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 道 供 應 文 選

5 解決狂妄本性刻不容緩

陝西省漢中市 姚一鑫

人的交通中說:「人追求性情變化就應注重自己的狂妄本性問題,這是人最容易忽略的關鍵地方。人的狂妄本性不變化,明白多少道理也沒用,這涉及到生命實質的問題,涉及到人能否得救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不光是神厭憎痛恨,人也厭憎棄絕,人的這個敗壞本性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討厭。人若看見誰流露狂妄自是,簡直就像吃了死蒼蠅一樣,讓人噁心肉麻。這個狂妄自大、自是自高的性情正是大紅龍的本性,是大紅龍在人身上深種的東西,這些東西是人的死黨、神的仇敵。」從這段交通中看到,我們要想生命性情有變化,必須解決自己的狂妄本性。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總是忽略這個問題,並不注重認識、解決自己的狂妄本性,因此總不知不覺流露狂妄性情讓神厭憎,這實在是我們進入中的攔阻,也是我們急需解決的問題。

首先,讓我們對照神話與人的交通看看到底哪些表現是狂妄本性的流露。神說: 「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人的交通中也說:「若你很狂妄,那你就不能接受事實的真相,不能接受真理……狂妄的人對神總有觀念,對神總有定規,好像只有他能把神看透,神應該按他的意思作工。狂妄的人因自高自大目中無人,對人沒有和氣,不能平等待人,總不能與人和睦相處。」從這兩段話中看到:我們有狂妄的本性,就容易對神產生觀念,並且很難放下;我們有狂妄的本性,就不會對神有敬畏,甚至會藐視神所作的;我們有狂妄的本性,就會常常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我們有狂妄的本性,就會自以為是,常常顯露自己、顯示自己的高明;我們有狂妄的本性,就會小瞧別人,不能與人和睦相處;我們有狂妄的本性,就不容易接受真理,而是頑固、自是,持守自己的看法和觀點。在生活中,我們受狂妄本性的支配而流露出來的狂妄的情形表現太多了。如:我們看到神說 「我並不是將世界全部毀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眾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 ,就認為神說話沒有準確性,一會兒說要打破家庭,再沒有生老病死,一會兒又說要生養眾多;看到神說「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 ,我們就開始研究:神不是說經營人類只有六千年嗎?怎麼又成了幾萬年了?還有,99年我們在為日子追求花費得正有勁時,聽說還有七年試煉,就開口定罪說「神是騙人的」;我們在落實工作安排時,合自己意的就去實行,不合自己意的就不去落實;我們走教會時,到哪裡都談自己是如何把難處多、不好治理的地方的工作給抓起來的,帶領如何賞識、器重自己;我們與弟兄姊妹接觸時,總愛談自己跟了多少年,跑過多少路,去過多少地方,幹過多大的工作,見過多少大帶領;我們與弟兄姊妹接觸時,總好說別人的短處或缺少以襯托自己的高明,讓人以為自己有真理,比別人強;我們有點機會就愛給人當師傅,指導別人該如何做、如何行,達到讓人欣賞自己,以為自己什麼都懂的目的;我們與人配搭時,不論做什麼都是惟我獨尊,不願聽取別人的意見,即使別人說得對也不接受,還總是想方設法把別人駁倒;我們跟人相處總想讓別人聽自己的,如果看到別人不在乎自己、不聽自己的,心裡就不舒服,有時甚至話裡帶刺挖苦人;我們看到別人做事、說話不合自己意思,就隨意指責、教訓人;我們看到弟兄姊妹對神話不明白或聽不懂交通,就定規他們不通靈、素質差、太謬,不是神拯救的對象,就不想再交通了,還生氣教訓弟兄姊妹;我們在聽別人反映問題時,人家話還沒說完,我們就開始交通了,言外之意就是,你說的我早就聽懂了,再說下去也是浪費時間;我們每到一個新環境幹工作,總想知道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如何,能否比過原來的帶領,當得知自己不如以前的帶領時,就不服氣,處處跟以前的帶領比,結果比不過就消極了;我們傳福音沒果效,面對帶領點自己時,嘴上不說心裡不服:若你幹未必如我。等等這些情形表現都是我們狂妄本性的流露。

雖然這些狂妄性情在我們身上嚴重地存在著,但我們許多人卻並不注重去解決它,還認為狂妄是人的共性,大家都一樣,又不是我一個,再說,人有狂妄的本性流露點狂妄性情也很正常,有時還認為狂一點也不算啥,只要能把工作作好就行,沒必要小題大作專門去解決它。我們能有這樣的心理,說明我們還沒有認識到人憑狂妄本性活著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危險後果。人的交通中說:「狂妄是人的病根,狂妄的性情不能脫去,那你就不能認識自己,不能認識神,不能忠心盡本分。狂妄的性情不解決,即使你現在外表好像很順服神,但卻沒有對神實質的順服,因為骨子裡血液裡還有毒根,就是悖逆神的本性還沒有解決,只是嘴裡說說,心裡願意,這點順服成分恐怕不能持久,說不定哪一天控制不住老病突然發作,裡面充滿觀念埋怨的話,顛倒黑白的情緒話,為自己表白洩私憤的話,還有怨天怨地又怨人的鬼話統統爆發出來,導致肚腹崩裂而滅亡。」「人的撒但本性若狂妄到一個地步就是目中無神,任何人也不在眼中,誰也不服,不能順服一點真理,這就已經觸犯神了,這種人非遭懲罰不可。」從中可以看到,我們的狂妄本性若不解決足以給我們招來禍患,我們再追求其他方面也是枉然,因狂妄本性就如同我們身上的毒瘤,病毒隨時都會擴散,同樣,我們的狂妄本性也會隨時發作,使我們身不由己地藐視神、定罪神、論斷神,抵擋被聖靈使用的人,不順服上面的安排另搞一套,以致觸犯神的性情被神懲罰。在這方面早已有許多狂妄自大的人為我們作了前車之鑑。如:有的人狂妄自大、目中無神,竟敢隨從己意篡改神話,結果觸怒了神的性情被神淘汰了;有的人藐視工作安排,總認為工作安排也有不妥之處,在盡本分中以「我」為中心另搞一套,給工作帶來損失,觸犯行政遭神厭憎;有的人在作工中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作工多年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使人都把他當神敬拜而對神沒有認識,充當了敵基督的角色,惹神發怒被開除出教會;有的人誰也不服,對帶領有成見就在教會中故意刁難,弟兄姊妹與他的認識不同,他就在聚會上大吵大鬧,打岔、攪擾教會生活,因屢教不改被教會開除;還有我們都熟知的保羅,他在作工中狂妄自大,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讓人順服聽從,最終因狂妄性情沒有變化導致至今仍在神的捆綁之中接受神的刑罰;等等。從以上這些實例中我們看到,狂妄本性若不解決,不知不覺就會悖逆抵擋神,就會做出打岔攪擾的事而觸犯神的行政;狂妄本性若不解決,就不會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更不會對神有敬畏與懼怕之心,隨時會作大妖遭神厭棄;狂妄本性若不解決,就會不知不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成為敵基督被神淘汰;狂妄本性若不解決,就不會對神有順服,不會接受真理、實行真理,更談不上性情變化蒙神拯救了。人有狂妄本性就猶如天使長再現,完全是神所痛恨的仇敵,若不及時解決,將永遠沒法與神相合,沒法得著神的救恩。所以說,解決自身的狂妄本性是刻不容緩的事,迫在眉睫。

那到底該怎樣解決我們的狂妄本性呢?

第一方面,必須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與神擺設的各種試煉、熬煉,還得接受對付修理與神更多的顯明。因為我們被撒但敗壞之後,狂妄本性根深蒂固,所說所做、所思所想完全都是受它支配,如果沒有神嚴厲的審判、揭示,不經歷更多的熬煉、顯明,我們的狂妄本性不容易變化。就如人的交通裡說:「人的狂妄、自是、自高、自傲正是抵擋神的,按著人的本性而言,人正是神的敵對勢力。若讓人絕對順服神談何容易,沒有征服的工作就做不到這點,非得用這個方式開頭,然後再用各種試煉、患難之苦逐步成全,人才能脫掉狂妄自大、自是自高的敗壞性情,但幾年之內頂多達到不同程度的變化,不可能完全變化。」從交通中我們看到,解決狂妄本性不是容易的事,必須得經過神的審判刑罰,再加上事實的顯明,經受許多的熬煉之苦,才能逐步達到果效,否則,我們很難認識自己,永遠都是高高在上、自我欣賞的狂妄之徒,不可能達到順服神、敬拜神。只有經過神的審判、熬煉、顯明,我們才能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看到自己悖逆抵擋神的實質,看到自己狂妄自大的醜陋卑鄙、沒有理智,看到自己的脆弱、渺小、一無所有,這時才能降卑自己,在神面前順服下來。從經歷中我們也都能體會到,往往在我們自我感覺良好、絲毫不認識自己時,我們的狂妄性情就顯露得特別明顯:或者高舉自己、顯露自己;或者作工憑己意、憑經驗,不尋求仰望神;或者覺得自己比誰都強,誰也不服、誰也不聽,張牙舞爪狂妄放肆;或者對神的要求、奢侈的慾望越加強烈,覺得自己得什麼、享受什麼都應該了;等等。當我們在神的審判中蒙羞或遭受對付修理或被神顯明以後,才對自己有了一些認識,這時,那股高高在上、耀武揚威的神氣勁就不那麼明顯了,腦袋也耷拉了,覺得自己太敗壞、太悖逆,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配得,只配得審判、咒詛,完全變成了另外一種情形。由此可以看到,狂妄性情的變化不是人在外表的作法上如何克制就能達到的,乃是藉著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藉著經歷各種苦難熬煉、顯明與更多的對付修理,對自己有真實的認識以後而逐步達到的。我們經歷神的審判、熬煉越多,經歷的顯明、對付越多,對自己的認識也就越多,這樣,隨著我們對自己的認識不斷加深,狂妄性情就能逐步達到變化。

第二方面,我們還得追求在神揭示的話上認識自己的實質、身分、身價,並把這些話作為自己的座右銘牢記在心。神說:「要知道你們本是積水污泥中的雜質,並非淤泥中美不勝收的魚蝦之類……」「你們不知道你們的『尊稱』是什麼嗎?……是狼爹、狼娘、狼子、狼孫,你們是狼的後裔,你們是狼的民族……你們是人類中最毒辣的一班非人類……本是一群餓狼,本是一堆雜物、一堆垃圾……」 神話所揭示的正是我們的真實身價與身分實質,當我們什麼時候能認識到自己原有的屬性本是一堆雜物、一堆垃圾了,就不會整天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是誰而趾高氣揚、耀武揚威了。今天我們能在教會盡本分,全數都是神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可誇的,沒有什麼值得欣賞和驕傲的。就如一個流浪街頭的乞丐,低賤、骯髒,無人問津,有一天遇到一個富有的好心人,好心人把他收留在了家中,並派給他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計,從此他吃穿睡住都有了保障,不再過乞討的生活了,但他生活狀況的改變並不標誌著他的原有身分、身價都改變了,比其他還在乞討的乞丐高貴了,能同主人享有一樣的地位了,其實,他的原有身分和身價的低賤的實質並沒有改變。所以,在這方面我們要牢記神的教導: 「……你別忘了你是被我咒詛……但你該知你的身分,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我們若能不忘記自己的實質及原有的身分、身價,就不會因著周圍環境的改變而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了,這時,我們就是想狂也狂不起來了。

第三方面,我們得站對受造之物的地位,做個有理智的尋求、接受真理的人,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敬拜神、絕對順服神。神說: 「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對神的說話、對神的作工、對神所擺設的一切環境、對神所見證的人、對實際的神你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正確的對待法……凡事能夠尋求真理,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神的一切作工。」從中可看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們應做到的就是站在受造之物的原有地位上敬拜神、順服造物的主,神無論作什麼、怎麼作,即使我們再不明白、不理解,也該先順服下來,藉著尋求交通來認識神的奇妙作為,這才是有理智。神的奇妙、智慧人永遠都不能測透,如果我們總想超越自己受造之物的地位,用人的觀念想像來衡量、定罪神,不能順服從神來的一切,最終必會因我們的狂妄自大觸動神的怒氣遭到懲罰。今天我們在教會裡不管盡什麼本分都沒有地位高低之分,無論我們是做帶領,還是與別人互相配搭作什麼工作,我們的地位都是一樣的,都是受造之物的地位,只不過所盡的本分不同而已。如果一段時間我們覺著自己比弟兄姊妹的地位高了,就證明我們的狂妄本性又發作了,我們站錯了地位。神曾揭示我們: 「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從中看到神厭憎我們以地位自居,厭憎我們總想與眾不同。在作工中,我們若能站在奴僕的地位上盡自己的所能來幫助、扶持弟兄姊妹,按著神的要求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算有理智,才是站對了受造之物的地位,才是合神心意的事奉。所以說,不管我們做什麼或臨到什麼事,只要能站對受造之物的地位,多尋求神的心意,順服從神來的一切,我們的狂氣自然就少了。

第四方面,我們得在高舉神、見證神上下功夫。因我們本性狂妄自大,與人相處時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是身不由己的事,在生活中流露最多的就是惟我獨尊,以「我」為中心,「我」字當頭,不能憑神話行事。就如,我們與弟兄姊妹接觸時常說「我可給你說啊」、「我給你說的沒錯,你只管去做就行」、「就說是我說的」、「我當初是怎樣傳福音的」、「我是怎樣熬出來的」、「我是如何抓工作的」等等,說諸如此類的話充分證明我們是在高舉、見證自己,並沒有尊神為高、尊神為大。在這方面我們若沒有合適的進入的路,只能把人帶到自己面前,使人對自己仰望、崇拜,與自己親近,而離神越來越遠,只能使我們越來越與神為敵,失去受造的意義,失去做人的職責,最終因處處見證自己而成為被神厭棄、懲罰的對象,所以,我們得在高舉神、見證神上有進入。人的交通中說:「……無論做什麼事都能讓神居首位、讓神話掌權,並能竭力傳揚頌讚神的作為……無論是我們個人的生活還是在人中間生活,是說話交通還是辦事盡本分,都要讓神作頭主宰一切,最主要的原則就是把神放在首位,讓神掌管我們的一切,我們要讓神的話語絕對掌權,在一切的事上都順服神的安排,都尊神為聖、尊神為高……」這段話給我們指出了高舉神、見證神的實行的路,看到神要求我們高舉神、見證神就是能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無論何時都能把神放在首位,在凡事上多說「神」少說「我」,無論遇到什麼問題先放下自己,多多來到神前禱告尋求,看神話怎麼說,上面交通怎麼說,工作安排怎麼說。只要我們不斷操練實行高舉神、見證神,把人往神面前帶,在個人的實行上讓神話、讓真理支配我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讓神掌管我們的一切,這樣我們就有了正面的進入。當我們正面的進入多了,我們狂妄本性的流露隨之就會越來越少。

第五方面,我們得認識到不管是我們先天具備的特長,還是作工有果效,都來源於神的賜福,並不是我們自己努力的成果,我們本身並沒有可取的部分。當我們真能認識到這些時,就能看到自己原本一無是處,想狂也狂不起來了。比如:有的人接受這步工作時間長一些,就感覺比別人有點資格了,說話總以長者自居,如果我們能認識到一切源於神的命定,自己接受時間長更是神的預定,並不是我們主動走上這路的,那我們就不會再以長者自居,並且會因自己沒有變化而蒙羞慚愧;有的人覺得自己經歷了不少事,知道的多,走到哪裡都愛顯露自己不平凡的經歷,我們如果能看到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按我們的背叛本性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就不會再誇誇其談、到處炫耀自己了;有的人幹工作稍有點果效就飄飄然,不知自己是老幾了,如果我們能認識到神話說的 「除非是聖靈的作工,人才能有可取之處」,沒有聖靈的作工,我們一事無成,當再有果效時,我們就會把榮耀歸給神,而不會竊取神的榮耀把桂冠戴到自己頭上了;有的人領受真理快,裝備神話多,當看到別人吃喝神話領受慢,就瞧不起別人,還定規別人,不願跟人交通,如果我們能反省自己:若沒有神今天道成肉身發表的真理,我們到哪裡裝備真理?若沒有神的恩待與憐憫,我們又哪來的領受能力呢?之後就不會再瞧不起別人,反而能以愛心幫助別人;有的人對神話有了點經歷,比別人能多交通點對神話的實際認識,就自命不凡,說話高高在上教訓弟兄姊妹,若我們能認識到我們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神一步步作工引導,是神在我們身上作了刑罰審判的工作、實際地帶領我們達到的果效,就會將榮耀歸給神,不會再自以為高了;有的人覺得自己能撇家捨業盡本分,就是比別人有心志,如果我們知道按我們的本性來說沒有人會為神捨棄絲毫,就是我們僅有的一點心志、一點配合都是聖靈加給的,那我們也就沒有什麼可狂的了。其實仔細數算,我們身上哪一方面的長處都離不開神的賜予,像我們能料理安排事,或能歌善舞,或者比別人有點口才,不都是神賜給的嗎?不然,為什麼有的人也愛唱歌,但天生五音不全光跑調?從中看到一切都源於神的賜福、恩待,我們本身確實一無所有、一無是處,所以,我們應把一切榮耀歸給神。當我們真正看到自己原本一無是處,但還處處誇耀、顯露自己時,我們就能對自己的狂妄產生恨惡,實行背叛肉體才有力量;當我們真正知道自己身上僅有的一點都是神賜給的,我們就不會被自己僅有的一點「資本」衝昏頭腦了,這時,我們說話、做事該站什麼地位,對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就比較有分寸、有理智了。

總之,我們要想解決狂妄本性離不開神的審判刑罰與苦難熬煉,同時我們還要牢記自己的身分、身價,站對受造之物的地位,在凡事上都操練有意識地高舉神、見證神,讓神在我們中間居首位,不再以「我」為中心,並能認清一切都源於神的賜予,我們本身一無所有,應在凡事上把一切榮耀歸給神。另外,我們平時還要多吃喝神揭示人狂妄本性方面的話,在裝備各方面真理上下功夫,在實行背叛肉體上下苦功,這樣,我們的狂妄本性就會逐步被真理所攻克,生命性情就會逐步發生變化,達到蒙神拯救。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