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96 全能神帶領我走上真正的信神之路

1991年我因病蒙恩一步登天直接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吃喝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就感覺有享受,就感覺神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尤其是聚會場合聖靈大作工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彷彿超脫了肉體活在了三層天上,屬世的一切都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心裡別提有多幸福、多快樂了,就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所以,那時我認為信神就是享受神的恩典。

隨著神發表的話語越來越多(那時神的話語是一篇一篇陸續發到教會裡的),我知道的也越來越多了。這時的我不再只滿足於享受神的恩典,當看到神話中提到「長子」,並且得知神給長子的福分很大時,我就追求做長子,期望將來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後來又看到神話中說時間不多了,我更是心急火燎,心想:我信得這麼晚,會不會得不到這上好的福分呀?我可得多付點代價。於是,當教會安排我複寫時,我特別積極,不怕吃苦。為了能得到長子的福分我決定不找對象了,工作也不幹了,反正只要能做長子,撇棄什麼都行,付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其實,神在他的話中從來沒有確切地說過我們是長子,只是因著人有野心、有奢侈慾望,認為以前神稱呼我們「兒子」,現在神又高抬了我們,那我們肯定是長子。就這樣,我便理所當然地把自己當成了長子。後來,看到新發下來的神話中頻頻提到「效力者」,而且對效力者審判的話越來越多,我心想:幸虧我跟隨了全能神,不然我也就成了效力者了。看到神對長子的祝福、應許,我就認為其中有自己的一份,看到神對長子的安慰、勸勉,我也覺得是對自己說的。尤其看到神說:「大災大難必不臨到我兒,我所愛的,我會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地看顧我兒,你們必不會受其苦、受其難,而是為了成全我兒,在他們身上應驗我的話,好讓你們認清我的全能之所在,更加生命長大,能早日替我擔負擔,為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獻上你們的全人。你們當為之高興快樂,為之歡喜,一切都交給你們,讓你們掌管,交在你們的手中,兒子承受父親的一切產業,更何況作為眾長子的你們?你們真是有福的,不是遭受大災大難之苦,而是享受永永遠遠之福,何等榮耀!何等榮耀!」我心裡更是樂開了花,心想:我這不是在做夢吧?天上掉下這麼大的餡餅就這麼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我的頭上?我真有點不敢相信,但怕弟兄姊妹說我信心太小,所以又不敢不信。

有一天,我興沖沖地去聚會,看到教會裡來了兩個工人。在一起交通時,他們說他們是效力者,聽後我非常吃驚,追問道:「你們要是效力者,那我們豈不更得是效力者了嗎?」他們便毫不隱瞞地道出了實情:「我們中國這些人幾乎都是效力者……」聽他們這麼一說,我心裡「咯噔」一下:不會吧!這是真的嗎?但看著他們一臉沉重、痛苦的表情,其他人的臉也都跟苦瓜似的,又不容我不信。可我轉念又一想:人家做工人的為神的工作撇家捨業,受了那麼多苦,付了那麼多代價,我跟他們比起來差得太多了,人家都是效力者,我還有啥說的,效力者就效力者吧。因此當時我心裡並沒有覺得太難受。

回到家後,我又拿起神話重新看看神對效力者是怎麼說的,看到神說:「為我效力的人聽著!在效力之時得到點我的恩典,也就是暫時讓你們知道以後的工作、以後的事情,但根本享受不到,這是我的恩典,若效完力就馬上退去,不要停留。作為長子的不要驕傲,但可以自豪,因我賜給了你們無窮無盡的祝福;作為滅亡的對象,不要自尋煩惱,自己為自己的命運而憂傷,誰叫你是撒但的後裔呢?為我效完力之後,就可以重新回到無底深坑去了,因你在我面前沒有用了,我開始用我的刑罰對待你們了,我是一不做,二不休,既作必成,既成必到永遠,對眾長子、眾子、子民也是,對你們也是,既刑罰必到永遠。」這一看不要緊,一種從未有過的痛向我襲來,我迅速合上神話不敢再看了。一時間,委屈、不解、不滿一起湧上心頭:昨天我還在幸福的搖籃裡,今日卻被趕出了神的家;昨天我還是神的兒子,今日就成了神的仇敵——撒但的後裔;昨天還有神的無盡祝福等待著我,今日無底深坑是我的去處,而且還要刑罰到永遠。不給祝福也就算了,為啥還要刑罰我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為什麼呢?我不願面對這個現實,也無法面對這樣的現實。我閉上眼睛不願再去想,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從那以後,我一想到自己是個效力者,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真不敢再看神話了。但神太智慧了,在他審判揭示人的話語裡又貫穿著奧祕的揭示,還有預言以後的災難以及國度前景等方面的話,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所以我還是離不開神的話。看神話的時候,神利劍般的話語不斷地刺透我的心,使我身不由己地接受著神的審判、刑罰,感到神威嚴烈怒的審判總是不離開我。痛苦之餘,我知道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原來,我是大紅龍的子孫,是撒但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無奈之下,我不敢再奢望得到什麼福分,願意接受神的命定做一個效力者。當我自以為能安心做效力者的時候,神再一次「引狼出洞」,把我裡面隱藏的東西給顯明出來。一天,我在神的話中看到神說:「我回錫安之後,地上仍舊讚美不息,那些忠心的效力者仍舊等著為我效力,但他們的功用已盡完,只好是思念我在地的情景。那時我開始降災於那些受禍的,但人人都相信我是公義的神,我絕對不會懲罰那些忠心的效力者的,我只讓他們蒙我的恩典。」看到這裡,我心裡偷偷地想:長子的名分我是不想了,大的福分我也不要了,現在我就追求做一個忠心的效力者吧,這是我惟一能追求的了,以後無論教會安排我幹什麼我都要盡上自己的忠心,千萬不能再失去做忠心效力者的機會。如果連忠心的效力者都當不上,只是單純做一個效力者,效完力之後還得回到無底深坑或硫磺火湖裡去,那我圖啥呀?還不如不信了呢!這個想法我沒敢對任何人說,卻逃不過神眼目的鑒察,神用利劍般的話語穿透了我的心,剖開了我的魂。神話說:「人的本性除我以外誰也測不透,都認為自己是為我盡『忠心』,豈不知在『忠心』當中摻有雜質,這種雜質就把人斷送了,因這雜質是大紅龍的陰謀,早被我揭穿,我是全能的神,這麼簡單的事我能不清楚嗎?我能透過你的血、透過你的肉看見你的存心。人的本性在我並不難測,但人卻自作聰明,認為自己的存心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但豈不知在天地萬物中間還有全能的神存在嗎?」「現在多數人還抱著一點希望,當希望變成失望時,那時他就不幹了,就要求退去了,我說過我不強留一個人,但你當心你的後果會是什麼,不是我威脅你,這是事實。」看到這些話我的心怦怦直跳,感到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人心裡想什麼神都知道,人私藏一點小的盼望都是神所厭憎的,都是神不允許的。此時,我心裡對神才稍稍有了一點敬畏之心,決定不再跟神搞交易了,老老實實地做一個效力者,任神擺佈。

後來我才知道,這三個月所經歷的是效力者的試煉,是神在人身上作的第一個話語試煉的工作。經歷了效力者的試煉之後,我知道了神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也是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神,他的話語有權柄、有威力,讓人不得不產生懼怕之心。同時我也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人就應該信神、敬拜神,這是天經地義的,沒有理由,沒有條件,更不該有野心、有奢侈慾望,人若為了從神得到什麼而來信神,這樣的信是在利用神、欺騙神,是沒有良心理智的表現,即使人信神什麼也得不到,最後還得受懲罰,那人也該信他,因他是神,人就應該信神、順服神。另外,我也認識到自己本是大紅龍的子孫、撒但的後裔,是滅亡的種類,神是萬物的主宰,神無論怎樣對待我都是應該的,都是公義的,我應該無條件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回想自己在這次試煉中所流露的醜態,我真是蒙羞慚愧,看到自己真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的後裔,狂妄無理智,一心想得到高的地位、大的福分,甚至想與神平起平坐,和神一同作王掌權,也不知自己是什麼東西,夠不夠資格,就在那不知廉恥地、貪婪地爭奪,當看到自己所盼望的福分沒有得到還得受禍時,就想背叛神不信了。這些赤裸裸的表露讓我清楚地看到自己信神的目的就是為了得福,是在赤裸裸地與神搞交易,我真是狂妄到了極點,完全失去了人該有的理智。要不是神這樣智慧的作工——用效力者的試煉來征服我,將我得福的野心破碎,我的良心理智根本不可能得到恢復,我更不可能老老實實地接受從神來的真理、道路、生命,這樣,我就永遠不可能達到蒙拯救被成全。

經歷完效力者的試煉以後,在主觀上我不敢再為了得福而信神、盡本分了,也不敢再存著交易的心去做事了,覺得這樣利用神、欺騙神實在太卑鄙。同時也膚淺地認識到神藉此試煉來拯救人真是用心良苦,明白了神沒有恨人的成分,神對人的愛從創世到如今從未改變過,所以,從心裡願意在以後的信神、盡本分中追求滿足神,還報神的愛。但因人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在人裡面扎根太深,經歷一次試煉是不可能徹底把它解決的,時間一長,這些東西還會冒出來。所以,神為了更深、更徹底地征服拯救我們,在我們身上又接連作了幾次試煉的工作——刑罰時代的試煉、死的試煉以及七年試煉。在這幾次試煉中使我受苦最多、受益最大的就是99年的七年試煉。

1999年,我被安排到新區帶領教會。這一年正值國度福音大擴展,神家要求把能拯救的人儘可能地都拯救回來。看到神家這樣安排,我以為2000年神的工作就結束了,為了能多得人到時候自己能有好的歸宿,我便起早貪黑地忙於福音工作,對教會生活只是過問一下走走形式而已。雖然我意識到自己的存心不對,卻怎麼也控制不住得福的慾望。當時忙到一個地步,除了福音工作以外做什麼我都覺得是耽誤時間,甚至吃喝神話都感覺耽誤時間……就這樣,我馬不停蹄地奔波忙碌著,不知不覺到了99年年底,教會選出了當地的人來配合工作,我便回到了自己家鄉所在地。

我想像著神的工作結束時一定會有大災難,所以回到家後,我天天在家等待著災難的降臨,等待著神工作的結束……眼看就要到春節了,我的難題也出來了:以前為了擺脫家人及親戚朋友追問我婚姻的事,我說到2000年結婚,那時我想神的工作到2000年肯定能結束,在婚姻上我能撐的極限只能到2000年,沒想到這麼快就到2000年了,春節他們都要來,我該怎麼應對他們呢?正當我為此事發愁的時候,神家交通說還得經歷七年試煉。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翻江倒海、心亂如麻,禁不住跟神理論起來:現在家裡連我住的地方都沒有,家人也不允許我這樣長期在家待下去,這樣的日子我過一天都很難熬,現在又來了個七年,這讓我怎麼活呀?神啊,求你把我滅了吧,我不想被你成全了,我實在受不了這個苦了!第二天,我心裡的鬱悶還是無法解脫,心想:反正還有七年的時間呢,來日方長,我先出去散散心吧。我剛一上車,就感到聖靈在我裡面責備:「當初追求心情願,心血代價都付過,說什麼愛神到底,說什麼永不分離,說什麼有難同擔當,有甜同體嘗,你真真假假騙自己!」面對聖靈的責備,我不由地低下了頭。是啊,以前享受神恩典的時候我向神許下了諾言,今日有難處需要受苦了我就想廢棄誓言,那我的誓言豈不是成了謊言了嗎?神給了我那麼多的愛,今日我臨到點不如意的環境就有這麼大的怨氣,甚至還想背叛神,我真是狼心狗肺,畜生不如!想到這些,我再也沒有心思逛街了,帶著沉重的心情回了家。雖然我被迫無奈「順服」了下來,但每當面對家人對我的不滿和周圍人異樣的眼光時,我就感到信神太苦、太難了,一想到神的工作還有七年,我就從心裡放鬆自己,做什麼事都不著急不著慌,就是盡本分也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這種消極對抗的情形使我漸漸地失去了聖靈作工,我也想扭轉自己的情形,卻無能為力。

一天,我在吃喝神話時,看到神說:「有些人開始出來時心勁可大了,剛盡本分的時候感覺全身有使不完的勁,走著走著怎麼就沒勁了呢?當時的那個人跟現在對比好像是兩個人似的。怎麼就變了呢?這是什麼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信神還沒進入正軌就走偏了,他們所選擇的是錯誤的道路,他們原先的追求裡面隱藏著一個東西,到了關鍵的時候那個東西就出來了。隱藏著哪些東西呢?就是人信神心裡都有一個盼望,盼望著神的日子馬上來到,這些苦難就受到頭了,盼望神改變形像,人的一切痛苦都擺脫了。」神話使我找到了病根,原來在我的追求裡面一直隱藏著一個盼望,盼望神的日子馬上來到,自己就能不再受苦,還能得到好的歸宿。一直以來,我都是在這個盼望的支配下追求,一旦自己的盼望落空了,我裡面就會痛苦、就會崩潰,以致背叛神,甚至想以死來解脫。此時我才看到自己跟隨神這麼多年,走的根本不是追求真理的道路,而是一直盯著神的日子,為得福與神搞交易。今天我雖然無奈地留在了神的家中沒有離開神,但是,我裡面的這種摻雜若不解決,我早晚還會抵擋神、背叛神的。看到自己裡面存在的這個危險隱患後,我在心裡向神尋求:我該怎樣配合才能除去「盼日子」這個摻雜呢?接著我又看到神話說:「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們在這個國家能受這些苦,享受神的作工,外國人多羨慕你們呀,外國人的心願是:我們也想經歷經歷神的作工,受什麼苦都行,我們也想得著真理啊!我們也想長長見識、長長身量,可惜沒那個環境。……在大紅龍國家作成這一班人,讓這些人受這些苦可以說這是極大的高抬呀,以前說過那麼一句話:『我將以色列的榮耀挪到了東方。』現在你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你該怎麼走以後的路呢?你該怎麼追求真理呢?不追求真理怎麼能獲得聖靈作工呢?若一旦失去聖靈的作工那可是最危險的人了,眼前這點苦又算什麼,它將要為你們成就什麼你知道嗎?」從神的這些話中能看得出來人今天能受苦太有意義了,但對受苦的意義到底是啥我一點也摸不著,只是知道只有看透了受苦的意義才能真正扭轉自己盼日子的情形,這是一條解決的路途。雖然現在我不明白受苦的意義,但我現在惟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追求真理、多多尋求真理,因為只有得到真理才能真正明白受苦的意義,我裡面的這個摻雜才能真正除去。

時間好像被提速了一樣,轉眼間已到了2009年,那七個年頭早已不知不覺地走過來了。一路走過來,才感覺這七年的時間並不像自己想像得那麼漫長。這幾年在神審判揭示的話中,在神試煉熬煉的顯明中,我實際地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看到自己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大紅龍的子孫,因我身上滿了大紅龍毒素,就「無利不起早,凡事『利』字當頭」這一毒素,就是典型的大紅龍形象的代表。受這一毒素的支配,我信神只是為了得福,盡本分還有日期限制,奢望著能少受苦還能得大福。神為了除去我裡面這個強烈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在我身上作了多次試煉熬煉的工作,才潔淨了我信神裡面的摻雜。而且在神的揭示與顯明中讓我看見,自己身上還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任意妄為、應付糊弄等等,使我越來越看清自己的本來面目,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就是地獄之子,今天能信神跟隨神實在是神的高抬與恩待,能接受神刑罰審判的工作更是極大的福氣,心裡對神的感恩多了、要求少了,對神的順服也多了,愛自己少了,只求能脫去撒但敗壞性情做一個真正的順服神、敬拜神的人。而就這一點果效也不知是神多少次的作工才達到的,其中包含著神太多的心血代價。經歷神的作工到如今,我才明白了神拯救人實在是不易,神的作工太實際,神變化人、拯救人並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所以,現在我不再像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一樣光盼著神的日子快些來到了,而是總感覺自己敗壞太深了,太需要神的拯救,太需要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終於有了點正常人性該有的良心理智,能正常地經歷神拯救人的作工了。現在回頭想想七年試煉臨到時自己的流露,我感到自己實在太虧欠神了,太傷神的心了,如果神的工作在2000年就結束了,那我肯定是滅亡的對象,七年試煉實際上是神對我的寬容與憐憫。

走過這七年,回頭再看以往不明白的那些神話:「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們在這個國家能受這些苦,享受神的作工,外國人多羨慕你們呀,外國人的心願是:我們也想經歷經歷神的作工,受什麼苦都行,我們也想得著真理啊!我們也想長長見識、長長身量,可惜沒那個環境。……在大紅龍國家作成這一班人,讓這些人受這些苦可以說這是極大的高抬呀,以前說過那麼一句話:『我將以色列的榮耀挪到了東方。』現在你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現在就能明白一點神說這話的意思了,才感覺到受苦真是太有意義了。雖然在經歷這一次次的試煉時受了一些痛苦,但受苦過後才看到我所得著的太寶貴、太有價值了。在經歷試煉中,我看見了全能者以公義為主的性情,也看見了神的全能智慧,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體嘗到了神對人那種父教子般的深沉愛,也體嘗到了神話的權柄、威力,看見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看見了神作拯救工作的艱辛,看見了神是聖潔、尊貴的,人是那樣的醜陋、卑鄙,也經歷了神是如何征服人、拯救人把人帶進信神正軌的……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神在我身上作的這一次次的苦難試煉的工作,我不可能有這些認識。苦難熬煉對人生命長大真是太有益處了,能使人得著信神歷程中該得著的最實際、最寶貴的東西——真理。看到了受苦的價值與意義,我不再夢想坐著花轎進國度了,願意腳踏實地地經歷神的作工,實實際際地追求真理來變化自己。

藉著經歷多年神的作工,現在我才對神所說的「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這話有了一點實際的認識。在沒經歷神作的這些試煉工作以前,我裡面滿了強烈的得福存心和交易觀點,即使道理上知道什麼是信神,信神的目的是什麼,我也是只顧著得福,絲毫不理會真理,更不把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認識神當作自己的追求目標。這時我才明白了,為什麼神道成肉身作工最先解決人裡面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因這些東西實在是人進入信神正軌的絆腳石,人裡面存有這些東西就不會追求真理,不會有正確的追求目標,所走的就是錯誤的道路,是不被神認可的路。如今,神作的征服拯救的工作把我裡面的這個撒但堡壘攻破了,我才得以不再為得福受禍而患得患失、憂慮煩惱了,不再為奢侈慾望而苦苦追求了,也不再為了逃脫災難而在日子上跟神講條件、提要求了,少了這些摻雜我裡面感到輕鬆了、釋放了,也能輕鬆、正常地追求真理了。這都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帶領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以後,無論神再作什麼樣的試煉工作,無論讓我受多大的痛苦熬煉,我都要順服接受,實實際際地經歷,從中尋求真理,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回報神多年的心血代價。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榮光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