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99 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2002年9月,一個偶然的機會,畢業後幾年未見的大學同學給我傳耶穌的福音。那時我因著照顧長期患病的父親(半身癱瘓已五六年)而感到身心疲憊,常常感到生命的脆弱與渺小,幻想著人若沒有生老病死那該多好啊。在這種情況下,我抱著「信仰是精神寄託」的心態接受了耶穌的福音。記得我第一次去教會聽到耶穌的話:「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聖經上還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我的心一下子被觸動了,禁不住淚如雨下,憂傷的心得到了極大的安慰,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主的慈愛與憐憫。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享受到了主賜給我的平安、喜樂以及豐豐富富的恩典,這使我更堅信:神就是愛,神的愛就是包容、忍耐、憐憫、慈愛。

時間飛逝,轉眼到了2004年年初,因著神的恩待與揀選,我有幸聽到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當我看到全能神說:「以前預言過:以後人必沒有眼淚、沒有哭泣、沒有痛苦、沒有人間的病痛。現在神道成肉身就體嘗這些痛苦,體嘗完之後,以後給人類帶來美好的歸宿,以前的痛苦就都沒有了。為什麼沒有了呢?就因著道成肉身神自己他已經體嘗到這些痛苦了,他就把這些痛苦給人類都免去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神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的痛苦是為了給人類以後的歸宿預備得更好、更美、更完善……」我的心被全能神的話語深深地觸動。他的話語是那麼的親切、溫柔、慈愛,又是那麼的熟悉、似曾相識,他究竟是誰呢?誰能說出這樣的話?誰有這樣的大能可以將人類的痛苦都免去,將人類的憂傷都撫平呢?……哎呀,全能神不就是主耶穌嗎?全能神不正是主耶穌的再現嗎?想到這裡,我不禁淚流滿面,心中對神充滿了感謝與讚美,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沒想到神為了人類以後沒有痛苦,竟用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痛苦的代價來免去人類的愁煩、病痛,給人類帶來美好的歸宿。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了!就這樣,我高高興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接受神的新工作後不久,我將原教會的一個姊妹帶出去聽道,不料被教會的牧師、同工知道了,他們對我產生了懷疑。對於他們的懷疑我有所覺察,但我總認為他們人性挺好,不會像別人那樣抵擋神的新工作那麼厲害,所以我抱著一絲希望繼續在原教會聚會。然而,事情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一天聚會時,教會的一名同工突然宣布說發現教會裡有傳「東方閃電」的人,要大家提防,並且讓傳「東方閃電」的人自覺離開,頓時全場鴉雀無聲,空氣好像凝固了似的。這時,只見他惡狠狠地盯著我,手指著我大聲喊道:「××,你就是傳『東方閃電』的,你馬上滾!」頓時,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向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我的心怦怦直跳,我頭都不敢抬起來,強忍著眼淚傷心地離開了。一出門,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心裡不斷地呼喊:「神啊,為什麼要讓我臨到這樣的事啊?從小到大,人人都誇我,對我愛護有加,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失過臉面,受過這樣的羞辱!……」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傷心,越想越難過,不禁放聲大哭起來。正當我為自己的臉面傷心難過之時,聖靈開啟我想起神話詩歌:「神為了全人類的生存,他寧肯生在污穢之地忍受一切恥辱,實實際際作著工作。儘管人都譏笑他,人都毀謗他,神仍是這樣無私地奉獻著,仍是這樣在人中間被人棄絕著,他受的痛苦、他受的屈辱不比你們大嗎?他作的工作不比你們付的代價多嗎?你們還有什麼怨言呢?」神的話語給了我很大的撫慰,使我痛苦的心不再憂傷。是啊,神這麼至高偉大,為了使人類能早日生活在幸福之地,使人類的生活不再淒涼,他寧肯自己受苦,忍受一切的屈辱來在污穢之地作工拯救人。儘管人類都棄絕他、譏笑他、毀謗他,儘管人類都不理解他、不接受他,儘管人類給他的都是誤解、埋怨與打擊,但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仍帶著傷痕以他極大的忍耐在敗壞的人中間作著最大限度的拯救工作。神承受的痛苦、忍受的屈辱該有多大啊,他為人類付出的代價該有多少啊,可他卻沒有絲毫的怨言。與神所受的苦相比,今天我受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我又有什麼怨言可發?更何況我是一個敗壞的人,今天為了配合神的福音工作被人棄絕、受點羞辱這是我的福氣,是榮耀的事,因我是在與基督一同受苦,我應為此感到高興,而不應該消極、退後。想到這裡,內心的愧疚、自責一起湧上心頭,我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神啊,我真不該為自己的臉面與所謂的自尊而傷心難過,我恨我的自私卑鄙、無情無義,不懂得體諒你的苦楚,不知體貼你的心意,不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為你分擔重擔。神啊,今天若不是你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親身去經歷、體驗,我對你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痛苦只是一種道理、公式的認識,根本感受不到你為人類所受的痛苦到底有多大,若沒有今天這件事臨到,我還看不到人類有多凶殘,人類對你的抵擋有多嚴重,更體嘗不到你作工的艱辛。神啊,我不願再為自己計較什麼,我願與你一同受苦。」經歷了這次被棄絕之後,我對神的作工更加定真了,對神的愛、對神的卑微隱藏、對神忍屈受辱拯救人的心意有了一點實際的認識與體會。

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積極盡本分,我也想像他們那樣為神花費,可我卻顧慮重重,心想:如果我辭去工作出去盡本分,父親由誰來照顧,醫療費誰來負擔呢?以後的生活怎麼辦呢?就在我左右為難之際,我看到神話說:「真心為我花費的,我必大大祝福於你。」「我愛一切真心要我的人,你們專心愛我,我必大大祝福你們。」神話給了我很大的信心。我便來到神前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意盡本分來還報你的愛,真心為你花費,專心來愛你,可我情感太重,放不下我的父親,我該怎麼辦呢?求你為我開闢出路。」我這樣禱告之後,沒過多久,我聽說可以給人性好的外邦人傳福音,我就把神的新工作傳給了姐姐,感謝神的恩待,姐姐很高興地接受了這步工作。當她得知我想辭去工作出去盡本分時,她不但沒有反對,而且還願意把父親接到她家去照顧。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神手的安排,是神的愛、神的祝福臨到了我,是神為我開闢了出路,使我盡本分沒有後顧之憂。

2004年年底,我辭去工作正式在教會裡盡本分。在此後的幾年中,我經歷了全能神對我另一種方式的愛,深深地感受到全能神這種方式的愛是一種更大更實在的愛。

因著我一直盼望能得到神應許給人的美好歸宿,所以在盡本分期間,我特別積極,信心十足,總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裡,我先後被提拔為教會帶領、小區講道人、小區配搭,直至2006年初,我做了小區帶領。隨著地位的一路高升,我不由得飄飄然了,開始洋洋得意、自我欣賞起來,心想:如果我在現有的地位上繼續追求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當上更大的帶領,負責更大的範圍,帶領更多的弟兄姊妹,那多威風啊!此後,我一門心思朝著這個目標追求,只要可以使自己的地位高升,我就不遺餘力地去做。不久,上面下發了一份工作安排,說福音工作接近尾聲,神家工作以教會生活為主,要求各級帶領抓好澆灌供應真理的工作,使教會生活進入正軌。對上面的這一安排我根本不屑一顧,心想:雖然福音工作接近尾聲,但我們這裡屬於新區,還有許多人沒有傳進來,我得繼續主抓福音工作,只有把福音工作抓好了,被提拔的機會才會大些,至於教會生活嘛,只要弟兄姊妹能正常聚會就行了。隨後,上面又發下來一份選拔、調整各級帶領的工作安排。對此我依然不當一回事,心想:上面要求選拔人的三條標準也太高了,依弟兄姊妹(多數是外邦人)現在的身量怎麼能達到呢?於是狂妄的我將工作安排拋之腦後,按著自己的意思把那些外表謙卑、能撇能捨、有知識有文化、在世上有工作能力的人給提拔了上來,覺得這些人能說會講,能受苦不受家庭轄制,用他們作工作肯定能把工作搞起來……我一次又一次地悖逆神、抵擋神,不按工作安排行事,這一切怎能逃出神眼目的鑒察呢?最終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我被撤換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