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128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經歷神末世作工期間,我雖知道神作的是刑罰審判、潔淨變化人的工作,但因對神刑罰審判人的作工沒有真實認識,不明白神刑罰審判人的目的與意義,也不知道神的刑罰審判要在人身上達到什麼樣的果效,以致我對神刑罰審判人的說話、作工觀念重重,對神滿了誤解埋怨,甚至還有背叛之心。然而,神並沒有因我的悖逆抵擋放棄對我的拯救,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向我顯明了他拯救人的心意,我才逐漸對神刑罰審判的作工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明白了神的刑罰審判是敗壞人類的需要。因為只有神的刑罰審判,才能讓人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認識神的公義、威嚴、聖潔、智慧與全能;經歷中我也體嘗到,無論神怎麼刑罰審判人,話語多麼嚴厲,作工多麼不合人觀念,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是最真、最實的愛。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因著我的熱心,更因著神的恩待與高抬,教會安排我澆灌新人。在澆灌新人期間,因我與新人交通的都是神現時的作工與說話,是他們從沒有聽過的真理,所以新人都很羨慕我,並向我投來欽佩的目光與讚賞的言語,而我外表雖說榮耀歸給神,是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的真理,加上聖靈的作工,才使我明白一點、交通一些,這都是神作的。但我內心卻有一種無法掩飾的高興與滿足,為能獲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在弟兄姊妹的心中有好的形象而沾沾自喜。後來,教會又一次次高抬我做帶領教會的工作。隨著地位的步步高升,無論是下教會還是去接待家庭,弟兄姊妹都高看我、圍著我,有什麼問題都找我交通。看到弟兄姊妹如此擁護、崇拜我,使得原本就狂妄的我更加欣賞自己,特別當聽到弟兄姊妹誇我交通得明白時,我更是樂不可支、喜形於色。受虛榮心的驅使,我更加熱衷於下教會,喜歡在聚會場所誇誇其談,讓別人都圍著我轉,以此享受地位之福。就在我陶醉於被人稱讚和誇獎的情形之中時,一天,我看到神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神話猶如利劍一樣刺透了我的心,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所喜歡的、嚮往的、追求的都是屬撒但的東西,而且我還是一個站高位、轄管人、佔有人的典型的撒但,是絲毫不敬拜神的狂妄之徒。看到神話將我的內心世界、心底的惟密揭示得淋漓盡致,我的心感到從未有過的痛,我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不想聽這樣扎心、刺耳的話,但神揭示的:喜歡地位、喜歡作工、喜歡講、喜歡讓人崇拜、喜歡讓人圍著……這些情形又確實在我身上存在,並且一絲一毫都不差,我又怎能否認這個事實呢?但我又怕承認自己就是撒但,是想佔有人、不敬拜神的狂徒,會被神定罪,不能蒙神拯救,那樣我就徹底完了。我不願面對這「殘酷」的事實,更不想再看神揭示人的話。於是,我就來個掩耳盜鈴,趕緊將神話翻過去,想找一些神安慰人的話、給人應許的話看。然而神說的「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這句話始終像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上,我越想擺脫,心裡就越痛苦。特別是看到自己的所作所行、追求嚮往的東西都已被神定罪,我便感到前途一片黑暗,好像自己信神的生涯已到了盡頭,即使再信下去也不會有好結局,為此我在絕望中痛哭了一場。過後,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實質就是撒但,撒但的結局就意味著滅亡,我心裡就好苦、好痛,想放棄信神我心有不甘,但繼續信下去,我又對前途不抱希望。我摸不著神的心意,找不到實行的路,心裡痛苦萬分,在去與留的十字路口左右徘徊,苦苦煎熬。萬般無奈,我跪到神前向神尋求:全能神啊!我雖知你今天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你揭示審判人的話都是事實真相,可我心裡卻痛苦不堪,我感受不到你的愛,更不認為你對我的審判是拯救,反而認為你刑罰審判的話就是定我罪的證據,我若接受你的審判承認自己是撒但,我就不能蒙拯救。神啊!我對你刑罰審判人的話有觀念、抵觸,對你刑罰審判的作工不認識,我摸不著你的心意,現在我很軟弱、很消極,對自己前面的道路也沒有信心再走下去。神啊!求你開啟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明白你刑罰審判我的目的與意義,讓我能從消極情形中走出來,有信心繼續跟隨你。

幾天後,在神的帶領下,我看到神話說:「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說為什麼是藉著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說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麼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說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功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此時我才明白,神刑罰審判人並沒有絲毫傷害人的意思,更不是為了定人的罪之後將人懲罰,神無論是刑罰審判或是咒詛定罪,其目的都是為了拯救人,讓人在神話的揭示審判中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透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之後能背叛肉體,背叛撒但,順服神的作工與說話,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明白了神的心意,對神刑罰審判人的作工有了認識之後,我開始省察自己的所作所行:回想信神這幾年,自己一直都在追求地位、虛榮,追求讓人高看與崇拜,整天就滿足於下教會和弟兄姊妹講字句道理,炫耀自己、高舉、見證自己。解剖自己的流露,我才看到自己的危險,狂妄自大、沒有理智,不追求真理,不敬拜神,常常站高位、轄制人,總想佔有人、掌控人,達到在人心中有地位,我所作所為的實質就是在與神爭奪人、爭奪地位。可見,我的本性實質就是屬撒但的,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的化身。現在我才明白,神的刑罰審判都是為了讓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清地位、虛榮、名譽都是神所厭憎恨惡的東西,使我能放棄對名譽地位的追求,不再中撒但的詭計誤入歧途,走敵基督保羅的道路;神話的刑罰審判更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之後,能迷途知返,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走上蒙拯救的路,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對神刑罰審判的作工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心裡豁然開朗,對神的誤解也隨之消除,對自己的前途不再悲觀失望。與此同時,虧欠、懊悔湧上我的心頭,我滿臉俯地向神發出感謝:全能神啊!我感謝你的開啟引導,使我明白你刑罰我的不義,審判我的悖逆,全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讓我看到自己的敗壞真相之後能追求真理,走上人生的正道,並不是為了定我的罪之後懲罰我。可在此之前,愚昧無知的我絲毫不明白你審判刑罰我的目的與意義,總認為你話語嚴厲、或定罪咒詛就是為顯明我的結局,只有好聽的話、溫柔的話才是拯救人的言語,因此,當我看到你嚴厲的刑罰審判之語時,心裡就充滿了悖逆、觀念與怨言。神啊!現在我已明白你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明白了你無論是刑罰審判,還是定罪咒詛,都是為了喚醒我的心,喚醒我的靈,讓我能迷途知返、悔過自新,並不是為要放棄對我的拯救。現在我不再消極,不再無理取鬧、自暴自棄,只願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追求在你刑罰審判的話語中更深地認識自己,達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以實際活出來滿足你。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