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111 神的作工改變了我崇尚知識的觀點

我出生在一個教師家庭,從小受家庭薰陶使我深信「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在這一信念的支配下我在學習上特別用功,立志要考上名牌大學。但最後我只考上了一所一般院校。在大學四年裡,圖書館成了我每天的必到之地,各門各類的知識我都想知道,都想學習,目的就是要把自己包裝成一個知識面廣、樣樣都通、興趣廣泛的才子,同時為以後的事業成功打下基礎。畢業後我被分配到一個小工廠裡,我仗著有學歷並不怕工廠小,俗話說「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只要我努力,「有志者事竟成」嘛,不久的一天就會實現我當官的夢想。奮鬥了幾年,我的才學並無人賞識,我只怨世上的伯樂太少,竟無人發現我這匹千里馬,我的希望在一天天破滅,得不到領導的提拔重用,我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之中。後來我就想從其他渠道入手,試圖找一個當官的岳父,藉他獲取成功,但現實又一次打碎了我的美夢,冥冥之中我就覺得命運根本不在自己手中,我無法逃脫命運的擺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十五年寒窗付之東流。

造物主揀選人都有定時。我家鄰居是個四十多歲的家庭婦女,不識字,她信全能神,她看到我年紀輕輕卻滄桑如深秋,沒有一點活力,很是同情可憐,就傳福音給我和我妻子。她的熱心感染著我們,但我總認為信神是一種迷信,是閒人打發時光的事,是那些七老八十的、有病的、無依無靠的或是在世上沒有出路、心靈遭受打擊之人的寄託,我現在雖然不如意,但也不至於淪落到與他們為伍的地步。出於禮貌,我總是默不作聲聽她說,但漸漸地我被她的話吸引了,我感到她所交通的話是我以前從未聽過的,心裡不禁暗暗佩服:她雖不識字,但她的思想境界、她對事物的認知不知超過我多少倍。我不由自主地和她暢談了起來,每次的談話都讓我感到得益匪淺,漸漸我對「神」有了點認識,知道了信神並不是那些弱勢群體之人的專利,而是所有受造人類該追求的最正義的事業。我歸回到教會後,一些弟兄姊妹聽說我是大學生很羨慕,認為我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這使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不久,教會讓我做帶領,我覺得教會這麼器重我,主要是我文化水平高佔的優勢,想到自己的才學終於有了可用武之地,我野心勃勃準備在教會大幹一番,爭取能被教會提拔重用,當個大帶領。

因著神的恩待,我們教會的人數越來越多,我負責的範圍越來越大,我的虛榮心隨之也在迅速膨脹,不由得拿自己現有的地位和世上的那些同學比起來,覺得他們在世上有點地位,而我現在在信神的人中也有了地位,不比他們差。為了得著更高的地位,我一個勁地吃苦、付出花費,再加上有聖靈的作工引導,作工有了點果效,也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認可,我感到很欣慰。後來,我又撇下工作,也不生養小孩,有了這些付出,弟兄姊妹對我更是刮目相看了,我也自我欣賞起來。隨後有幾次教會安排我到別處的教會走走,我就認為這是要提拔我的預兆,預示著自己很快就能「升官」了。但萬萬沒有想到事情出乎我的預料之外,我不僅沒有得到提拔,反而被降職了,成了教會帶領的配搭,當時我是一百個想不通。後來,藉著有意識地交通尋求,我才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原來自己在作工中一貫見證自己、高舉自己,把弟兄姊妹帶到了自己面前,弟兄姊妹不單在真理上沒有什麼進入,還不會分辨,都仰望我,甚至因我被撤換為我打抱不平,他們能如此對我,可以說就是被我高的文化知識和外表假冒為善的東西給迷惑了。這時我心裡雖難受,但也慶幸自己被及早撤換了,否則,若任我自由發展下去,我遲早會作大妖成為敵基督的。此後,因工作需要我被調到一線澆灌新人,我為又一次被重用感到高興,但又怕自己勝任不了工作,心裡就一個勁地呼求神,感謝神的恩待,工作竟達到了預想不到的效果,這堅定了我好好配合工作的信心。但後來我發現,和我同樣盡澆灌本分的姊妹澆灌的是教會帶領、同工一級的人,可我澆灌的就是一般跟隨的人,此時我的心理不平衡了:我堂堂一個大學生,學歷可比姊妹高多了,為什麼讓姊妹澆灌教會帶領、同工一級的人而不讓我澆灌呢?帶領是不是覺得我澆灌不了教會帶領、同工,只能澆灌普通弟兄姊妹呀?不行,我得在帶領面前證實一下我的實力,這樣他以後就能把高層次的人交給我帶了,能把我的潛力發揮出來,我的臉上才有光。一次,帶領讓我澆灌幾個普通信徒,其中有一個是中學語文老師,他一見我面就讓我把神話總結一下,以便他看神話有個提綱,我說神話沒法總結,他就說我對神話不通,聽他這麼說,我就想辦法把神的三步作工列項對比畫了一個表交給他,他看了後很滿意,為此我不由感慨起來:看來還是文化程度高了好,有高的文化才能整理出有水平的東西,才能應對他的難題,不然他的問題怎麼解決,他又佩服誰呢?我正在那裡得意呢,沒想到帶領找我談話,告訴我說:「弟兄姊妹反映說聽不懂你說話,說你交通真理不透亮。」聽到這樣的評價,我的腦子「嗡」的一下,心想:壞了!這下帶領掌握了我沒有工作能力的證據,以後不僅不會讓我澆灌帶領、同工一級的人,恐怕連普通弟兄姊妹也不讓我澆灌了,可能隨時會把我打發回家。於是,我陷入了極度的痛苦熬煉之中。

一天我吃喝神話,看到神說:「就像世人一樣,在世界上我得追求知識,有了知識以後可以出人頭地,可以當官,可以有地位,我有了地位之後可以大展宏圖,把我的家業、我的事業搞到什麼地步,外邦人不都走這個路嗎?……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識、追求地位、追求學問、追求出人頭地,如果在神家裡就追求為神花費、忠心,最後得冠冕、得大福。人信神以後如果沒有真理,沒有性情變化,走的肯定就是這條路,這是任何人不能否認的事實,這跟彼得的路是截然相反的。」神話點中了我的要害,我此生不就是靠撒但的哲學「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不吃苦中苦,難為人上人」「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等活著的嗎?為了考上大學,從少年時期開始就一頭扎在書本堆裡,為了保持學習成績第一,受多少苦我都默默地認了,無怨無悔,只為將來在事業上功成名就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成為人上人。如今,我倒是裝備了「滿腹經綸」,因著書讀得多我野心勃勃,在世上試圖要用所學的東西為自己成就美好人生,享受高官厚祿,但憑這些奮鬥了一場什麼也沒有得著。來到教會後,我又憑我的學識追求在教會出人頭地,尋找機會顯露自己的才華,追求當官做人上人,想管轄更多的人,可這些東西在現實生活中、在領受神話上卻絲毫派不上用處,倒成了我抵擋神的資本。神是忌邪的神,絕不容忍帶有撒但味道的人在神家裡橫衝直闖、任意妄為,所以我經歷了一次次的對付管教,這才使我漸漸本分一點、規矩一點了。此時,我對神的良苦用心也有所悟了,認識到我以往的追求觀點都是從撒但來的,都是令神厭憎恨惡的,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環境就是神擺設的,神是要藉此扭轉我的追求觀點,把我往正道上帶——像彼得一樣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這是神對我的憐憫與拯救,也是神對我的要求。

後來教會安排我在文字組盡本分,因我是學理科的,並不擅長寫作,我總怕自己不能勝任這樣的工作,但當我依靠神用心去配合時,工作也達到了相應的果效,結果我又忘乎所以了。文字組裡有一個姊妹已作了幾年這方面工作,有段時間姊妹因情形不好工作沒有果效,我一看,心想:你作了幾年的文字工作也不過如此,我雖然不是學文科的,但畢竟是大學生,操練上一階段我就能勝任工作超過你。後來抓工作的讓我們把各自改的文章寫上修改人的名字,我一聽正中下懷:這樣一來,抓工作的不就知道誰的工作能力強了嘛!可連續四個月我修改的文章每次都有一半被返回來讓重新修改,而姊妹修改的文章卻很少有返回來的。面對現實我並不服氣,覺得現在的局面只是暫時的,自己還有潛能可挖,總有一天會超過她的,可誰知我是越想超過她越超不過,我又陷入了熬煉之中。後來我看到上面的講道交通中說:「撒但的毒素、撒但的知識、各種學問在人裡面,使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使人產生野心老想高於萬人之上,老想做首不做尾,老想當皇帝、當總統,老想出人頭地,所以這裡面人的敗壞就顯明了。」「讀完了幾年撒但的書之後怎麼樣?人心裡都變態了,起初挺單純、挺誠實的一個人,變得複雜了、詭詐了,變得狂妄了、自是了,變得誰也不服了,老覺得自己有才幹、自己有實力、自己有能力、自己比別人強。那什麼東西使你這樣狂妄自大呀?那不就是撒但的知識嘛。你接受了撒但的知識,由一個單純的、比較誠實的人,變成了一個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特別自是的人,誰的話也接受不了,這是啥人哪?人不人、鬼不鬼的,這不是怪物嘛。人小的時候挺聽話,挺單純,大人說得對都能接受,當人念完書以後就誰也不服了,誰的話也接受不了了,就覺得自己裡面有真理,自己能照顧自己,自己能選擇道路,自己能處理任何事,自己可以獨立,不用任何人幫助。那人狂妄到這個地步是什麼造成的?就是知識、就是撒但哲學給人造成的。你們認為這麼一個狂妄、自大、自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怪胎是天生的嗎?不是天生的,就是念書念的、上大學上的,這就是被撒但敗壞的。那你信神讀神的話、讀真理,為什麼越讀越有人性,越讀越有理智,越讀越講良心,越讀越有真實的愛,越讀越有真正的智慧,越讀人的心越向善、越能歸向神、越喜愛真理、越喜愛良善、越能敬拜神,不知不覺走上了人生正道?這是怎麼回事?事實足以證明,神的話能拯救人脫離敗壞,神的話能使人脫離撒但的敗壞,神的話能使人的敗壞得潔淨,最後,神的話能使人活出真正的人生,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從這些交通中我找到了自己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的根源——我苦苦追求的知識。知識使我越來越狂妄自是,目空一切,臨到事憑的是自己的才幹、見識,不能放下自己的主張尋求神的意思;知識使我在任何場合都想做人上人,不管在哪個人群中總想自己說了算,讓人聽自己的,總認為自己有學問了不起,從來不服人,總覺得別人都不如自己;知識使我吃喝神話領受個字面意思就認為得著了真理的全部,總覺得自己有了身量,自己有自立能力,可以獨立生活,消極軟弱時也不向弟兄姊妹尋求交通,總覺得問別人顯得自己沒有能耐,總也不能降卑自己;知識使我自以為是,在神面前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人不人,鬼不鬼,成了一個怪物,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樣式。這樣細細琢磨我才發現:那些沒有掌握什麼知識的「愚昧人」,因覺著自己不行能凡事依靠神,追求真理、盡本分都有果效,而掌握很多知識的「聰明人」,因覺得自己什麼都懂、都會,不用依靠神,追求真理、盡本分反而沒有果效;那些文化低的弟兄姊妹領受神話不用知識分析,領受得反而比較純正,看神話能結合自己的情形,有實際經歷,有路途,而文化高的人吃喝神話往往愛用知識、頭腦分析,從字面意思領受,看神話與自己對不上號,沒有實際經歷,沒有實行的路途;那些文化低的弟兄姊妹因著具備一些實際,能被教會重用,而文化高的人卻往往作不了實際工作,不能合神家使用。事實說明:知識越多,文化越高,盡本分時依靠神的心越小,作工越沒有果效。就如每次神家新的安排下來,我總用頭腦、知識衡量,不能馬上順服,跟不上聖靈作工的步伐,生命進入得就慢,而那些文化低的弟兄姊妹就能單純順服,相對來說生命進入得就快。從中看見我所具備的文化知識成了我信神抵擋神的禍根,同時也看到一向被我奉為至高的「知識」原來是一文錢都不值的破爛貨。此時,我再也不以自己讀的書多、學歷高而自豪了,反而感到自己中毒太深、太難拯救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