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聖經是神作工的見證,信主的人都是通過讀聖經才承認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才看見了神作為的奇妙、偉大、全能。另外,聖經裏有很多神的話與人的經歷見證,能供應人的生命,對人很有造就。我們讀聖經能不能得着永生呢?難道聖經裏就没有永生之道嗎?

5 聖經是神作工的見證,信主的人都是通過讀聖經才承認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才看見了神作為的奇妙、偉大、全能。另外,聖經裏有很多神的話與人的經歷見證,能供應人的生命,對人很有造就。我們讀聖經能不能得着永生呢?難道聖經裏就没有永生之道嗎?

參考聖經:

「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内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裏來得生命。」(約5:39-40)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14:6)

相關神話語:

人看聖經也能得着許多人在别的書中得不着的生命之道,因為這些道都是歷代先知使徒所經歷的聖靈作工的生命之道,而且有許多言語相當珍貴,能供應人的所需,這樣,人就都願意看聖經了。又因為聖經裏隱秘的東西太多,所以人對這本書的看法不同于任何一本屬靈偉人的著作。在聖經裏記載收集了新、舊時代事奉耶和華、耶穌之人的經歷與認識,所以,後人能從這本書中得着不少開啓、光照與實行的路。之所以這書高過任何一個屬靈偉人的著作,就是因為任何屬靈偉人的著作都是取材于聖經,他們的經歷都是來源于聖經,而且是解釋聖經。所以,即使人能從任何一個屬靈偉人的書中得着供應,但人崇拜的還是聖經,因為在人來看聖經太高、太深了!雖然在聖經裏收集了一部分生命之言的書,就如「保羅的書信」「彼得的書信」這類書,而且人還能從這些書中得着供應,得着幫助,但這些書仍是過時的書,仍是舊時代的書,他們這些書再好也只能適應一個時期,并不能存到永遠。因為神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不能只停留在保羅、彼得那個時代,也就是不能永遠停留在耶穌釘十字架的恩典時代。所以説,這些書只能適應恩典時代,不能適應末了的國度時代,只能供應恩典時代的信徒,不能供應國度時代的聖徒,再好也過時了。就如耶和華創世的工作,還有耶和華在以色列的工作,工作再好也得過時,也有過去的時候。又如神的工作再好也有結束的時候,不能永遠停留在創世的工作中,也不能永遠停留在釘十字架的工作中。不論釘十字架的工作如何有説服力,如何能達到打敗撒但的果效,但工作總歸是工作,時代又總歸是時代,工作不能總是停留在一個基礎上,而時代也不能是永恒不變的,因為有創世必有末世,這是必然的!所以,就新約「生命之言」即「使徒書信」「四福音」拿到今天都成了歷史書籍,都成了老黄曆,就這樣的老黄曆怎能把人帶入新的時代呢?這樣的老黄曆再能供應人生命,再能將人帶到十字架前,還不都是過時的嗎?還不都是無價值的嗎?所以,我説你不要再迷信那老黄曆了,這老黄曆太「老」了,不能把你帶入新的工作之中,只能是你的累贅,不僅不能把你帶入新的工作中,帶入新的進入中,反而把你帶入舊的宗教堂裏去了,那你信神不是倒退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四》

有許多人認為明白了聖經、能解釋聖經就是找着了真道,事實上真是這麽簡單嗎?聖經的實情是什麽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裏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裏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裏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新約也記載了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于歷史的記載嗎?過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屬于歷史,再真、再實也是歷史,歷史不能針對現實,因神不回顧歷史!所以説,你只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現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尋找聖靈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麽是尋求神。你如果看聖經是為了研究以色列的歷史,也就是研究神創造整個天地的歷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認識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歷史的,你就得尋求神現時的心意,你就得找聖靈作工的動向。你若是考古學家可以看聖經,但你不是考古學家,你是信神的,你最好尋求尋求神現時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四》

現在或許你很想得到生命,或許你很想得到真理,不管怎麽樣,總之你還是想找到神,找到能使你有依靠的神,使你得永生的神。你要想得永生必須先得了解永生的來源,必須先知道神到底在哪裏。剛才我已經説過,只有神才是永久不變的生命,只有神才有生命的道。既是永久不變的生命,那就是永遠的生命;既是神才是生命的道,那神自己本身就是永生的道。這樣你就應先明白:神到底在哪裏,怎樣才能得着這永生的道。現在我們應將這兩個問題分開來交通一下。

如果你真想得到永生的道,而且是找得如飢似渴,那你先回答這樣一個問題:神如今到底在哪裏?或許你會説「神當然住在天上,難道還會住在你家不成?」或許你會説神當然在萬物中間,或許你會説神就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或許你會説神在靈界。我并不否認你們所有人的説法,不過我得將這個問題向你們説説清楚。「神住在人的心中」這話不完全正確也不完全錯誤,因為人信神有真信有假信,有神稱許的也有神不稱許的,有神喜悦的也有神厭憎的,有神成全的也有被神淘汰的,所以我這樣説,神只住在一些人的心中,而這一些人無疑就是真信神的人,是神稱許的人,是神喜悦的人,是神成全的人,這些人是神帶領的對象。既是神帶領的對象那就是已經聽到和看到神永生之道的人。而那些假信的人,那些神不稱許的人,那些神厭憎的人,那些被神淘汰的人,定規就是被神弃絶的人,定規就是并未得着生命之道的人,定規就是并不知道神到底在哪裏的人。相反,那些神住在其心中的人就是知道神到底在哪裏的人,就是神賜予其永生之道的人,也就是跟隨神的對象。現在你知道神究竟在哪裏了嗎?神既在人的心中,又在人的身邊,他既在靈界又在萬物之上,更在人生存的地上,所以説,末世的來到將神工作的步伐又帶入了新的境界。神既在萬物中主宰一切,又在人心中作人的後盾,更在人的中間生存,這樣才能將生命的道帶給人類,才能將人帶入生命的道之中。神來在了地上,活在了人間,是為了人能得着生命的道,是為了人的生存,同時他又在萬物中指揮着一切,以便配合他在人間的經營。所以,你若只承認神在天上、神在人心中這道理,却不承認神在人間生存的真理,那你就永遠也得不到生命,永遠也得不着真理的道。

神自己就是生命,就是真理,他的生命與真理共存,得不着真理的人也定規得不着生命,没有了真理的引導、扶持與供應,你得着的只是字句,是道理,更是死亡。神的生命無時不在,他的真理與生命同時共存,你若找不到真理的來源就得不到生命的滋補,你得不到生命的供應那你一定没有真理,你的渾身上下除了想象觀念以外那就是你的肉體,是你那充滿腥臭的肉體。你要知道書本的字句不能算作生命,歷史的記載不能當作真理來供奉,過去的規條不能充當神現實説話的紀實,只有神來在地上活在人的中間所發表的言語才是真理,才是生命,才是神的心意,才是神現實的作工方式。你把神以往時代的話語的記載搬到今天來守,那你就是一個考古學家了,這樣,説你是一個歷史文物研究專家那是最恰當不過了。因為你總相信神以往作工時留下的痕迹,只相信神以往在人間作工時留下的影子,只相信神以往交代給當時跟隨神之人的道,却不相信神現在作工的傾向,不相信神現在的榮顔,不相信神現實發表的真理的道,所以無可非議地説,你是一個超級不現實的空想家。若現在你仍然守着不能使人活着的字句,那你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朽木了,因為你太守舊了,你太頑固了,你太不可理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着耶穌的稱許,永遠没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尸,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却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汹涌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却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麽能算是跟隨羔羊脚踪的人呢?怎麽能説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經發了黄的書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帶你跨越時代呢?又怎能帶你尋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帶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暫時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念的字句經文只是讓你充實你舌頭的經文,不是使你認識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這樣的差别難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嗎?就不能使你領悟出其中的奥秘嗎?你能自己將自己送到天上去見神嗎?没有神的來到你能將自己帶入天堂與神同享天倫之樂嗎?現在你還在做夢嗎?那我勸你,你這夢該停止了,你該看看現在是誰在作工,現在是誰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則你就永遠不能得着真理,永遠不能得着生命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5 聖經是神作工的見證,信主的人都是通過讀聖經才承認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才看見了神作為的奇妙、偉大、全能。另外,聖經裏有很多神的話與人的經歷見證,能供應人的生命,對人很有造就。我們讀聖經能不能得着永生呢?難道聖經裏就没有永生之道嗎?

播放速度

5 聖經是神作工的見證,信主的人都是通過讀聖經才承認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才看見了神作為的奇妙、偉大、全能。另外,聖經裏有很多神的話與人的經歷見證,能供應人的生命,對人很有造就。我們讀聖經能不能得着永生呢?難道聖經裏就没有永生之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