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12 我懂得了「什麼叫真實的信神」

河南省三門峽市 王娟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覺得特別有福,常常高興地唱著:「不白活一回,有幸遇神來,不白活一回,步步緊跟隨……」越唱越覺得有力量,一切愁苦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尤其聽交通說神在中國的工作已接近了尾聲,就恨自己接受太晚,我還沒有為神做點什麼呢!心志一立,忍痛割愛離開了家,告別了田園生活,加入為神盡本分的行列。

記得99年4月,出門盡本分40天,這是我出門時間最長的一次。剛出去還可以,後來就開始想家了,晚上夢見孩子沒人管,心都要碎了。多少次想回家,但又一想:神的工作快結束了,盡本分的機會不多了,眼看福氣就要到手了,我不能因小失大。最後掂量掂量,還是留下來盡本分,不能回家,不能失去這最後得福的機會,我要堅持到底。正當我專心等待這一時刻到來的時候,上面交通下來說,還得經歷七年試煉。聽到這一消息,我的心像一下子掉進了冰窖裡,再也沒有以往那種火熱了。「活躍分子」也不見了,以往愛唱的《不白活一回》連哼都不想哼了,開始後悔以往的花費。面對「七年」,我又過起了種菜賣菜的田園生活,心想:還是靠自己雙手勞動來創造美好的未來吧!以此來彌補兩年的經濟損失。可萬萬沒想到,辛辛苦苦種的菜該上市了,幾個晚上就被賊洗劫一空,眼看到手的錢不翼而飛,直氣得我大哭。我不但不去省察自己,反而埋怨起來:要是我不接受教會的託付,就能騰出空看著菜,不致被人偷了。為了挽回這一損失,我硬著頸項又開始了自己的經營。

於是,我便想提出「實際難處」拒絕託付。可神鑒察人心,回到家孩子有病了,丈夫也跟我生氣,當時我真是難過極了,暗問自己:「信神到底得點啥?福?沒得著;苦倒吃了不少。」從此,總想離神而去,並開始有意識地回避弟兄姊妹,最後還想出一個欺騙神的「高招兒」:拒絕託付就是背叛,這我可不敢,不如應付著,工作沒果效自然會把我換掉,之後,我就可以大膽地為自己圖謀了。就這樣,面對託付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做到哪算哪……

當我重操舊業時,家裡剛買來的一輛賣菜用的三輪車被偷了,心想偷了還有自行車,誰知不到半月,自行車也丟了,這下沒門了,人的辦法用盡了,只好冷靜下來思考這一連串不順心的事: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難道這也有神的美意?這時,我想起神話詩歌《你們的信若超過多瑪就獲得神稱許了》:「神勸你與其為肉體過一生,不如為神真心花費半生,何必那樣寶愛自己而逃避神的刑罰呢?何必因躲避神一時的刑罰而獲得永遠的刑罰呢?」接著我隨手翻開神話《路……(七)》,神說:「多數人總愛高瞻遠矚、貪得無厭,都是對神現在急切的心意不明白,所以都有逃脫的意思,猶如撒缰的野馬一樣,總願意在曠野之地到處漂流,卻很少有人打算在迦南美地安家落戶尋求人生之道……雖然人進入安息之地卻不能守住本分,這不是淫婦嗎?在此境之中你失去了被神成全的機會,那你將終身遺憾,悔恨萬分……在我的經歷中看見,你與神越對著幹,神也就越顯示他威嚴的性情,越重刑『侍候』你,你越順服神,神也越愛你,越保守你。猶如神的性情就是刑具一樣,你順服下來,就平安無事;你若不順服,總想出風頭、搞花樣,神的性情立時就變化……」此時我明白了為什麼近段時間來我家禍不單行,想想自己的表現是在跟神對著幹,耍心眼、玩詭詐,以自己的「小聰明」來欺騙、應付、糊弄神,哪有一點信神人的模樣?還不如一個世人,真是卑鄙無恥,該遭咒詛。但神沒有報應我的惡行,只是給我一點小小的管教,讓我醒悟,讓我悔改,從中也看到了神對我的愛。現在我知道家中為什麼會出事了,可讓我想不明白的是:當我聽說神的工作要結束和「七年試煉」交通剛一下發時,我怎麼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呢?我總想從神話中找到答案。

當我看到神話中說:「有的人信神一看得福,他的勁就起來了,一看受熬煉他的勁就沒有了,這是信神嗎?信神最後達到在神面前百依百順,你信神如果對神還有要求,還有許多宗教觀念放不下,個人的利益放不下,還追求肉體得福,讓神拯救你的肉體,拯救你的靈魂,這都是觀點不正的人的表現。信仰宗教的人雖然信神,但不追求性情變化,不追求認識神,只追求個人肉體利益。在你們中間許多人的信法就屬於宗教信仰,根本不是真實的信神。人信神得具備為神受苦的心與捨己的心志,不具備這兩條不算信神,也沒法達到性情變化。真正追求真理的,追求認識神的,追求生命的,才是真正信神的人。」神話使我對自己有了真實的認識——我不是一個真正信神的人,信神這麼多年原來還是一種宗教信仰,僅是為了得福、求平安,根本就不是在信神,也不可能得著生命,若不是神話的揭示,我還會沿著自認為是正確的信神道路「視死如歸」地走向渺茫的明天,永遠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信。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