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62 我的處世哲學讓神厭憎

河南省濮陽市 王麗瑾

我的虛榮臉面特別重,總怕別人對我有成見,或有不好的看法,更怕因別人對我有不好的看法而被撤換掉。為此,我挖空心思地學習說話技巧和方式,與誰接觸都是小心翼翼,惟恐冒犯了別人而讓其對我產生成見,沒想到……

一天,一個教會帶領突然對我說:「你說話口氣太重了,還看不起我,我受你的轄制,你不經常去我那裡指導工作,也不知道體諒我的難處。」聽她這麼一說,我心裡「咯噔」一下,心想:你咋這樣說我呢?這讓抓工作的知道了會咋看我呢?會不會說我一頓呢?或是對我另眼看待呢?……我心裡又急又怕,慌忙中我想起了自己新學的所謂的「作工智慧與說話方式」。於是,我「學以致用」,與這個姊妹說話時,先看看她的臉色如何,若高興呢,就給她多說一些話,說得直一點,若不高興,就少說一些,並且挑著話繞著圈說。為了不讓她再說我口氣重,一向大嗓門的我強壓著嗓門,壓低語氣,慢聲細氣地給她說話。誰知我的一番努力換來的卻是:「你怎麼這麼啰嗦呀?有啥話就直說唄!繞什麼圈啊!真麻煩!」聽到這話,我心裡更難受了,直埋怨她:你怎麼這麼難辦呢?口氣重了說口氣重,口氣變輕了,講究點方式吧,你又嫌太啰嗦了。你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對我沒成見呢?但怒歸怒,為了挽回她對我的看法,我對她更「細心」了。

一次,我發現她缺衣服穿,就想起了她曾經說我不知道體貼她的難處。於是,我就趕緊把我的衣服拿給她,雖然嘴上說是別的弟兄姊妹施捨的,心裡卻在想:以前你說我不知道體貼你的難處,這次我解決了你的實際難處,該對我放下成見了吧!沒想到她看都沒看我一眼,還說了一句:「感謝神吧,我不配享受這些東西。」我心裡難受極了,又犯了愁:為什麼我做了這麼多,還是化解不了她對我的成見呢?神啊!我到底錯在哪裡呢?正在這時,我發現她在工作上有些漏洞,環境方面落實得不好,存在著很多隱患,我深知這不是小事,這涉及到教會的利益和教會的工作。對此我更犯愁了:不說吧,工作要受虧損,不合神的心意;說的重了吧,又怕傷著她,怕她因此對我的成見更深;說輕了吧,又怕她不當一回事。我左右為難,不知所措,心裡特別受壓,被逼無奈我才來到神面前,把我的實際情形和實際難處向神訴說。禱告完後,在神的引領下,我打開了神話,映入眼簾的是:「若你與神沒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麼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於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幾乎沒有肉體來往,但是在靈裡有交通,彼此地相愛,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應,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心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不是靠著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而是靠著對神的負擔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為的努力,而依神話原則實行……人與人的正常關係是建立在心歸向神的基礎上的,不是靠著人的努力而達到的。沒有神,人與人只有肉體的關係,都不正常,都是放縱情慾的,是神所恨惡的,是神所厭憎的。」神話是光,撥開了我心中的迷霧,照亮了我前面的道路,使我心中豁然明朗,我這才明白自己以前的作法是多麼的荒唐可笑,竟把處世哲學「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當成是作工的智慧,把「維護地位」當成了真正的負擔,真是黑白不分、是非不明、愚昧至極、糊塗到家了。從神話中我才知道,我與人的相處不是建立在心歸向神的基礎上,只是靠著處世哲學拉肉體關係,與神根本沒有正常的關係。我絞盡腦汁地學習「技術」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讚賞與好評;我能「委曲求全」、「低三下四」與人說話,那是為了不失去地位,並不是為了神、為了搞好與人的正常關係。像我這種存心怎能不讓神恨惡,怎能不遭神厭憎?感謝神的開啟,我不灰心、不氣餒,因我從神話中不但認識了自己,更從中見到了光明,找到了該實行的路:無論做什麼,都將心建立在歸向神的基礎上,不再用人的努力去做。因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若沒有神,就都是在拉肉體關係,都是在放縱肉體情慾,這是神所恨惡的,也是神所厭憎的。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