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94 我沒有信神的實際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 沙粒

從信全能神到現在,我一直認為自己有實際了,因不論是聚會還是和弟兄姊妹談情形時我都能談出個一二來,特別是在病痛方面,什麼病痛臨到是神的愛,約伯的信,彼得的愛……後來,全能神最新發表《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發下來了,對神揭示的「你們的信僅僅是建立在渺茫的信心或很教條的認識與宗教禮儀之上」這話我既認識不上來也不承認,心想:即使事實是那樣,那也是在說別人,我的信可不是這樣。直到一次病痛臨到,我對這話才徹底服氣了。

一個月前,病痛臨到了我,開始我還有點兒順服,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神會帶領我渡過這個難關,在心裡也常常禱告神,還立心志在病痛熬煉中接受神的檢驗站住見證。可時間長了,病非但沒好,還重了。這時我心裡就特別不是滋味,心靈深處總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淒涼,就盼著能休息幾天。我開始胡思亂想了:這得的是啥病呢?不像好病。這時,我的前途命運、錢財、後路也都出來了,心裡面真是翻江倒海似的,盡本分也沒有忠心了。

一次,盡本分經過××市,我不想再跑了,就想到辦事員的接待家休息休息,可她沒在家,我給她打了個電話想把她叫回來,可她說:「我正在聚會,你過來了正好和我們交通交通!」我一聽自己的打算破滅了,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癱軟的幾乎不想走路了,心裡別提多難受了,那種淒涼又加上一種憂傷一起湧上心頭,眼淚也隨之流了出來,心想:若是在家多好啊!有丈夫、兒女的照顧,可在教會難受了還得幹工作,這病如果再不好我可受不了了,我可是經歷不上去了。那時,看到大街上夫妻雙雙相依相戀和公園裡遊玩的人們,我心裡想:看人家活得多輕鬆啊!可我呢?太苦了!神啊!啥時能不受這苦呢?正在我苦苦的思索時,神話響在我耳邊「這些就是你們的『毫無摻雜的信』」。神話臨到好似基督顯現在我面前,我反思起自己這段時間的所思所想及所作所為,我啞口無言,不禁捫心自問:為什麼我能有這些可怕的念頭呢?回想自己以往的心志和在弟兄姊妹面前的誇誇其談……這時,我猛然想起神說的「你們的信僅僅是建立在渺茫的信心或很教條的認識與宗教禮儀之上」。以往對這話不認識,不順也不服,今天這句話使我頓覺面紅耳赤,蒙羞慚愧。我一下子全明白了,神這話說的不正是我嗎?這麼長時間以來我的所說所講並不是在自己的經歷中所得的,而是學別人交通的話,這些不全是教條的認識和道理嗎?禱告、唱詩、作工,整天的喊著要愛神、忠於神、神多愛我,但對神的作工我卻沒有絲毫的認識,這些作法不全是一種宗教的禮儀嗎?當深處追求的平安、喜樂、恩典沒得著時就要離棄神,顯明我對神總有無理智的要求,一旦自己的要求沒如願就淒涼、憂傷、難過,甚至留戀、嚮往那墮落的豬狗一樣的生活,我哪裡有信神的實際呢?此時我很感謝神藉著這次病痛的顯明,讓我明白了神說的「你們的信僅僅是建立在渺茫的信心或很教條的認識與宗教禮儀之上」這句話的實際所指與內涵之意,也使我認識到我所認為的「實際」離神的要求差得實在太遠,更使我認識到我不能與神相合,不能滿足神,正是這些教條的認識與宗教禮儀攔阻了我的生命進入,破壞了我和神的關係,使我跟不上神新的作工。

在這次經歷中,雖然我的肉體受了許多苦,但最大的收穫是明白了這一方面真理,對自己有了認識,對自己生命進入性情變化也有路行了,對以後的追求目標也明確了。當我轉過來了,病也不知不覺地好了,真是一切都在神手中。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