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58 我明白了與神有正常關係得有實際表現

河南省靈寶市 陳青

一天,和我配搭修改文章的姊妹說,她丈夫因生意太忙攔阻她出來盡本分,她得在家待幾天。聽她這麼說,我就給她「交通」了一番,以示提醒。誰知,她還是在家裡待了一個星期才出來。見面後,她說:「你說的那些話我也會說,事情沒臨到你……」我一聽她說這話就特別反感,心想:你這人真是分不清好壞,我好心幫助你,你竟這麼說,以後我再也不給你交通了,看你滑下去後能有啥好結果!後來,她就隔三五天才來一次。每次見面時,我不是避開她的情形說話就是不願搭理她。有一次聚會,她又開始說她的難處:「丈夫生意忙不過來,我不得不幫忙,可本分又不能不盡,要是雇個人給丈夫幫忙既花錢又不放心,我實在沒辦法……」聽著她的話,我一言不發,心想:你這不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嗎?明明是你自己放不下情感、錢財,還說沒辦法,跟你交通也是浪費時間,我才不願陪你說廢話呢,你自己不追求別人再給你交通也白搭。就這樣,不管她怎麼說我也不理會她,只管交通說:「咱該吃喝《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第17題:神道成肉身的長相能代表神原有的形像嗎?……」聚完會後,她對我說:「最近兩天我又不能來了。」「你自己掂量吧!」我極不耐煩地回了一句,心想:管你怎麼實行,那是你與神的關係,我才不操那份閒心呢,只要我自己與神的關係正常就行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每天早早起床吃喝神話、答題,白天修改文章,晚上學歌,按時和接待家庭的姊妹聚會、交通。外表看著一切都很正常,可不知怎麼回事我心裡總覺得空蕩蕩的,有時甚至煩躁不安,神話看不進去,修改文章也摸不著頭緒。面對這種情形,我很納悶:這是怎麼了?我每天這麼抓緊時間吃喝神話、盡本分,為什麼沒有神的開啟,心裡還這麼不踏實呢?莫非是因我有不合神心意之處?於是,我來到神前禱告尋求,之後,我看到神話說:「有的人說我只和神有正常的關係就夠了,不管跟別人怎麼樣。那麼跟神有正常的關係表現是什麼呢?這樣的人不是沒有一點實際認識的人嗎?為什麼還說愛神的心志大不大,是否真實背叛肉體,就是看你對弟兄姊妹有沒有成見,有成見的時候能不能放下,就是說,和弟兄姊妹關係正常了,在神面前光景也正常了。在弟兄姊妹軟弱的時候,你不厭憎他,也不恨惡他,不看他笑話,不給他臉看,你如果能服事他就與他多交通……你如果覺得供應不了他,看望看望他也行……」「跟神的關係正常就是對神的一切作工能夠不疑惑、不否認,而且能夠順服,在神的面前存心對,不為個人打算,不管做什麼事都以神家利益為重……你做每件事的時候都得檢查個人的存心對不對,如果能按神的要求做,跟神的關係就正常了,這是最低標準。」這時我才認識到,與神的關係正常並不是我所認為的不管與別人的關係如何,只要自己能正常吃喝神話、正常盡本分就行了,而是得有許多實際的表現。就如:凡事都擺對存心,不為個人打算,做什麼事都以教會利益為重;對弟兄姊妹沒有成見,即使有成見也能放下,和人有正常的關係;別人軟弱時能不厭憎他,不恨惡他,也不給他臉看,能了解人有難處的滋味,理解人活在黑暗裡的痛苦,因而願意多交通真理幫助他解決不對的情形,以此來表現對神的愛、體貼神的心,若供應不了他,看望看望他也行。這才是與神有正常的關係。對照這些表現,我真是蒙羞加慚愧。姊妹處在軟弱之中時,我對她不但沒有關心與體諒、扶持與幫助,反而還以惡毒的心去對待她,疏遠她,對她心存成見,不願再和她交通,甚至姊妹主動交通我也不搭理她,還認為只要我與神的關係正常就行了,不用管他人如何,操他人閒心。就我這樣自私得只顧自己不管別人死活、不以教會利益為重的表現,足以說明我與神的關係根本就不正常,而且已經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可我還很得意,自以為與神關係正常,我真是太謬妄無知、太卑鄙醜陋了!

感謝神話的引導,使我明白了與神有正常關係得有許多實際的表現,也認識到了自己人性的缺少與自私、自是的醜陋,發現並扭轉了自己不正常的情形。姊妹回來後,我便跟她敞開心談了自己的敗壞,交通了我在放不下情感、錢財時是靠哪些神話走出來的,並在一起吃喝了有關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方面的神話。在神的帶領下,姊妹的情形有所好轉,她準備讓她丈夫雇人,還說無論如何都要盡好自己的本分。之後,我和姊妹重新在一起修改文章,感覺特別得開啟,對其中的問題也能看出來了,而且很快就修改出來兩篇文章。此時,我心裡激動不已,對神充滿了感激,立志今後凡事都按神的要求去實行,在現實生活中以實際表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