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80 我的追求太低賤

安徽省合肥市 塵埃

有一次,我與××弟兄到一老弟兄家去辦事,可沒想到那家阿姨對我們很冷漠,見我們便問:「你們現在才來,天黑怎麼回去呢?」就這冷冷的一句話把我們給問住了,當時我想:這段時間盡下雨路很爛,天也晚了,進庄子時車子都是扛著來的,阿姨應該留我們住一夜呀!她說這話的意思不是明擺著趕我們走嗎?她怎麼如此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呢?我心裡非常不愉快,像受了極大的羞辱一樣,但還是強裝笑臉說:「我們今天辦完事就走。」結果辦事的姊妹來了,說這事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辦好,因我不願看阿姨的臉色,就說要走,辦事的姊妹勸我們留下,等第二天事情辦好了再走,並又勸說了那位阿姨,但是我見阿姨臉色依舊很冷淡就十分難受,心想:我出去睡垛頭挨凍也比在這遭人臉色強。我還是執意要走,姊妹就說:「阿姨也同意你們住在這了,你們幹嘛還要走呢?今天我們不都學著放下自己嗎?」我一惦量,如果走了,傳出去別人會咋說呢?肯定說我虛榮臉面太強,放不下自己,身量太小。

但那時我根本不認識自己,也沒有省察自己的存心、意念是什麼。晚上,我睡在床上,心裡還是感覺難過,認為受了委屈。到了第二天,還沒等那姊妹把事辦好,我們就離開了那裡。走在路上,弟兄跟我說:「那阿姨以前不是這樣的,怎麼這次變成這樣?是不是神在管教我們?最近我們做 事老不順利……」弟兄的話提醒了我,想想最近辦事確實好出差,果效也不好,到許多地方都是白跑,這時,我想起神在行政上要求我們「應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應該以神的工作為主,以自己的生活為次……」而我呢?自打從二線下來盡這本分以來,就為自己肉體的利益、享受考慮,認為現在換這個本分不應再天天到處流浪又露宿街頭了吧,所以我盡這本分的第一天就問帶領我晚上住哪。當我聽到帶領說讓我們自己找住的地方時,我的心裡就涼了半截,雖然表面上沒說什麼,也提醒自己要甘願順服、任神擺佈,不要有要求,但裡面還是有些難受,因為自己貪享安逸的慾望沒得到滿足。後來,我們就到處跑著找事幹,心想:有事幹就有接待的地方,就能吃好、住好、享受好,不然就要在外凍著,於是我整天盤算著,今天到哪裡,能待多久,然後再到哪裡……其實我完全是為了自己肉體的利益考慮,貪享安逸、怕吃苦,以至於為肉體考慮的時間多於為教會工作考慮的時間,到阿姨家,我也是早有預謀的。這時,我又想到在阿姨家時,我要「走」是因著怕看人臉色,是為了虛榮臉面,不是為了神的工作;我的「留」是為了自己在別人心目中有個好形象(能放下自己,有身量),不小看我,完全是為了享受地位、名譽,不是為了神的工作、神的心意,我這不正如神說的:「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裡?……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神的話讓我摀口,更讓我膽寒,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所作所行是在糊弄神、欺騙神,是在背叛真理的實質,是在與神為敵。我的追求太低賤了!口裡說著忠於神、順服神、滿足神,而實際上卻帶著個人的存心,打著自己的算盤,追求名譽、地位、肉體的享受,我也太沒價值了!

萬語千言訴不完我對神的虧欠,感謝全能神讓我認識了自己的低賤,也讓我看到了神的可愛,我不願再辜負神的心血代價,不願再追求那些低賤的東西,只願追求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真實的順服神,在自己所盡的本分上滿足神。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