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 道 供 應 文 選

49 要注重認識、解決隨意論斷的問題

河南省駐馬店市 小心

上面的交通說:「敗壞人類都長了一張隨意論斷的口,常常搬弄是非、說長道短,除了不敢評論解剖大紅龍之外,什麼都敢評論。……整個人類都在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對於敗壞人類中的每一員來說,隨意論斷也是自然的事……」看了這段交通,許多人都對不上號。有的人認為自己有觀念時只是發幾句牢騷,怎麼是隨意論斷神呢;有的人雖承認這話是事實,但只限於從那些特別謬妄的人身上發現一些表現,對自己隨意論斷的具體情形表現卻認識不到;有的人認為自己只是偶爾論斷一次,並沒有常常論斷神,認為上面說人都「長了一張隨意論斷的口」有些言過其實。還有些人知道自己曾多次論斷神,但並不覺得害怕,還遷就自己說:神也知道人敗壞太深,只要我及時認罪,神會饒恕的。為此我們便不注重吃喝神揭示人隨意論斷方面的話,即使吃喝也不注重省察自己,更不去認識論斷神的實質及其嚴重後果,導致這方面敗壞問題至今在我們身上還是嚴重地存在。

要解決這一問題,我們先來看一段人的交通:「敗壞人類裡面滿了撒但的毒素,絲毫沒有真理,又特別狂妄自大,肯定都是隨意論斷的人,這完全是出於人的撒但本性,即使有時沒有流露出來,也是存在心裡。……人敗壞太深都沒有敬畏神之心,看見神的作工處處不合人的觀念想像,怎能不論斷呢?即使不涉及到人的利益,心裡也會論斷,這是絕對的。人有謬妄錯誤的看事觀點,自然會產生觀念與論斷,這誰也否認不了。」從中可見,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裡面滿了撒但的各種毒素與謬妄錯誤的看事觀點,又沒有絲毫真理,不可能不論斷神,再加上我們不了解神的性情,沒有敬畏神的心,不管臨到什麼事都愛發表自己的觀點、看法,論斷神的話自然也會隨口而出,有時即使沒說出來心裡也會論斷,很難順服神與神的作工。不妨我們就分類列舉出一些多數人常有的論斷的話,以便我們解剖、認識。

在論斷神說話方面:有的人看神長時間不說話了,就定規說「國度時代的話神說完了,就這一本《話在肉身顯現》了,若再有別的神話,那就是假的」;有的人找出外表看似矛盾的幾處神話,散佈說神的話沒有準確性;有的人看到神揭示人本性實質的嚴厲的話,就論斷神說這話是在罵人,一點也不給人留情面;有的人看到諸如「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等神揭示人敗壞實質的話,便說神話有些言過其實;還有的人甚至說神的話太淺,跟人的話也沒啥區別;等等。

在論斷神作工方面:有的人看到工作安排上一次次提到讓我們做好內亂之前的準備工作,之後也沒有看見外界亂作一團,就說「現在看中國挺安穩,哪有內亂的趨向呀!神是藉此來激人勁的吧」;有的人看神的日子遲遲不到,便說「上面安排中一會兒說2003年年底福音工作基本結束,一會兒又說2006年是大有希望的一年,現在又說2007年、2008年是決定人能否蒙拯救的關鍵年,也不知還得經歷多少年,真叫人沒法相信」;有的人看神家還讓作「打假」工作,就論斷說「神讓傳福音是為了拯救人,好不容易把人傳過來了,神又允許假基督把一些人迷惑走,我們還得再去挽救,挽救不回來挨對付不說,自己還有被迷惑或出環境的危險,神這不是故意折騰人,把我們往火坑裡推嘛」;有的人看到一些平時熱心盡本分的人突然得急病或出車禍死去,便在人前大肆論斷「那麼多消極軟弱的人神不管,積極盡本分的反遭禍患,我看神也不公義呀」,也有的說「本來福音就不好傳,神這樣作不是打岔自己的工作嗎?」。還有,當神家要求按三條原則選拔各級帶領時,一些人就論斷說:「神的要求太高了,上面的要求不合實情。」當神家懲罰那些偷竊神的祭物情節嚴重之人時,又有許多人論斷說:「這是人的作法,神不可能這樣作。」當教會安排外地盡本分人員回當地時,有的人生發怨言:「當初讓離開家盡本分,弄得家沒家,錢沒錢,親戚朋友都不來往了,現在又讓回原地,這不是捉弄人嗎?早知這樣我就不出來了!」當看到神家開除最攪擾神家工作的兩種人或有被抓的弟兄姊妹獲釋後又被神家隔離時,有的人就隨口論斷說:「神家對人太無情,也沒有愛。」當看到一些帶領、工人因長期失去聖靈作工或嚴重觸犯神性情被撤掉職務時,有的人便隨意論斷神家是卸磨殺驢。

在論斷神肉身方面:有的人在與人交通時隨意論斷神肉身的長相、個頭、年齡等;有的人聽過別人傳講神肉身吃穿住行等方面的事,為賣弄自己又在人前學說出來;有的人為了激發人的勁,竟信口開河地說「神現在都得什麼病了,你們還不好好追求」一類的話;有的人看基督還遭受大紅龍的逼迫追捕,就論斷「神怎麼不能保護自己,還受大紅龍的欺壓?我看神也不全能呀」;有的人看神話中說到基督體嘗人間痛苦,便論斷「神受啥苦了?神是全能的,一句話啥都成了,而且神讓人人都順服他,不順服的還要受懲罰,他怎麼會受苦呢」;有的人聽了基督的講道錄音後就隨口論斷說「基督說話總是重複,太啰嗦了」。

在論斷聖靈使用的人方面,有的人對聖靈使用之人的作工隨意論斷、橫加指責:聖靈使用的人也是個敗壞的人,怎麼說他的作工完全是聖靈掌管呢?有的人看到上面交通中有些對付人的話口氣重時,便說:上面說話就像是在教訓人,這不是站錯地位了嗎?有的人看到神家安排聚會可以結合神話聽上面的講道錄音時,就開始論斷:聚會應以吃喝神話為主,上面這樣安排不是把人都帶到他面前了嗎?

在臨到家庭事故或其他方面的事時,我們的隨意論斷也不少。當自己患病或家人出意外時,我們不由得埋怨:「我沒少盡本分,神為什麼不祝福我及我的家人,還要這樣待我?我看不出神的公義在哪兒!」當臨到莊稼減產、家人做生意賠本、餵養的牲畜死了等天災人禍時,我們便發怨言:「我的身量小,生活也不富裕,神為什麼還要剝奪我的財物?這不是有意難為我嗎?以後生活上沒有經濟來源,我看我是很難走下去了……」當看到神的日子總也不到,有的人就論斷說:「神的作工盡是捉弄人,早知道神的日子不是馬上結束,這幾年我就不撇家捨業盡本分,而是去打工掙錢,也不至於現在沒錢給兒子蓋房娶親,還得遭受親戚朋友的譏笑。」當盡本分遇到挫折失敗或臨到點不如意的事時,就發洩起來:「神怎麼給我安排這樣的本分、這樣的環境,老讓我在肉體上受苦,神不會讓周圍的環境好一些嗎?神為啥總祝福別人不祝福我?為什麼老讓我碰壁?這不是有意跟我過不去嗎?」當有的人被安排到條件差或環境惡劣的地方盡本分時,就發牢騷:「那麼多人,怎麼不讓別人去,偏偏讓我去,我看教會裡也是專門欺負老實人,看我好說話,哪兒苦讓我上哪兒。」

以上這些都是隨意論斷的表現,類似這樣的論斷還有很多。可以說,所有評論、定規神說話作工的言論,所有對神的作工、神的擺佈安排不服不滿的怨話、狠話,都是隨意論斷神的情形表現。

我們之所以能隨意論斷神與神的作工,一方面說明我們沒有絲毫真理,看事觀點完全是謬妄錯誤的。無論對待什麼事,我們都是用自己的撒但邏輯、哲學觀點來衡量,就是對神的說話作工也不例外,只要神作的與我們的觀點、看法不同,我們就會隨意論斷、隨意評價。即使我們在某些背景下嘴上不說出來,心裡也會產生一些論斷。我們在哪方面能論斷神,證明我們哪方面的看事觀點肯定錯誤、謬妄,也說明我們對哪方面的真理不明白。如:當臨到莊稼減產、家人做生意賠本、財物受損時,我們就大發怨言,埋怨神作的不近人意,論斷神對自己沒有愛。因為在我們的撒但觀點裡認為我們信神就不應該臨到這些事,神就應該保守、祝福,讓我們莊稼豐收、做生意能賺大錢,否則神就不是神,就沒有愛。豈不知就是我們不信神也會遭遇這些事,我們卻將責任全部推到神的頭上,這分明是蠻不講理、無理取鬧。我們信神本該追求真理、追求生命,不應追求恩典與物質的祝福,只為自己得福得利。況且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掌握,賞賜的是神,收取的也是神,我們是神手所造,信神、順服神本是天經地義,就是神不給我們恩典、祝福,就讓我們受禍,我們也該信神敬拜神。從中可見,我們不明白真理,看事觀點乃至信神的觀點都是荒唐、錯謬的,我們就會身不由己地生發許多怨言與論斷。

另一方面,我們能隨意論斷神與神的作工,也顯明我們本性狂妄自大,沒有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我們本是大紅龍的子孫,渾身上下滿了大紅龍的毒素,在神的眼中螞蟻不如,啥也不懂,卻狂妄自大,誰也不服。只要看到神作工不合我們的觀念,就敢在神面前指手畫腳、評頭論足、妄下斷言,攻擊從神來的一切,胡說神的不是,完全是一副魔鬼撒但相。就如有人論斷說:神在國度時代的話說完了,就這一本《話在肉身顯現》了,若再有話,就是假的。整個宗教界把神定規在一本《聖經》裡,說:出了《聖經》就不是神,出了《聖經》就不信。今天我們不也和他們一樣犯了定規神的錯誤嗎?神的作工常新不舊,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神的所有所是永遠取之不盡、用之不完,我們竟敢妄下定論,把神定規在書本字句裡,定規在有限的一點說話裡,我們這樣的「定規」「論斷」,不正說明我們是狂妄自大、無法無天的天使長嗎?可見,我們的本性已狂妄到了什麼地步!難怪上面揭示敗壞人類都長了一張隨意論斷的口,都是隨意論斷的人,我們就是這號人,狂妄自大得失去理智,常常論斷神、抵擋神。

再者,我們能隨意論斷神,且絲毫沒有恐懼戰兢之心,說明我們不了解神的性情,對論斷神的實質與危險後果不認識。《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的第五條說:「不可論斷神,不可隨意議論神的事,當作人該作的,說人該說的,不要超越範圍,不要越過界限,警戒自己的口舌,保守自己的腳步,以免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神話說:「你們這麼抵擋神,跟神對著幹,公開抵擋神,公開褻瀆神,公開毀謗神,公開論斷神、污衊神,這樣的人以後都是受重刑的對象。……一個人還有尊嚴何況神呢!……神能容讓一個人隨便抵擋他、隨便論斷他、隨便褻瀆他而置之不理嗎?那就沒有尊嚴了!……你能論斷神一次,你能毀謗神一次,這是永遠的污點,這個不可能擦掉。」 從神話中看到論斷神是觸犯神行政的事,是嚴重觸犯神的性情,是了不得的事、要命的事,我們論斷神一次就永遠是個污點,因這不是一般的敗壞性情流露,而是在論斷造物真神,是嚴重地觸怒了神,這個污點不是用我們的好行為就可以消除、磨滅的。我們在神面前信口開河、大肆論斷神話與神的作工,論斷神的肉身,把基督當作普通人隨便對待,實質是在定罪神、褻瀆神、否認神。作為受造之物的我們站錯了地位,竟指責神不該這樣做、不該那樣做,好像神若按著他自己的意思作工就不是神,只有按著我們的意思作工才是神。在有些事上我們覺得神還不如我們想得周到,安排得合適,神還沒有我們能看透事,就散佈觀念,從而讓我們的觀點在眾人中得到公認,讓人都對神有觀念,都起來抵擋神,讓神不這樣作,迫使神按著我們的意思作,我們的所作所為就是與神分庭對抗,是在打岔攪擾神的作工。我們站在不義之人的位置上來看待基督的作工,將自己放在惡人的角度上來評價基督的工作與其身分實質,把神家與世界相提並論,看到神作的不合我們的意思、不近人意就認為神不公義,就否認神的信實,公開指責神與神對抗,如同世人咒罵上天、小孩謾罵父母一樣,顛倒黑白、無法無天,肆無忌憚地大洩私憤,對神沒有絲毫敬畏與順服。由此可見,我們能明目張膽地論斷神,其實質就是攻擊神、反駁神,與神對著幹,我們完全充當了撒但的工具,扮演了敵基督的角色。從中足見論斷神的性質之嚴重、可怕。

我們認為論斷神只是發幾句牢騷而已,算不得什麼,但神卻不這樣認為,神說: 「人信神都不怕神,到自己脾氣上來的時候,火氣上來的時候,想說啥就說啥,那你要對你所說的話付出一些代價,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神是讓你隨意玩弄的嗎?隨意論斷的嗎?隨意亂說的嗎?這是了不得的事,哪一句話說錯你就完了,要命的事!」 從神話中我們看到了神的威嚴、烈怒與不可觸犯!神的性情不同於一個人的性格,他的性情是公義、聖潔、尊貴的,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的。神不容讓任何人在他面前大膽放肆,隨意論斷、褻瀆他。神也不可能像人想像的,不管人有任何過犯,只要認罪悔改神就不記念了。一個人尚且有尊嚴,更何況至高無上的全能者不更有尊嚴嗎?怎能容人隨意論斷、褻瀆呢?就是說隨意論斷神是直接抵擋神、觸犯神性情的,我們若明知故犯,神決不會放過我們,他要讓我們為此付出代價,輕者遭到神的管教、刑罰,重者會被神永遠厭棄,再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多少論斷神的人遭到神的懲罰成了今天之人的前車之鑑,如:有些人隨意論斷神肉身的長相、吃穿住行等方面的事,導致神的管教不知不覺臨到,有的失去聖靈作工,有的嘴巴爛、腫得說不成話,有的甚至癱瘓在床;有的人對聖靈使用之人的作工隨意論斷、惡意攻擊,說工作安排有人意的摻雜,是人搞的,因此不順不服,甚至到處散佈觀念,蠱惑人心,攪擾、拉攏別人,讓別人也站在他一邊與神對著幹,嚴重地拆毀了教會工作,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被教會開除;有的人從帶領的位上被撤換下來不服氣,心裡論斷神不公義,認為神是卸磨殺驢,什麼本分也不願盡了,最後失去聖靈作工,甚至達到背叛神離開教會;等等。還有那些各宗各派的不少論斷神末世作工的人,他們都沒有得到好下場,都遭到了神各式各樣的管教、懲罰、咒詛,這都是我們親眼目睹的事實。可見,隨意論斷神是了不得的事,我們若不以此為警戒,不注重在吃喝神話時尋求進入這方面真理,還認為這個問題無關緊要,還認為上面說我們長了一張隨意論斷的口是言過其實,那我們就太瞎眼無知了,最終必會因常常論斷神遭神懲罰。神告誡我們: 「……我勸你還是多多認罪悔改,否則你永遠都得不到赦免的機會,因為你得罪的不是一個人,而是神自己。你認為你論斷的是一個人,但神的靈並不那樣認為,你不尊重他的肉身就等於不尊重他,這樣,你所做的不就是觸犯了神的性情了嗎?……所以他要用相應的懲罰來教訓你。」不管我們在教會作過多少工,跑過多少路,資格有多老,地位有多高,只要我們論斷褻瀆神,神的公義性情就必會臨到我們,按我們所作的惡給予不同程度的懲罰報應。我們論斷神的次數越多,即在神面前的嚴重過犯越多,當我們的過犯多到神無法饒恕的時候,那我們蒙神拯救的機會就被我們自己徹底地糟踏完了。因此我們絕不能把論斷神看作是發幾句牢騷來對待,應看清它的性質有多嚴重、後果有多可怕,更應清楚若我們不知悔改,不能在有限的機會裡解決隨意論斷的問題,以後就是受懲罰的對象。

所以,我們應該找到實行進入的路途,儘快解決隨意論斷這一敗壞問題。

人的交通上說:「對於隨意論斷的問題只能靠信神追求真理解決。在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中,接受真理愈多,隨意論斷才會愈來愈少,明白真理愈多,順服神才會愈多,直到人完全明白真理了,就沒有隨意論斷了。」從交通中我們認識到,要想解決隨意論斷的問題,只能靠我們追求真理、接受真理來解決,我們明白的真理越多,論斷就會越少,我們明白得著了哪方面真理,扭轉了哪方面錯謬的觀點,在哪方面就不會再隨意論斷神。例如:若我們對聖靈使用之人的作工是聖靈作工的一部分有認識,明白了聖靈使用之人的作工完全是聖靈支配、聖靈掌管,神使用這個人的目的是為了藉此媒介帶領人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好地進入神話實際,達到儘快進入信神的正軌蒙神拯救,那麼,面對工作安排「聚會可以結合神話聽上面的講道錄音」時,我們就不會論斷上面這樣安排是把人都帶到了他面前,而且還會認識到這樣的安排是神工作的需要,也是人生命的需要,因人沒有領受神話的能力,對神話的內涵之意不明白,藉著聚會聽上面的講道錄音,能幫助我們認識神話、明白真理,儘快進入神話,達到的果效恰恰是把我們帶到了神面前,帶上了蒙拯救之路。可見,我們只要真正明白了真理,認識了聖靈的作工,明白了神末世興起聖靈使用之人的目的與意義,就不會對聖靈使用之人的交通與安排大膽論斷、橫加指責,就會甘願放下觀念而順服神家的安排了。所以,我們應該在吃喝神話上下大功夫,裝備更多的真理,更多地把神話帶入到現實生活中去實行、經歷。隨著我們明白真理的增多,論斷自然就會減少,當我們完全明白真理了,我們的隨意論斷就徹底解決了。

其次,我們還必須認識基督的實質,認識神的性情。神說:「人光看到基督外表的普通正常,對他的實質沒有認識,這樣,人就容易把基督當作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對他能採取輕慢態度,能欺騙,能抵擋、悖逆、論斷,能自以為是,對他的話不當一回事,能隨意對待他的肉身,能起觀念、褻瀆。要解決這些問題就要認識基督的實質、基督的神性,這是認識神的主要方面,是所有信實際神的人必須進入達到的。」要認識基督的實質,認識神的性情,我們首先得多吃喝神的話,從神發表的每句話裡,從神話的字裡行間,包括神頒布的行政、誡命中認識神的性情,同時還可從自己與周圍人隨意論斷神時聖靈對待人的態度(責備、管教、責打、懲罰)上來認識神的性情。我們只有認識了神的性情,對神才能產生敬畏與懼怕,做到不觸犯神的行政,不觸犯神的性情。當初的以色列民能敬畏耶和華,不敢悖逆,就是因為他們看見了耶和華的火焰與刑罰人的手,所以神說:「在以色列中作工之時,沒有一個人敢隨意論斷耶和華的……」 另外,我們還得注重從神話及自己的經歷中認識基督的實質,我們對神的實質認識得越深越全面,對神的敬畏之心就越強,凡事就能主動尋求神的心意,順服神的成分會越來越多,隨意論斷也就愈來愈少。比如:我們若對神「既說必算,既算必成」 的信實實質有認識,就不會否認神話的準確性,認識到雖然眼前沒有看到一些神話的應驗,但神信實的實質永遠都不會改變,神所說的話、要作的工必定會一一成就,只不過有些神話的應驗並不是人用肉眼就能看到的,有些神話的應驗是有神的時候,都有神智慧的安排,明白了這些就不會在這方面隨意論斷了;我們若對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有認識,再看到假基督來迷惑人時,就會認識到這是神藉著撒但的攪擾來實際地操練成全我們,我們不但不會論斷神,還會對神智慧的作工發出真實的讚美,看到神的大能、主宰,對神充滿信心;若我們對神公義、威嚴、不可觸犯的性情有認識,當得知神家要懲罰那些偷竊神的祭物情節嚴重之人,就不會認為這是人的作法了,反而會認識到這正合神的心意,就會認為神家根據法律誡命規定怎麼處理都行,都不為過,從而站在神的一邊痛恨、咒詛這些惡人。所以說,若我們對基督的神性實質及神的性情有認識,就能對基督存有敬畏之心,而不敢隨意論斷神了。

再者,我們還應在認識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上下功夫。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撒但的狂妄自大的性情就成了我們的本性,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自然就會用自己的觀念、想像來衡量定規神的說話作工,更能按著自己的意思肆無忌憚地評價神作工的對錯,根本不能真實地順服神的說話作工。若我們認識到自己的本性實質就是撒但,知道自己是蛆蟲、糞土,從自己頭腦裡生出來的東西都是反面事物,都是與真理敵對的,明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神面前該具備什麼理智,站什麼地位,該怎麼做、怎麼說才是安分守己,怎樣對待神的作工說話才有敬畏與順服,這樣我們就能具備些理智,能謹慎自己的口舌,不再隨意論斷神。

此外,我們還可以制定一條定理來約束自己,防範自己觸犯行政。神告訴我們:「每臨到一件什麼事就想:千萬別有觀念,千萬別論斷哪,神所作的一切都有意義,即使咱們現在看不透,到有一天非讓咱們蒙羞。就守這樣一個定理……如果是有認識的人能悟出很多東西來,每臨到一件事用這個定理對待能套出很多東西。如果是沒有悟性呢?只能守規條,也能蒙保守不觸犯行政,不釀成大禍。」其實,神對我們要求不高,只要我們老實點、規矩點,在不明白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的情況下,能先順服下來,肯定神所作的一切都有意義,不輕易論斷下結論,我們若守住這個定理就能蒙保守,不至於觸犯行政得罪神。在此基礎上再尋求考察明白真理,就能悟出很多東西,達到對神、對真理有些實際的認識,就能順服神的說話與作工,也就不會像以往那樣隨意論斷了。

當然,要解決隨意論斷的問題也不是容易的事,必須靠我們堅持不懈地努力,在有關這方面的真理上下大功夫,多多省察與自己對號,還需要求神多多顯明,讓我們能更深更細地認識自己這方面的敗壞,有針對性地一條條地解決。特別是今天神家安排讓我們系統地吃喝這方面真理,藉此對論斷神的表現、實質、後果以及進入的路途有更清楚的認識,能儘快地變化,這是神對我們的極大寬容,也是給我們悔過的機會。只要我們在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中竭力追求認識神、認識自己,就能真正明白神的心意,做個有人性有理智的人,達到能順服從神來的一切。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