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103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征服了我

1999年年底,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年後,僅當過兩個月小組長的我被破格提拔為小區帶領。看到教會這樣重用我,我真是心花怒放,覺得自己與眾不同、高人一等了,心想:現在我是小區帶領了,帶領得器重我,不能無視我的存在,弟兄姊妹也得高看我、尊重我、聽我的。那時的我整天趾高氣揚、目空一切,把誰也不放在眼裡,無論走到哪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都要高居首位,別人都得唯我命是從,說話、交通總是高舉自己、貶低別人,看這個人不如自己,看那個人也不如自己,就覺得自己比誰都強,與人相處時老是領導別人、指揮別人,給人當師傅,總認為自己最高明,自己的想法、認識最好,別人都得按著我的意願來,都得聽我的,而我卻很少恭聽別人的意見,更不接受對付修理,誰若說得不合我意,我當場就能反抗,與其辯論,強詞奪理,胡攪蠻纏……我就是這樣一個狂妄得失去理智、野蠻得喪失人性的人,簡直就跟未經調教的牛馬之類一樣,如果不是神的拯救,我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了,哪還有今天!是神一次次的刑罰審判、擊打管教喚醒了我的心靈,使我看到了自己醜陋的靈魂,看清了自己的敗壞實質,認識到了自己的渺小、低賤,貧窮可憐、赤身露體、沒有理智、沒有人性、啥也不是,最終在神面前老實了下來。在這個過程中,我真實地體會到了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拯救我的最好的良方,是征服我的最好的方式,沒有神的刑罰審判就沒有我今天!

記得那是2001年的春節,帶領和我們幾個人在一塊兒過年。一天下午,我慫恿大家一起到外面玩一會兒,感受一下過年的氣氛。大家都不想去,說要在家裡靈修,可我還是一個勁地鼓動他們。帶領見我光想著出去玩,就責備我說:「你對工作一點負擔都沒有,整個小區的工作搞得亂七八糟,你不著急,也不上火,還有心情去感受什麼過年的氣氛!」本來是很普通的幾句話,在我聽來卻格外刺耳,感覺自己受了奇恥大辱似的,我含著眼淚衝進衛生間,把自己反鎖在裡面哭了近半個小時。最後,還是一個姊妹進去連哄帶勸才把我拉了出來。下午聚會的時候,帶領交通的內容我一句也聽不進去,心裡滿了委屈和對他的怨氣,到吃晚飯的時候我還是一言不發,一直低著頭,用沉默與他對抗。但神對付人悖逆的辦法還是有的。幾天後,我們返回各自工作區域,在乘公交車投幣時,我才發現錢包落在接待家庭了,身上分文沒有,司機當著全車人的面羞辱了我一頓,當時我感覺全車的人都在嘲笑我,什麼臉面、尊嚴在那時丟得一點不剩。平時在弟兄姊妹面前狂傲慣了的我哪受過這般羞辱,但在這些人面前我卻絲毫不敢反抗、不敢多言,平日的張牙舞爪在此地絲毫用不上。等到接待家庭的姊妹把我的錢包送過來後,我去買火車票,本來完全可以買上即時的火車票的,可不知怎麼的,我竟買了一張4個小時後才發車的票,白白多等了幾個鐘頭。下車後已是夜裡一點多鐘了,經過一番周折終於回到了接待家庭。此時我整個人失魂落魄,大腦裡一片空白,說話斷斷續續的,聲音像從地獄裡傳出來似的特別恐怖,連我自己聽了都感覺陌生、害怕,而且心裡更是像貓抓一樣慌亂、難受,那種痛苦的滋味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第一次感受到靈裡受刑罰、惶惶不可終日的滋味。後來,藉著懇切地向神禱告、呼求,向神認罪、悔改,到第三天我的情形才慢慢恢復過來。這次的管教使我體嘗到了神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心裡對神有了一些懼怕,看到在教會畢竟不同於在自己家裡,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放肆就怎麼放肆,人在教會裡胡攪蠻纏、張牙舞爪,弟兄姊妹也許不會跟你計較,但神的公義性情卻不會放過人,人觸犯神就要「享受」神的公義性情,就要「享受」神的烈怒與懲罰。在事實面前,我也看到自己比一般的人更野蠻、更難辦,非得惹神動怒,遭到管教才肯低頭。

此後,我雖在外表上有所收斂,不敢再意氣用事,但當臨到不合自己意的事或讓自己受苦的事時,我又老病重犯了。2002年9月,在劃分小區時,帶領說比較薄弱的一處小區由我帶,相對好點的一處由配搭的姊妹帶。我怕自己在比較差的那處小區搞不好工作到時被人笑話,就跟帶領大講理由,想讓他重新安排。帶領跟我交通神的心意,我一句也聽不進去,最後竟衝著帶領大聲說道:「我不去那個地方,那邊的人素質太差了。」這時,旁邊的一個姊妹實在看不下眼了,就阻止我說:「咱應該順服教會的安排,不能這麼沒有理智呀。」姊妹的話讓我猛然一驚,剛回過神來,隨即我感覺自己整個人好像一下子掉進了無底深坑裡,剛才的囂張氣焰立刻被一種莫名的恐慌感所籠罩,心就像被撕裂了似的,又如萬箭穿心一般,感覺自己馬上就要魂飛魄散了一樣,痛苦得讓我簡直無法忍受……一直到晚上,別人都睡覺了,我還在受著無聲的刑罰,根本無法入睡。姊妹看我這麼痛苦,就給我讀了兩段神話:「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我告訴你一句實話,今天你有無敬畏的心這無關緊要,我並不緊張也不著急,但我還要告訴你,就你這不學無術的『才子』也終將斷送在自我欣賞的小聰明裡,受苦的是你,受刑罰的也是你……」「你也可能能跑很多路,也可能能受很多苦,能忍受很大的屈辱,也可能你感覺離神很近,聖靈也在你身上作一些工作,但是當神要求你做一件不合你觀念的事的時候,你還能不順服,還能去講理由,還能悖逆抵擋,甚至嚴重的時候你還能指責神、抗議神,這就問題嚴重了!證明你還是抵擋神的本性,並沒有絲毫的變化。」神的話使我有所醒悟,我這才認識到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喪失了人性,沒有一點理智,在神面前總是爆發獸性,對神沒有一點敬畏之心,總是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發作起來肆無忌憚。今天我能當場頂撞帶領,講自己的理,不順服教會的安排,拒絕教會的託付,到有一天我也能當場指責、抗議基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此時我才感到自己裡面的撒但本性實在太可怕了,如果再不變化,最終只能自取滅亡,落得被神懲罰、咒詛的下場。與此同時,我又一次體嘗到神是烈火,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看到神是大而可畏的神,神太公義、太聖潔了!

之後,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藉著更多的事實顯明,我逐漸認識到狂妄自大是我的致命弱點,是隱藏在我身上的定時炸彈,足能治我於死地,我若再任著自己的性子發展下去,就會觸犯行政被神擊殺。因此,再臨到對付修理或不合自己意的安排時,我就儘量克制自己,不敢當場反抗。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狂妄本性都沒有大發作過,為此,我便以為自己有點變化了。因著我並沒有真正明白真理,只是外表上不像以往那樣張狂了,但裡面的老本性仍舊原封未動,最終,狂妄自大的本性導致我觸犯了神的性情。那是2003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到一個接待家庭去辦事,剛好在那裡碰到一個因失去聖靈作工被安排回家的弟兄,我就順便給他交通了幾句,沒想到他卻像個孩子一樣放聲痛哭起來,過了好一會兒,他說:「剛才你進門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好像是神來到我的面前……所談的話讓人不受轄制還有路,心裡得安慰,我的靈裡一下子得釋放了,回去以後我一定好好盡本分。」聽他這麼說,我先是一驚,隨後,心底居然泛起一絲竊喜,心想:他一個作工多年的人還差點把我當神了,看來我還真的不錯。當時我也沒有特意跟他解釋清楚,只是含糊其辭地搪塞了幾句……直到半年後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才意識到神擺設那樣的環境對我是個徹底的顯明。因我沒有敬畏神之心,心中沒有神的地位,把自己看得太高,處處為自己樹立旗杆,實質就是想取代人心中神的形像,我真是活脫脫的撒但、天使長!所以,當被人誤以為是神時,我不但不感到害怕反而還沾沾自喜,這真是老撒但顯形,這是永遠也洗不清的污點啊!認識到這些後,我知道自己觸犯了神,認為神肯定不會饒恕我了,自己再追求也不行了,像我這樣的人是無藥可救了,不可能蒙神拯救了。就這樣,我活在了消極、誤解中苦苦掙扎,靈裡黑暗,生不如死……感謝神拯救的手一直沒有離開我,沒有丟棄我這個地獄之子,幾個月後,我臨到了神更重的擊打管教,這次的管教使我的人生觀發生了大的轉變。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