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秘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20 信全能神我真正回到了神的家

信神以後,我被講道人講的「造物主」「天堂」「地獄」「忍耐」「永生」「挪亞造方舟」等等一系列任何小說上從未發現的新鮮名詞、典故所吸引。從此,漂泊多年的我猶如回到了真正的家,帶領成了我生命的依靠,他的言行舉止都影響著我的一舉一動,並為自己過去的瞎眼而自我責備:我咋把人家(宗教帶領)看作是一副窮酸相呢?你看人家站在講道台上時那神氣勁兒、那莊嚴的神態連縣長都比不了,鎮定自如、口若懸河,下邊的人屏息而聽,你看人家站著講得口乾舌燥也不覺累的甘心奉獻精神,別說活人比不上,連死去的雷鋒也難比,聽說還被提到天上幾次,在「天河」裡洗過澡哩,可不是嗎,以前沒注意,到現在才看清,人家連腦門都亮光光的,真是神的「僕人」。我突然「良心發現」,慌忙把自家剛買的新台扇背著不信的妻子提到聚會點,照著「僕人」直扇,還奉獻了50元錢。在我眼裡,帶領比任何人都重要,就連帶領講話的音調也適中,走路的姿勢也穩當。那一段時間,無論是誰,若說出有損帶領的話,我心裡覺得比傷著親爹還難受,我就立即義正詞嚴地用超過其數倍的話給反駁回去,不知不覺,帶領成了我心中的偶像,成了我得永生的惟一寄託。一向性格倔強、四大不服的我,對帶領卻百依百順、言聽計從、滿臉堆笑,只要是帶領說的話——全對!甚至願為其捨命。

雖然信了神,但對什麼是神,什麼是信神,什麼是神的管教,什麼是真理、道路、生命,我是一竅不通,更別說「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信神當敬拜神」「神是忌邪的神」「不能把人當神待」等等更是門外漢了,但誰若不讓信神,那不行,誰不讓聽帶領的不行。我自以為只要信就能得救、就能上天堂了,為此常與「意見不同者」爭爭吵吵,對父親說話也是火藥味十足,原本就目中無人的我,越發變得不可一世了。

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改變了我的看法,也改變了我的生活。我的「偶像」、「神的僕人」成了騙錢能手,不僅把祭物用來給兒子交學費,還詐騙了弟兄姊妹幾千元錢。我驚呆了,太不可思議了,他竟會……我火冒三丈,當眾跟帶領大吵起來。一種被愚弄、被蒙蔽了的感覺讓我一怒之下離開了教會,重新回到了世界,又過起了畜生一樣的生活。

98年冬天,以前的弟兄姊妹陸續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可是,無知的我仍然舊性不改,一次次地將被聖靈感動前來尋找「迷失的小羊」的弟兄姊妹們趕出家門。有一天晚飯後,我被一個剛接受新工作的小弟兄叫到街上,他苦口婆心地勸我,我卻如法炮製,甚至心裡還嘲諷他:「你懂個啥呀?」出乎所料的是小弟兄鏗鏘有力地說:「神馬上要改變形像,公開顯現了,你就不後悔嗎?你可注意點。」說完就走了。扔下我一個人在街上發呆:小傢伙怎麼能說出我從未聽過的新鮮名詞?對我一向尊重有加,開口便叫「叔」的小傢伙,怎麼敢教訓我?我沉悶、憋氣,彷彿受了極大委屈。可我還是搞不懂:小弟兄為何說出這樣的話?莫非他所說是真的?我不願就此罷休,一定要弄個明白,心中陡然生出了「去教會聽道」的意念。

一連數日,我心魂不定,那個意念一直佔有著我的心,我反覆思索著他們所說過的話。無意中,我看到了家裡牆上掛的掛曆上有一句經文「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心中不免一驚,我沉思片刻,豁然醒悟。尤其是「那要來的就來,決不遲延」像一把利劍一樣刺痛了我的麻木又剛硬的心,弟兄姊妹的柔聲細語、百般勸說縈繞在我耳旁,我彷彿聽見了父倚家門、盼子回歸的呼喚,只覺得心在顫抖,鼻子一酸淚水奪眶而出。我再也忍不住地大聲呼求:「主啊!是你歸來了,你在哪裡?」任由淚水淹沒我的心,只要能洗刷我的污穢、悖逆……我懷著激動的心來到教會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若是你拯救的對象,求你不要丟棄我,我再也不惹你傷心了……」

當我看到弟兄姊妹唱歌跳舞、獻祭、讚美神時,我的心激動萬分陶醉在神的愛裡,情不自禁地投入了讚美的流中。自古以來,只有人背叛神,神從不丟棄人。神說:「因著人的舊性,也因著我的憐憫,我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時,即使人有一口氣,我也將人從死亡之中奪過來……只因著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神哪,有誰像你這樣無私地愛著我,又有誰像我這樣常常忘記你,在世上徘徊、蹉跎,還留戀今生的安樂,如此貧窮、瞎眼、狂妄野蠻、貪享肉體不認識你,卻被你看在眼裡,從不嫌棄,我不願再流浪,我要做一個真正的神家的一員,我終於又回到了神的家中。在神的審判刑罰的話中,我茁壯成長,當我狂妄自高時,神話語的刑杖一直伴隨著我;當我失去信心之時,神的話及時安慰了我的心,給了我生活的勇氣;當我有悖逆、流露敗壞時,神的咒詛管教立時臨到我,讓我有所醒悟;當我滿足神時,心裡頓覺踏實亮堂,我真正體嘗到了「家」的溫暖,享受到了「父教子」般的深沉的愛,雖然也受了許多苦,但我知道了神是如何成全人的,我不願再離開神,全能神教會才是我真正的家。在這裡弟兄姊妹親親熱熱彼此相愛,取長補短,成了一家人,在神的審判中,我老舊的敗壞性情開始變化了,對自己也有點認識了。感謝全能神再次眷顧了我,使我這個信神卻不知什麼是神,信神卻遠離神、否認神、背叛了神的悖逆之子,使我這個「天國之外到處漂泊、流浪街頭的乞丐」又一次破例蒙了拯救,體嘗了神的愛。

親愛的弟兄姊妹,此時此刻,你的心中有何感想?你是否為我感到高興?你是在天國門外流浪還是已歸回到了神家?你是否已找著了人生的正道?把你心中的苦與樂向神訴說吧!神會讓你體嘗到「家」的溫暖!

河南省濟源市 王新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