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88 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我

我原是一個地方教會的信徒,特別崇拜帶領,把他們的話供奉為「真理」,用他們的話來衡量全能神的作工,把全能神的作工定罪為假的、異端,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儘管我如此瞎眼愚昧、定罪抵擋,可神卻沒嫌棄我,仍然用愛手把我拯救到了神的面前。

九八年秋天,一個姊妹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說:「不要總守聖經了,主已經回來作了新的工作,帶來了新的說話。」我聽了這話趕緊去找帶領,帶領馬上說:「那可不能相信,聖經說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現,要迷惑許多人,連選民都迷惑了。現在傳異端的特別多,你千萬別上當!其中最厲害的就是『東方閃電』,你進去就出不來了,你要是想出來,他們就打你、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耳朵,要不就是卸胳膊卸腿,將你搞殘廢。」聽了帶領的話,我真是提心吊膽,心想:人家帶領的信了那麼長時間,對聖經懂那麼多還不敢接觸他們,我信的時間短,對聖經也不懂,我更不行了。萬一被迷惑了,信神不是白信了嗎?帶領的還在教會中規定了三條:一、不能聽,你若聽了就會中毒,就會身不由己跟著他們走;二、不能看,看了他們給的書,就會把你的心吸引住,就粘住你了;三、不能出,如果出去就犯罪了,就不能上天堂了,邪靈就把你帶到地獄裡去了。最後還警告說:若有誰不聽話接受了全能神,他的名就在生命冊上被塗抹了,在神那兒就不算數了,而且弟兄姊妹都要棄絕他,把他開除教會,永遠不要!帶領的一番話,更嚇得我大門不敢出,二門不敢邁,深怕碰著他們中了毒,受迷惑。

在以後的日子裡,每當有信全能神的姊妹來我家,我就衝她們說:「你們傳的是假道,是邪靈,是假基督迷惑人的,是來拉人下地獄的,是披著羊皮的狼偷羊來了,俺才不跟你們走呢!俺的帶領說了不讓接待你們,你們走吧!」傳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來了去,去了來,不管是刮風下雨,我都是用同樣的話無情地把姊妹趕走了。剛開始這樣說也不感覺怎麼樣,可是後來也不知是咋回事,只要一說完那些話就不行了,心裡感到特別的難受,便想:我信神就是為了得福,求個平安,現在咋這麼多事呢?這個真的那個假的,到底誰的對呢?帶領的說她們是假的,不讓接待,可我把她們趕走後心裡就格外難受,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我向神禱告:「神啊!你在哪裡呢?你到底作沒作新工作、來沒來呢?帶領的說信全能神的是假的不讓接待,可我把她們趕走後就難受。神啊!我事奉你時間短,分辨不清哪是真的哪是假的,求你幫助我吧!如果是你作的工,你就讓這些人還來,如不是就別讓他們來。」禱告後不久,信全能神的姊妹真的又來了,我便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坐了下來。於是姊妹就直接給我看了神話:「雖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達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雖然知道『神』這個字眼,知道『神的作工』這樣的詞,但人並不認識神,更不認識神的作工,這就難怪所有不認識神的人都是糊塗信了。」聽完這話,心裡覺得特別新奇,因這是我從未聽過的,但又不太明白,我就問姊妹:「怎麼信神才能不糊塗信呢?什麼叫信神呢?」姊妹接著又給我讀道:「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我們的帶領說你們信的是假的,你們卻說是真的,那怎麼能知道你們信的是真的呢?」我問道。姊妹看我還有顧慮,就又給我讀了關於如何尋求真道這方面的真理:「分辨真假道得需要具備幾方面常識,最基本的常識就是看有無聖靈作工。因為人信神的實質其實就是信神的靈,即使是信道成的肉身也是因著這個肉身是神靈的化身,也就是說,這樣信仍然是信靈。靈與肉身雖有區別,但因著這肉身是從靈而來的,是話而成的,所以,人信的仍舊是神的原有的實質。所以,區別是否是真道,首先得看有無聖靈工作,其次就是看這道有無真理。所謂的真理就是正常人性的生命性情,也就是神起初造人時對人所要求的,即所有的正常人性(包括人性理智、見識、智慧、做人常識),也就是看這道是否將人帶入正常的人性生活中,看其所說的真理是否是按著正常人性的實際而要求的,這真理是否是現實的、實際的,是否是最及時的。若是有真理,就能將人帶入正常實際的經歷中去,而且人越來越正常,人的人性理智越來越完全,人的肉體生活、靈生活越來越有規律,人的喜怒哀樂越來越正常,這是其次的一條。還有一條就是人對神是否越來越有認識,經歷這樣的作工與真理是否能激發人愛神的心,使人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這就能衡量出是否是真道。……神不作重複的工作,不作不現實的工作,對人不作破格的要求,不作人理智以外的工作,所作的工作都是在人的正常理智的範圍之內的,不超過正常人性的理智,他的工作是按著人的正常需求而作的。是聖靈的工作人就越來越正常,而且人性越來越正常,人對撒但敗壞的性情、對人的本質越來越有認識,對真理越來越渴慕。也就是人的生命能越來越有長進,人的敗壞性情能越來越有變化,這是神作了人的生命的原意。若是這道不能將人本質的東西揭露出來,也不能將人的性情變化,更不能將人帶到神的面前,不能使人對神有真實的認識,甚至人性越來越低下,理智越來越不正常,那這道就不是真道,或許是邪靈作工或許是舊道,總之就不是聖靈的現實作工。」聽到這裡我心裡透亮、踏實了許多,感到是千真萬確的真理,當時就想:如果帶領的接受了那該多好。又問姊妹:「你們為啥不給我們帶領的傳呢?是不是他們聖經知識豐富,你們談不過他們?」姊妹見我這樣說,就笑著對我說:「『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神的說話、作工是面向眾教會說的,並不是針對一部分人,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不管哪個教派的帶領或教主,都得面對神末世的作工,神的工作不但在中國作,而且還要擴展全宇,神的作工從不回避任何人,就像耶穌當初在猶太作工、說話一樣,是面對以色列所有的人作工,但只是有的接受,有的不接受而已。那些聖殿裡的大祭司、文士、長老不也看見耶穌的作工說話了嗎?不也知道耶穌所作的一切嗎?他們為啥不相信呢?不就因為他們太自是、太狂妄了嗎?在人認為,凡是資格老的、有知識的、有才能的一定能蒙神悅納,神應作工在這樣的人身上。但神作的卻與人的觀念完全相反,耶穌早就說過『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太19:24),神揀選的都是一些小民,像彼得、雅各、馬太……有的是打漁的,有的是稅吏,都是一些不起眼的人。神就藉著這些不起眼的人來顯明神的智慧、奇妙與全能。神末世的工作也是這樣,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接受神,但這不是神不拯救他們,而是一開始就給他們傳,他們也早都聽見了神的聲音,並且比弟兄姊妹聽得更多,但因著他們的狂妄、自是、地位、享受拒絕了神的拯救。這也正應驗了末世神再來要揚淨他的場,要分清山羊、綿羊,分清麥子、稗子。從中看出神要的不是外表高大而沒有果實的稗子,也不是威武能鬥而對神沒有順服的勇士,神要的不是這些,要的是那些能順服神的人。耶穌開始傳道就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神不管人的地位高低,也不看人的資格老幼、作工時間的長短和受苦的多少,神只看人有無一顆敬畏、順服、尋求神的心,因為『神讓自卑的升為高,讓自高的降為卑』,所以我們要想明白神末世作的工作,務必得從帶領的捆綁中走出來,放下自己的想像、觀念,尋求神現時的作工。」姊妹的一番話說得我連連點頭,心裡特別亮堂,並沒有帶領說的聽了之後「中毒」的反應。接著姊妹又給我說了神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宗旨,神在中國作征服工作的意義……我越聽越透亮,便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

由於受帶領所傳謠言的影響,我心中還有顧慮,我就在與弟兄姊妹接觸中,暗中觀察他們的一言一行。但我卻發現他們不管是聚會交通或看神話或盡本分,弟兄姊妹之間都非常的單純敞開,都能認識自己,聚會時也滿有生機,盡本分也很積極,彼此相處都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都以神話為準則,我這才知道帶領所傳的那些諸如挖眼睛、割鼻子、卸胳膊卸腿之類的話完全是騙人的謊言。想想以往自己因聽帶領的話,拿帶領的話迷惑別的姊妹,致使別的姊妹也因我說的話而不敢接受真道,我心中更加懊悔自己,深感虧欠神太多,也恨自己實在太愚昧,真是善惡不分。後來又在神話上看到:「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著神而對別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沒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我這才徹底明白了帶領的實質,明白了他們為什麼說不能聽、不能看、不能出,原來都是籠絡人的一種手段,是玩弄小孩的一種把戲。他們是在竭力地維護自己的地位,他們是怕弟兄姊妹見了真光、接受了真道之後沒有人再為他們效勞,供他們享受。所以就散佈那些謠言,對全能神的工作捏造、毀謗,導致弟兄姊妹不敢接受真道。

親愛的靈胞們,我以自己的切身體會奉勸你們:睜開昏睡的雙眼吧!看看到底誰是拉人下地獄的,誰是真理、道路、生命,到底誰又是披著羊皮的狼?千萬不要像我以前那樣受帶領的轄制,不敢尋求,結果失去了多少光陰,少得了多少真理。今天神的工作在飛速向前發展,跟不上就有被撇的危險,我們應該仔細思量一下了,不要做被神關在門外的愚拙童女,那樣豈不是太可憐了嗎?

河南省濮陽市 建麗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