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20 我太無知,謬解了神的公義與全能

安徽省阜陽市 塵思

我來到神的家中這麼多年,對神認識太少抵擋太多,回想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2000年的初春,我在教會擔任小區的工作,有一次,由我經手放在一個接待家庭的500元錢不翼而飛,我因此而陷入了試探之中,心裡不住地想: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接待家庭本人曾奉獻過不少錢,別人是不會懷疑她偷錢的,那麼我不就成了最大嫌疑人了?我為此事苦惱、氣憤,總想弄明白這500元錢究竟是誰做的手腳,我和接待家庭的姊妹聯手做了「偵察」,但一無所獲。雖然錢損失不多,我也為洗刷自己從家裡拿了500元錢作為賠償,但我總覺得這事太窩囊、太不光彩,工作沒有果效也不算太丟人,但這涉及到錢財的事卻著實令我放不下,別人怎麼看我呢?被人懷疑錢財不清不是最痛苦的事嗎?無奈中,我來到神面前「依靠神」,我的禱告特別「誠懇」,每次跪在神的面前都是淚流滿面:「神啊,你知道我的身量太小,我不求別的,只求你將此事顯明、澄清,我相信你是全能的,無一人一物不在你的眼中,你鑒察全地,你更知此事暗中的隱情,神啊,我更相信你的公義,誰是誰非?誰對誰錯?這事到底是何人所為?你定會按著你的公義顯明。」我觀察著周圍的動靜,等候著神的顯明,我對神的公義與全能充滿了信心與盼望。一個禮拜過去了,兩個禮拜過去了,但事情毫無進展,天還是原來的天,地還是原來的地,人還是原來的人,一切都正常得出奇,可我卻越來越著急:神啊,難道你沒有垂聽我的禱告?為什麼你還不顯明呢?是我的信心不夠嗎?我漫無邊際地等待著,固執地禱告著:「我相信你是全能的,你是公義的,你遲早會將此事顯明!你知道我的脆弱,求你憐憫我。」神作事奇妙智慧,就在我等待著神的公義與全能為我伸冤之時,教會中有人對清除、開除的工作有觀念,為被清除、開除的人喊冤叫屈。我聽說此事,便振振有詞地給其交通:「……神作工雖然不合人的觀念,但神所作的總歸都是好的,而且越不合人觀念越是最有意義的,人看不透,無法理解,那是因著人的愚昧、人的無知,因著人對神的實質、對神作工的意義了解得太少,並不是神的實質出問題了,儘管神作工實際正常,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全能,他的全能正是在他的實際正常的作工中顯明的,正是他實際正常的作工才顯明了人的狂妄、人的觀念以及人的奢侈要求,從而讓人認識、變化,以致達到他拯救人的目的,這不正是他的全能之所在嗎?這不正是他公義聖潔的體現嗎?神的公義不是世上的公平合理、不是用人的頭腦觀念來衡量的,不管他的作工多麼不合人的觀念,他的公義都是永恆的,這是他的實質。約伯為神站住見證之後,神祝福他是神的公義,那神若不祝福他,神就不公義嗎?神怎麼作都改變不了他公義的實質,人看不透,但應該順服,這是人該有的理智……」我忽然覺得我不是在給別人交通,而是在給自己交通、在解決自己的問題。剎那間,我覺得自己臉紅了,說話也變得有些語塞,原來我對神公義與全能的認識全是理論,一點都不實際,我總禱告說:神啊,你定會顯明,因你是公義、你是全能。難道神不顯明此事,他就不全能、不公義了嗎?他的公義與全能又豈是根據顯明或不顯明此事而決定呢?他的實質本就是公義的、全能的,顯明是他的公義,不顯明他還是公義,神的實質永恆不變。為什麼我拿一點小事來定規神、衡量神呢?我看到自己沒有理智、不明事理,這樣地強求神,把神全能、公義的實質定規在了自己個人的利益之上,合乎我的觀念、合乎我的利益我就認為神公義,否則,我就無法理解,我的認識裡沒有真理,是自私的、狹隘的,是「公平合理」的觀點,是屬世界的觀點,是從維護個人利益的角度出發的。神啊,我太敗壞、太醜陋!你怎麼作都是公義,你怎麼作都是全能的,誰敢定規你呢?誰又能定規你呢?我這如同螞蟻一樣的人又怎有資格要求你這樣作、那樣作呢?你雖未將此事按照我奢望的那樣及時顯明,但卻出乎意料地顯明了我對你不切實際的認識,顯明了我對你的觀念,更顯明了我的無理智。神啊,你作得甚好,我從內心感激你。

後來,就是當我放下自己的觀念與奢侈的要求後不久,那件事就被顯明了,而我的自私、謬妄以及熱衷於名譽的醜相也被神公義的性情完全顯明。我在此事上留下了遺憾!但令我欣慰的是,我對神的公義與全能有了一點實際的認識,這是我最大的收穫。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