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128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經歷神末世作工期間,我雖知道神作的是刑罰審判、潔淨變化人的工作,但因對神刑罰審判人的作工沒有真實認識,不明白神刑罰審判人的目的與意義,也不知道神的刑罰審判要在人身上達到什麼樣的果效,以致我對神刑罰審判人的說話、作工觀念重重,對神滿了誤解埋怨,甚至還有背叛之心。然而,神並沒有因我的悖逆抵擋放棄對我的拯救,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向我顯明了他拯救人的心意,我才逐漸對神刑罰審判的作工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明白了神的刑罰審判是敗壞人類的需要。因為只有神的刑罰審判,才能讓人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認識神的公義、威嚴、聖潔、智慧與全能;經歷中我也體嘗到,無論神怎麼刑罰審判人,話語多麼嚴厲,作工多麼不合人觀念,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是最真、最實的愛。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因著我的熱心,更因著神的恩待與高抬,教會安排我澆灌新人。在澆灌新人期間,因我與新人交通的都是神現時的作工與說話,是他們從沒有聽過的真理,所以新人都很羨慕我,並向我投來欽佩的目光與讚賞的言語,而我外表雖說榮耀歸給神,是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的真理,加上聖靈的作工,才使我明白一點、交通一些,這都是神作的。但我內心卻有一種無法掩飾的高興與滿足,為能獲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在弟兄姊妹的心中有好的形象而沾沾自喜。後來,教會又一次次高抬我做帶領教會的工作。隨著地位的步步高升,無論是下教會還是去接待家庭,弟兄姊妹都高看我、圍著我,有什麼問題都找我交通。看到弟兄姊妹如此擁護、崇拜我,使得原本就狂妄的我更加欣賞自己,特別當聽到弟兄姊妹誇我交通得明白時,我更是樂不可支、喜形於色。受虛榮心的驅使,我更加熱衷於下教會,喜歡在聚會場所誇誇其談,讓別人都圍著我轉,以此享受地位之福。就在我陶醉於被人稱讚和誇獎的情形之中時,一天,我看到神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麼個人,這些表現,本性是啥?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啥關係呢?他的本性是啥呀?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神話猶如利劍一樣刺透了我的心,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所喜歡的、嚮往的、追求的都是屬撒但的東西,而且我還是一個站高位、轄管人、佔有人的典型的撒但,是絲毫不敬拜神的狂妄之徒。看到神話將我的內心世界、心底的惟密揭示得淋漓盡致,我的心感到從未有過的痛,我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不想聽這樣扎心、刺耳的話,但神揭示的:喜歡地位、喜歡作工、喜歡講、喜歡讓人崇拜、喜歡讓人圍著……這些情形又確實在我身上存在,並且一絲一毫都不差,我又怎能否認這個事實呢?但我又怕承認自己就是撒但,是想佔有人、不敬拜神的狂徒,會被神定罪,不能蒙神拯救,那樣我就徹底完了。我不願面對這「殘酷」的事實,更不想再看神揭示人的話。於是,我就來個掩耳盜鈴,趕緊將神話翻過去,想找一些神安慰人的話、給人應許的話看。然而神說的「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這句話始終像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上,我越想擺脫,心裡就越痛苦。特別是看到自己的所作所行、追求嚮往的東西都已被神定罪,我便感到前途一片黑暗,好像自己信神的生涯已到了盡頭,即使再信下去也不會有好結局,為此我在絕望中痛哭了一場。過後,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實質就是撒但,撒但的結局就意味著滅亡,我心裡就好苦、好痛,想放棄信神我心有不甘,但繼續信下去,我又對前途不抱希望。我摸不著神的心意,找不到實行的路,心裡痛苦萬分,在去與留的十字路口左右徘徊,苦苦煎熬。萬般無奈,我跪到神前向神尋求:全能神啊!我雖知你今天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你揭示審判人的話都是事實真相,可我心裡卻痛苦不堪,我感受不到你的愛,更不認為你對我的審判是拯救,反而認為你刑罰審判的話就是定我罪的證據,我若接受你的審判承認自己是撒但,我就不能蒙拯救。神啊!我對你刑罰審判人的話有觀念、抵觸,對你刑罰審判的作工不認識,我摸不著你的心意,現在我很軟弱、很消極,對自己前面的道路也沒有信心再走下去。神啊!求你開啟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明白你刑罰審判我的目的與意義,讓我能從消極情形中走出來,有信心繼續跟隨你。

幾天後,在神的帶領下,我看到神話說:「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說為什麼是藉著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說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麼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說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功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此時我才明白,神刑罰審判人並沒有絲毫傷害人的意思,更不是為了定人的罪之後將人懲罰,神無論是刑罰審判或是咒詛定罪,其目的都是為了拯救人,讓人在神話的揭示審判中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透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之後能背叛肉體,背叛撒但,順服神的作工與說話,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明白了神的心意,對神刑罰審判人的作工有了認識之後,我開始省察自己的所作所行:回想信神這幾年,自己一直都在追求地位、虛榮,追求讓人高看與崇拜,整天就滿足於下教會和弟兄姊妹講字句道理,炫耀自己、高舉、見證自己。解剖自己的流露,我才看到自己的危險,狂妄自大、沒有理智,不追求真理,不敬拜神,常常站高位、轄制人,總想佔有人、掌控人,達到在人心中有地位,我所作所為的實質就是在與神爭奪人、爭奪地位。可見,我的本性實質就是屬撒但的,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的化身。現在我才明白,神的刑罰審判都是為了讓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清地位、虛榮、名譽都是神所厭憎恨惡的東西,使我能放棄對名譽地位的追求,不再中撒但的詭計誤入歧途,走敵基督保羅的道路;神話的刑罰審判更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之後,能迷途知返,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走上蒙拯救的路,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對神刑罰審判的作工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心裡豁然開朗,對神的誤解也隨之消除,對自己的前途不再悲觀失望。與此同時,虧欠、懊悔湧上我的心頭,我滿臉俯地向神發出感謝:全能神啊!我感謝你的開啟引導,使我明白你刑罰我的不義,審判我的悖逆,全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讓我看到自己的敗壞真相之後能追求真理,走上人生的正道,並不是為了定我的罪之後懲罰我。可在此之前,愚昧無知的我絲毫不明白你審判刑罰我的目的與意義,總認為你話語嚴厲、或定罪咒詛就是為顯明我的結局,只有好聽的話、溫柔的話才是拯救人的言語,因此,當我看到你嚴厲的刑罰審判之語時,心裡就充滿了悖逆、觀念與怨言。神啊!現在我已明白你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明白了你無論是刑罰審判,還是定罪咒詛,都是為了喚醒我的心,喚醒我的靈,讓我能迷途知返、悔過自新,並不是為要放棄對我的拯救。現在我不再消極,不再無理取鬧、自暴自棄,只願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追求在你刑罰審判的話語中更深地認識自己,達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以實際活出來滿足你。

通過這次的經歷,我對神刑罰審判的作工有了一點認識,明白了神的話語雖嚴厲,但並不是要將人定罪、懲罰,神說話嚴厲只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讓人認識自己以後能恨惡自己,追求變化。明白了神的心意,再看神嚴厲的審判之語以及神咒詛定罪人的話時,我不再存有觀念與抵觸了。為此,我就認為以後不管神怎麼說、怎麼作,或給我擺設什麼樣的環境、試煉,我都能順服,不會再對神的作工產生觀念了。然而,神對我了如指掌,藉著事實的顯明,讓我看到自己對神的作工仍沒有真實的認識與順服,更不能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對付修理。一次,農忙季節來到,帶領在聚同工會時說:我們在農忙期間也要盡上忠心,為神站住見證,不能因農忙耽誤教會工作,影響福音工作的果效,面臨教會利益與肉體利益之間需要選擇的時候,才能真正顯出我們的忠心。聽完交通之後,受聖靈的感動,我滿懷信心地回去和弟兄姊妹交通盡忠心方面的真理,動員弟兄姊妹傳福音,並自信地認為,凡帶領交通的我都交通下去了,福音果效應該不會差。可是到月底檢查果效時,我竟發現福音果效不僅沒有上個月好,而且還下降好多,這下我傻眼了。我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一蹶不振,心裡一個勁地怨弟兄姊妹不爭氣,怨神不祝福我。就在這時,帶領又通知聚會,聚會時我匯報了福音果效之後,便為自己果效不佳找理由、訴冤屈,誰知還沒等我把肚裡的苦水倒完,帶領就針對我的情形開始交通,並解剖我的所作所行,說我盡本分沒有忠心還講理由,實質就是在作惡,是作惡的人……面對帶領的對付修理,我一百個不服氣,委屈的淚水一個勁地往下流,心想:帶領真不講理,不調查、了解清楚就隨便對付人,你憑什麼說我是作惡的?我撇家捨業為神花費,不辭勞苦地作工,沒白天、沒黑夜的奔走在教會中,與弟兄姊妹交通神的心意,動員弟兄姊妹傳福音盡本分,為了在農忙期間有見證,我一天都沒閒過,雖然果效是差點,但我已盡全力了,這怎麼能怪我呢?我也不想看到這樣的果效呀!再說,你交通的話我也全部交通下去了,我又沒作任何保留,你怎麼能說我是作惡呢?我活在對錯是非中,心裡充滿了抵觸、不服,根本不能接受帶領的對付修理。散會後,我坐在回去的車上,回想聚會時帶領對付我的話「作惡的」,這幾個字就像烙印一樣烙在我的心上,沒想到自己風裡來,雨裡去,付出受苦,反倒成了作惡的人,我越想越難過,越想越委屈,心裡失去了平衡:我這麼賣力地作工,竟然換來如此評價,這樣盡本分還有什麼意思,委屈難受、消極誤解使我落入黑暗中。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外表雖盡著本分,但卻沒有了往日的信心,盡本分也是消極怠工,作工果效更是每況愈下,作工沒果效,同工會上我仍免不了挨對付,可屢次的對付不僅沒有喚醒我麻木的心,使我從中學到功課,反而更讓我心灰意冷,我感覺自己太不幸、太可憐,認為信神就是受苦、受氣,因此我越來越消極,甚至不想再盡本分。一天,我在靈修時看到神話說:「有一部分人經過修理對付之後就消極了,盡本分也沒勁了,忠心也沒了,這是怎麼回事?一方面是因為人對自己作法的實質不認識,導致人對對付修理不能服氣;另一方面是因為人到現在都不明白對付修理的意義,人都認為對付修理就是定人結局的表示。所以,人都錯認為只要是對神有點忠心就不能有對付修理,若對付了就不是神的公義,這樣的誤解就使得很多人不敢對神『忠心』。其實話說到頭都是因為人太詭詐了,人根本不想受苦,就想輕而易舉地得福。」神話正好點中了我的情形,我不就是經過對付修理之後就消極沒勁的人嗎?我揣摩著神話的意思,神說人不認識自己作法的實質,不明白對付修理的意義才導致人在經歷對付修理時不服、消極的。於是我一遍遍地反省自己,為什麼自己的作工果效每況愈下,為什麼帶領說我是作惡的,究竟什麼是忠心盡本分,什麼是作惡呢?我仔細查找相應的神話與人的交通,從人的交通中我看到:「忠心盡本分的人做事用心、求真,每做一件事都費盡心思下功夫研究、考慮,把教會工作當作自己的事來做。他不忍心糊弄,不願教會受虧損,他有良心,不達到果效不罷休,而且特別善於總結經驗,所以工作愈作愈有果效,直到神放心滿意,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對照忠心盡本分的情形表現,再解剖自己盡本分時的所有表現,我才發現自己對神沒有絲毫的忠心。從外表看我天天都在為教會的工作奔波忙碌,似乎並沒有作惡,但我在作工時只滿足於交通、動員、學說帶領的話,卻很少在福音工作上用心、求真,更沒有下功夫研究、分析每一個福音線索,該運用哪種方式、智慧才能達到最佳果效;當工作沒有果效時,我也沒有仔細查找原因,總結、吸取失敗的教訓,更沒有從中反省認識自己,反而怨天尤人;當臨到對付修理時就拚命為自己講理由、找藉口,開脫罪責,或消極怠工、應付敷衍,卻不能面對事實接受修理對付,積極尋求補救之法,彌補工作中帶來的損失。我這樣對待教會工作,這樣不負責任地盡本分,不是作惡又是什麼呢?其實,帶領對付的完全符合事實真相,只是我太麻木、瞎眼,光看到自己外表的奔跑忙碌,卻沒有看透自己盡本分背後的應付糊弄、藏奸耍滑,因而總是在事上找對錯,不願接受對付修理。此時,神開啟我想到神話說:「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在神話的帶領下,我認識到對付修理是神拯救人的又一種方式,神不僅用話語來刑罰審判人,還藉著實際的環境及人事物來對付人,讓人認識自己達到順服神、忠於神。但因我對神的作工認識太膚淺,加上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本性就是與神為敵的,因此,當神換種方式,藉著帶領直接揭露我在盡本分中流露悖逆抵擋神的情形時,我就不能順服,總以外表現象來衡量自己,活在是非對錯的觀點中,拒絕接受帶領的對付修理,且軟弱消極、痛苦難受,可見我真是瞎眼無知、不認識神的作工。現在我才明白,人要達到真實認識自己,忠心盡本分、順服神,不僅要接受神話語的刑罰審判,還要接受事實臨及的對付修理,只有藉著人面對面的對付修理,讓我臉面受熱,心裡受苦,我才會深刻地反省自己,認識自己盡本分中的應付糊弄與摻雜,我才能恨惡自己、追求變化,達到忠心盡本分,滿足神。明白了對付修理的意義,認識到自己在盡本分中只走過程不求果效的實質就是欺騙神,我才真實認識到自己的惡行。此時,我懊悔自己的悖逆,恨惡自己不可理喻的撒但相,哀嘆自己不明白真理的貧窮可憐、愚昧瞎眼。對付修理明明是神的拯救之恩臨到了我,可我卻誤解神、埋怨神,不肯接受對付修理,不願為真理受苦,我真是一個不追求真理、不求進取的糊塗蟲。於是,我俯伏神前向神懺悔:全能神啊!我太敗壞了,因我對你刑罰審判的作工沒有實際的認識,當你藉著帶領對付修理我的時候,我不認識你的拯救,更不能接受從你來的對付修理,還悖逆抵擋、誤解埋怨你,我真是瞎眼、不可理喻。今蒙你的開啟,我才明白你作在我身上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的工作,全是對我的愛,是為了拯救我,是讓我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後,能夠背叛自己、順服你。雖然我曾因不明白你的心意而抵擋你,但你並沒有因此丟棄我,還用你的話語一次次地開啟引導我,讓我認識自己的悖逆抵擋,認識自己不明白真理的可憐相,現在我已明白你興起環境對付修理我的用意,我不再與你消極對抗,只願順服你的作工,甘心接受對付修理,認識自己的敗壞。神啊!因我敗壞太深,太需要你的對付修理、刑罰審判,沒有你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我根本就不能達到真實的認識自己、認識你的公義性情,更不能達到忠心盡本分,順服你、愛你、滿足你。從今以後我願順服你的作工,順服你擺設的環境,無論是對付修理還是刑罰審判,我願意接受不再反抗,即使不明白,我也願放下自己,存著順服的心接受從你來的一切。

感謝神!在跟隨神的這些年裡,在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中我對自己的敗壞逐步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同時我也逐步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試煉熬煉都是為了拯救我,是為了讓我能更深地認識自己、恨惡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神的刑罰審判裡包含著神的作工智慧,更包含著神對人極大的愛與拯救。就如神話說:「神審判也好,咒詛也好,總之對人都是成全,都是為了成全人裡面不潔的東西。藉著這樣的方式給人帶來了熬煉,人裡面缺少的,藉著他的說話、作工達到了成全。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不管是話語嚴厲、審判、刑罰對人都是成全,實在太合適了,神歷世歷代都沒有作過這樣的工作,今天作在你們身上,使你們領略到了神的智慧。……神對付你也是為了拯救你,當時可能你受一些痛苦,但到有一天,你的性情得變化了,那時回頭一看,神所作的工作太智慧了,到那時你也就能真正明白神的心意了。」在實際經歷中我切實體會到,人要想蒙神拯救、被神成全,離不開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只有接受神的刑罰審判、對付修理,人才能認識神的公義性情,才能真實認識自己,看透自己的敗壞本性,追求真理、追求變化,這是神的愛,是神的智慧,也是神拯救我的最好方式。因此我願順服神刑罰審判的作工,在神的刑罰審判中追求認識自己,達到脫去敗壞、性情變化得潔淨,蒙神拯救、被神成全。

安徽省銅陵市 劉暢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