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15 神帶領我度過難關

河南省信陽市 交心

2003年5月,正值「非典」高峰期,全國各地人心惶惶,談「非典」色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8歲的兒子卻突然發燒到40度左右,吃點東西就往外吐,偶爾還咳嗽,和「非典」的症狀完全相似,這下可把我嚇壞了。我寸步不離守在兒子身邊,不停地用酒精給他擦手心、腳心,體溫也不知量了有多少遍……一天、二天、三天、四天過去了,一大瓶酒精也用完了,可兒子的病卻絲毫不見好轉,體溫仍在38—42度之間徘徊,看著燒得迷迷糊糊的兒子,我心疼極了,正在這時,兒子又斷斷續續地說:「媽!我……撐不下……去了,你送我……去……醫院吧。」聽到這話,我更是揪心般地難受,心裡爭戰也非常激烈:去?還是不去?去吧,萬一兒子得的是「非典」,那我們不就都被隔離了嗎?還咋盡本分呢?教會放在我這兒的東西不也都拿不出來了嗎?不去吧,兒子已經發高燒四天四夜了,再拖下去,非死不可!唉!要不是盡這個本分,我說啥也不會讓孩子這樣活受罪!不行!得給帶領打電話,讓她把東西統統拿走!眼下兒子的命最要緊,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這樣死去!但又一想,就是帶領把東西拿走,我把兒子送進醫院,也不一定能活,人的命不都在神的手中嗎?此時我感到進退兩難,痛苦中不得不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你知道我心中非常難受,臨到這件事,我並不知你的心意是什麼,神哪!面對你的託付和孩子的生命,我真的不知道該咋辦才好,我既不想失去兒子,又不想丟掉本分,求你開啟、引導我,讓我能摸著你的心意……」

就這樣,我一直跪在神面前禱告了好長時間,在聖靈的引導下,一段神話浮現在我的腦海:「各國的局勢相當混亂,因為神的刑杖開始在地上發揮功能了……『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在地之人都要『妻離子散、四分五裂』,這是神作的在人身上的最後的工作。因著神要在全宇之下普及這個工作,所以神趁機將『情感』這兩個字給人『闡明』,從而讓人看見神的心意,是來打破所有人的家庭的,說明神是用刑罰來解決全人類的一切『家庭糾紛』的,若不這樣作,神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無法收尾……為什麼難以脫去情感呢?難道是高過良心標準了嗎?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嗎?情感能幫助人渡過難關嗎?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敵,難道神的話沒明說嗎?」從神的話語中,我明白了打破家庭是神作工的必然趨勢,神要在全宇之下普及這個工作,現在神的工作已經作到這個地步,並將他的工作作在了我的身上,是為了讓我先進入,讓我脫去情感,因為這一段時間以來,我的心都撲在了兒子身上,整天陪他逛超市、溜公園、散步,把神託付給我們夫婦倆的工作基本上都推給丈夫一個人了,而且自己的生命也沒有一點長進,今天通過神的話我明白了:情感的確是神的仇敵!以往為了兒子我把教會的託付撂在一邊,惹神傷心,這次無論如何我也得為神站住見證,今天兒子就是死了,我也不能再讓神的工作受虧損。

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後,我心中頓時有了無窮的力量,凌晨三點就把丈夫叫醒了,對他說「孩子是死是活任神擺佈吧!咱把他送到他奶奶家,讓他奶奶把他送進醫院,這樣,就是隔離也是隔離他奶奶,咱們還照樣能盡本分;要是沒等送到醫院孩子就死了,讓他奶奶偷偷挖個坑把他埋上算了……」於是,天不亮我和丈夫就把兒子送到了他奶奶家。

回來後,熬了四天四夜的我再也撐不住了,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睡著了。朦朧中我忽然聽到樓下似乎有兒子的說話聲,我急忙從床上爬起來,直衝到樓下,看見兒子竟站在他奶奶身邊,正高高興興地吃著餅乾呢,我一下子驚呆了,難道眼前的這一切是真的?「媽,我和奶奶去醫院,醫生給我量了體溫,說我一點都不發燒,只是嗓子有點炎症,他們給我輸了一瓶吊針,就讓我回來了。」兒子的說話聲才讓我回過神來,這一切的的確確是真的!此時,我激動萬分,轉身跑到樓上跪倒在地:「全能神哪!我感謝你!你讓我看見了你的全能,看見了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更看見你這樣作是為了讓我脫去情感。當我在你的帶領下願意為你的工作豁出去的時候,你又讓我看見了你的奇妙作為,這下我徹底明白了,你要的是人的心!神哪,在以後的光陰裡,我願把一顆心完全交給你,不再讓任何人佔有!因為這段時間我能從「非典」中走出來,都是你的帶領、引導,並不是我的真實身量,我願把這一切的尊貴、榮耀、頌讚都歸給你——獨一真神!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