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36 我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安徽省蕪湖市 簫雨

99年8月的一天,我接到通知,說有一個抓工作的弟兄叫我陪他做伴,聽到這個消息我高興極了,心想:能跟這個弟兄在一起,那可真是難得的機會,說不定他培養培養我,以後我還能當大帶領盡大本分呢!於是,我趕緊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出發了。

可當我跟弟兄跑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事實並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樣,每天除了陪弟兄東奔西跑聚聚會之外,就是打打電話通知通知人,不然就在接待家庭吃喝神話,學學詩歌,沒什麼事可做。於是,我心裡就產生了想法:你整天就讓我做這些沒有意義的小事,我能操練出來嗎?做伴的事誰不會幹!為什麼偏叫我跟著你跑,這不是大材小用嗎?……我越想心裡越不平衡,越想越覺得委屈,多次想跟弟兄說:「你還是給我換個本分吧!」可每次都是話到嘴邊又咽下,因我怕說出來之後弟兄說我盡本分有選擇、沒順服而把我打發回家。就這樣,我極不情願地陪著他。

一天,弟兄要和幾個姊妹到一個地方去聚同工會,叫我去買幾張下午的火車票,我便不假思索地跑到火車站去買票。當我把票買回來放在桌上時,心中美滋滋地想:你看我辦事多利索,這點小事對我來說不是太容易了嗎!正在我洋洋得意之時,弟兄突然問我:「你這票是買到哪的呀?」我猛然一驚,忙拿起桌上的車票一看,哎呀!糟了!怎麼買到終點站去了?我顧不得多想,拿著車票拔腿就往車站跑。當我趕到火車站退票窗口退票時,售票員卻說:「退票只給退票價一半。」「什麼?一半!那還不如不退呢!」於是,我就向旁邊的旅客兜售,旅客以為我是票販子都不敢買。無奈,我只好垂頭喪氣地往回趕。當我昏昏沉沉地走到家門口時,弟兄正好從接待家庭出來,我就把沒有退掉的票遞給了他,有氣無力地說:「弟兄,今天我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還是讓我回家吧!」弟兄溫和地說:「等我聚完會回來再說。」我呆呆地站在那裡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

我耷拉著腦袋回到了接待家庭,靠在床上回想上午發生的這些事:我買車票時為什麼沒看出來是買到終點站的呢?我怎麼會幹出這種蠢事?世界上還能找出第二個像我這樣的傻瓜中途下車卻買到終點站的票嗎?當時因為有幾個抓工作的姊妹也看到了我的狼狽相,我更感覺羞愧難當,今天算是丟盡了人!……我越想越難受,越想越痛苦,不禁冒出個意念:乾脆給弟兄留個紙條回家算了!可我轉念又一想:不行,弟兄臨走時不是說等他聚完會回來再說嗎?我若不吱聲就走了不是成了不懂規矩的逃兵了嗎?但我留下來……我真不知如何是好,熬得我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就在我極度痛苦之時,裡面有個開啟:「當初來的時候你不是嫌事小,覺得屈才了嗎?今天叫你辦個小事都辦不好,還談什麼做大事呢?你不是一個不認識自己半斤八兩的渾人嗎?」是啊,今天我連這點小事都辦不明白,又能做什麼大事呢?想到這裡,我忙翻開神的交通,看到:「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人是個啥東西,知道嗎?……人不值一文錢,正如原來神話說的是『一堆狗屎、畜生、賤貨』。」神話點透了我的實質,我頓感臉上火辣辣的,羞愧得低下了頭。是啊,我就是一直都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接著,我又看到神說:「彼得……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神話使我心裡亮堂了許多,看到彼得在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去滿足神,做到合神的心意,而我呢?卻認為自己不應該幹小事,幹小事太屈才了,我真是太狂妄了!感謝神的顯明,讓我看到自己實在沒有什麼可誇的,若不是神在這次買票的事上顯明我,我對自己永遠也沒有真實的認識。神哪!從今以後我願從點滴的小事做起,不求在教會出人頭地、聲名顯赫,只願盡好自己的本分來安慰你的心。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