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們認為《啓示録》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針對屬魔鬼撒但的外邦人,當主來時,信主的人被提到天上,然後主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才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而你們見證神的末世審判已經開始,那我們怎麽没有看見神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怎麽能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呢?

2 我們認為《啓示録》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針對屬魔鬼撒但的外邦人,當主來時,信主的人被提到天上,然後主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才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而你們見證神的末世審判已經開始,那我們怎麽没有看見神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怎麽能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呢?

參考聖經: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絶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7-48)

相關神話語: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并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净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脚踪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净的對象。也就是説,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着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絶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有些人還認為神説不定什麽時候來在地上向人顯現,親自審判全人類,一個一個過關,誰也别想落下,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對這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没有認識的人。神審判人不是一個一個地審判,不是一個一個地過關,這樣作并不叫審判工作。所有人類的敗壞不都一樣嗎?人的實質不都一樣嗎?審判的是人類敗壞的實質,是撒但敗壞人的實質,是審判人的所有罪孽,并不是審判人身上小來小去的毛病。審判的工作是有代表性的,不是專為某一個人而作的工作,而是藉着審判一部分人來代表審判全人類的工作。肉身作的工作是藉着在一部分人身上的親自作工來代表全人類的工作,之後再逐步擴展。審判工作也是如此,不是審判某一類人或某一部分人,而是審判全人類的不義,例如人抵擋神、不敬畏神、攪擾神的工作等等。審判的是人類抵擋神的實質,這個審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見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説話,就是以往人觀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工作,現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今天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世審判全人類的神,這個肉身與肉身的作工、説話、所有性情是他的全部。雖然肉身作的工作範圍是有限的,不是直接涉及全宇的,但就審判工作的實質則都是直接審判全人類的,并不單單為了中國選民,也不僅僅是為了幾個人而展開審判的工作。在肉身的神作工期間,雖然作工範圍不能涉及全宇,但他作的是代表全宇的工作,而且在他將他肉身作工範圍的工作結束以後,他就立即將此工作擴展全宇各地,就如耶穌復活升天以後福音擴展全宇各地一樣。不管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是作在有限的範圍中却代表全宇。末世的工作是以道成肉身的身份出現來作工作的,那肉身中的神就是白色大寶座前審判人的神,不管他是靈還是肉身,總之作審判工作的那就是末世要審判人類的神,這是根據他的作工而定的,并不是根據外貌或其他幾方面確定的。儘管人對這一説法存有觀念,但道成肉身的神審判、征服全人類這一事實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不管人如何評價,事實總歸是事實,誰也不能説「工作是神作的,但肉身不是神」,這是錯謬的説法,因為這工作是非肉身的神以外的人能作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結局的工作,為什麽説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麽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説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説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没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灾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于惡,再没有日頭光照,義人歸于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没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别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麽能逃脱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我在國度之中執掌王權,更是在全宇之下執掌王權,我既是國度君王,也是宇宙之首,從此之時,我要將所有選民之外的人都召集在一起,開始我在「外邦」的工作,向全宇公開我的行政,以便順利開展我的下一步工作。我要以刑罰的方式在外邦中擴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對待所有的外邦之人,當然,這個工作與我在選民中的工作同步進行。當我民在地作王掌權之時,也正是所有的在地之人被征服之日,更是我安息之時,此時,我才能向所有的被征服之人顯現。我是向聖潔之國顯現,向污穢之地隱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順服在我前的,都能親眼看見我的面,親耳聆聽我的音,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誰也改變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2 我們認為《啓示録》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針對屬魔鬼撒但的外邦人,當主來時,信主的人被提到天上,然後主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才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而你們見證神的末世審判已經開始,那我們怎麽没有看見神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怎麽能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呢?

播放速度

2 我們認為《啓示録》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針對屬魔鬼撒但的外邦人,當主來時,信主的人被提到天上,然後主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才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而你們見證神的末世審判已經開始,那我們怎麽没有看見神降下灾難毁滅外邦人,這怎麽能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