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122 全能神救我脫離了苦海

我今年四十三歲,原是個外邦人,生活中曾經歷了許多的挫折,飽嘗了人世間苦澀的滋味,是全能神的到來將我從苦海的深淵中拯救出來,使我脫離了撒但的苦害、愚弄。在接受神末世作工這三年的經歷中,我深深地體會到全能神的救恩浩大,領略到全能神所作的一切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只有接受神的拯救,從神得著真理,才能擺脫撒但的苦害,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活在光明之中,活在全能者的看顧保守之下,這是受造的人類蒙拯救的惟一途徑。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十七歲初中畢業後,我原本打算當一名出色的女兵,以後就不用在農村勞苦了,後經打聽得知部隊不招女兵,我的理想破滅了。十八歲那年我選擇學裁剪也是半途而廢,後來又進廠打工……期間,有人給我介紹過三個對象因不如意都被我回絕,直到二十六歲我才相中了一個對象。結婚後我們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我們滿心歡喜。當小孩上幼兒班時,我們才發現她與其他小孩相比顯得太笨,一點兒也不聰明,我們感到很遺憾,就打算再生一個。第二胎我生了一個男孩,當時我們真是喜出望外、高興極了!可是兩個月後的一天,我發現小孩突然口吐白沫,眼睛向上翻,臉色蒼白像要死了一般……嚇得我們趕緊把小孩抱到醫院,經醫生檢查說小孩是我沒帶好,被子裹得太緊受摀缺氧導致的,接下來每到一處醫院,醫生都沒診斷就按以往的病歷卡所記錄的說是被子摀的,我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因我知道小孩沒有受摀,這一切並非是我的過錯。從那以後,我不但要受丈夫的責怪,還要受外界人士及親友的指責,而我卻只能忍氣吞聲默默地忍受著。隨後的日子裡,我和丈夫想方設法地掙錢為孩子看病。當小孩到五個月大時,我們又一次把他帶到南京市兒童醫院,經專家全面檢查,診斷結果是「先天性腦癱」,醫生直接對我們說不要看了,這種病就是看也沒有什麼藥能治好。儘管醫生如此直言,但我們並不死心,還是希望孩子的病在這裡能得著醫治,後來住了二十多天,直到小孩掛吊針沒法掛了我們才被迫出院。回家後,我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常常捫心自問:我們夫妻倆在世上也沒有做過對不起別人的事呀,更沒有作過什麼孽,今天這些厄運怎麼全臨到我們呢?心裡只覺得老天爺對我們太不公平了,這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呀?為醫治小孩的病,我到處求醫累出一身暗疾,還要忍受丈夫無休止的指責,我真是苦不堪言,大女兒頭腦不聰明是我的錯,兒子癱瘓更是我的罪過,我只好一忍再忍,一肚子苦楚不知向誰訴說,成天以淚洗面。兒子癱瘓在床不會說話,吃飯全是我餵,就連大小便都得一年四季用「尿不溼」墊著,稍不留神大小便就沾到床被上,一洗就要半天,小孩每次發病一連幾天又吐白沫又抽搐,人事不知,有時十多天不吃不喝過後又好了,把我們一家人折騰得筋疲力盡……那時自己又有了身孕,每天還要聽許多埋怨的話,經受著各種的折磨,丈夫還動不動就攆我滾出這個家。唉!這種日子何時是個頭呀?每天我像被三座大山壓得喘不過氣來,此時,我不禁對生活厭倦,完全失去了活著的信心與勇氣,整個人陷入絕望與崩潰之中,看來這個家是容不下我了。我只好簡單地收拾點行李就離家了,一路走我一路徘徊:我能到什麼地方去呢?頭腦裡一片迷茫……想到自己的遭遇我的心都碎了,酸甜苦辣一起湧上心頭,淚水像開了閘的水肆意在臉上流淌,我該怎麼選擇呢?我想到了死,但又一想我若死了癱瘓的兒子怎麼辦?還有肚子裡的小生命是無辜的,我不忍心傷害他,我也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

06年夏天,神的大愛臨到了我。一個姊妹來我家買兩塊鐵,之後隨便和我拉起了家常,她看我臉色又黃又瘦,便問我是否身體不好,我說身上有心肌炎、胃病等幾種毛病,家裡還有個四歲的癱瘓兒子一直久治不癒。姊妹聽後問我相不相信有神,我當時也不知說什麼好只是點點頭。沒過幾天姊妹就來找我信神,但我始終沒有答應,姊妹一連找我四五次,我都搪塞她說:等我考慮考慮再說,但她還是繼續來找我,就在我礙於面子覺得有些過不去的情況下,我就對她說我先問問丈夫同不同意,誰知丈夫說人家老來找你,你就信信看,過後姊妹再來找我時我就答應信神了。從那天起,姊妹從不間斷地帶我吃喝神話、與我交通。藉著吃喝神話我慢慢明白了,人是神造的,並不是猿猴進化而來的;人的一生包括有什麼樣的家庭、婚姻、兒女都是神命定好的,無人能擺脫神手的主宰與安排。從這以後,我不再抱怨老天爺對我不公平了,原來我的一生都是神命定好的!藉著我有這樣一個不幸的家庭使我飽受磨難以此來讓我信神,讓我能得著神這極大的救恩,這一切都是神對我的愛。隨著神話的帶領,藉著弟兄姊妹的澆灌,我還明白了造物主對受造人類的心意,認識到神此次道成肉身的目的就是來拯救人脫離撒但的權勢、撫平人間的不平,將苦難深重的人類徹底拯救出苦海的深淵,結束人類被撒但苦害、踐踏的悲慘生活。從此,我心靈深處得到了極大的安慰,不再為家庭兒女而憂愁、苦惱,每次聚會過後內心都感到踏實有依靠,心靈裡感到從未有過的平安喜樂,真是苦去甘來,好像自己是一個失散多年的孤兒飽經人間滄桑與磨難,現在又突然回到了父母的身邊,喜悅的心情難以表達!有時我一邊禱告一邊流淚讚美,覺得神才是我惟一的依靠,神才是我惟一的拯救。

一次在聚會時,一姊妹問我對家裡癱瘓的兒子是怎麼看的,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恐怕這小孩子是前世沒做過好事,也許是我們夫妻二人前世欠他的債,今世討債來了。姊妹聽後笑笑也沒有說什麼。過了一段時間,又有一個講道的姊妹對我說:「你家兒子不是什麼病,而是被鬼附的。」當我聽到這話時,心裡特別難受,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從心裡無法接受姊妹的交通,心想我家小孩這麼小不會說話又不會走路,怎麼可能是被鬼附的呢?可能這個姊妹對我家小孩不了解說錯了吧……後來,我在靈修中看到一段神話:「人的生存是在靈魂輪流投胎的基礎上而有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是在其靈魂投胎時而有了人肉體的生命,當人的肉體降生以後,那這個生命就開始延續直到肉體的最大限度,也就是靈魂出殼的最後時刻,周而復始,人的靈魂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就這樣地維持著整個人類的生存。肉體的生命也就是人靈魂的生命,人的靈魂來支撐著人肉體的存在,也就是說,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從人的靈魂而來的,並不是肉體原有的生命。」藉著吃喝神話使我稍明白了一些真理,對姊妹交通的話才有點認同,知道了人肉體的生命是在靈魂輪流投胎的基礎上而有的,什麼靈就投胎什麼樣的人,人肉體的存在是靠人的靈魂在支撐著,而我的兒子都好幾歲了,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還經常犯病,明顯與正常人不一樣,看來他真是被鬼附的,並不是人的靈投的胎。雖然在道理上我認識到了一點,但無論怎麼說他還是我生的,我還是放不下他,寧願自己省吃儉用,也不願苦了兒子,看見什麼好東西都買給他吃,生怕他凍著、餓著,每次一聽到他的哭喊聲,我就放下手中的事情呵护他,生怕自己照顧不周帶來後患。當教會裡要求每週三次聚會時,我就犯難,心想兩次聚會還勉強,因為家裡有癱瘓的孩子,再說丈夫也未信,假如老出去丈夫攔阻我怎麼辦?雖然我一直遷就自己,為自己不實行真理找理由、藉口,但神不忍心看著我就這樣受撒但捉弄與苦害,後來教會根據我的實際情況安排我在家搞接待。

一天,姊妹和我交通讓我從靈界看事才能放下情感,並交通神這次拯救人的心意,神拯救、成全什麼人,淘汰什麼人,恨惡什麼人,國度裡存留下來的都是能真心為神花費、在各種災難試煉中能憑神話活著、把心交給神的人,凡不為自己的後路打算而能預備善行的才是有真實見證的人,才是神所要得著的人,凡是污鬼邪靈、屬撒但的人都要被神興起各種災難毀滅,如果現在放不下情感,不能從神話看事,就不能在以後的大試煉中站立住,那時後悔也晚了。接著姊妹又給我讀了一段人的交通:「你看一對夫妻,不管生幾個孩子,怎麼本性都不一樣呢?如果是人為的,應該一樣啊,為什麼都不一樣呢?有的夫妻生兩三個孩子,完全相反,有的走這個路,有的走那個路,有好人也有壞人,有特別善的也有特別惡的。你們看這不是父母的事吧。那就在乎懷胎的時候是什麼靈來投的胎,如果是一個好靈來投胎,生出來的孩子就是好人,要是惡靈來投胎,生出來的孩子就是惡人,這是一點兒沒錯的。有很多人還說糊塗話呢,『一家人父母生的都一樣』,這錯了。哪一樣啊?就不一樣。你說哪個人不想生好孩子,不想生一個好人,不想生一個孝敬老人的兒女呢?但由不得自己呀,是不是?生出啥孩子就由不得人,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所以說,孩子的生命和父母的可不一樣。你看有的弟兄姊妹就清楚,有的弟兄姊妹的父母就是個邪靈,就是個魔鬼,兒女信神,父母就逼迫他,就恨他,就像冤家對頭一樣,連句話都沒有。你們說這兩種靈是一樣的嗎?這靈就不一樣,是不是?那是人教的嗎?也不是。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人裡面的靈不一樣。就是一個母親生的孩子,靈都不一樣。」我從交通中認識到,什麼靈投什麼胎,好靈投胎就是好人,惡靈投胎就是惡人,從中更看到自家三個孩子都有不同的靈投胎,他們的性格、性情都不一樣。這讓我更認識到,我以前受的苦都是撒但邪靈的玩弄,他們都說兒子癱瘓是我沒有帶好、是被我摀壞的,把責任都加在我頭上,讓我承受不白之冤,受盡人世間的痛苦與折磨,可我只是默默地忍著,也不知道是撒但的苦害,反而抱怨老天爺對我不公平,我真是太瞎眼,太愚昧無知了。可悲的是,今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明白了一些神話,卻還不能從神話看事,還痴迷不悟為撒但效力,為撒但獻好心,對癱瘓兒子念念不忘而不能將心歸向神,不能盡好自己的本分,也不能正常地聚會吃喝神話、追求真理,這不是嚴重地抵擋神嗎?神啊,現在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願放下他,不再為他憂愁、顧念,願把心完全歸向你。

後來,我又看了相關神話:「在神造人時,一類人是天使之靈,一類人無靈,因而被魔鬼之靈佔據,所以稱為魔鬼。」「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於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於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敵,你能對仇敵講良心、講愛,你是不是沒有正義感?我恨惡的反對的而你卻與其相合,仍然對其講愛,或講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嗎?你不是故意抵擋嗎?這樣的人到底有無真理呢?對仇敵講良心,跟魔鬼還講愛心,跟撒但還講憐憫,這不都是故意打岔工作的人嗎?」「……信的兒女與不信的父母並無關係,是不相合的兩類,在未進入安息之中有肉體的親情,但進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沒有肉體親情之說了。……現在人與人之間還有肉體關係,還有血系相聯,到以後都打破了,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順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毀滅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還哪有父母,哪有兒女,哪有夫妻關係,這些肉體關係都因著信與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斷絕了!」神的話語使我心裡更亮堂了,原來人是以靈來劃分的,有的人有人的靈,有的人無靈而被魔鬼之靈佔有了,還有的人是各種動物的靈。就像我癱瘓的兒子,它完全就是屬魔鬼之靈,所以它的實質就是個魔鬼,是神的仇敵,更是神所咒詛與毀滅的對象。別看它今天癱瘓無用,其實它投胎轉世就是來苦害人、折磨人的,自從它出現,我家就如禍從天降——從未安寧過!自從它出生我就一直「背黑鍋」忍辱偷生,害得我生不如死;為了給它治病我東跑西顛掙錢、求醫,以至於積勞成疾;每次它顯形(口吐白沫、翻白眼)時,我都被它嚇得驚慌失措、束手無策,無人敢靠近它,甚至它還常以十多天不吃不喝,既死不掉又活不成來嚇唬人、糟蹋人……足見,它就是魔鬼投胎轉世的。可我被撒但蒙蔽了眼睛看不透事,今天神話將靈界的真相告訴我,若我再割捨不掉它,那我就正中它的詭計了,最終只能與撒但一同被神毀滅。從中也讓我認識到,神讓我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因神的性情是公義聖潔的,神不容許屬撒但的東西在他眼中存留,人要蒙拯救就必須與撒但劃清界限。而我今天與魔鬼還拉拉扯扯,一味地講母愛、講情感、講憐憫、講良心,卻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不能為滿足神盡好自己的本分,不能把有限的時間用在追求真理上,這不正是善惡不分與撒但同流合污嗎?我這樣做不正是與神的心意背道而馳嗎?再者,他就是不癱瘓,或不是魔鬼投胎的,在外表上看是我的兒子,但實質上卻沒有任何關係,僅肉體上一點兒關係罷了!其實,神僅藉著我的肉體將他帶到人世間,實質上我與兒女之間沒有任何生命的聯結。今天,神末世的工作是打破家庭、打破情感,恢復起初的人類,恢復創世之態,而我至今仍死抱觀念不放,跟撒但講愛心、施好心,我不是太瞎眼無知了嘛!神話說得很明白信與不信的本是兩類人,凡不信末世基督的都是屬魔鬼撒但的種類,都是即將被神毀滅的對象。感謝全能神的話語給我開啟、給我分辨,讓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與急切心意,明白了惟有神才是我生命的源頭,順服神、愛神、滿足神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我不由得俯伏在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是你的話語給我開啟引導,給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讓我明白你拯救人的心意,更讓我看到你的公義、美麗的實質!我願站起來與你配合,根據你的話語看事,願意實行真理背叛肉體,放下這所謂的「兒子」,不再為其憂愁悲傷,在你沒有毀滅它時,我給它一點吃吃喝喝就已是仁至義盡了,我不再同情魔鬼,不再為撒但效力,更不再受它的轄制!凡事站在你一邊,能夠真實地愛神所愛,恨神所恨,達到能憑你的話語活著,為滿足你站住見證……

就在我為神給的開啟而心中高興時,「兒子」的病又發作了,且大口大口地吐起來,渾身抽搐……在以往我看到這種情景都會心疼如刀絞,而且嚇得不敢靠近,也不敢清洗,都是讓丈夫收拾,這次我卻一點也不慌張,心想這個撒但又來折騰我了。於是,我默默地禱告神,心裡非常沉著冷靜一點也不痛苦,我就像提小雞一樣把他提到衛生間沖洗,當沖洗到他臉部時,他就發出聲音、扭動不給沖洗,洗完後我就把他放到小床上不理會了,沒想到過了一會兒他就停止抽搐又恢復了正常。以往發病有十來天的,也有兩三天的,最少的也得一天不停地抽搐,可這次發病時間最短,緊緊片刻功夫就好了。神的作工真是太奇妙了!若不是神的保守,這次我又要被他折騰得夠嗆了。從經歷中我更加看清靈界的爭戰,撒但就是藉著這小孩來苦害我、愚弄我,讓我的心被他佔有不能歸向神。當我識破撒但的詭計,憑神話看事,從心裡完全放下癱瘓兒子之後,我心裡享受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撒但再也攪擾不了我的心了,讓我明白這一切都是神為拯救我、成全我而擺設的效力品。

現在,我才感覺到追求真理意義太深了,追求真理太有價值了!只有明白真理才能看透事,才能得勝撒但的陰謀詭計,不再受撒但的愚弄、擺佈;只有明白真理心靈才能得著釋放,知道怎樣行能滿足神,心裡充滿喜樂平安。我深深地體嘗到全能神的厚愛,是全能神把我從茫茫的苦海中拯救上來,帶到了他的面前,使我這個流浪的孤兒有了依靠;是全能神撫平了我心靈的創傷,讓我重新揚起了生活的風帆;是全能神的話語給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明白了受造之物的使命與職責,知道該為神活著才有價值。現在,我不再為小孩求醫看病、為他賣命、受其捉弄,也不指望他日後能「傳宗接代」「養老送終」,更不去考慮外界人怎麼說我、譏笑、毀謗我,我只考慮怎樣盡好本分、滿足神的心意。是全能神將我從那無邊的苦海裡拯救出來,使我擺脫了撒但多年的愚弄與苦害!從今以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追求在現實生活中進入神話實際,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還報神的厚愛!

江蘇省淮安市 珍惜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