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82 原來我也是有情感之人

安徽省合肥市 鄭潔

蒙全能神的高抬,我接受了教會的託付,出門在外盡本分。每當我聽到弟兄姊妹說「××情感重,對丈夫、孩子放不下,甚至都想得哭」時,我就想:哼!神作工都到什麼時候了,還這個放不下,那個放不下的。我總覺得自己在這方面還行,偶爾有一點軟弱也不受轄制。當看到神話:「人都是活在『情』之中的……為什麼難以脫去情感呢?」我便認為這話是針對情感重的人說的,從不與自己對號,因我認為自己家都撇了,幾年未與丈夫、孩子見面了,已沒有情感了。

可就在2003年1月的一天,我從姊妹的交通中意識到丈夫進監了,我心裡立時翻騰起來,但因著要聽交通就硬克制自己不去想。到了晚上,姊妹們都睡著了,可我卻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想此時此刻自己在溫暖的被窩裡躺著,他卻在受凍、挨餓、挨打,甚至遭受更重的酷刑……我好難過,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神保守他不當猶大。

時隔不久,聽說丈夫出監了,但我心裡並不平靜,深怕他出賣教會利益被神淘汰。一天晚上,我正準備吃飯,突然接到丈夫打來的傳呼,我急忙跑去回電話,迫不及待地問:「你有沒有做對不起神的事?」「說了一個不咋樣的人(不追求)……」頓時我猶如五雷轟頂,又像掉進了冰窟窿一樣,心想:完了!完了!沒救了!猶大的結局就是死!……我在電話旁也不知待了多久,更不知自己是怎麼回到接待家庭的,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心裡痛苦萬分,真恨不得一個人躲到哪裡大哭一場。此後,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心想:你就在監裡待著還是教會的人,以後國度裡還有份,這下你做了神所不能容忍的事,已傷透了神的心,你的前途徹底完了,不但沒有了歸宿,你整個人都得滅亡,靈魂還得受永遠的懲罰。想到這,我的心都碎了,像生大病似的,淚水溼透了枕巾。我曾多次從睡夢中驚醒,我多麼希望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是一場夢啊!可畢竟是事實,我和丈夫一同進國度的美夢徹底破滅了。在這極度痛苦與無奈中,我想起神話:「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什麼時候說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氣你們想到的是兒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熱的天氣你們想到的也不是我。」「因著人與人的『情』才將我放在一邊,因而我成了人眼中的『第三者』;因著人與人的『情』才將我忘記……」神話像一把亮錚錚的利劍,直刺我的心窩。是啊!此時此刻我正如神話所說的活在了情之中,我在乎的不是神,而是丈夫。這些天來,我每時每刻想的都是他,為了他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為了他的前途、命運我在神面前不停地為他代禱,我何時想到過神?我何時考慮過教會的利益?這麼多年來,當弟兄姊妹消極軟弱、對神誤解、有觀念時,我不曾難受過;當福音工作搞不上去達不到果效時,我不曾在神面前流過一滴自責的淚水;當神向人提出要求時,我也不曾因著達不到神的要求而傷心落淚;我更不曾為哪一次未能滿足神而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可今天我卻為丈夫失去了前途、命運而悲痛欲絕,這不都是因著情感所致嗎?感謝神的顯明,讓我認識了自己的致命處,更讓我發現了在自己的心中從來就沒有神的一點一滴。以前,我總認為能撇家捨業,盡本分不受轄制,就沒有情感了,就叫愛神了,實際上並不是我沒有情感,更不是我愛神,而是事實未臨到,神沒有顯明。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