這樣假基督在教會中肆無忌憚迷惑人的一幕,也不會出現有的辦事員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假基督迷惑人時對教會工作置之不理的現象。如果我把這兩項實質性的工作作好了,教會中也不致出現這樣的慘景。此時,我才知道了往日教會中為什麼會接連不斷地出現迷惑人的事件,原來根源都在此;同時也明白了為什麼上面說作好中心工作才是最根本的工作。回想以往,每次出現迷惑人的事件後,教會生活、福音工作都會受到影響,因為當地的帶領、工人處理不了,就得讓一線人員停止傳福音而全力以赴地去挽救那些受迷惑的弟兄姊妹,而且每次都要花兩三個月的時間去作挽救工作,就是這樣每次都有一些人因中毒太深或挽救不及時而被撒但擄去,並且每處理完一樁事情,教會錢財都要損失一些。事實面前,我才看到我作工作真是得不償失!這時,我才徹底服氣了,看到自己以往的作工果效的確只有二十分。雖把成千上萬的人傳回來了,但因著沒有及時澆灌,導致很多弟兄姊妹不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而被迷惑或者跌倒,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而且一談起生命進入、性情變化多數人都是一竅不通,這樣弟兄姊妹又怎麼能蒙神拯救呢?自己作工多年不曾為教會培養出一個合格的人,所選拔的帶領、工人中不但沒有幾個能培養、提拔的,反而不合格的卻有不少,還把有培養價值的人埋沒在下面,耽誤了神成全人的大事。我「辛辛苦苦」地作了幾年工作,所作的卻與神拯救人的工作沒有太大關係,與神的作工宗旨相距遙遙,這樣即使我跑斷腿、累斷腰也不能蒙神稱許,反而會因著打岔神的作工而成為抵擋神的人,被神淘汰。我的事奉真是坑人又害己!

一幕幕痛苦的回憶撕扯著我的心,撞擊著我的靈魂,頑梗的我終於仆倒在神前:「神啊,我今才明白實質性的工作都是涉及到神拯救人的工作,也明白了上面為什麼把抓教會生活和培養人這兩項工作列為帶領所作的中心工作,因為只有把這兩項中心工作作好了,才能把人帶到你面前,才利於人蒙你拯救、被你成全,也只有把這兩項實質性的工作作好了,才能事奉到你的心意上。神啊,以往我事奉你盡憑己意作工,偏離了中心工作,打岔了你拯救人、成全人的工作,耽誤了弟兄姊妹追求真理、被成全,看到我作工作真是得不償失,給教會工作帶來的虧損是我個人遭懲罰也換不回的。神啊,今天我這個愚頑、悖逆的人向你認罪悔改,以後我願意嚴格按著事奉你的原則在中心工作上下功夫,作好實質性的工作來安慰你心,彌補我以往的過失與虧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