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6 我的是非對錯觀念太謬妄

江蘇省徐州市 小小

愛神得凡事都去尋求神的心意,遇到什麼事都能往深處去扎根,去摸神的心意,看看神在這事上的心意是什麼,神要求你達到的是什麼,你當怎樣體貼神的心意。」這是神對人慈母般的教誨,是神的這番話引導我從「是非對錯」的觀念之中走了出來,使我不再受撒但的愚弄,而胸懷坦蕩活在了光明中。

記得有一次,帶領來了,召集我和幾個配搭聚會,當天聚完會之後,我和另一個姊妹沒走,就和帶領在一起隨便交通,我對帶領說:「弟兄,你給我們提提工作上的偏差……」他沉思了一會兒說:「你們作工作只注重規條,不談神的心意。」弟兄的話大大出乎我的預料,我吃驚而又不解地看著他,心想:你咋知道我沒談神的心意呢?你說這話的根據是什麼呢?我的話都到了嗓子眼,但我想到了同工會上剛交通的話——好講理由的人、好表白的人都不是喜愛真理的人。於是,我到嘴邊的話又咽下去了,但我心裡卻在急劇地翻騰、在無聲地表白,怎麼也按捺不住,那滋味實在不好受。最後,我強忍著不服,「謙卑」地問:「你能給我們具體地指點一下嗎?」他說:「像環境方面,你若只談如何注重環境,比如走路該怎麼走,說話該怎麼說,傳福音該怎麼傳,帶東西該怎麼帶等等,而不談神興起環境的意義,不談異象,那就是教人守規條。」我聽後表面上點點頭,但我心裡卻在說:我沒談神的心意?我不但談了,而且還大談特談了。我心裡真是一百個不服氣,但為了讓別人看我是個能接受真理的人,我還是強忍著沒表白,心裡卻不住地琢磨著:他為啥說這話呢?是不是他在交通這方面真理時看配搭都在記筆記,然後就根據這個斷定我沒交通過這方面的真理?我心裡猜疑開了,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到了下午,弟兄走了,我問與我做伴的姊妹:「你說說看,我交通環境這方面的事時是不是沒談神的心意?在你記憶當中我談沒談過?」我還在為證實自己而尋找根據,為洗刷自己而追問不休,我不能從神話上去領受,不能從正面去進入。「凡事先省察自己,一切做在神的面前。」這些平時常掛在嘴上的話,早已被我拋在了腦後。就這樣,我渾渾噩噩地熬到了晚上,我跪下來禱告時,好一會兒都沒詞,我忽然意識到在白天臨到的這件事上,我根本沒有來到神面前,我沒有尋求神的心意是什麼,要求我達到的是什麼,我根本沒有往深處去扎根,只是在事情的對錯裡轉來轉去,我如同進了迷宮一樣,怎麼也出不來,裡面一片黑暗,摸不著方向,盡是成見,盡是想法,盡是無聲的辯解與表白,還詭詐不露聲色,但神鑒察人心肺腑,人肚裡的那點東西,又怎能逃出神的眼目呢?我思來想去,難道神的心意就是讓我辯個對與錯、是與非?斷乎不是!世上的人做事也有對的時候,但神卻稱他們為魔鬼、惡人,因他們做事的根據裡沒有神的話、沒有真理。今天我不也同樣陷在事情的對錯裡嗎?也許事情水落石出了,誰是誰非見分曉了,但能說明我是一個對的人嗎?能證明我是有真理的人嗎?能有神的稱許嗎?再者說,我只顧在此事上追究事情的是與非、對與錯,卻忽略了自己流露的是什麼,豈不知自己的流露正是神所厭憎的,我所表現出來的狂妄自是、不服不滿、維護自己地位、臉面,惟恐被人誤解為我是不接受真理的人,就這些表現足以定我為不義,而我卻渾然不知自己在做什麼,還覺得委屈、冤枉……我看到自己真是愚昧無知、荒唐可笑,懊悔中,我俯伏在神面前:「神啊!我遇事不知尋求你的心意,不知往深處去扎根,又談什麼體貼你的心意呢?如今我才看到自己還不是真實信你的人,如同外邦人在真理之外尋尋覓覓、在真理之外尋找對錯。」

在這件事上,我雖然有了點認識,但是由於我的是非對錯觀念太深,神又給我擺設了一個環境。

這事過後沒幾天,教會正在整理「受懲罰實例」,教會 要求農曆統一改為公曆,我接到通知便往下安排,沒幾天的時間經過核實更正的日期就開始陸續返回來。有一個姊妹打來電話說,有幾個日期經核實確為農曆,但因身邊沒有萬年曆,所以無法把農曆改成公曆,問是否可以註明農曆交上去,我當時就回絕了,說咱們自己能做的事要盡全力做,不能麻煩帶領,掛上電話之後,我還覺得自己挺體貼神心的。但後來與我配搭的一個姊妹跟我說小麗(專管這事的工人)那兒有萬年曆,並說也可以把核實為農曆的日期拿上去,於是我們就把部分未經改動的「農曆」送到上級的一個工人那兒。一天,有個弟兄打電話給我說:「××讓我給你捎句話,說你農曆變公曆的事沒往下安排,居然把標明農曆的日期原封未動地交上來了,說你工作態度不好。」我腦子一發矇又「鑽進去」了,前些天因著神顯明被帶領對付還未完全轉過來,現在又出這事,我心裡立時又黑暗了,心想:反正沒好了,反正對我沒好印象了,是我的錯說我,不是我的錯也說我,讓我如何是好?我怎麼才能解釋清楚呢?我心裡又急又委屈。我給一個人打電話,剛好是小麗接的,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小麗,到底怎麼回事?不是你答應把實例……」放下電話,我忽然意識到自己還是在事情對錯裡打轉,在是與非之間找答案,我心裡一片茫然,為什麼我就不能背叛自己、實行真理滿足神一次呢?此時,神的話隱隱約約地在我心裡閃現:「臨到一件事需要你受痛苦,此時你當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麼,你該怎樣體貼神的心意,你不能滿足自己,先把自己放下,肉體是最卑賤的,你得尋求滿足神,你得盡到你的本分」「在別人誤解你的時候,你能禱告神:神哪!我不求人能寬容我,也不求人能原諒我,我只求心裡能愛你,心裡踏實,良心得平安,不求別人誇我、高抬我,我只追求從心裡滿足你……」神的話讓我摀口、讓我無言,又讓我心明眼亮,娓娓的話語,如絲如雨,從我心裡掠過,給我安慰,又似責備,我不覺眼裡蓄滿淚水:神啊!當我思念你的話語之時,我心裡寬闊、亮堂、踏實;當我為自己爭名奪利之時,我就失去了平安,活在黑暗中苦苦掙扎,找不到路途,迷失了方向。當我選擇名譽時,當我去追究事情的對錯時,我就揪心般地難受,這是你的性情臨到我,是你的愛臨到我,是你在迫使我擺脫是與非的困擾,是你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我總是在事情的對錯裡打轉、斤斤計較、小肚雞腸,我所做的根本不是為了怎樣能夠滿足神,從臨到的事上去尋求摸神的心意,認識我的缺少和不足。我看到我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更沒有為真理而受苦的心志。我又想到了基督的卑微隱藏,他本是聖潔的神自己,卻忍受著人的誤解、埋怨、毀謗,他從不爭辯,不自以為是,也不表白什麼,只是默默地、無私地為著拯救人類而付出一切。神的偉大、聖潔與美善的實質使我感覺無地自容,開始恨惡自己的自私卑鄙。神啊!感謝你的顯明,讓我更深地認識我的謬妄、我的自私與狹隘,更感謝你讓我看到了你佳美的榮顏,看到了你的可親可愛,這實在是你的高抬、是你極大的愛,我還有什麼不能放下的呢?神啊!我不願再這樣執迷不悟,再臨到類似的事,我一定要為你站住見證,不活在對錯觀念裡,往深處去扎根。神啊!我不求別的,只求你的顯明管教、對付修理與我常相伴!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