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81 還給神一點愛

安徽省宣城市 小紫

2003年元月隨媽媽一同接受神末世作工,至今已有九個月了。在家,我是一個爸媽嬌生慣養的女兒,但我也是一個比較忠於爸媽的孩子,是神的作工變化了我,將我一步步地帶上了人生的正道。

感謝神的高抬,我接受全能神不久就開始盡本分了。起初教會安排我澆灌新人,一開始出去一天、兩天,慢慢地一個星期至一個月……就這樣一次比一次增長不回家的時間,不知不覺我就順從了,對爸媽也放下了許多。9月的一天晚上,教會一個姊妹打來電話說有事跟我交通,第二天我見了姊妹才知道是要把我調到遠處盡本分,我心裡如同翻江倒海一樣,又激動又害怕,激動的是我接受全能神時間這麼短,對神的作工既沒有經歷更沒有認識,但神卻這樣高抬我;害怕的是自己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爸媽了……就在我裡面爭戰的時候,姊妹問我:「你離開家盡本分行不行?」這時,我只感覺有一種強大的力量讓我說「行」,所以我就滿口答應了。回到家吃過晚飯後,我開始收拾行李,此時,我忽然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我這一走有可能再也回不來了,再也見不著爸媽了……同時,我又想起神話:「你有愛就會甘心奉獻,就會甘心受苦,就會與我相合,就會為我捨棄你的所有,捨棄你的家庭……」神的話給我增加了幾分信心。可當我看到爸媽都很難過地坐在那一聲不吭時,我心裡不由得又難受起來。許久,媽媽才說:「在家待兩天再去吧,瞧你今天才到家,明天就走,太急了吧!」我怕她們更難過,便強裝一副很有身量的樣子說:「這是神的愛,有神的美意,我必須順服。」說過這話,我就感到心裡不難過了,還輕鬆了許多。夜已經很深了,但房裡熱得沒法睡,我便起床準備去門外乘涼,經過爸爸身邊時,我發現從來沒有傷心過的爸爸正在流淚,不停的用手在臉上擦,此情此景讓我好難過,頓時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往下滾落,裡面的悖逆也出來了:本來在家盡本分,還能經常陪陪爸媽,為什麼非要把我調出去盡本分呢?讓爸爸這樣難過。神啊!你的要求實在太高,我就在家盡本分還不行嗎?為什麼還去那麼遠的地方?但我又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於是,我就向神默默地禱告:「神啊!我愛你,可是我也愛爸爸,看到爸爸這個樣子,我實在沒法放下,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給我力量。」禱告後,神開啟我:雖然你和你的爸媽在肉體上是一家人,但你原本是屬神的,是神藉著你的爸媽才有了你,你的命難道是你的爸媽掌握嗎?難道不是神所賜給的嗎?明知情感是神的仇敵,你能恩將仇報嗎?想到這裡,我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再想到神說:「所謂的『愛』是指純真無瑕的感情……沒有欺騙,沒有狡詐;『愛』裡沒有距離,沒有任何摻雜。你有愛就不會欺騙,就不會埋怨,就不會背叛,就不會悖逆……否則你的愛就不是愛而是欺騙、是背叛!」對照自己的情形,我感覺到自己哪叫信神!

感謝榮耀的實際神,是神的步步引領,使我看到自己的麻木痴呆,因著不想離開父母差點拒絕教會的託付,還發怨言,我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恨自己沒心沒肺,不明白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傷透神心。從今以後,我願背叛自己來滿足神、順服神,把所有對人、事、物的愛全部奪回來還給最親愛的神,以我的一點愛來彌補我對神的虧欠。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