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233 我太沒有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

遼寧省營口市 楊雪

一天,我在盡本分中突然腰疼腿腫。回到接待家後,接待家的姊妹急忙找藥給我吃,帶領得知後也拿來藥給我糊,可還是不見好,隨後她又帶我到醫院去看病,經檢查是腰脊脊膜炎,醫生說得需大手術,大約得花一萬元。後來,帶領便跟我交通並告訴我,明天讓一個姊妹先把我送回家,讓我家裡人(全家信)領我去看病,等病好了再回來盡本分。話音剛落,我的心一下涼了半截,抵觸、埋怨全出來了:我出來是盡本分,有病教會也應該管我呀!怎麼看我有病不能盡本分了,就給我打發回家了呢?這回我回家就是病治好了,我也不回來盡本分了……

在回家看病的那段日子裡,每當想起這事我心裡就特別痛苦,煎熬中,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尋求,之後在《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裡看到這樣一段話:「……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根本就沒有良心理智了,不配活在神面前,我們能蒙神高抬在神面前不該有奢求,也不該要求神如何,不該對神有觀念,用人的想象標準來衡量神。神無論怎麼作都有神的美意,神怎樣對待人都應該……按人的屬性實質來說,人在神面前真算不得什麼,如同神眼中的微生物,太渺小了,甚至不配在神面前說話,被撒但敗壞以後狂妄得沒有絲毫的理智……盡用觀念來衡量神,用各種人的標準來限制神,還時常地向神提出奢侈的要求……若神對待自己嚴厲一點,放在一邊置之不理就發怨言埋怨神……神如此地拯救我們,我們對待神還是那樣的無理智,怎能不傷神的心呢?」看完這些話,我感到特別扎心難受,才認識到自己在神面前太沒有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想想大紅龍國家的人本是抵擋神最嚴重的、是遭神咒詛的,按我的屬性、按我的實質來說早就該滅亡了,若不是神的恩待與憐憫,高抬與拯救,我根本不配在神面前存活,更沒有今天在教會盡本分、追求真理的機會,還哪有資格向神提要求,神無論怎樣對待我都是應該的,我作為一個人就應該絕對順服造物主的擺佈安排。可我被撒但敗壞得沒有絲毫理智,根本沒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對待造物的主,在外面盡本分生病時,就認為我離家在外是盡本分,有病教會就應該管我,當讓我回家治病時,便對教會的安排滿了抵觸、埋怨,甚至想背叛神再也不出來盡本分了,我這不是在用觀念來衡量神,用人的標準來限制神嗎?神為拯救我們這班敗壞至深不可救藥的人,兩次道成肉身深入虎穴付出所有,我撇家捨業盡點本分還報神愛,這不是我該做的嗎?就是我獻上一切甚至犧牲自己的性命都是應當應份的,更何況一個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盡本分,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是人的天職,人根本不應該也沒有資格跟神講條件、提要求,這才是一個理智健全的人該具備的。而我早把神的拯救之恩和自己的本分拋到腦後,竟拿自己的付出當資本,無理智地跟神提奢侈的要求,怎能不傷透神的心呢?我越想越恨惡自己在神面前太沒有良心理智,不由得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顯明讓我認識到,自己為你花費盡本分中的摻雜與交易,此時正是你要恢復我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良心理智的時候,我不能再誤解傷你的心,我願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你的安排,無論你把我放在哪裡,無論你怎麼對待我,我都沒有一點怨言,只願在你的刑罰管教中省察認識自己,恢復我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能真正把你當神待。

當我來在神面前認真地省察自己時,才認識到是因我在盡本分中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觸犯了行政,是神的責打管教臨到了我。一個多月後,我的病只花300元錢就完全康復了。隨即,我又回到教會加入了盡本分的行列之中……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