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63 神話使我從絕望中走了出來

河南省開封市 耿秋平

以往,每當想起自己的前途、命運,我都很自信地認為:只要為神盡本分就會一切亨通、萬事如意。然而一次突如其來的病痛卻扭轉了我與神搞交易的卑鄙觀點。

2002年3月的一天,我覺得肝部疼痛,懷疑自己得了乙肝,就去醫院作檢查,結果說不是。我心裡暗暗地高興:只要不是傳染病就不怕!「你妻子得的是肝結石,這病不好治,跟癌症差不多,要動手術最少也得六萬,但成功率不高,因肝結石跟其他結石不一樣,也不能碎,除非將一頁肝切除。」當我在門外聽到醫生和家人的談話時,我的頭「嗡」的一下差點暈倒,我趕緊扶住牆,跌跌撞撞跑到沒人的地方哭了起來。心想:完了,這下徹底完了,再沒有機會了,說什麼都晚了!神是全能的,但還有實際那一面呀!神這次來作話語審判的工作,又不是作醫病趕鬼的工作。一切臨到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知道這是我該得的,我為神效力效到頭了。無論啥事臨到趕緊往上夠。夠上又怎麼樣?現在已是快死的人了……正面的、反面的意念在腦海裡展開了激烈的爭戰,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從那以後,我盡本分總是帶著消極沉重的心情,尤其看見自己的手、臉都是烏青時,原本帶著消極盡本分的我一點勁也沒有了,心裡總想著還幹個啥呀?都是快死的人了,再幹也好不了,也擺脫不了死,還不如回家等死去呢!因此就總想給抓工作的打電話,讓他趕緊把我換下來。可每次都有神的話在耳邊回響:「如果你一直很忠心,你對我一直很有愛,但你卻遭受到病痛的折磨、生活的拮据……那你對我的忠心與愛是否還能繼續呢?」然而活在病中的我已經顧不了這些了,心裡只是一個勁兒地埋怨:神啊!即使我不撂挑子,就現在這樣最多也只能活三個月,就是再幹三個月又怎麼樣呢?不還得死嗎?神啊!你今天不是來拯救人的靈魂體嗎?我又不是不盡本分,為什麼讓這麼嚴重的病臨到我呢?我知道我很狂,也常常悖逆你,可你哪怕讓我得一個能治好的病也行啊!這讓世人和近處各宗派的人怎麼看我呢?他們不說我信的不是真神嗎?天天給他們傳得生命,自己卻死了,這不是羞辱你的名嗎?神啊!我該怎麼面對世人?怎麼面對自己傳過的各宗派的人?怎麼面對你給我的託付?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哇?……我絕望了。

然而,深知人脆弱的神卻以他那溫柔的話語將我的心點活:「神道成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道成肉身所受的苦難、病痛並不是他應該受的。」「……把自己置身於人中間,放在人中間跟人受一樣的苦,同等對待,沒有一件事他例外。像你們受逼迫,基督是不是也在受逼迫?你們受追捕,基督是不是也在受追捕?人有些病痛的折磨,他減輕了嗎?」「……人能正常的有病,或受些別的苦,這是人該受的,就是敗壞的人應該受這些,這是正常規律。」面對神的話,我淚流滿面,神是聖潔的、無辜的,可神不但不嫌棄我們這些敗壞得骯髒污穢的人,反而把自己置身於敗壞的人中間,與人受一樣的苦,神本不該受這些苦呀,但神卻為了我們這敗壞的人類來親自體嘗人間的痛苦,我不但不因神的美麗善良感謝讚美神,反而向神發怨言、講條件,以為我盡本分了神就不該讓我得病,就不該讓死臨到我,我這不是太沒理智、太不明事理了嗎?我這樣地向神講理由、講條件,那無辜的神為我所受的苦向誰訴說呢?誰又能理解呢?而神卻從未向人提出過反抗,也從未發過怨言,只是默默無聞地為人奉獻著一切,承受著人類對他的埋怨、誤解、棄絕,承受著為人類而忍受的無枕頭安息的一切痛苦。面對神的愛,面對神那高尚與偉大的所是,我蒙羞了。神哪!我還有什麼理由可講,有什麼怨言可發呢?我污穢敗壞,本是該死該滅亡的,可我仍在你的看顧保守下活到了今天,還看見了你的顯現,看見了你對人類的愛和拯救,我所看見的,我所享受的已經遠遠超過了那些歷代以來為愛你而殉道的忠誠的信徒,今天你就是讓我死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應該因這個病痛而感謝你,因它讓我認識了自己,看到了自己軟弱得經不起一點試煉的可憐相,同時也扭轉了我的信神就該萬事如意、一切亨通的交易的觀點。在這個熬煉中我又得著了這麼多寶貴的東西,我更應該感謝你讚美你!神哪!今天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不願再向你提任何條件了,我只有為你花費到最終,為你作那美好的見證,只有這樣才能使我的良心得平安!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