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 道 供 應 文 選

83 淺談如何認識、解決追求地位的問題

安徽省滁州市 張靜

地位是很多人的致命處,為了得到高的地位或是為了保住已擁有的地位,人都是竭盡全力,當擁有地位時能信心百倍地花費、付出,不辭勞苦、甘心情願,一旦失去地位就消極得超了負荷,灰心失望、怨氣沖沖,甚至覺得信神也沒啥意思,以至於遠離神、背叛神。可以說,注重地位、崇尚地位成了我們所有被撒但敗壞之人的共性問題,也是一個頑症。我自己就是一個忠於地位的人,自打我開始信神就盼著能做帶領講道給別人聽,因此我一直在地位上受痛苦、受熬煉,常常因著地位患得患失、憂心忡忡、寢食難安。當帶領發現我工作中的偏差、漏洞時,我就提心吊膽,惟恐被撤換;當看到配搭在真理的認識上比我強,心裡就不安,總擔心教會會用她換掉我;當我看到比自己信神時間短的同工被提拔時,就定規自己不是培養的對象,自己只能到此地步了,為此失去追求真理的信心,沒有了追求往上夠的力量;當聽說有假基督在我作工範圍內迷惑走了兩個人,而且這兩個人還隱藏在教會裡時,我嚇得心怦怦直跳,認為這次自己是撤定了,於是就抱著走到哪兒算哪兒的態度,破罐子破摔,消極怠工。可見,追求地位對我們的生命進入攔阻太大了,把我們捉弄得太苦、太慘了,若我們始終擺脫不了地位的轄制,那我們蒙拯救的願望就落空了。

我們都知道地位不能拯救人,卻為什麼總是追求地位不肯鬆手呢?剖析其中的原因就會發現,我們如此熱衷於地位,就是因大紅龍的「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等等毒素早已深深地扎根在我們的心靈深處,成了我們的生存法則,成了我們賴以生存的原理。在我們的思想觀念中都認為:做人就得做人上人,不能落於人後;在世上能擁有高的地位,別人都能聽從自己,這樣臉面才風光,才能被人高看、擁護,才能吃好的、穿好的,得到更多的錢財和物質享受,這樣活著才滋潤,才有人生的價值。所以,在世上我們就拚命地追求地位、權勢,為了能出人頭地、讓別人高看,不惜一切代價,甚至能採取各種卑鄙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信神進入教會後,我們還是憑著大紅龍的毒素活著,人生觀、價值觀並沒有改變。在我們的觀念中認為:信神必須得有地位,有了地位才能證明自己信得比別人好,才能得到弟兄姊妹的擁護、高看,能被教會器重,能被神看在眼裡,成為神所喜愛的人;有了地位信神才有保障,有成功的希望,才能達到蒙拯救被成全;有了地位能抓大的工作,作的工作越多證明自己越有忠心,越能合神的心意,就有機會被神家大用;有了地位才有資格承受神美好的應許,得著大的福氣,才會有好的歸宿,才有前途命運可言。因此,為了地位我們能付出一切代價為神作工、花費,能撇家捨業,能委曲求全,為得著地位甘願忍受逼迫患難、忍受對付修理之苦。如神的交通上說:「這種人信神就是一個勁兒地作工,在他的心中好像工作作得越多證明對神越忠心,作得越多肯定神越滿意,作得越多肯定在神面前越該得冠冕了,保證在神家得福最大,他認為如果能為基督受苦,能為基督傳道,能為基督死,性命都不顧,並且把神所託付的本分完成好,這就是神最祝福的人,這就是得福最大的人,肯定就是得冠冕的人。……這種思想存心是不是來源於撒但的本性?就像世人一樣,在世界上我得追求知識,有了知識以後可以出人頭地,可以當官,可以有地位,我有了地位之後可以大展宏圖,把我的家業、我的事業搞到什麼地步,外邦人不都走這個路嗎?受這種撒但的本性支配的人信神以後只能像保羅一樣:『我得撇下一切來為神花費,在神面前有忠心,到時候得冠冕最大,得福最大。』這跟世人追求世界是一樣的,同出一轍,都是受一個本性所支配。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識、追求地位、追求學問、追求出人頭地,如果在神家裡就追求為神花費、忠心,最後得冠冕、得大福。」 神話揭示的正是我們的實際情形,看到我們之所以這樣追求地位、崇尚地位,完全是受撒但本性支配的,以至於在我們心裡都把地位看得高於一切,把得著地位當作自己信神的追求目標,當作自己信神成敗的關鍵所在,認為擁有地位就會擁有一切,失去地位也就意味著信神失敗了。受這種思想觀點的支配,我們信神只看重地位卻不注重真理,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變化,妄圖用地位來換取神的祝福,得著神的應許。在這一撒但毒素的毒害、引誘下,我們的心總遠離神、背叛神,常常做違背真理、違背神心意的事,讓神厭憎、恨惡。可見,大紅龍毒素的灌輸,撒但哲學法則、思想觀點的薰陶,是導致我們追求地位的一方面原因。

神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 從神話的揭示中看到,狂妄自大的本性是導致我們追求地位的另一方面原因。受狂妄自大本性的支配,我們總想在人心中有地位,總想在教會裡撈個「一官半職」,擁有高的地位,滿足自己的權力慾,以便讓弟兄姊妹都崇拜自己,都圍著自己轉,聽自己的;受狂妄自大本性的驅使,我們有了地位後,還想追求更高的地位,能管轄更多的人,管轄的範圍越大心裡越得意,認為自己的威望高、權力大;受狂妄自大本性的驅使,我們總是不能尊神為大,沒有敬畏神的心,總想與神平起平坐,甚至想取締神在人心裡的地位,自己取而代之。就如,受狂妄自大的本性驅使,我總想在人心中佔有地位,希望別人都能聽從、順服自己,當我看到小區配搭、講道人不聽自己的話,而且得知他們仰望前一任小區帶領時,我心裡不知有多難受,甚至為此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有一次,我安排兩個講道人下教會見聚會小組組長,他們不願去,還說工作安排上沒有這一條,我看他倆不聽我的,就氣不打一處來,心想:我是帶領的,你們不聽我的還了得!我回去得多看神話,下次見面非把你倆制服不可。狂妄本性導致我站錯地位,使我不知不覺憑地位作工,以地位來壓制人。從中看到: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就總想高居眾人之上,總想為人師、為人首,讓別人都服從自己,自己卻從不願聽從別人,也不甘心接受別人的帶領;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就喜歡作工、講道,喜歡被人高看、崇拜,喜歡地位、名利,喜歡被別人擁護的感覺,喜歡享受地位之福;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就會常常欣賞自己,活在自以為是的情形裡,覺得自己各方面都比別人強,就應該做帶領,教會就該用我們,就該給我們地位,弟兄姊妹就應該聽我們的;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就會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把人都牢籠在自己手中;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就有自己的野心圖謀,總想轄管別人,想作王掌權,擁有權勢、地位;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我們所喜好、追求的就跟天使長一樣,所作所行都是為佔有人,與神爭奪人。可見,狂妄自大的本性是導致我們總是追求地位的又一方面原因所在。

我們總追求地位不放手還有一方面原因,就是我們對地位的實質沒有看透,對追求地位的危險後果不認識。神說:「就人崇拜的這些東西有哪些是神所喜悅的?沒有一樣!知識、地位、名利、錢財、勢力,有哪樣是神所喜歡的?有哪樣是正面事物、是合乎真理的?沒有一樣!但這些東西在每個人身上都存在,人都喜歡,就從人的人際關係及對人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人特別注重地位、勢力、錢財。」「有的人能帶幾處教會就狂起來了,覺得神家沒有他不行,他應該享受神的特殊待遇。其實人的地位越高,對神的要求也越高……為什麼越是宗教界的領袖、名人越是危險的敵基督呢?地位越高,野心越大;明白道理越多,性情越狂妄。信神如果不追求真理而追求地位是很危險的。」從神話中看到,地位、名利、勢力這些都是神所厭憎的,是不合乎真理的,是屬肉體、屬撒但的反面事物。撒但起初就是因為要擁有至高的地位而背叛神被神打到半空中的,可見,追求地位這本身就是撒但的追求,實質就是在背叛神,地位、名利就是撒但敗壞人、捆綁人的工具,是坑害人、斷送人的反面事物,人擁有的地位再高也沒有絲毫的價值與意義,只能加劇人的敗壞,使人更加抵擋神。信神如果總追求地位卻不追求真理是很危險的,隨時都有被神顯明淘汰的可能,因為地位不是真理,不是生命,人追求地位只能使人越來越狂妄、驕縱,不知自己是誰,越來越沒有人性理智,野心越來越大,為得著地位、維護地位而不擇手段,不講良心、不講道德,為了地位不管他人死活,也不顧惜自己的生命,最後斷送自己。人崇尚地位、追求地位就是喜愛不義、喜愛撒但,走的是撒但背叛神的道路,是在滿足撒但、彰顯撒但,是與神的作工、神的心意相違背的,讓神痛恨、厭憎至極。所以,我們信神卻追求地位不追求真理,只能使我們越來越抵擋神,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不知不覺就走上敵基督的道路而被神的作工淘汰,落得個沉淪滅亡的結局。我們可以回想恩典時代的祭司、文士、法利賽人,再看看當今宗教裡的那些牧師、長老,他們信神只注重地位、權勢,卻不尋求真理,不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他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做出了抵擋神、褻瀆神、攔阻神工作的事情,成了罪大惡極的敵基督,因此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與咒詛,斷送了自己的生命。今天,在教會中有一些只追求地位卻從不追求真理的人,他們同樣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有的人被撤掉帶領職務後就覺得信神沒意思,又回到了世界,與世人同流合污;有的人被撤換後不服氣,到處釋放觀念、打岔攪擾,說教會工作是人搞的,論斷神、論斷教會且不思悔改,被開除出教會;有的人失去地位後,便到處打擊人、貶低人,找弟兄姊妹的麻煩,刨根問底想知道是誰把他「告」了,打聽不出結果就惱羞成怒,揚言要告教會,撒但的本相徹底暴露,被教會開除了;有的人失去地位後,對神、對教會滿了怨恨、敵意,當假基督給他地位時,就跟隨假基督去了,充當了假基督的幫凶,成了神的仇敵;還有的人有了地位之後,就開始貪享地位之福,弟兄姊妹奉獻的衣物或貴重物品都留著自己用,到哪都要享受好的待遇,若工作條件艱苦還要鬧情緒、使性子,結果失去了聖靈作工,啥工作也作不了,教會只好將其打發回家;有的人有了地位之後便為所欲為,貪佔教會錢財,亂搞男女關係,提拔親信,搞自己的勢力範圍,被顯明淘汰了;等等。從這些事例中看到,追求地位對人的生命沒有絲毫益處,只能給人帶來痛苦、災難,只能坑害人、斷送人,最終將人帶入地獄之中。我自己就是一個深受地位苦害的人,因地位是我的致命處。在這次教會行政機構的調整中我被撤掉了,失去地位後我活在了痛苦的熬煉中,消極軟弱、自暴自棄,沒有了追求的動力。後來看到神說: 「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藉著神話的審判,我開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因著一心追求地位,我常常耍手腕、搞欺騙,匯報工作時總是深思熟慮、左思右想,盡為自己利益說話,作工時只注重落實帶領交代、叮囑的工作,而對其他工作卻不放在心上,更不把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當回事;因著看重地位,當自己在教會作了幾年工作後,便覺得自己是教會裡的佼佼者,認為自己已被神驗中,完全有能力、有資格作工帶領人,以致心中無神、目中無人,對誰的指點、幫助也不能接受,甚至對上面的安排也不屑一顧;為了保住地位,我把那些不如自己的人提拔起來做帶領,而把那些有培養價值的人卻踩在腳下不予提拔,或是隻安排其作配搭工作;因我一心追求地位,導致信神到如今仍看不清神作的是什麼工作,也看不見追求真理的意義與價值,只是一味地為名譽、地位作工,為得著更高的地位而奔波,完全偏離了神的心意走上了歧途。這時,我才看到追求地位真是太低賤,一文錢不值!真是太愚蠢,簡直是作踐自己、自我折磨!為追求地位我做出了許多卑鄙、喪失人性的事,也受了太多的痛苦與折磨,更為嚴重的是,因我一心追求地位,耽誤了多少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也給神拯救人的工作設置了重重障礙,充當了撒但的差役來打岔神的工作,真是傷透了神的心!由此看到,追求地位完全與神拯救人的心意背道而馳,追求地位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痛苦,只會使自己抵擋神、背叛神,為自己積攢惡行而斷送自己蒙拯救的機會,追求地位走的正是一條不歸路。

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追求地位的問題呢?神說: 「現在人如果真認識自己的實質,認識自己的地位,還追求什麼前途、盼望?」從神話中不難看出,我們總是追求地位說明我們沒有自知之明,對自己的實質與身分沒有真實的認識。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實質,對自己原有的身分與地位有真實認識,我們就不會高看自己,也不會追求高的地位了,就能俯伏在神面前規規矩矩做人,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敬拜神。我們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看到自己就是撒但的化身,而且還是摩押的後代,是從淫亂而來的,在整個人類中身價是最低賤的,是造物主曾棄絕、咒詛的,原本就沒有絲毫地位,也沒有任何使用價值,在神眼中只不過是淤泥中的殘渣餘孽,是沒人性的畜類,本是該被神咒詛、毀滅的對象,這時我們就有了自知之明,看到了自身的低賤與污穢,就覺得按自己的本性實質和原有的身分與身價來說,自己就不配擁有什麼地位,「糞土」「蛆蟲」就是自己最合適的稱呼,自己在神面前永遠是灰塵,不值得一提。認識到這些,我們就不會再奢求高的地位,知道了不管自己有無地位,自己的本質還是一個污穢淫亂之子,是摩押的後代、大紅龍的子孫,沒有任何值得誇耀的地方,也沒有絲毫可誇口之處。就如神說:「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事實就是如此,即使我們擁有的地位再高,但我們的實質還是屬撒但的,身分仍是低賤的,我們的靈魂依然是骯髒的,仍然是那糞堆中的蛆蟲,只不過是爬到了糞堆的最頂層,並不能因此而改變我們原有的實質與身分。就如一個乞丐穿上了公主的服飾,也不能證明她就是公主,她的身分依然還是乞丐。所以,當我們對自己的實質與身分有了真實的認識,看到自己只是一個糞土中的蛆蟲,一文錢不值,啥也不是,沒有絲毫的尊貴,今天能活著都是神對我們的恩待,能來到神面前有蒙拯救的機會更是神破例的高抬,按自己的身分與實質只配受懲罰,此時我們就不會再追求地位了,即使高抬我們作教會工作,我們從神領受的也只是本分,是責任,而不是地位。可見,只有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與身分,我們才能看到自身的卑賤,說話、做事才會有理智、有分寸,才能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真正放下自己,不再追求那虛浮的沒有意義的地位了;只有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與身分,我們才能老老實實做人、忠心盡本分,才能從地位的捆綁中解脫出來,不再受地位的轄制與奴役;只有認識了自己的身分與實質,我們才能做一個有理智的人,不再自高自大、自以為是,看到自己的低賤、一無所有,才知自己需要的是真理,是神的拯救,而不是地位;只有認識了自己的身分與實質,我們才會有感恩圖報的心,看到神救恩浩大,若不還報神愛實在沒良心,因此能為滿足神而盡本分,不再與神搞交易,不再追求地位傷神心,不管自己在教會有無地位,不管自己最終是什麼結局,都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沒有自己的選擇,沒有自己的圖謀,只願履行一個受造之物的職責,盡好本分活出真正的人生。就如神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做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麼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脫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

另外,我們要解決追求地位的問題,還得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認識神是怎樣成全人的。人的交通上說:「其實,神成全人不在乎人的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或者信神受了多少苦,而在乎人必須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經歷各種試煉、熬煉,達到生命性情的變化,這才是被神成全的路。人如果對被神成全之後所承受的祝福有多大與真正人生的意義能看透幾分,就不會爭奪眼前一文不值的名譽與地位了,人都是『近視眼』,看不見神成全人的意義所在,看不見神作工的現實與實際,才導致竭力爭奪名譽與地位,結果被神的作工淘汰,完全是人的小聰明把自己斷送了,這就是自以為有智慧的人卻中了自己的詭計。到有一天神的作工結束了,他們就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齒了,那時後悔不該追求地位也沒有用了。」這段交通把神的心意清楚地告訴給了我們,神成全人不在乎人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或信神受了多少苦,而在乎人是否追求真理,這是最關鍵的。地位決定不了我們的命運,也不是我們信神蒙拯救的標誌,更不是我們被神成全的印證,我們在教會裡就是擁有再高的地位,能管轄再多的人,但若不追求真理,性情沒有變化,還得被淘汰。只有真實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經歷各種試煉、熬煉,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才能被神成全,這才是神的心意,是神成全人的路途。在經歷神的作工中,我們看到有些人確實曾擁有高的地位,但因著不追求真理,不進入神話,不走正道,慢慢地就失去了聖靈作工,沒有了聖靈的維護,被神顯明淘汰了。而有一些弟兄姊妹在教會並沒有高的地位,但是他們能追求真理,在現實生活中注重實行真理,在自己的本分上追求盡忠心,臨到試煉能順服下來尋求神心意,因此他們時常能獲得聖靈的作工、得著神的開啟,不知不覺便明白了很多真理,在神話上有了實際的進入,也有了生命經歷的真實見證,得著了神的祝福。從中看到地位其實是最虛浮、沒有意義的東西,於人的生命沒有絲毫益處,惟有真理最寶貴,惟有真理能將人帶進蒙拯救的正軌,能讓人走上被成全的路。另外,我們從這次教會行政機構調整中也能看見神的心意,看到教會提拔、使用的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把那些不追求真理、盡講道理迷惑人的,把那些貪享地位之福、不作實際工作的帶領都給撤掉了,而把那些合乎「三條標準」「七個確定」的人都選出來做教會各級帶領、工人,讓那些真正追求真理、有實際經歷、能談出實際認識的人來作教會的工作。從中看到神的性情是公義、聖潔的,神拯救的是追求真理的人,只有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人,才能得著神的恩待與祝福,才能被神使用,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得著真理,達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因為人一心追求地位就證明他不是真信神,不是追求蒙拯救的人,他是不要真理、不要神的人,內心深處沒有一點嚮往光明、嚮往正義的成分,仍是屬撒但、屬污穢的。所以神厭憎一心只追求地位、貪享地位之福的人,這樣的人在神面前是站立不住的,神會將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顯明淘汰。因此,那些只追求地位卻不追求真理的人信神就是一場空,最終啥也得不著,這就是自以為有智慧的人卻中了自己的詭計,斷送了自己。所以,我們只有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成全人的路途與意義,才不會受地位的引誘與迷惑,才能放棄對地位的追求,而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也只有這樣信神才合神心意,最終才能被神成全。

願我們都能做一個追求真理的人,能從地位的捆綁中解脫出來,不再受撒但的苦害、愚弄,不管盡哪方面本分,無論是有地位或是沒有地位,不管以後有沒有前途,都能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