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 道 供 應 文 選

60 凡事接受神的鑒察很重要

安徽省蚌埠市 小青

神說: 「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所作所為都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鑒察。」 這是神對所有信神之人的要求,也是我們必須進入的一項真理。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多數人並沒有注重進入這個真理,因而我們的所作所為根本不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鑒察。比如:有時候我們心裡根本不想吃喝神話,但怕別人說自己不追求真理、不渴慕神話,於是在有人的時候就裝模作樣地拿起神話看看;有的人在神面前禱告時說要追求真理,不再追求肉體享受,可一回到現實生活中,就把自己在神面前的禱告忘得一乾二淨,還是追求肉體的吃、穿、享受,根本不追求真理;有的人受情感轄制想回家與親人團聚,但嘴上卻說自己回去只是為了維護環境,避免給教會帶來麻煩;有的人盡本分因應付糊弄給教會利益帶來虧損被顯明時,怕教會追究責任就找各種理由、藉口為自己辯護,推卸責任,甚至為維護自己的地位還用各種辦法來掩蓋事實;有的人在背後偷錢財、搞男女關係、貪享地位之福也不覺害怕,總認為只要自己把事情做得隱蔽,教會就不會知道;有的人與人配搭相處外表對人關心、照顧,與人沒有爭執,但暗地裡卻是勾心鬥角、爭名奪利,彼此之間沒有信任,不能同心合意;等等。我們能這樣耍詭詐、搞欺騙,不接受神的鑒察,說明我們對凡事接受神鑒察的重要性沒有認識,對不能接受神鑒察的危害、後果也不清楚。

神說: 「你的所作所為、一舉一動、一個存心、一個反應,都能拿到神的面前。就是你平時的靈生活,禱告、親近神、吃喝神話、與弟兄姊妹交通、過教會生活,以至於你的配搭事奉都能拿到神的面前接受鑒察,這樣實行才利於自己的生命長大。接受神的鑒察的過程也是人被潔淨的過程,你越能接受神的鑒察,你越得著潔淨,越能符合神的心意,你就不至於放蕩,你的心能活在神面前;越接受神的鑒察,撒但越蒙羞,越能背叛肉體。所以說接受神的鑒察,這是人該實行的一條路。無論做什麼事,就是你與弟兄姊妹交通時也能拿到神的面前尋求神的鑒察,你能存心順服神自己,這樣做你的實行就準確多了。你的所作所為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鑒察,你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從神話中我們看到,凡事接受神的鑒察對我們蒙拯救、得潔淨太重要了。接受神的鑒察是我們達到生命長進、性情變化、得著真理的最好實行,也是我們活在神面前被神得著的必不可少的一個途徑。因此,我們無論是平時的靈生活、禱告、吃喝神話親近神,或與弟兄姊妹交通,或是實行真理盡本分,還是自己的心思意念、存心、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一個反應,都應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鑒察,這樣才有利於我們背叛肉體實行真理達到順服神。凡有過這方面經歷的人都有這樣的體會:當我們接受神的鑒察時,我們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就有力量,雖然肉體受苦,但願意實行真理滿足神;當我們接受神的鑒察時,在臨到的事上就不敢再憑己意與喜好去做,而能尋求神的心意,按照神的要求去做;當我們接受神的鑒察時,我們才能明白真理、進入真理,逐步對神的性情有認識;當我們接受神的鑒察時,我們才能被神話潔淨,蒙神的祝福與保守。比如,當我們耍詭詐、搞欺騙或有隱私不願敞開亮相時,我們如果能接受神的鑒察,就能意識到:神是全能的,神鑒察一切,人的所作所行、心思意念神都察看得一清二楚,此時自己若硬著頸項隨從肉體,那就是在欺騙神,是讓神厭憎的,那就是中了撒但的詭計而自我坑害。認識到這些後,我們就有力量背叛肉體,願意實行真理滿足神,不搞欺騙、不玩詭詐,能有勇氣把自己的隱私敞開亮相,做誠實人讓撒但蒙羞。又如,當我們在盡本分中想體貼肉體、偷懶耍滑時,如果我們能接受神的鑒察活在神面前,就能認識到應付糊弄、藏奸耍滑是欺騙神的行為,欺騙神就是抵擋神、背叛神,是觸犯神性情的事,不知不覺我們對神就有了懼怕的心,不敢再隨從己意做欺騙神、得罪神的事。再如,當我們與異性接觸,裡面產生邪惡的意念想入非非時,此時我們若能接受神的鑒察,相信自己心裡所想的都在神的鑒察之中,縱使自己不露聲色,但也逃不過神眼目的鑒察,神是聖潔的,神最厭憎、恨惡人的污穢邪惡,凡是邪惡、淫亂之人都是神懲罰、咒詛的對象,這時我們就對神產生一種敬畏的心,不敢再隨從邪惡的意念想下去,更不敢做出越軌的事而觸犯神的性情。我認識一個弟兄,他這個人特別爭強好勝,與誰配搭盡本分都想佔上風,只願讓人聽自己的,卻不願順服別人。後來教會安排他與一弟兄配搭作工,一段時間後,他發現配搭的經歷、領受能力都比自己強,因此就嫉妒、不服。尤其是在聚會交通時,看到配搭對自己所交通的內容總是給予補充、完善時,他更是心生不服,對配搭滿了成見與抵觸,再作工時也不用心配合了,而是抱著「既然我說得都不合適,那就讓你一個人說吧」的態度跟人賭氣。而每當這樣行後,他就感到心裡黑暗痛苦、倍受譴責,也知道這是對神不忠心,是在拿教會工作撒氣,但又總是扭轉不過來。於是,他便把自己的情形向神敞開、訴說,後來想到神話說: 「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這種人性情太壞,沒有一點人性,純屬撒但!是畜類!」藉著神話的審判刑罰,他才看到自己沒有人性、沒有良心理智,裡面不禁有了懊悔之心,不願再為自己的臉面虛榮活著讓神厭憎。之後,在配搭作工中他便有意識地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鑒察自己的所作所為,如果自己再為臉面虛榮而與人鬧紛爭、拿教會工作撒氣,就求神懲罰、咒詛自己。就這樣,他越接受神的鑒察,對自己的敗壞越有認識,看到自己的確沒有良心理智、沒有人格尊嚴:為了臉面虛榮,明知自己所談的認識膚淺,是道理,不造就人,卻還要為自己辯護,甚至強詞奪理;為了臉面虛榮,明知配搭所交通的內容對人幫助更大,卻還要找各種理由來貶低、否定;為了臉面虛榮,常常因比不過別人而消極怠工,耍蠻給人臉看,使人受轄制影響了工作;為了臉面虛榮,自己心中所裝的盡是個人的得失,卻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不考慮教會利益。藉著接受神的鑒察,他才看見了自己卑劣的人性,看到了自己自私卑鄙、詭詐陰險的撒但醜相,看到了自己的本性真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同時也認識到能盡好自己的本分、能維護教會利益,這才是自己該有的行事原則。之後,他在配搭盡本分中為自己的成分少了,維護教會利益的時候多了。由此可以看到:我們越接受神的鑒察,越能活在神面前,就不至於放蕩不受約束,不至於中撒但詭計被撒但利用而抵擋神;我們越接受神的鑒察,越能發現自己不對的存心意念,並能及時得到扭轉,不對的情形也能及時得到解決;我們越接受神的鑒察,就越能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敗壞本性,越有力量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滿足神;我們越接受神的鑒察,生命性情也越能得到變化,就越能蒙神的看顧保守,不致再陷在撒但的網羅裡繼續墮落下去;我們越接受神的鑒察,就越能達到認識神,越能真實地順服在神面前,越好被神成全。可見,接受神的鑒察對我們信神蒙拯救、得潔淨來說確實太關鍵,是我們進入真理達到性情變化必不可少的一方面實行。

神話說: 「今天凡是不能接受神鑒察的,不能獲得神的稱許,對道成肉身的神沒有認識的人都不能被成全。你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不是能拿到神的面前,你如果不能把自己所做的拿到神的面前,說明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能被成全嗎?」「那些當面做一套、在背後另搞一套的詭詐人,都是不願被成全的人,都是沉淪之子、滅亡之子,是屬於撒但的,不是屬於神的,神揀選的不是這樣的人!」 神話清楚地告訴我們,凡是所作所為不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鑒察的,這樣的人都不能被神成全。因為凡是所作所行不能接受神鑒察的人,都不是真心信神的人,都是不喜愛真理、不愛神的人,這樣的人心裡根本沒有神的地位,對神更沒有敬畏之心,都是詭詐人,所以,這樣的人即使信神也是假冒,即使在教會作工、盡本分也肯定是放蕩不受約束,所作所行定規都是打岔、攪擾,不能獲得神的稱許。凡是所作所行不能接受神鑒察的人都是屬撒但的人,這樣的人根本沒有為神花費自己、實行真理滿足神的願望,而是盡為自己利益圖謀,甚至為達到自己的目的,什麼卑鄙無恥、抵擋神的事都能幹得出來,正是神所恨惡的對象;凡是所作所行不能接受神的鑒察,總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欺上瞞下、藏奸耍滑的人,這樣的人信神都不可能成功,最終都得以失敗告終,以沉淪、滅亡告終。比如:有的人盡本分從來不接受神的鑒察,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神都不知道,因此在盡本分中有人監督著就好好幹,若沒有人監督、看管就敷衍了事、蒙混過關,應付糊弄搞欺騙,結果因屢教不改給教會工作帶來嚴重虧損而被開除;有的人在匯報工作時報喜不報憂,反映教會問題盡揀好的說,有意隱瞞事實真相,結果導致一些偏差、漏洞沒有及時得到扭轉、解決,給教會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都帶來了極大的虧損,最終被神淘汰,失去了事奉神的機會;有的人盡本分不作實際工作,在背後盡貪享地位之福,有點小病就讓人服侍,吃好的、穿好的、享受好的,影響極壞,最終被教會開除了;有的人為了名譽、地位,為了讓人高看,在傳福音時不按原則,把殘疾的、二桿子、半吊子、被邪靈附的都傳到教會裡來,並且虛報人數欺騙神家,給教會工作帶來嚴重打岔、攪擾,被教會開除、淘汰;有的人在盡本分期間做假帳,貪佔教會錢財,還自以為很高明,結果被神顯明出來開除教會之外,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等等。這些人的失敗都是因不能接受神的鑒察在背後為非作歹導致的。另外,從我們自己的經歷中也感受到,因著我們不能接受神的鑒察,以致總是放蕩不受約束,處處隨從自己的敗壞性情作惡抵擋神,給自己的生命進入、給教會工作都帶來了不同程度的虧損。就如:有時我們聚會交通時,不能接受神的鑒察,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而是隨從肉體嘻嘻哈哈,不知不覺就說了許多肉體的事,因此被神厭憎,以致聚會時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一次會聚下來什麼收穫也沒有;有時我們作工取得點果效就放鬆自己了,再作工時也不尋求神,更不接受神的鑒察,而是隨從己意、任意妄為,因著我們的放蕩,神向我們掩面,不知不覺我們便失去聖靈作工落在了黑暗中,以致作工沒有果效,自己的生命進入也停滯不前;有時我們為了既能完成工作又能不受苦,便在作工中採取簡單容易的作法,卻不接受神的鑒察,以致我們越來越放蕩、墮落,應付糊弄搞欺騙的行為也越來越嚴重,因此被神恨惡,常常失去聖靈作工落在刑罰中,嘗盡了失去神引領的苦楚。我就曾在這方面吃過苦頭。一次下教會,發現一處教會中有一姊妹與我年齡相仿,我們倆說話也投機,不知不覺我便對其產生了好感,每次下教會一走到她所在的教會就不想走了,甚至有時路過那邊還想著要是能見到她就好了。雖然我也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對,也知道神在暗中察看著我的一舉一動,但是我卻不願接受神的鑒察,甚至竭力躲避神的鑒察,以致我的心完全失去了約束,越來越放蕩,達到沒法自控的地步,好幾次都身不由己找各種藉口把姊妹約出來見面。因著我的放蕩不受約束,神的刑罰審判臨到了我,我裡面越來越黑暗、下沉,看神話沒心思,也沒有亮光,禱告神也不知說什麼好,心裡總受譴責、總有控告,而且作工還盡碰壁,找二線人員聚會找不著,找人做小區配搭沒人幹,福音工作果效也一個勁地下滑,所帶領的弟兄姊妹也是消極軟弱,最後根本沒法再幹工作,被撤換了下來。因著我拒絕接受神的鑒察,導致被撒但利用、踐踏,不僅給自己的生命帶來了虧損,也給教會工作帶來了無法彌補的損失。從中可見:人不能接受神的鑒察就只能活在敗壞本性裡,絲毫沒有擺脫罪惡的能力,只能隨從肉體做抵擋神、背叛神的事;人不能接受神鑒察就不會受約束,只能常常觸犯神的性情得罪神;人不能接受神的鑒察就不會有敬畏神的心,只能隨心所欲、任意妄為,抵擋神、欺騙神,招來神的恨惡與咒詛,最終難逃被淘汰、受懲罰的命運。

那麼,我們該怎樣追求才能在凡事上接受神的鑒察呢?

首先,我們得追求對神的全能全知、神鑒察一切有認識。神說:「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脫我眼呢?」「因我是全能的神,能參透人一切暗中的隱情,知道誰是真心要我的人,知道誰是抵擋我的人,我是鑒察一切。」「我能透過你的血、透過你的肉看見你的存心。人的本性在我並不難測,但人卻自作聰明,認為自己的存心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但豈不知在天地萬物中間還有全能的神存在嗎?」 從神話中我們認識到,神是全能的,神鑒察一切,人的心思意念、一舉一動都在神眼目的鑒察之中。因為人是神造的,在神造人以先就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所以在我們未來到神前時,神早已將我們的心測透。就如當初神與亞伯拉罕對話時,卻能將帳棚裡撒拉的暗笑給點出來,又如主耶穌見到撒瑪利亞婦人,就能把她有五個丈夫的隱情揭露出來,從中看到神是全能全知的神。其實,我們從神話中也可看到,神是全能全知的,神是鑒察一切的。就如:我們信神一直為得福、為歸宿,但我們對自己信神的存心卻不認識,藉著七年試煉和神話的揭示,將我們信神卑鄙的存心揭露出來,我們才心服口服、無地自容;有時我們對神話心存觀念或抵觸,或有時活在邪情私慾之中,或活在詭詐心思裡,雖然我們嘴沒說出來,也沒有任何人知道,但是聖靈卻在我們裡面責備、警告,而且當我們來到神話面前時,看到我們的所思所想以及所流露的敗壞,神早已在他的話中揭露出來並加以審判定罪,使我們在神話前俯伏,蒙羞慚愧。我們也看到有許多人在背後做抵擋神的事,雖然人都不知道,但神卻鑒察得一清二楚,並將其惡行顯明出來,暴露在眾人面前。就如,我認識的一個二線指揮,當神家要求用智慧、方式傳福音時,他外表雖沒說什麼,但心裡卻有觀念與論斷,不僅自己不願迎合,而且也不願和弟兄姊妹交通運用智慧、方式得人。後來神的管教臨到了他——他得了心肌炎,沒幾個月就病得臥床不起,骨瘦如柴,以致他家人連棺材都給其預備了。這時他真的害怕了,不得不向神懺悔,把自己的觀念、論斷都敞開出來,此時弟兄姊妹才知道了他得如此重病的原因,都看見了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諸如此類的事例實在是太多,從中都能讓人看見神的全能全知,看見神是鑒察一切的神。所以說,只要我們在神話與神的作工中仔細考察、注重認識,我們就能從中對神的全能全知、神鑒察人心肺腑有認識,就能看見人這樣編造謊言、那樣遮蓋掩護,都是自欺欺人,頂多能瞞過人的眼目,卻絲毫逃避不了神眼的鑒察。當我們對神的全能、神鑒察一切有了認識,我們就能在凡事上接受神的鑒察,時常來到神面前察看自己的存心、意念以及所作所行,不敢再做抵擋神、欺騙神的事。

其次,我們還要追求認識神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生發敬畏神的心,這樣才能接受神的鑒察。神話說:「人若真敬畏神,就會拿出真心來接觸神,意念心思總被神話佔有,許多外表人能做到的事就不容易出差,明顯抵擋神的事就不會幹出來,這才是作為一個信徒的標準。」「真正承認神的人、對神有認識的人都害怕神,凡抵擋神的事、良心過不去的事他都不敢做,尤其是認識到是不合神心意的事更不敢做……」 從神話中看到:我們對神的性情有認識,就能生發敬畏神的心,就能遠離惡,不敢做得罪神的事,所作所行就能拿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鑒察;我們對神的性情有認識,知道神的性情是不容人觸犯的,我們就能在凡事上小心謹慎,時時察看自己的存心,不敢越過界限,心思意念總被神話佔有,所作所行才能合神心意。就如律法時代的以色列人,他們看見了神的烈怒與焚燒,認識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誰觸犯都得遭懲罰,所以他們對神都有敬畏之心,能小心謹慎地事奉神,凡事接受神的鑒察,不敢做違背耶和華的律法、欺騙神的事,即使因得罪神而臨到神的懲罰時,也是認罪、順服,不敢有絲毫反抗、不服。相反,若人對神的性情沒有認識,對神沒有敬畏之心,那人就不會接受神的鑒察,只能做欺騙神、抵擋神的事。比如:恩典時代的亞拿尼亞夫婦,因他們對神的性情不認識,沒有敬畏與懼怕神的心,所以他們敢毫無顧忌地撒謊欺哄神,結果一前一後遭神擊殺;還有出賣主的猶大,他因不認識主耶穌就是神靈所道成的肉身,是神自己,所以對耶穌沒有一點敬畏的心,以致常常在背後偷吃神的祭物,最終出賣主耶穌導致肚腹崩裂而亡。同樣,我們對神的性情沒有認識,也不會對神產生敬畏之心,自然不會接受神的鑒察。就如:有的人澆灌新人因著體貼肉體、貪享安逸不作實際工作,以致新人異象不透亮被攪回原宗派時,為了不擔責任便找出各種理由、藉口為自己辯護,耍詭詐推卸責任,不接受神的鑒察;有的人作教會工作因著狂妄自大、憑己意作工,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時,就用各種辦法來掩蓋,不讓人發現,隱瞞事實真相,逃避神的鑒察;有的人對神的性情不認識,在神面前禱告時說一套,背後又另搞一套,心口不一,常常偽裝自己,明目張膽地欺騙神,還滿不在乎;等等。從中看到我們不認識神的性情就沒有懼怕神的心,在凡事上只能隨心所欲做抵擋神的事。我們只有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認識,產生了敬畏神的心,這樣我們在神面前才能規規矩矩、老老實實,不敢再放蕩,而能時刻警戒自己的言行、保守自己的腳步,凡事接受神的鑒察。

另外,我們要達到在凡事上接受神的鑒察,還必須得在凡事上有禱告。上面的交通講道上說:「要接受神的鑒察,得先禱告,把自己交託給神,在神面前立志:『這個事求神你鑒察我,讓我能憑你的話活著,能實行真理,能達到滿足你。』」也就是說,凡事禱告神向神表態,在神面前立心志,這是接受神鑒察的一條實行法。我們若能常常這樣實行,那我們在真理上就會不斷有進入,生命也會不斷地長大。現在凡有經歷的人都體會到:我們接受神鑒察都是在禱告中進行的,人心裡有禱告,在凡事上有禱告,就能接受神的鑒察,摸著實行的路,達到最大限度地實行真理滿足神;如果我們做什麼事不向神禱告,也不尋求神的鑒察,那我們做事時就沒有原則,只能隨從己意,憑撒但哲學行事,根本不能實行真理滿足神。就如:以前我們在神面前禱告時,總是說好聽話、立心志的話,還說了許多假話、大話、空話。後來看了做誠實人的交通後,發現這樣禱告不合神心意,是詭詐人所為,是在欺騙神,但自己這樣禱告又似乎是習以為常,一時還變不過來。於是,每次禱告時我們就有意識地操練接受神的鑒察,就想著:神現在就在聽著我禱告,不能再說假話欺騙神。就這樣,越接受神的鑒察,越不敢欺哄神,而且對自己禱告中所存在的敗壞、缺少、偏差也越來越有分辨,在所臨到的一些事上也知道怎樣禱告是順服神,怎樣禱告是悖逆神,有時無意中說了一句假話或所祈求的違背了神的心意,心裡立時就有分辨。通過一段時間的操練,慢慢地也能把自己的真實情形,把自己的實際難處、缺少向神敞開了,所說的話也比以前實在些了,也能有些理智、順服了。可見,在凡事上有禱告,也是人接受神鑒察該有的一方面實行。

當我們在凡事上都能接受神的鑒察時,我們就能蒙神的看顧保守,獲得神的祝福,就能更多地享受到聖靈作工,明白更多的真理,從而達到認識自己、認識神,在逐步的經歷中真正進入神話的實際,得著更多的真理,得著生命性情的變化,達到被神成全。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