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43 我體會到做誠實人必須棄絕大紅龍毒素

河南省新密市 常凱

一直以來,我在實行單純敞開做誠實人方面都沒有什麼進入,儘管我也有意識地在弟兄姊妹面前亮相,但因自己虛榮臉面太重,只是敞開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而對於那些難以啟齒的隱私我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總認為自己一旦把醜事都說出來就會名聲掃地、身敗名裂,以後沒法見人了,可不說就不是誠實人。為此我心裡特別痛苦,活在黑暗中不得釋放。在聖靈的開啟光照下,我才認識到要想做誠實人必須得棄絕大紅龍毒素。

在一次聚會中,帶領在交通做誠實人方面的真理時說:「做誠實人不光是要敞開自己一些詭詐的表現,更重要的是能敞開自己那些難以啟齒的隱私,把醜相都暴露在光中,從中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與邪惡本性,這樣才能羞辱撒但,逐步達到蒙神拯救。」聽帶領這麼交通,我道理上能通過,可心裡卻存有顧慮:若把自己以往那些見不得人的邪惡醜陋之事都說出來那可太丟人了,別人會咋看我呢?會不會說「看她外表也挺端庄正派,想不到竟也會做出如此醜陋之事」?那樣我的臉往哪兒擱呀?正想著,只見帶領和別的姊妹都把自己的隱私敞開亮相,無奈之下,我也交通了一些自己所流露的邪惡的表現,而對於自己裡面那些真正的隱私卻沒有勇氣敞開。雖然我保全了臉面,但心裡卻倍受譴責。就在我鼓足勇氣想把隱私全部敞開時,又一想:我要是說了,別人會不會說我太詭詐,說一半還留一半,正交通著做誠實人還在耍詭詐、搞欺騙,那不更難堪嗎?因此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此後,每當我暗下決心想把隱私全部亮出來時,一想到有可能會因此名聲掃地、身敗名裂,我就一次又一次地退縮了。就這樣幾次欲試、幾次失敗,幾番爭戰、幾番熬煉,我心裡猶如火燒一樣痛苦難受,感覺要亮出自己的醜相真是比上斷頭台還難。最後我徹底灰心了,心想:像我這麼詭詐的人注定做不了誠實人了,看來我就是下地獄的料了,唉,受懲罰就受懲罰吧!就在我對做誠實人失去信心想破罐子破摔時,聖靈在我裡面責備:難道你就甘願下地獄受懲罰嗎?為何不來到神面前尋求光明之道?面對聖靈的責備,我禁不住淚流滿面俯伏在神面前:「神啊!我被撒但敗壞得已詭詐到了極點,我願意做誠實人,可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心裡也很痛苦,我不願再活在黑暗中,求你開啟光照我,使我能明白真理有實行的路,能勝過黑暗權勢……」

一天,我看到神話說:「多少人想真心愛我,但因著人的『心』並不屬自己,所以人都身不由己……在人的血液裡,不知含有多少不潔的成分,在人的骨髓裡不知含有多少撒但的毒素,日積月累,人都習以為常,並不覺撒但的苦害,因此人都無心去打聽『健康生存之術』。」我揣摩著神話,又想起《敗壞人類賴以生存的撒但法則100條》上的「人活臉面,樹活皮」這一大紅龍毒素,心裡忽然明白了:原來,我之所以寧願下地獄也不願做誠實人,完全是因著大紅龍毒素「人活臉面,樹活皮」在我身上扎根太深的緣故。撒但就是利用「人活臉面,樹活皮」這個荒唐的謬論來敗壞我、捆綁我,讓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臉面,寧可下地獄受懲罰也不願做誠實人。這一大紅龍毒素已成了我的生命,控制、支配著我的思想、言行,使我沒有一點自主權。回想以往,多少時候我在盡本分中做了違背真理原則的事,因顧及臉面,怕說出來後別人會對自己有不好的評價而隱瞞真相;多少時候我明知自己的情形不好應該與人敞開交通,但因怕說出來後別人會小看自己,所以寧肯活在黑暗中受痛苦,也不願與人敞開交通尋求真理,使自己的生命受了不少虧損……這不都是大紅龍毒素「人活臉面,樹活皮」的愚弄與苦害嗎?在它的毒害下,我把臉面看得比蒙拯救還重要,為了這張臉甚至甘願下地獄。豈不知我本是摩押的後代,本質就是邪惡污穢的,我再維護自己的臉面,把自己偽裝得再好,在神的眼中不還是最低賤、最污穢的大紅龍子孫嗎?我這樣費盡心思地維護自己的臉面不是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嗎?我真是太愚蠢了!是大紅龍毒素蒙蔽了我的心,使我活在牠的愚弄之中,沒有實行真理的勇氣,沒有追求真理、嚮往光明的心志,寧可受懲罰也要保全自己的臉面,我被大紅龍毒素毒害得太深、太慘了,若再不棄絕大紅龍毒素,再不撕破臉皮做誠實人,那我永遠都不能活在光中達到蒙神拯救。

認識到這些後,我有了信心和勇氣,於是,我找到姊妹,把自己的隱私一股腦兒地全部亮了出來。敞開後,我感覺就像卸掉了千斤包袱、掙脫了千年枷鎖一樣,心裡特別輕鬆釋放、平安踏實,而且別人也沒有因著我敞開的敗壞而笑話我、瞧不起我。此時此刻,悔恨、自責、感恩交織在一起,我不禁淚流滿面,心裡不住地感謝神:「神啊,感謝你!是你的開啟與帶領,使我走出黑暗見到了光明,同時也使我認識到若不棄絕大紅龍毒素、不撕破臉皮永遠做不了誠實人。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棄絕我身上的所有大紅龍毒素,做一個單純敞開的誠實人達到蒙你拯救。」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