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93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我是個本性特別狂妄自大、喜愛追求名利地位的人,與人接觸總願意被人高看,喜歡讓人注重自己。多年來,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我不知受了多少撒但的苦害與折磨。後來,藉著經歷全能神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我才一步步從撒但的捆綁中超脫出來,真正得著了釋放自由,活得輕鬆愉快起來。

多年前我得了乙肝病,因著這一短處我找了一個比我大十多歲的對象。結婚後,我常常為自己不如意的婚姻感到痛苦。為了不被人小瞧,我就竭力裝飾自己,穿著打扮盡趕潮流,並常在人面前說丈夫如何愛我、如何待我好等。可這樣並不能真正掩蓋我內心的痛苦,為此我很鬱悶,時常跟丈夫發脾氣,弄得全家人生活得都不快樂。1995年我信了耶穌,外表上雖有了一些好行為,但我裡面自命清高、追求高居人之上的心卻絲毫沒有減少。為了能讓人高看,我天天祈求主給我安排一份好工作,為此還託關係找門路、請客送禮,力沒少出,錢也沒少花,忙活了半天,到頭來卻是一場空,我悲觀失望痛苦極了,但外表上還得偽裝自己,在親友面前說丈夫怕我受苦不讓我上班,說主耶穌賜給我的夠用就行了。就這樣,我一直活在自我欺騙、自我愚弄之中,活得又苦又累。

就在我活在痛苦中不能自拔時,1999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段時間後,蒙神高抬我被提拔為小區帶領。看到弟兄姊妹都高看我,有啥事都問我,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對我也很熱情,我心裡非常高興,覺得自己盼望多年在世上沒能得到的今天在教會裡終於得到了,心裡很滿足也很得意。此後,為了帶領這個地位,我竭力地盡本分,教會怎麼安排我都順服,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帶領怎麼說我就怎麼聽,即使挨了對付修理心裡再難受,表面上我也虛心接受不反駁。後來,教會又提拔我做辦事員,我暗自欣賞自己,覺得自己在弟兄姊妹、同工中間已是佼佼者了,看到以往的同工有的被撤換了,有的不追求了,而我卻步步高升,我心裡更加感到自豪。

轉眼到了2006年,我又被提拔為區帶領,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我在作工中處處排擠配搭的姊妹,總怕她超過我。福音、事務方面本是配搭主抓的工作,我也爭著搶著幹,把配搭的姊妹架空;當我與配搭的姊妹一起給帶領、工人聚會時,我儘量耐心地多給他們交通、解決他們的情形,想讓他們說我比配搭的姊妹會交通;當看到弟兄姊妹注重配搭的姊妹或在我面前誇獎她時,我心裡就難受、嫉妒她;當看到配搭的姊妹寫的文章語句不通順時,我就看不起她,甚至當著弟兄姊妹的面有意貶低她、諷刺她;在吃喝神話時,我不結合自己的情形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總是把眼光盯在配搭身上,拿神話與她對號。因著我一直爭名奪利、不認識自己,導致靈裡越來越黑暗,神話也看不進去,學詩歌一個下午都學不會一句;因著我不認識自己,給弟兄姊妹聚會也只是講一些字句道理,導致整個區多數弟兄姊妹都不會吃喝神話,不會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生命也沒有什麼長進,並且教會中配搭不和諧的事也頻頻發生;因我不認識自己,沒有真理的裝備,在選人、用人上也看不透人的實質,只是看人的外表,導致選用的人多數都是彎曲詭詐的人,給教會的工作及弟兄姊妹的生命造成了嚴重的損失。針對我的情形,帶領也多次給我交通,解剖我的本性,並說配搭的姊妹比我能看透事,讓我放下自己吸取姊妹身上的長處等。聽了帶領的話,我不但不認識自己,反而更加消極了,認為自己在帶領眼裡還不如配搭,最後消極到一個地步,完全失去了聖靈作工。

2007年11月我被撤換了,並且是一撤到底,什麼本分也不讓盡。面對這一結果,我驚呆了!自從信神以來,我第一次遭受這樣的打擊,好像一下子掉進了無底深坑,此時的我悲痛欲絕,渾身癱軟如泥,坐在接待家的沙發上哭得撕心裂肺,心裡不住地埋怨神:我信神多年付出花費那麼多,現在落得個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了,教會不該這樣對待我,別人被撤換後還有盡本分的機會,而我卻什麼本分也不讓盡,那我以後怎麼辦?我撇家捨業出來好幾年了,就這樣把我打發回家了,我該怎麼面對家人、面對家鄉的弟兄姊妹?……我帶著滿肚子的委屈、怨言,流著淚回到家中。在家期間,我也吃喝神話、禱告神,也聽上面的講道交通反省自己,可我越反省越覺得自己過犯太多、敗壞太深,越反省心裡越痛苦,越覺得自己罪孽深重,神不會饒恕我了,我就是再追求也不能蒙拯救了。為此我心裡愈加黑暗痛苦,靈裡非常壓抑,活在了對神的誤解中倍受煎熬。就在這時,正好上面的講道交通第十二輯發下來了,裡面談到關於事奉神方面的真理。聽完後我的心都碎了,這才認識到自己做帶領這幾年並沒有追求真理,而是一直在追求名利、地位,整天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總想高高在上,一手遮天,站高位轄管人,事奉神卻在抵擋神,我就是攔阻弟兄姊妹生命進入的攔路虎、絆腳石,是魔鬼撒但的差役,是專門來打岔、攪擾神工作的惡魔。我越想越覺得自己作惡太多,越想越恨惡自己,為自己給教會工作帶來這麼大的虧損深感痛心。

我雖痛恨自己的過犯,但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根本不認識,狂妄本性依然在我裡面支配著我,即便與家人在一起也相處不來。有一次,丈夫穿了一件衣服我看著不合體,就嘟嘟囔囔地說個不停,丈夫很反感,瞟了我一眼就出去了。後來,我又見到了母親(她剛接受神的新工作),在和母親的交談中,聽她總說世上的事,並說誰誰家的兒女多孝順,我就反感,猜疑母親是在說我不孝順,於是我哭著把母親說了一頓,見我這樣,母親生氣地說:「我要不是信神了,你這樣又哭又鬧我真受不了,也不容你這樣!」聽了母親的話,我深感內疚,忙向母親認錯、道歉。神藉著周圍的人來顯明我、對付我,我這才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我總想讓別人的所說所做都合我意,總要求別人都順從我,我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嗎?不是太沒有理智了嗎?如果我不變化,那我與誰接觸也處不來,其實不是別人不好,而是我太狂妄、太不可理喻了。此後,我開始每天多看神話,追求變化自己,因著神話的光照,我在家人面前也沒有那麼多花花事了。

一個多月過去了,教會還沒有安排我盡本分,我心裡非常受熬,心想:難道我真的成了廢物,什麼都做不了了嗎?如果這樣下去,過犯彌補不了,善行預備不上,那我還能蒙拯救嗎?在熬煉中我多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現在我認識到自己罪孽深重,作惡太多,深知自己不配得著你的寬恕,但我相信你沒有丟棄我,我願意在你面前盡上自己的本分,無論盡什麼本分都行,願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一個多月後,教會安排我到一個地方搞接待,我沒考慮就答應了。在搞接待期間,我所接待的都是我以往的同工與作工對象,雖然表面上我笑臉相迎、熱情接待,但心裡卻很不是滋味。尤其看到她們在一起交通,而我卻一個人在廚房裡做飯,這時我的名譽地位心又出來了,心想:難道我這輩子就只能搞接待嗎?天天跟鍋碗瓢勺打交道能有什麼出息呢?我作工這麼多年,雖說做不了帶領,可做個小區工人或教會執事也行啊,總比在這搞接待強吧。再說,現在教會裡的很多教會帶領、小區工人還不如我呢,為什麼不讓我去帶教會呢?真是大材小用!豈不知我的所思所想神盡都知道。一天,我在吃喝神話時,看到神說:「現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擺佈,神怎麼說你都順服,什麼患難、熬煉你都能經歷,雖軟弱但心還能愛神。對自己生命負責的人是願意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這樣的人追求的觀點就對了,神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你作了不少工作,別人從你也得著了教導,但是你自己沒有變化,你自己沒有一點見證,沒有一點真實的經歷,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還是沒有一點見證,這是有變化的人嗎?這是追求真理的人嗎?」「你們別把自己看得比天高,應看自己比任何一個有理智的追求愛神的人都低,這是你們進入的路,看自己比誰都矮一截,何必那麼高得了不起呢?何必那麼高看自己呢?」我揣摩著神的話,感到神既是在嚴厲地審判我,又是在耐心地教導我,使我感到溫暖,又甚是蒙羞。反省自己信神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外風風火火地奔波忙碌,但我所做的根本不是為了追求真理,也不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而是一直在追求名譽地位,得到地位時我就能撇棄、能吃苦,失去地位時我就消極發怨言,跟神講理,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地位,我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得到地位才來信神跟隨神的,我的地位心太強了,信神的存心太卑鄙了!按我的所作所為早已該死該滅了,今天我還能有這口氣息,還能讓我搞接待,已是神對我極大的寬容與忍耐了,已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了,可我不知自己的半斤八兩,還把自己看得很高,覺得讓自己搞接待是屈才,竟厚著臉皮要求教會安排我做帶領、做工人,我真是太狂妄、太不知羞恥了!神要的是能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是能任神擺佈、能順服神、對自己生命負責的人,有這樣追求觀點的人所走的路是正確的,是合神心意的。人能否滿足神不在乎做不做帶領,而在乎人是否追求真理。我以前做了那麼多年帶領也沒有追求過真理,沒有預備上善行,反而作了許多惡,今天我要吸取以往的教訓,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甘心情願地搞好接待,在接待的本分上盡上我的忠心,哪怕是做一頓飯,我願把對神的愛、對神的忠心溶入到裡面,只有順服神、滿足神才是我最好的善行,這樣才合神心意,才能安慰神心。之後,我的情形一天好似一天。在這個環境裡,我天天吃喝神話、學詩歌、禱告神、聽上面的講道交通,每天生活得很充實,心裡也感到很踏實,不知不覺心裡也沒有想當帶領的慾望了。三個月後,教會又安排我去外地盡澆灌的本分,我非常高興,認為自己又能派上用場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