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基督話語審判刑罰的見證

2 情感是我的致命處

河南省項城市 劉欣

86年,因丈夫患有精神病我信了耶穌。在我的心中,丈夫是我惟一的精神支柱,若失去了他好像一切都變得那樣的虛空。

98年,我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因著神對我的恩待和高抬,不久我便當上了教會帶領。但盡本分時無論走多遠,晚上必要回家陪丈夫,並把我所知道的有關教會的事情毫不隱瞞地告訴給他,儘管丈夫是個不信派,我還是把他當作自己惟一的知心人。一次,我去遠處盡本分,臨走時,丈夫從口袋裡掏出兩元錢,喃喃地說:「給!走到集上買點飯吃,別餓著了!」當時我激動得差點流出眼淚,更是感到世上只有丈夫好,我不能沒有他。

到了2001年3月中旬,丈夫原來的精神病復發了,於是我不顧教會工作在醫院陪了他十多天,出院後又一直在家陪他,弟兄姊妹找我交通教會的事,我根本不見他們的面。後來,教會安排我盡其他本分,但我仍對丈夫牽腸掛肚:萬一丈夫的病再犯了怎麼辦?如果失去了丈夫,我可無法活下去……

2002年12月24日下午1點多,我從教會回到家,一進門看見丈夫上吊了。我驚慌失措中大喊大叫:「救人哪!……」剎那間院子裡站滿了人,「可能又犯病了?一上午家裡沒人嗎?……」眾人議論著把丈夫鬆下來。看著丈夫的屍體,我不禁怨氣沖沖:神你不該奪去我的丈夫,你不該這樣作,雖說他有精神病,但你的全能哪去了?我跟隨你這麼久,家裡連個平安都沒有,你的公義在哪呢?如今你叫我怎麼信你呢?以後我怎麼生活呢?……當天下午,一位姊妹給我打電話,我接都沒接,絕望的我靜靜地守著丈夫的屍體,早已將教會的工作拋到了九霄雲外。丈夫埋葬後,我仍是沒有絲毫醒悟,仍是越想越後悔:當初我若不接受這步工作,在世上好好掙錢給丈夫治病,丈夫也許不會這樣……因著對丈夫極度的思戀,我真想一死了之到陰間陪伴他。弟兄姊妹不斷地給我交通,我一點也聽不進去,總認為神作得太過分,弟兄姊妹也不體諒我。就這樣,我消極、埋怨了兩個月之久。

然而,神的愛始終沒離開我,當我看到神話說「你在一件事上沒有背叛我,不能證明你在每件事上都不能背叛我……有的人在家庭的破裂中喪失了為我忠心的義務」時,我開始對照自己的情形:我不就是這樣的人嗎?我之所以如此埋怨神,不就是因我對丈夫的情感太重了嗎?神話說:「情感能幫助人渡過難關嗎?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敵,難道神的話沒明說嗎?」不信的人都是魔鬼,我卻同情魔鬼、埋怨神,真是瞎眼、愚昧。難道痛苦的試煉可以讓我離開神嗎?難道我要死於情感之中嗎?神啊!我不能!我不能!我的悖逆、埋怨顯明了我的卑鄙齷齪,我沒有一點愛你的成分,以前看了神話說「你們的信只是一分或兩分,對於他的愛也只是零分」,我心裡還挺不服氣,總認為神冤枉了我、低估了我,今天,我終於看清了自己的真面目:我並不是一個愛神的人,而是一個愛丈夫、忠於情感的糊塗蟲!

「認識自己不容易,苦難試煉中才能顯明」,神的話真是太實際了!若不是神話的揭示、事實的顯明,我永遠也不知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看不見自己的實際身量。如今我才知道,人信神若不認識自己的致命處,隨時隨地都會背叛神。神啊!我願在以後的日子裡,更深地認識自己的敗壞本質,更實際地認識你的公義性情,放下一切肉體情感,一生只求心愛你,安慰你的心。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