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51 我能放下情感是有背景的

河南省鶴壁市 楊林

因著母親的逼迫,我兩年都沒有回家了。因此,看到別的弟兄姊妹想家哭鼻子,我就小看他們說:「家有啥好想的,父母能給你生命嗎?」然而一向小看別人的我卻被神用事實顯明了真實面目。

前兩個月,小區帶領見了我說:「楊林,給家打個電話吧,聽說你媽在到處找你……」我心裡想:找就找唄!反正我不回家,我不能自投羅網。後來我媽又託人給我捎了五十元錢,還說讓我給她打個電話,想聽聽我的聲音。這時我仍很剛強地說:「我才不那麼傻呢!打電話讓她知道我在哪兒,不是自找苦吃嗎?」前幾天又有一個姊妹對我說:「你媽一直很想你,在到處找你,你抽時間給她打個電話吧!」聽了之後,我在弟兄姊妹面前依然顯得很剛強,可等到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便思慮開了:是啊!我已經兩年沒回家了,連一個電話也沒有打過,爸爸去世時囑託我好好照顧媽媽,我不但沒有聽從,反而還惹她傷心,讓她常常惦記著我,我媽實在是太苦了!想著想著,媽媽瘦弱的身影浮現在我眼前,彷彿看到了她正站在大路旁邊到處張望的焦急神態,聽到了她乘車四處打聽我的下落的急切呼喚……酸楚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我痛哭了一場,心中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不行!我得趕緊回家看看!想回家的強烈慾望佔據了我的心靈,恨不得立時插翅飛回家讓我媽的心得到一點安慰。又一想會還沒聚完呢,而且這段時間環境又緊,萬一弟兄姊妹出了事找不到我咋辦呢?那就抓緊時間聚完會,好偷著回去。為此我的心無論如何也安靜不下來了,結果聚會也沒達到果效,我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之中。這幾年來從未感到信神難的我,此時才真正體會到了「忠孝」不能兩全的痛苦,自認為剛強的我這下也癱了。

在我進退兩難之際,想起神話說:「兒女孝順父母是為了什麼?父母疼兒女又是為了什麼?人的存心都是為了什麼?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打算與自己的私慾嗎?」「你孝順你不信的父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人信神的觀點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是呀,我媽疼我是為了什麼,是真正無私的愛嗎?如果我一直都不能滿足她,她又會如何呢?還會始終如一地疼我、愛我嗎?再想想,我的心為自己不能盡到孝心而自責又是為了什麼?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此時我的心稍微被喚醒了一點,看到自己的情感就是太重了,以往我能不憑這些活著,那不是我的真實身量而是聖靈的作工,今天在這合適的機會裡我的情感才完全暴露了出來,整個心都被它佔有了,甚至聚會都無心思,恨不得馬上飛回媽媽的身邊。我的情感已不光在表皮,而是已深入骨髓,它隨時都可以影響我與神的關係,就這我還以為自己沒有情感,真是小孩說大人話不知羞恥!後來我又看到神話:「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撐著『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沒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著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於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蹟的。」神的話再次震撼了我的良心,使我突然明白我的生命是來自於神,是神將我這個幼小的生命帶到了人間,是神的生命之氣支撐著我長大成人,並不是父母辛勤的勞動將我養大。我這人太沒良心了,從來沒因此而還報過神愛,而是將這一切的恩情理所當然地加在了父母的身上,還一心想著要報答他們。此時我豁然開朗,只覺得渾身輕鬆了許多,不由得來到神前:神哪,感謝讚美你!是你打開了我的靈眼,使我看到了我的一切都來源於你,我每天吃喝享受的一切都是你的恩澤與供應,我應該報答你,不該昧著良心去與人講恩情。神啊!從今以後我願將我的心、我的靈、我的全人都擺在你面前為你花費,因這一切本來自於你,更該屬於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