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322 神顯明了醜陋的我

河南省南陽市 小艾

半年來,我因應付糊弄沒修出幾篇合格的文章,被帶領警告「工作再無果效就打發回家」,這時我害怕了,淚水奪眶而出:現在我家也回不去,工作也沒了,又無可投靠的親戚朋友,如果真把我打發回家,我上哪去呢?教會不要我,世上又走投無路,那不就該死了嗎?……此後,我心靈深處總受這些東西困擾,吃喝神話達不到果效,唱神愛的詩歌沒有感動,思念神愛也打動不了我的心,就是幹工作也是為了不被打發回家而幹。只要一想到可能會被打發回家時,我就會心酸掉淚,甚至還覺得神要把我逼到絕路上……就這樣我在煎熬中度日。

一天修文章時,我看到別處選上的文章特別多又急上了,眼看著快交文章了,可我還是一篇合格的文章也沒修改出來,這怎麼辦?自己寫一篇湊個數吧,可又寫不出來,看來離回家真是不遠了……我越想心中越受壓,胸口就像有什麼東西在堵塞著一樣,站起來轉轉也無濟於事,無奈我只好跪到神面前,一張口眼淚便一湧而出:神啊,我看到工作沒果效就難受得要命,就怕被打發回家,我實在想不通我為你撇棄婚姻、撇棄工作,為你坐監,受了那麼多苦,即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現在盡本分雖沒果效,但憑我以往的花費付出也不該把我打發回家呀。神啊,我覺得你對我太無情無義了……禱告後,我只覺得渾身癱軟無力,心中亂無頭緒,仍沒有心思修文章,只好打開日記本,將實際難處藉著筆端向神傾訴:神啊,我實在走不動了,我也知道自己受前途命運的轄制,可總也走不出來,我願存著對的心向你尋求,求你憐憫我,使我能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儘快地從黑暗中走出來……寫著寫著,神的最新交通開啟了我:「人與神的關係僅僅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得福之人與賜福之人的關係。說白了,就是雇工與雇主的關係,雇工的勞碌只是為了拿到雇主賜給的賞金。這樣的利益關係沒有親情,只有交易;沒有愛與被愛,只有施捨與憐憫;沒有理解,只有無奈的忍氣吞聲與欺騙;沒有親密無間,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鴻溝。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誰能扭轉這樣的趨勢呢?又有幾個人能真正了解這種關係的危急呢?……神的經營就是為了得著一班敬拜神、順服神的人類。」我猛然一驚:天啊,我不就是教會的雇工嗎?為了得福勉強應付著盡本分來討好神,當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被帶領警告時,就開始受前途命運的轄制,生怕被打發回家無路可走而遭淘汰。面對自己仍修不出好文章,想到可能離回家不遠時,野蠻的我就在神面前撒野,厚著臉皮與神講理,還拿自己外表的花費付出來與神算帳,認為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所流露出來的醜陋之態不正猶如潑婦罵街一樣,又如牛馬離開主人鞭打爆發的獸性,對主人亂踢亂咬嗎。從中也看到當初我所有的撇棄花費都只是為了得福,根本不是為了愛神、滿足神。神賜給我生命的氣息,用話語來澆灌餵養我,又藉各樣的本分操練成全我,即使警告我也是為了讓我扭轉走正道,神在我身上付這麼多的心血代價我全拋之腦後,即使唱歌、思念神愛也絲毫感動不了我剛硬的心,來到教會近八年,對神一點真實的信也沒有,倒似跟神有了仇,我哪有點人味,簡直就是個餵不熟的畜生!

神啊,若沒有你及時的帶領,我觸犯你的性情還一無所知。按我所流露的現在將我打入地獄也不虧,但你仍是忍著怒氣,為我嘆息、牽掛,以最新的交通來喚醒我,消除我與你之間的鴻溝,縮短我與你之間的距離,你太美麗、太善良,與你相比更看到我靈魂深處的醜陋與卑鄙。神啊,你對我的愛太大我無以還報,我只願把一生交在你手中,不再受前途命運的轄制,活一天追求愛你一天,就是將我打發回家、開除或是以後不要我,我也要敬拜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