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204 「非典」顯明了我為得福花費的醜態

吉林省吉林市 江山

2003年4月,因著「非典」疫情,全國上下一片恐慌,人們似乎預感到世界末日即將來臨。而此時的我心情卻特別激動:神開始降災懲罰惡人了,神就要公開顯現了,我們受苦受難的日子就要到頭了!等著瞧吧,用不了多長時間啦!尤其看到短短的二十多天裡,全國就有十多個城市發現「非典」病例,又有許多人「死於非命」,還有的地方被戒嚴,不准隨便出入,我更是心花怒放、急不可待:這「非典」的傳播速度太慢了,快點!再快點!……

「非典」迅速地蔓延,我的熱情也隨之空前高漲:為神盡忠的時候到了!神哪,我以往盡本分總是疲疲塌塌、應付糊弄,如今在這關鍵時刻,我決不再當孬種,一定全力以赴為你花費!當看到弟兄姊妹有的顧念家庭,有的消極軟弱,有的怕染上「非典」不敢出去傳福音時,我就想:都啥時候了,神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咋還看不透事呢?此時不滿足神更待何時?以後災難大面積地降下,再想預備善行哪還有機會了?在這種心理的支配下,我每天都奔跑、忙碌於教會差派給我的幾個福音線索當中。面對宗教人士的打罵、羞辱,我毫不氣餒,「信心」越來越大,有時盡本分回來,雖已是深夜十一、二點鐘了,但也從不感覺疲乏,似乎有一股「無窮的力量」在「激勵」著我,我不禁為自己能有如此盡本分的「誠心」而感到欣慰、自豪。

轉眼到了6月中旬,「非典」不但沒像我想象的那樣繼續蔓延,反而漸漸消失了,大街上又恢復了往日的人流與喧鬧,「非典」也不再是人們談論的焦點了。這時的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了,心中疑惑不解:這是怎麼回事?災難怎麼沒了?莫非神又改變計劃了?此時我往日沸騰的熱情也隨著非典的消失而消失了;疾步如飛的雙腿也抬不起來了;一度高漲的「信心」、「愛心」更是蕩然無存了。我看到了神的最新發聲說:「或許他們為了不失去福分而暫時做一回『順民』,但他們得福的急切心理與他們害怕被毀滅進入火湖裡的存心是從來都掩飾不住的。我的日子越是逼近,他們的慾望越是強烈,而且災難越大,越使得他們手足無措,不知從何處開始作起才能博得我的歡欣,才能不失去盼望已久的福分。一旦我的手開始作事,這些人便蠢蠢欲動,充當急先鋒,他們只想衝在隊伍的最前列,深怕不被我看到,做他們認為是對的事情,說他們認為是對的話語,但他們從來就不知道,他們所作所為從來都是與真理無關的,他們的行為都是在破壞、攪擾著我的計劃。儘管他們很賣力氣,儘管他們吃苦的心志與存心很真實,但他們所作的一切都是與我無關的,因為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們的行為是善意的,更沒有看到他們在我的祭壇上擺放什麼,這就是他們這麼多年來所行在我面前的。」神的話如同兩刃利劍剖開了我的心思意念,使我的醜惡嘴臉完全暴露在光中。我才認識到自己外表的跑路、花費裡,隱藏著卑鄙的存心——為了日子、為了得福。外界平安穩妥時,我稀裡糊塗追求,漫不經心地盡本分,從來沒在自己的性情變化上求過真,也從沒想過用心還報神愛;當災難降臨時,我立刻勁頭十足地起來奔跑忙碌,衝在最前面,惟恐神看不到我。是神擺佈「非典」把我為得福而付出的醜態顯明得淋漓盡致,讓我看到自己的追求與真理無關,是在利用神躲避以後的災難,想借用一時的努力來換取永久的福分——搖身一變成為下一個時代的主人。神多年的作工與心血代價換來的是我虛情假意的欺騙,我這樣卑鄙的人性怎能不讓神噁心厭憎?

感謝神的顯明和話語的審判,若不是神這樣奇妙的作工,我仍不知自己並未走上信神的正軌,更不知我正沿著滅亡的道路而追求,是神的顯明挽救了我。神啊!我願重新奮起,放下得福存心,忠心盡本分,將單一、純潔的愛獻給你,以此來報答你的恩情。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