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53 神的審判刑罰對我是最好的保守

安徽省合肥市 感恩

在經歷神的作工中,因著我總是悖逆神、抵擋神,因而遭到了神一次次的刑罰與管教,但就是這嚴厲的審判刑罰作了我極大的保守與拯救。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不知自己會墮落到什麼地步,或許早已再次被撒但擄去,被世界的邪惡潮流所淹沒。

接受神末世作工後不久,因著受得福存心的支配,我關掉了經營多年的服裝加工店,加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一年後,教會安排我回本地做教會帶領。因著離家比較近,所以我經常回家。街坊鄰居見我回來了,又來找我做衣服。在錢財的誘惑下,我開始重操舊業,心想:只要我不耽誤盡本分,掙點錢也不為過吧,這樣既可以使生活富足點,以後又能蒙神祝福,這不是一舉兩得、兩全其美的事嗎?此後,我每天白天在家裡做衣服,晚上抽空下小組聚會,若是聚會點離家遠我就在那裡住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再趕回家做衣服。慢慢地,我的生意越來越多,每天都忙不過來,但為了能按時把衣服做好不失信於顧客,我不得不加班加點地趕工。一天晚上,我本打算聚完會趕回家,誰知聚完會後時間已經很晚了,只好等第二天早上再回家。想到幾天前我答應一個客戶在這兩天一定把衣服按時給她,於是,第二天早上天剛朦朦亮我就起床了,沒顧上洗臉刷牙,更顧不上吃早飯,就騎著自行車往家趕,接待家庭姊妹的挽留及早上的濃霧天氣都沒能阻止我匆匆回家的腳步。冬日的清晨,路上的行人本來就很稀少,再加上濃霧天氣,街道上更是空無一人,我不由地加快了騎車的速度。當我騎到一個上坡的時候,突然一輛巴士迎面從坡上飛速向我俯衝過來,當時我已來不及躲閃,連人帶車與巴士撞了個正著,我被重重地撞倒在地上,自行車前輪也扭成了「麻花」。巴士司機見周圍沒有人,竟然駕車飛速地離開了。我忍著疼痛回到了家,回家後才發現兩個膝蓋全都腫了。因膝蓋疼痛我坐立都費勁,更沒法加工衣服了。此時,我隱約意識到這是神在管教我,可又不明白神為什麼要管教我。我覺得自己雖然掙錢但又沒耽誤走教會,神為什麼要管教我呢?在無奈與困惑中,我翻開神話想從中找到答案,看到神話說:「現在在你們每個人面前放一些錢財,讓你們自由選擇,而且不定你們的罪,那你們多數人都會選擇錢財而放棄真理,好一點的人會割捨掉錢財,勉強選擇真理,居於中間的人會一手抓錢一手抓真理。這樣,你們的真正面目不就不言而喻了嗎?對於任何一樣你們『忠於』的東西與真理之間你們都會這樣選擇,你們的態度仍會是這樣的。不是嗎?……錢財與本分之間你們又選擇了前者,甚至連回頭上岸的心志都沒有;奢侈與貧苦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多年的心血換來的竟會是你們對我的放棄與無可奈何,而我對你們的期望卻是與日俱增,因為我的日子已經全部展示在每個人的面前了。」面對神的責問,我的心痛苦又自責,虧欠的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不就是神話所揭示的一手抓錢財一手抓真理的人嗎?我認為只要不耽誤盡本分掙點錢也無妨,而事實上在我選擇掙錢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經背叛了真理,這樣又怎麼能不耽誤盡本分呢?我的心已完全被錢財佔有,就是在盡本分的時候,心裡都惦記著生意的事,盼著早點散會好回家做衣服,甚至一個星期走三次教會我都嫌多、嫌麻煩,覺得耽誤自己掙錢,完全把盡本分當成了累贅。可麻木痴呆的我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悖逆,更沒有察覺到自己正一步步滑向罪惡的深淵,離神越來越遠。今天是神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是神的責打管教拯救、保守了我,阻止了我墮落的腳步,否則我很可能會因著這個託付妨礙自己掙錢而撂挑子背叛神。此時,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看到在神嚴厲責打的背後所隱藏著的神的愛,因著我的悖逆,神不得不用這種方式來拯救我。想到這些,我心裡內疚萬分,虧欠、懊悔一齊湧上心頭,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我接受了教會的託付卻不能向你盡忠心,而是一味地貪愛錢財,對教會的託付掉以輕心,按著我的悖逆,我本該被車撞死不配存活在你面前,但你卻用你的愛寬容、饒恕了我,用管教來提醒、警告我,又用你的話語來審判、引導我,讓我認識自己的悖逆,能夠向你回轉。神啊,你對我的愛太實在了,我不能再悖逆傷你的心,今後我要重新做人,做一個忠於你的人,用實際行動來還報你對我的愛與拯救。」

從那以後,我把生意全推掉了,一心一意跟隨神、盡本分。後來,教會又安排我到外地盡本分。去之前,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無論那個地方的條件多差、環境多艱苦,我都要盡好本分滿足神,不發怨言,不做背叛神的事。到那之後,我才知道那是一個偏远的山區,不但教會分散、人員不集中,交通也不便利,有的教會在大山裡面,只能翻山越嶺步行前往。想到自己以往在城市裡盡本分,無論去哪處教會都可以坐車或是騎自行車,而現在走教會不僅要步行而且還要走崎嶇的山路,我心裡不禁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滋味,感覺自己很苦、很委屈。一段時間後,因我總活在肉體裡走不出來,情形越來越糟糕,盡本分也開始應付糊弄,致使工作上漏洞百出。帶領因此對付我幾次,我心裡更是痛苦不堪,不由地萌生了撂挑子背叛神的念頭:與其在這受苦,不如回家信神,別人在家盡本分不也挺好嗎?回家後我照樣可以盡本分,何苦在這窮鄉僻壤受罪。因著我一直活在這種背叛的情形裡,以致根本不能安心盡本分。一天,我和一個姊妹去走教會,因是山路姊妹只好推著自行車前行,我嫌走路太累便把自行車接過來,在佈滿石頭的山路上小心翼翼地騎著,誰知在山路的拐彎處突然出現一個下坡,我驚慌失措來不及剎車,自行車顛簸著飛速向下衝去,沒等我反應過來就被自行車顛得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石子路上,頓時我的臉上、嘴上、手上被石頭擦傷全都是血。當我從地上爬起來看到自己傷痕累累時,我意識到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這時,神威嚴的話語在我耳邊響起:「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著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神威嚴的審判讓我心驚膽戰,驚恐不已,我感到神在向我發怒。神是忌邪的神,我既在神面前立下心志滿足神,神就要按著我的誓言來成全我。可我在臨到的環境中不但不兌現自己的誓言,反而因著肉體不能得到享受而對神所擺設的環境抵觸、不滿,在盡本分中應付糊弄,甚至沒心思盡本分。神藉著帶領修理對付我,我不但不醒悟,反省認識自己,反而變本加厲,萌生了撂挑子背叛神的念頭。我這樣欺騙神怎能不觸動神的怒氣呢?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他怎能容讓我在他面前任意許諾欺騙他呢?我越想越害怕,認識到自己的悖逆行徑已觸動了神的怒氣,今天這樣的管教臨到我,是神在向我顯明他公義、威嚴、不容觸犯的性情,也是在保守我、拯救我,將我從危險的邊緣拉回來。此時我懊悔不已,痛恨自己的悖逆與欺騙,更恨惡自己體貼肉體背叛神的惡行,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向神認罪:神啊,我錯了,我太悖逆了,我再也不敢欺騙你、背叛你了,我要把自己的心志重新撿起來,老老實實地順服你的安排,規規矩矩地盡本分,不再體貼自己這敗壞的、一文不值的肉體,只求能挽回自己的悖逆與背叛,來彌補以往的虧欠,若我再欺騙你、抵擋你,願你更重的咒詛臨到我,讓我生不如死!

過後,姊妹帶我到醫院包紮了傷口。至今我的手上和臉上還留有疤痕,這些疤痕讓我刻骨銘心,又讓我辛酸難忘,因這是我抵擋神、欺騙神留下的烙印。每當神擺設的環境不如我意,我想逃脫或有怨言時,只要一看到這些傷疤,我就會想起那次慘痛的教訓,不敢再由著自己的性子體貼肉體悖逆神。這些傷疤成了我的警戒,時刻提醒我:要順服神的安排,因我是受造之物,不該在神面前有任何選擇與要求,更不能欺騙神、抵擋神,因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的管教責打成了我最好的保守,使我一直跟隨神走到了今天。可以說,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審判刑罰是神對我最好的保守、最真實的愛,能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是我的福氣。我深知自己敗壞太深,背叛神的本性根深蒂固,願神的審判刑罰時時伴隨著我,使我能早日在神的刑罰審判中得蒙潔淨,成為新人。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