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42 我悖逆的心在神的管教中得以回轉

河南省汝州市 利杰

我是1998年接受神末世工作的,接受之後教會安排我帶小排,做生活執事,做教會帶領,後來又讓我上二線帶新人,之後又做二線指揮。儘管教會一直培養我,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代價無法計算,但悖逆的我卻從沒打算過以心來還報神的愛,仍在追求自己的婚姻,抓住這邪惡的東西不肯鬆手。2000年我差點因婚姻而離開神,最後經弟兄姊妹交通勉強留在了教會。後來我就在神的面前立下誓言:我願將自己一生都獻給神,若我以後還一直為我的婚姻打算,願神六千年稀有罕見的災難臨到我。可剛起過誓我就又後悔了,婚姻之事仍牽掛著我的心。就在今年我心裡還想哪怕神的工作百分之百的告一段落,我也得給自己留下百分之一的後路,如果今年年底福音工作不結束,那我明年就結婚,而且還在暗中尋找合適的人選。為此我盡本分總是心不在焉,能應付就應付,實在不行就勉強盡點力。我心中的這一卑鄙想法從來就沒告訴過任何人,但鑒察人心肺腑的神卻不允許我將誓言擺上之後又隨意背叛,終於神的管教臨到了我。

一次,我在配合工作時出了環境,被抓進派出所遭毒打近四個小時,後來我趁他們不注意逃了出來。可我沒跑多遠又掉進了溝裡,當時天已經黑了,我什麼也看不見,只感覺肚子疼痛難忍,當時因忍受不住疼痛曾經三次禱告咒詛自己讓神將我取走,可神話一直在我心裡引導:「活人見證神才能羞辱撒但……」「……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我就憑著神的引導一直艱難地跑到接持家庭。後來我被送到了醫院開始動手術,由於B超沒確定下來是什麼病,醫生便稀裡糊塗地開了刀,誰知是膀胱破了,可他們已經在我的肚子上錯開了長長的一刀。在醫院的七天更是痛苦難熬的七天,在病床上動也不能動,我又一次體嘗到了九死一生的滋味,心裡也不住地埋怨:我怎麼這麼倒霉,啥事都讓我撞見,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讓我如此遭罪?……神卻掩面不看我的悖逆,只是用他的話語開啟了我:「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著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卻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著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你們卻以為將你們的言語擺在我前來應付我,而你們的心卻可以事奉那污鬼、邪靈。我的怒火哪裡能容納這些豬狗之類的欺騙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你以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謊嗎?你以為你的言行我不曾聽到也不曾看到嗎?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豈能容讓人就這樣欺騙我呢?」我一下子清醒了,原來我所臨到的一切都是我該得的報應,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回想我的所作所為,真是傷透了神的心!整天忙忙碌碌,外表看也是在盡本分,但心裡卻無時不在為肉體打算,導致工作也無心思幹了,總是人在神前心卻早已在琢磨如何能找個如意伴侶相伴此生。天天望著日子信神,算著時間花費,站在觀望的角度上窺探神的腳蹤,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與懼怕。我哪裡把神當神待了?心中哪有一點信的成分?我這不是嚴重地欺騙神、試探神的性情嗎?我既已在神前起誓,神又怎能容忍我另有所愛?神實在太聖潔、太可愛!若按我的誓言早該被滅了,可神並未將我治於死地,還一次次地拯救我,讓我明白只有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下、只有滿足神才有真正的幸福可言,否則一切都是枉然,都是死路一條!神的擊打管教太好了!留在我肚子上的一條長長的傷疤也太好了!我願將其作為我這個逆子的一個沉痛的教訓,一個永遠的警戒!我要永遠銘刻在心頭,從此將一顆真心獻給神,再不為自己打算什麼。

通過這次的管教,使我對神產生了一絲敬畏與懼怕,同時真正看到了神的性情無論怎麼發表對我都是愛。雖然我肉體受的苦達到了極限,但我得到的太多了,我體嘗到了神的公義威嚴,定真了神的的確確是鑒察著人心肺腑的,更深深地體會到了神所說的「……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卻不可廢去……」這句話的含義。從這次的管教中也使我明白了:人若與神較量,那人永遠是失敗者,不如放下一切任神擺佈,這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