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97 全能神話語的威力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

多年前我因病信了耶穌,在信耶穌期間,我享受到了主耶穌不盡的恩典與祝福:家庭和睦、平安,豐衣足食,有難事不求人,有病不求醫,就連我多年久治不癒的血漏也得到了痊癒。不但如此,在我傳福音、為人醫病趕鬼的時候也常常有許多神蹟奇事伴隨著我。多年來,藉著享受主耶穌的恩典與神蹟奇事,我知道了神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使無變有、使有變無的神,是有求必應、賜給人豐富恩典的神,是滿了慈愛、憐憫的神,同時因著信耶穌也使我有了許多外表的好行為——謙卑、忍耐、受苦、施捨、奉獻……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經歷全能神末世作工期間,我享受到的不再是耶穌給人帶來的豐豐富富的恩典與祝福,也沒有超然的神蹟奇事伴隨,但是,通過吃喝全能神的話語,經歷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我對神有了更新、更深的認識,這才知道原來神不僅是慈愛憐憫、包容忍耐的神,而且還是審判、刑罰、公義、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的神,另外,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實質也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對神也有了一些真實的順服與敬畏。我深深地感受到:雖然全能神沒有顯超然的神蹟奇事,但是全能神話語的權柄、威力卻遠遠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只有全能神話語的刑罰審判才能將人潔淨、變化、拯救,使人脫離撒但的苦害、敗壞,活出真正有意義的人生。

回想以往信耶穌時,為了從主得著更多、更大的恩典與物質的祝福,我為主傳福音、奉獻、花費、受苦,火熱之心從沒有停息過。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得知全能神的工作即將結束,凡是不能撇下一切真心跟隨全能神的人都將被神毀滅,倒斃在大災難中。當時正值福音大擴展之際,為了使自己不落入災難中被神毀滅,為了表達自己跟隨全能神的「真心」,我便毫不猶豫地加入到傳福音的隊伍中。儘管家人對我的這一選擇極為反感,甚至與我反目成仇,但我仍義無反顧地選擇了走這條路。因此,我很自信地認為自己就是一個真心信神、愛神、忠於神的人,甚至覺得自己心中只有神,什麼家庭、親人在我心中早已不存在了。每當看到神話說:「對於這位基督你們的信只是一分或兩分,對於他的愛也只是零分。」「你們跟隨我這麼多年來並未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忠於』,而是圍著你們所喜愛的人、喜愛的東西團團轉,甚至無論何時何地都牢牢掛在心上,而且從未丟棄……」我從不跟自己對號,從不認為神這話是在說我。當看到那些因著受家庭、情感轄制而不能為神的工作全身心花費的弟兄姊妹時,我從心裡瞧不起他們,認為他們都是沒有心志、沒有良心、不體貼神心意的人,他們才是神話中所揭示的對神沒有絲毫忠心的人。直到2005年,神智慧奇妙的作工將我的假面具完全撕掉,我才看清了自己對神所謂的真心、忠心、愛心裡的摻雜,看清了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相,這才不得不俯伏在神前,老老實實地接受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

因著工作需要,我被調到離家幾百里以外的地方盡本分。當我滿懷信心來到異地他鄉後,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對神很「忠心」的我,首先想的不是該怎樣盡好本分還報神愛,而是對家庭、親人的眷戀。當時我心想:以往我在當地盡本分時雖然對家人不能照顧得面面俱到,但隔三差五還能回家看看他們,現在離家這麼遠,要回家一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唉,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他們……剛開始還好一點,盡本分也能安下心來,但好景不長,大約兩個多月後,我心裡便不由自主地開始想家、想親人,尤其是看到接待家庭一家人親親熱熱地生活在一起時,我裡面更是揪心般地難受,不由得對神產生了怨言:我都是快50歲的人了,怎麼還讓我離家這麼遠盡本分,在當地不也照樣可以盡本分嗎?如今我遠在異鄉,再也不能在年邁多病的老母親面前盡孝心了,無論丈夫幹活多忙、多累,我也幫不上一點兒忙,也不能給他一點安慰了,還有我那未成年的小兒子再也得不到母愛了……我越想心裡越痛苦,越想越覺得自己虧欠他們太多,甚至覺得自己太無情無義了。為了得知家人的情況,為了給他們送去我僅有的一點安慰之語,我不惜把家裡給的零花錢都用在了給他們打電話上,大約不到十天就得給他們打一次電話。原以為打完電話知道家人的情況後,心裡就不會再掛念他們了,但事實卻並非如此,我越打電話,對他們越是牽腸掛肚,以至於每天一閒下來就開始想家人,甚至想得晚上常常失眠,白天無精打采,腦子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漸漸地,我對工作越來越沒有負擔,完全是應付差事,以致長達三個月的時間竟沒有一點果效。抓工作的給我交通後,我的情形稍好了一點,但沒過多久又恢復了原樣,依然我行我素,活在情感的網羅中不能自拔。正當我越陷越深,慢慢滑向死亡的深淵時,神嚴厲的刑罰、管教臨到了我。

一天早上起床後,我突然發現下身出血量比平時來月經要多得多,當時我並沒在意,認為自己已進入更年期,經血不正常也是正常現象。誰知,到了上午10點鐘左右,因出血過多我感覺頭暈目眩、心慌、氣喘、四肢發軟,一下子癱臥在床上。就是這樣,我也沒有省察自己,反而認為這突如其來的病可能是神在試煉我的信心。儘管接待家庭與配搭的姊妹都提醒我,讓我反省自己是不是在什麼地方得罪神了,可麻木的我絲毫聽不進去,並為自己辯解說:「我只是有些想家人,但我並沒有因此離開工作崗位,也沒有耽誤工作,這不會是神的管教……」正在這時,抓工作的姊妹來了,她得知我的病情與情形後,便毫不客氣地對我說:「你這病是神的管教臨到了,你好好反省反省自己這一階段的工作果效為什麼一直不好,你整天活在情感中,心被家人佔有,對工作沒有一點負擔,盡本分應付糊弄欺騙神,能不讓神厭憎嗎?」姊妹直言不諱的話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我這才有所醒悟。是啊,神是絕對不會作錯事的,神說過人所做的若是不涉及神的工作、神的名,神是不會隨意責打管教人的。此時我才開始反省自己:自從頻繁地與家人通電話後,我的情形越來越糟糕,外表上我雖然沒有離開工作崗位,心卻完全被親人佔有,作工作純屬是走過程,根本沒有用心作教會所託付的工作。我的所思所想早已被神鑒察得一清二楚,我的所作所為早已讓神恨惡至極。這時,我不禁想起神話說:「有誰真能做到完全為我花費、完全為我獻上呢?都是三心二意、思前想後、考慮家庭、考慮外界、考慮吃穿,別看你現在為我在我前做事,可心裡還想著家裡的妻子、兒女、父母,難道這些都是你的產業嗎?……我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定的地位了嗎?還說什麼讓我在你裡面作主權,佔有你的全人,都是騙人的謊言!一心為著教會的有幾個?又有誰不考慮自己,而是為了今天的國度呢?自己好好考慮考慮。」「你們跟隨我這麼多年來並未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忠於』,而是圍著你們所喜愛的人、喜愛的東西團團轉,甚至無論何時何地都牢牢掛在心上,而且從未丟棄。……為了自己的兒女你們絞盡腦汁、費盡心思,這樣你們仍不滿足,仍然認為自己並未對兒女認真,並未獻上自己的全力,而對我呢,你們從來都是馬馬虎虎,只是在記憶中,並不是在心中長存。我對你們的良苦用心你們從來就不體會,從來就不去體諒,只是稍作思想自己就認為可以了,這樣的『忠於』並不是我期待已久的,而是我恨惡已久的。」

神嚴厲的審判、揭示之語如同兩刃利劍直刺我的心口窩,將我的本來面目、將隱藏在我靈魂深處的骯髒之物完全暴露在了光中,讓我羞愧難當、無地自容。我不禁捫心自問:信神、跟隨神這麼多年來,我心裡有神的地位嗎?沒有。我的心時時刻刻牽掛的、忠於的是自己的家庭、親人,對神則是採取應付糊弄、欺騙的態度,難道這就是我對神的忠心嗎?就是我在神面前所有的良心理智嗎?此時,我才看到自己信神至今從來沒有真正忠於過神,更沒有真心愛過神,我的跑路、受苦、花費、奉獻完全都是外表作法,是在不涉及自己情感、利益的基礎上,在不影響自己小家庭生活的前提下才有的一些好行為,更是為了能從神得著更大、更多的恩典與物質祝福,為了以後能躲避災難,落得不死的結局才勉強在神面前做點「好事」。我所行的完全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所為!就這樣,我還整天昂著高傲的頭,嫌這個不忠心,嫌那個沒愛心,小瞧這個貶低那個,好像只有自己是神眼中的瞳仁,只有自己是最忠於神、最愛神的人,我真是太不自量力、不知羞恥,足見我被撒但敗壞得完全沒有了人的模樣,良心理智、人格尊嚴早已蕩然無存!想想自己從信耶穌至今享受了神多少恩典、祝福,得著了神的多少看顧保守,神對我的愛實實在在、真真切切,可我還給神的全是埋怨、誤解與欺騙,全是打擊與傷害,我的言行早已將神那顆慈母般的心傷透,我實在是一個忘恩負義、大逆不道的逆子,是一個沒有良心、吃裡爬外的畜生!就我這樣的人怎能不讓神痛恨、厭憎呢?怎能不讓神發怒呢?按我的所作所為早已死有餘辜,早該被神滅在地獄之中萬劫不復,但神卻沒有按我的惡行來待我,在忍耐著我的悖逆、忍受著我給他帶來的痛苦與傷害的同時仍在最大限度地寬容我、拯救我,神只是將他公義、聖潔的性情向我顯明,卻並沒有將我擊殺。若不是神道成肉身我早已在神威嚴、烈怒的性情中倒下了,哪還能活到今天。此時,我從心靈深處感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誠懇的愛,感受到他那刑罰審判的愛高過他的慈愛憐憫,更勝過所有親人對我的愛,我那麻木的靈被全能神的愛喚醒,我那顆冰冷的心被全能神的愛感化,我不由得全人仆倒在全能神面前,向神懺悔,並立下心志:神啊,從今以後我願意把心交給你,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你,讓你來支配我的生活、主宰我的全人,我願徹底背叛老肉體,不再掛念親人,只願盡好自己的本分來還報你的愛,如果我違背自己的誓言,願你更重的管教、懲罰臨到我……此後,我的情形逐漸好了起來,病也不知不覺好了,心裡覺得輕鬆了許多,工作也有了起色。那次的經歷讓我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實面目有了一點認識,對神原有的公義性情有了一點了解,對神也有了一點敬畏之心,在神面前也老實了一些。這一切的果效都是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帶來的,我不由得從內心發出感慨:全能神的話語真是靈丹妙藥,不僅能醫治我肉體的病,更能醫治我心靈裡的疾病,使我的敗壞得到潔淨,全能神話語的權柄、威力勝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

還有一次經歷讓我至今記憶猶新。起初看到全能神揭示中國人本是摩押的後代,是從淫亂而來的,本性都是邪惡敗壞之類的話時,我總是不屑一顧,認為這些話是說別人的,我可不是這樣的人。因我從小就比較潔身自好,信耶穌後我更是守住了「不可姦淫」的誡命,再說我現在都這麼大歲數了,怎麼可能做出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呢?直到全能神智慧奇妙的作工將我顯明,才使我仆倒在全能神的話語面前。那是2003年的一天,我與幾個弟兄姊妹在一起學詩歌時,無意中聽到一弟兄唱歌的聲音特別悅耳動聽,我心裡不知不覺對這個弟兄有了好感,為了多聽聽他的歌聲,我便找藉口讓他教我們唱歌。但有誰知道我外表上是在學歌,心裡卻早已被邪情私慾充滿,心想:如果我丈夫各方面都能像這個弟兄一樣該有多好,這個弟兄如果是我丈夫就好了……想著想著我都不敢抬頭正視那個弟兄了。回到接待家庭,我幹什麼都心不在焉,晚上也睡不著覺了,滿腦子都是那個弟兄的影子與他的歌聲,胡思亂想著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後來,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心裡一邊默默地向神禱告,一邊用力克制自己的心思意念。可我怎麼也克制不住,仍在身不由己地胡思亂想,傳福音也沒心思了,心完全被邪情私慾佔有,甚至到了神魂顛倒的地步……這時我才感到害怕,看到自己太危險了,俯伏神前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呼求神拯救我脫離邪情惡慾的捆綁。禱告後,我突然想起神話說:「你也別以為你心中所想我不知道,你的情慾、你的肉體縱使不放縱出來,但你的心中思想的、你的眼睛所戀慕的我還不知道嗎?……男人於你們有何益處呢?真能救你們脫離這苦海嗎?……那些陷在淫亂中的輕浮的少男、少婦、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間喜歡個人名利、追求個人地位的男人與女人,那些陷在罪中執迷不悟的所有的這類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嗎?淫亂、罪惡、污醫、邪術、褻瀆之語、輕慢之言在你們中間盛行,那些真理、生命之言在你們中間被踐踏,聖潔之語在你們中間被玷污。滿了污穢、悖逆的外邦之種!你們的結局歸為何處呢?那些喜歡肉體、專搞肉體邪術的、陷在淫亂罪中的人有何臉面還活著呢?你不知道你們這類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蟲嗎?」全能神嚴厲的審判之語使我感受到了神的怒氣,看到神對活在邪情私慾中的人痛恨、厭憎到什麼地步,看到神聖潔、公義的性情,也看清了自己邪惡敗壞、污穢不堪的真實面目。我頓感不寒而慄,又感到滿臉羞愧、無地自容,覺得自己無臉活在神的面前。想想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流露所表現的,簡直讓人噁心肉麻,更讓神恨惡至極!可厚顏無恥的我還一直孤芳自賞、自命清高,認為自己不是邪惡淫亂之人,絲毫不接受神揭示人邪惡敗壞方面的話語,致使跟隨神多年對自己的邪惡本性沒有一點認識,活在罪中還不以為罪,陷在邪情惡慾中也不覺羞恥、不覺害臊,活在抵擋神的情形中也不以為然。今天若不是神的怒氣、神的性情臨到,若不是神話語無情的揭示、審判,我仍不會醒悟,仍然在撒但的權下尋歡作樂,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賣弄著自己的情慾,最終死在何處都不知道;若不是神的顯明、神的審判刑罰,我仍不知自己的卑賤,不知自己到底是什麼貨色,不知自己的身分、身價低賤到什麼地步。今天在神的顯明中,我才清楚地看到自己並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是一個分文不值的賤貨,是一個渾身上下滿了情慾的污穢之子,按我的本性實質、按我的所作所為只配得到神的咒詛與懲罰,根本不配神來拯救,不配享受神的愛。此時我不由得俯伏神前:「全能神啊,感謝你對我的顯明與拯救,使我不僅看見了自己污穢不堪的醜態與邪惡敗壞的本質,更感受到了你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看見了你聖潔、美麗、尊貴的實質,明白了你用話語審判刑罰人的良苦用心。神啊,今後我再也不敢把自己排除在你的話語之外了,無論你的話語說得多嚴厲、多扎心,都是我的需要,無論你的說話、措詞多麼不合我的觀念,都是真理,都是事實,我只願老老實實地接受你的審判刑罰,竭力追求真理,解決自己身上的所有敗壞,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你的心。」禱告完之後,我不再受邪惡意念的攪擾了,心靈深處有了踏實、平安的感覺。那次的經歷讓我看清了自己信耶穌多年來從未看清的一個事實,那就是:凡是生在大紅龍國家,經過大紅龍薰陶、毒害的人,不管年歲大小,本性實質都是邪惡的。另外藉著那次經歷,我真實地感受到全能神的話語的確能使人擺脫撒但權勢的捆綁,超脫罪惡,活在光中。這樣的作工果效是神蹟奇事根本達不到的,我再次體嘗到了全能神話語的權柄、威力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

這樣的經歷還有許多,在經歷全能神話語審判刑罰的過程中,雖然我的肉體與心靈受了不少痛苦,卻讓我看清了撒但敗壞人、苦害人的詭計、花招,看清了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相,對撒但、對自己有了恨惡之心,同時也體嘗到了抵擋神的痛苦滋味,對神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了一點認識,對神有了一點敬畏與懼怕之心。經歷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讓我對自己敗壞的本性實質也有了一些真實認識,看見了自己的低賤、渺小、蛆蟲不如,低下了高傲的頭,在神面前老實了許多,同時也明白了人外表的行為再好不代表生命性情的變化,人信神若不接受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永遠不可能得著潔淨,最終還得沉淪滅亡。認識到這些之後,我裡面有了追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感受到了全能神話語的彌足珍貴。如今,越經歷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的靈越得復甦,我的心越來越能歸向神了,撒但苦害我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我也越來越得著了釋放自由,心靈深處越來越有享受、有安慰,追求愛神的心志也越來越大、越來越真實了……我能有這些變化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帶來的,是全能神的話語征服了我的心,全能神話語的威力遠遠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

山西省晉城市 李潔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