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62 國度路上見「真心」

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誰若是說我對神沒有真心與愛,我決不服氣,因為為主花費我可是心甘情願,任勞任怨。當我進入國度操練,親身經歷了神末世刑罰、審判的工作後,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在事實面前,我才看清了我的「信」裡摻雜太多,不得不承認我對神並沒有真實的信與愛。

記得剛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時,我看到神話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神話使我連連點頭,心服口服,不由地承認:人信神還真是為這些。但我自認為我信神的觀點略顯高尚一些,因為我既不為治病,又不為得物質祝福,就為找個說理的地方。世上惡人太多,是非顛倒沒有公平,我記得聖經裡有過這樣的話:「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就因這話我就死心踏地信了神,所以當看到神揭示人的信不合格時,我並沒把自己放在這個行列裡。

當我知道末世神的審判工作快如閃電時,立馬放下了屬世的纏累,就為趕快跟上羔羊的腳蹤,讓神潔淨成全,最終進入那美好的歸宿。於是我激動而自豪地投入到了國度操練中,覺得生活一片光明,有滋有味,不管走在人前還是人後,總是高昂著頭,心裡那個美呀,就別提了!看到周圍的人事物感覺也和以前不一樣了,因為神應許我做國度子民,神的大功告成就在眼前,邪惡的世界要被毀滅,我們馬上要成為得勝者,進入神應許的千年國度了!

可神一場「無情」的審判把我的「信」砸得粉碎,在事實面前,我終於承認自己對神並沒有真實的信,更沒有真實的愛。當時,我滿懷信心地接受了教會的託付,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想把神末世的工作趕快告訴給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希望他們也能早日跟上羔羊的腳蹤,成為神所應許的國度子民。可我哪裡知道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因不承認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把神的作工定罪為「邪靈、假基督」,稱傳福音的人為「拉人下地獄的魔鬼撒但」。結果他們毫不留情地將我橫掃出家門,又打又罵,像對待仇人一樣勢不兩立。這樣的遭遇將我賴以生存的人生信條砸得粉碎,我向來認為人要臉,樹要皮,寧可餓死絕不為三斗米折腰,我好心傳神末世救恩卻遭到如此「待遇」,真是太過分了!我什麼時候也沒慘到任人呼來喝去的地步,這簡直比要了我的命還難受。所以立志要安慰神、體貼神的勁沒了,剩下的全是惱怒和詛咒:「不知好歹,死有餘辜,不信拉倒,死了正好。」有了這種心態,再讓我去傳福音我死活不幹,弟兄姊妹便輪番給我交通神的心意,說神最急切的心意就是福音工作,還有那麼多弟兄姊妹沒找回來,神的心特別憂傷、著急,神急切地期待著這些四處飄流的浪子回家,今天我們傳福音就是找回自己失散的親人,不能為此受苦哪能算愛神的人?又看到神話上說:「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卻不實行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你們的忠心一點沒有,順服一點沒有,渴慕公義與真理的心一點沒有,對神的愛一點沒有。可以說你們在神面前的情形簡直是一塌糊塗,該守的守不住,該說的說不了,該實行的實行不出來,該盡的功用又盡不上,該有的忠心沒有,該有的良心沒有,該有的順服沒有,該有的心志沒有,該受的苦沒受,該有的信心沒有。你們簡直是一無是處,你們還有什麼臉面活著?我勸你們還不如早點閉目,這樣也省得神再為你們操心,再為你們受苦。」一連串的打擊與神話的責備使我一下子承受不了了,陷在消極之中。是啊!我享受了神這麼大的愛,卻不能為神傳福音找迷羊,實在太悖逆、太抵擋!真是沒良心,對神無情又無義,真是沒臉活著,快死了得了!越這樣想越消極,越消極越覺得神的要求太高我夠不上。這時誤解、埋怨也出來了,心想:早知信神得受這份氣,遭這份洋罪,我真不如不信。這下倒好,不體貼神的心意就是作惡,作惡就是死路一條。這時以往的自豪沒了,到處挨打受罵,哪能自豪起來?以往的驕傲也沒了,作惡就得受懲罰,上哪去驕傲?以往覺得是國度子民,只想著與神同享美福,誰知這哪裡是享福,這不是活遭罪嗎?越想越軟弱,哭天抹淚地把一腔怨氣全發洩到神頭上去了,總認為神讓我傳福音是折騰我,心裡憤憤不平:他們信就信,不信就不信,愛死誰能拉住呢?幹嘛還得讓他們如此作踐我,被人又打又罵的,他們根本不拿我當人待……

就在我破罐子破摔,不求上進時,神的話將我從誤解中引領出來。神說:「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話語審判人的目的就是為了達到讓人認識自己、順服神,並不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懲罰人。」「如果你看不到在你身上所作的都是愛,都是拯救,認為這只是一種方式,是折磨人的……那你還回你的世界中去受苦受難吧!」看完這些話語,我才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也領略了神末世話語審判工作的奇妙與智慧。若不是神嚴厲的審判之語正刺到我的痛處,我認為歸宿無望,哪能冒出信神遭罪、不想再信的念頭?「無利不起早」的醜陋本相哪能顯明得這樣徹底?沒有事實我哪會承認我不是真正信神的人?只想與神同享福,不想與神同受苦,就好比是兒女孝敬父母的態度,能分家業得好處我就靠前,沒好處就靠後。在事實面前,我才看到自己對神一點真心沒有。再看看神對我的態度,沒以我的悖逆來報應我,只是用嚴厲的話語點出我的悖逆,又用話引導我走上正路,讓我認識了我的不義,看到了我的卑鄙、無恥,更看到神嚴厲的審判中包含的全是愛。我又懊悔又感激,虧欠的淚水止不住地流。神啊!你太可愛,天地之間惟有你的心最好,人愛義人都做不到無怨無悔,你為我這個罪人卻付出了一切,一直默默無聞地等待,直到我回轉。那一瞬間,我對神愛有了切身的體會,神這樣愛我,不也這樣愛著每一個真心相信、等候他的人嗎?人雖悖逆,雖抵擋,雖任意定罪傷害神,但神卻不看人的悖逆,從未放棄對人的拯救。神能從至高處降卑到最低處,忍受一切恥辱、譏笑、毀謗,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又有什麼放不下的?面子算什麼?尊嚴又算什麼?如果放棄我的臉面與尊嚴能換回各宗各派弟兄姊妹的生命,讓神憂傷的心得一絲安慰,這不更有意義,更有價值嗎?神的審判之語使我醒悟,讓我明白了一個受造之物當怎樣信神,雖然因著神的審判之語我受了熬煉,受了痛苦,但這些熬煉與痛苦使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我願意以自己的微薄之力為神分憂,以實際的行動與付出來體貼神的心意。

等待主駕雲重歸、審判世界的弟兄姊妹們,神就是這樣實實際際地用他的話語來作審判的工作,用他的話語審判人類的悖逆與不義,從而使人認識自己,變化自己,最終得著潔淨。人非聖潔不能見神,惟有全能神的話語能使我們得潔淨、蒙拯救,這是通往天國大門的必經之路,因為天國裡不容許污穢的人進去。親愛的弟兄姊妹,請不要再猶豫了!快來接受神的親自潔淨、成全吧!相信被神得著是我們共同的心願!

山東省煙臺市 孟永新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