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92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蒼白面孔 凌亂的頭髮 我曾經孤苦又落魄 站在你面前 卻與你很疏遠 因為我們是陌路 柔善榮顏透出你的尊嚴 這顆心很美很柔和 言語不能描繪你的無限 哪怕是日月與星辰 寒冷的夜晚 享受你的溫暖 復甦的我迎來了新人生 我的生活充滿活力……」每當唱起223首生命經歷詩歌《你是我真正的生命》,都讓我感受到心靈的震撼與沖擊,多年來因飽受撒但毒素的苦害,雖然遇上了千載難逢的與神重逢的機會,但我卻死抱肉體的前途命運不放,活在消極中與神對抗,曾是那麼的沮喪、失魂落魄,與神相隔那麼的遙遠,形同陌路……是全能神的柔美、善良在溫暖、感化著我,更是全能神的威嚴、烈怒在審判刑罰著我,才喚醒了我麻木、沉睡的心靈,改變了我錯謬的信神觀點,帶領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若不是全能神的審判刑罰,我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一直嚮往那種清靜無為、舒適恬淡的生活,對人生沒有太高的追求,只想能嫁個合意的人,有衣有食、輕鬆平安地過一生就足矣,這就是我最大的滿足與幸福。1992年,已步入大齡的我雖然定了婚,但根本不如意,再看看周圍的人,一個個為肉體生活奔波、賣命,活得好苦好累,我就感到憂心,我不知道自己的明天會是如何,若也要像他們那樣活著倒不如死去,但我知道自己根本超脫不了這樣的生活。正在我徘徊觀望之時,遠在千里之外的姑姑回老家給我們傳了耶穌的福音。讀聖經時,首先抓住我心的是耶穌的話:「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25-33)看到耶穌的應許,我的眼前一亮:是啊,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神尚且還養活牠們,使牠們活在歡樂、自由的境地裡,無憂無慮、無牽無掛。我若信靠主耶穌,把自己交託給主,求主安排我以後的生活,從此不再為生活憂慮、操心,活在一種自由、愉悅的境地裡,那該多好啊!從耶穌的話裡我找到了理想中的生活方式,心靈有了歸宿與依靠,也有了避開現實生活的世外桃源,對信神滿懷信心與希望。於是,我退了婚,義無反顧地跟著姑姑來到繁華的都市,開始在「復臨安息日會」信耶穌。

開始的幾年中,主的愛激勵著我,雖然我找了份工作邊上班邊信主,但我把主要精力都用於查經、聚會、守安息日上,此外還參加青年弟兄姊妹的各種活動,看望老年、病殘信徒,參加教會「聖詩班」,為教會做些事務性工作等,幾乎每天的時間都安排得滿滿的。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充實與快樂,主耶穌也賜給我許多恩典:姑姑待我如親生女兒,我與弟兄姊妹的關係也非常融洽,又得到牧師、長老的器重與厚愛。我感到信耶穌實在太好了,活在主愛的大家庭中真是太幸福了,於是暗立心志:無論誰不信耶穌我也得信。

隨著時間的推移,教會的嫉妒紛爭日漸突出,牧師、長老爭權奪勢,教會分成了完全對立的兩大派,各派中的人也是三五成群,各拉一幫,教會內部矛盾重重。看到這些我雖然有些難受,知道這不合主的心意,但我的信心仍然沒有減少,我認為末世的老底嘉教會有軟弱也是正常的,於是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為教會的合一獻上禱告,求主復興教會。1996年,我放棄了工作開始全時間在教會作工,成了教會裡僅有的幾名「獻身青年」之一。為此教會特意給我安排了住房,每月還發放生活補助。對這一切我感到很滿意,心中暗想:誰下崗我也不會下崗,教會中幾千人,難道還養活不了我們這幾個人?所以,當後來表哥說我的戶口還在農村,生活補助又少,要為我辦理城市戶口並找份更好的工作時,我婉言謝絕了,甚至當我看到表哥那令很多人羨慕的豪華新居時,我的心也不為所動,因我深信耶穌必來接我們進天國,耶穌給我們預備的要比世上的一切好得太多太多。因此,雖然我的婚姻之事還遲遲沒有著落,但我對自己的人生充滿信心:一切都交託給主,我的婚姻主也必預備,即使主不預備,能清心地事奉主一生也無怨無悔。那時,我認為自己的信心非常好,像我這樣的信神才是真正的信神。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1999年5月,全能神已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的訊息震動了我的心,正如詩歌中唱的「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震動了渴慕神顯現的人的心靈」。經過兩位傳福音的弟兄從各個方面見證全能神的作工,我從兩方面認準了這是真道,認準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其一,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中的三步工作,是一位神作的,耶和華、耶穌、全能神是一位神在不同時代所取的代表神不同性情的名。為什麼耶和華神那麼嚴厲,而主耶穌對人卻那麼寬容、慈愛,甚至為人類釘在了十字架上?因為神的作工是分時代、分步驟的,時代不同,工作不同,神的名就不同,神所發表的性情也不同:耶和華作的是律法時代的工作,人只要按著耶和華頒布的律法生活就能得著耶和華的看顧、祝福,否則就會遭到擊殺,耶和華發表的是憐憫、咒詛的性情;耶穌作的工作是救贖人,為了讓人得著贖罪祭,他必須對人施下豐豐富富的恩典,所以主耶穌的性情主要是慈愛、憐憫;末了的國度時代,全能神作的是審判刑罰人的敗壞、潔淨人的罪的工作,所以他所發表的性情主要是公義、威嚴、烈怒、審判。一個時代,一步工作,只能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三步工作綜合起來才能顯明神的所有性情,只有認識神的三步工作才能看見神的全部性情。其二,教會的嫉妒紛爭並非正常現象,而是因神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所以仍停留在恩典時代的教會就沒有聖靈作工了,隨之教會便荒涼了。後來,兩位弟兄結合約瑟被賣埃及地時迦南地出現的飢荒,及神不作律法時代工作時聖殿的荒涼談到了聖靈作工的轉移,使我明白了不管神的作工怎麼轉移,聖靈的作工從未停止,而是一直往前的,人信神就得隨著聖靈的作工往前,否則就會被聖靈的流所淘汰。對弟兄們所談的,我是心服口服,不但解開了我心存多年的謎團,而且也讓我找到了教會嫉妒紛爭的原因,明白了該如何選擇以後的信神之路,認識到神已不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再持守耶穌的名已毫無意義。然而,對神末世作工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作我卻總感到難以接受,怎麼也想不到神的再來會以第二次道成肉身的方式向人顯現,我夢寐以求的被接升天的願望就這樣落空了,我的內心如翻江倒海般難受,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但事實終歸是事實,神的作工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在神的帶領下,我別無選擇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接受神的新作工之後,通過吃喝享受神的話語,我看到以前看聖經所不明白的奧祕全向人打開了:神三步作工的宗旨、每步作工的背景與三步作工是怎樣步步進深拔高的,聖經的內幕和聖經的來源,什麼是基督以及道成肉身的奧祕,征服工作的內幕與審判的真意,神作工與人作工的區別等等。每一方面的真理都使我耳目一新,一些從未聽過的全新的屬靈術語——「被征服」、「蒙拯救」、「被成全」、「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結晶」等也令我驚喜不已。當我唱起新時代的讚美詩歌《走上新的生活》「神哪!如今我走上新的生活,在國度操練裡度過日日夜夜。我總願來在你面前,這樣才不受譴責,如今我才明白是神你愛了我」時,我深深地感受到是神的愛手在牽拉著我,使我踏上了通往國度的道路,我情不自禁地數算著神的恩典:接觸傳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時,教會還沒有被封鎖,否則我根本不能輕易地聽到神的新作工;為把我從宗派中帶出來,弟兄姊妹多次往返奔波,光是給我見證神的新工作就花了十幾天的時間,把涉及神新作工的相關真理交通得非常透亮;因擔心我回到原派別站立不住,弟兄姊妹又多次給我交通,讓我權衡利弊、慎重考慮,才使我選擇不再回去而直接留在了教會;出門時我沒有帶衣服,教會為我拿來衣物,弟兄姊妹也施捨幫助,使我感受到了神家的溫暖;起初我雖然啥也不懂,但教會還是安排幾個一線傳福音的姊妹先後帶著我操練傳福音,使我長了許多見識……這些我所親身經歷、體驗到的每一件事,都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的愛,感受到了神對我的保守、恩待與高抬。

Pages: 1 2 3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