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4 我再也狂不起來了

河南省三門峽市 肖輝

「你的審判拯救了我,你的刑罰潔淨了我,你的作為實在奇妙高深……」每當我唱起《我愛神的公義威嚴》這首歌,就感到特別有享受。因在神的刑罰審判中,我才對自己的狂妄本性稍有認識,僅僅這一點認識還是神在我身上作工六七年之久我才得著的。

起初,教會提拔我做小區帶領,我不願意接受這個託付。在弟兄姊妹的勸說下,我才勉強接受了。誰知,我藏而不露的狂妄自大的本性促使我產生了一個別人意想不到的意念:「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工作幹好,決不能讓人小看我。

在狂妄本性的支配下,我拚命地幹,當有了一點成績後,我就開始竊取神的榮耀,沾沾自喜,自我欣賞,覺得自己很有工作能力嘛!可是帶領卻對我的工作摳得很細,還時常對付我。我不但不認識自己,還自我安慰:「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唄!」那時,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認識自己,什麼叫性情變化,信神當存什麼觀點。後來工作果效仍是直線上升,我越來越飄飄然了,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天天腳不沾地,到處賣弄自己。正在我忘乎所以的時候,工作上出了大問題:假基督迷惑走了一個小區,教會一下子損失了大量的書、糧、錢、物。而我這個罪魁禍首還不認識是因自己玩忽職守給教會帶來了虧損,反而認為是神在作各從其類的工作,他們是各自投向各自的祖先,各回各家了。因此失去了聖靈作工,最終被打發回家了。

剛被撤換下來的那段日子,真是痛苦難熬,生不如死。我把自己關在屋裡,心想:失去了地位,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呢?肯定是「落魄的鳳凰不如雞」。在那樣的情況下我仍不認識自己。又加上一場病,我便臥床不起,一時間頓感自己孤苦伶仃,還沒錢治病,便不覺淒然淚下。那時真嘗到了神的性情像「刑具」,越不順服,越不認識自己,神越是刑罰。我無力地翻開神話,想從中找點安慰,看到神說:「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大好的時光都讓你無情地封在了黑暗之所,一次一次的美好的試煉與管教都讓你視為仇敵的攻擊。你不會適應環境,更不願適應環境,因你並不願意從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為殘酷的刑罰中得著什麼,你也不尋求也不摸索,只是聽天由命——走到哪兒算哪兒,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並沒有將你的心改變,也並沒有將你的心佔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從神的話中,我感到內心深處隱藏的東西被神話一劍擊中,且扎實無誤。是啊!全能神哪!誰能真正逃避你的刑罰呢?以往我把聖靈的作工當作自己的真實身量到處炫耀,現在才看見自己是「狗屎一堆」,一點身量也沒有,我經歷你幾年的作工竟然沒有一點收穫,實在是辜負了你的心血代價!如今,失去了託付,只能恨自己不爭氣,恨自己本性太狂妄。

通過這段時間的經歷,使我認識了自己狂妄的本性,看見了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流露出的完全是天使長的性情,追求的是名利、地位、榮譽,走的是被淘汰、被懲罰的路。我感謝神的刑罰審判,我願重新做人,還報神愛。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