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16 情感差點斷送了我

陝西省寶雞市 代欣

2003年4月的一天,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誰知就是這個電話使我陷入了情感之中。電話那頭傳來丈夫親切的問候,不盡的關心,接著又道歉說:以前不該那樣對你,求你原諒,你回來吧!我好想你,失去了才知珍貴,孩子太需要你,一家人盼你回家真是望眼欲穿……此時,我已是淚水滿面,望望身邊綠綠的麥田,又抬頭望著空曠的藍天我思緒萬千,出來半年多了,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話,而且結婚十多年來一直渴望聽到的體貼、關切的話,此刻也聽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與幸福感立時湧遍了我的全身。

從此,想回家的意念似乎影子一樣跟著我,並且越來越強烈。5月底,新詩歌本下來了。當聽到一首神話詩歌「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夫妻團聚』之日,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在地之人都要『四分五裂』……」時,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不滿,煩躁地關掉機子,合上歌本,頓時一種絕望向我襲來:神你咋非要把你賜我的這一切都奪走呢?如今我丈夫也學好了,兒子多乖多聽話,也不像該滅的那一類呀,世上那麼多惡人,神你想滅就儘管滅,我家你就留下幾口也不枉我為你忍屈受辱奔波一場,你看我現在孤苦伶仃,一無所有,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嗎?唉!我咋這麼傻,早知這樣何苦來信神?如果當初跑慢點,就不用像現在離家盡本分,神也信了,家也照顧了,現在倒好……我想著想著,眼淚早已流了滿臉。

那天晚上八點多,我給接待家打了聲招呼就出去了。在一個沒人的地方坐了下來,又撥通了家裡的電話。在丈夫近兩個小時的「愛心感化」後,我拿定主意——回家!可託付咋辦呢?我不敢給抓工作的人打電話,就給另外一個姊妹在電話裡說:「麻煩你告訴姊妹,我實在不行了,讓她找人來接這裡的工作吧。」電話裡傳來憂傷、指責的話:「咱走到今天容易嗎?神在咱身上付了多少代價,在你身上付出的一切你都忘了嗎?好好考慮一下……」我猛然醒悟,我咋把在神面前立的誓言忘了?我不敢再提回家的事了。但心中卻總是放不下,無奈我只好向神禱告:神啊,這口氣是你給的,你收走吧,只怪我不爭氣,我真的不行了。不知過了一天還是兩天,忽然,空蕩蕩的腦海飄來幾句歌詞,越來越清晰:「不曾體貼你的孤單,也不曾安慰你的傷感,執迷不悟的我一次次面對你的語重心長。總是惹你心傷,又總是讓你失望,總是在你責打之後才稍有覺察。……愛可貴情更真,你的心地最善良,有誰能比你更美,誰能比你更尊貴!」我突然心生感動,從床上爬起來,打開神話,神說:「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我不給人留有『釋放』情感的機會,因在我並無情感,我已恨惡人的情感到一個地步,因著人與人的『情』才將我放在一邊,因而我成了人眼中的『第三者』;因著人與人的『情』才將我忘記;因著人的情,人才趁機又將『良心』撿起來;因著人的情,所以人總是厭煩我的刑罰;因著人的情,人總是說我不公也不義,說我處理事不給人留情面,難道在地上我也有『親屬』嗎?」

神的話刺透了我的心,震撼了我的靈魂,擊中了我的要害,原以為自己已不錯了,在神話的光照中,我才看見了自己的悖逆本性,看見我根本沒達到被征服,我仍然活在撒但權下,被情感佔有,活出的還是撒但的本性。我俯伏在神面前:「全能神啊,我感謝你,今天你顯明我,讓我看見了自己的醜惡面目,看到我的本性是屬撒但的,也看見我沒有嚮往光明的心,總是追求那不值錢的東西,總想活在黑暗的權勢下。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你所作的這一切是為了拯救我,更明白了為什麼情感是你的仇敵,明白你對人的心意,神啊!當你將「情感」兩個字闡明之時,我怨你、恨你,甚至還向你提了那麼多無理的要求,有了背叛你歸向撒但的心。若不是你的愛手拉著我,若不是因著你話語的嚴厲,我的生命早就斷送在了情感裡。神啊,我願忍受一切痛苦熬煉,只要我能得潔淨,你只管擺設更多的環境來熬煉我,今後我願放下一切不願放下的東西,緊緊跟隨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