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現在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黑暗,人類也越來越敗壞,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信神走正道的好人受欺受壓,遭受迫害,而那些溜鬚拍馬、貪污腐敗、作惡多端的人却得到亨通。請問:世界為什麽這麽黑暗邪惡?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神毁滅了?

1 現在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黑暗,人類也越來越敗壞,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信神走正道的好人受欺受壓,遭受迫害,而那些溜鬚拍馬、貪污腐敗、作惡多端的人却得到亨通。請問:世界為什麽這麽黑暗邪惡?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神毁滅了?

1)世界為什麽這麽黑暗邪惡?

參考聖經:

「全世界都卧在那惡者手下。」(約壹5:19)

「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并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

相關神話語: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説不完,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之後還在背叛着神。因此我説,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着人的心,嚴重地破壞着人的良心,打擊着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弃,没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没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着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横行,招摇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尸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横行了幾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没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裏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裏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秘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裏,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裏,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抛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絶,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强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温暖在哪裏?人間的歡迎在哪裏?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屬魔鬼的人都是為自己活着,他的人生觀、他的座右銘主要就是撒但那些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都是世界上的那些魔王、偉人、哲學家説的一些話成為人的生命了。尤其是被中國人捧為「聖人」的孔子的話,多數都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佛教、道教的名言,著名人物口裏常説的那些經典的話,都是撒但哲學、撒但本性的概括,也是撒但本性的最好説明、注釋。這些灌輸到人類心靈裏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没有一點是從神來的,這些鬼話也正是和神話相敵對的,完全可以看出,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是從神來的,所有毒害人的反面事物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説,從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就可以看見他的本性是什麽以及他是屬誰的。撒但敗壞人是藉着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裏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着各國什麽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毁滅。人在社會上奔走了幾十年,若問他「你在世界上活這麽大歲數,獲得這麽大的成就,主要是靠什麽名言?」「最關鍵一條,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這話是不是代表他的本性?為了當官不擇手段成了他的本性,當官是他的生命。人的生活、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裏面,幾乎没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銘,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裏、血液裏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那些當官的、掌權的、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秘訣,那個秘訣不正代表他的本性嗎?他們能在世界上做大事,背後的陰謀詭計誰也看不漏,證明他們的本性太陰險惡毒。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裏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擋神、與神為敵。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人在這不同的時期中跟隨着神走過來,却不知神主宰着萬物生靈的命運,不知神是如何擺布着萬物、指揮着萬物,這是如今以至于早先的人都未能得知的。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神的作為太隱秘,也不是神的計劃還未實現,而是人的心、人的靈離神太遠,以至于人到了在「跟隨神」的同時仍在事奉着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覺察。没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脚踪與神的顯現,没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游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2)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毁滅了?

參考聖經:

「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神就對挪亞説:『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强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并毁滅。』」(創6:12-13)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那時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路17:26-30)

「惡人茂盛如草,一切作孽之人發旺的時候,正是他們要滅亡,直到永遠。」(詩92:7)

相關神話語:

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精密計劃的,當他看到一件事或者一個現象發生的時候,在他眼中有一個衡量的標準,這個標準决定他是否開始計劃處理或如何對待這樣的事情與現象。他不是對任何事都無動于衷,没有感覺,而是恰恰相反。這裏有一句神對挪亞説的話:「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强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并毁滅。」在這次神的話裏,神説了神要毁滅的只是人嗎?不是!神説了凡有血氣的所有的活物,神都要毁滅。為什麽神要毁滅呢?這裏又有神的性情的流露:在神眼中,他對待人類的敗壞,對待凡屬血氣的人的污穢、强暴還有悖逆,他的忍耐有一個限度。他的限度是什麽呢?那就是神説的「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這話是什麽意思呢?就是凡是活物,包括跟隨神的人,包括口稱神名的人,包括曾經對神獻燔祭的人,包括口頭承認神甚至贊美神的人,他們的行為一旦滿了敗壞,達到神的眼中,神就要毁滅他們,這就是神的極限。就是説,神忍耐人類、忍耐凡有血氣的人的敗壞到什麽程度呢?到了所有無論是跟隨神的人還是外邦人都不走正路了,到了這個人類不是僅僅道德敗壞了、都滿了邪惡的程度,而是没有一個人相信神的存在,更没有一個人相信這個世界是神主宰的,是神能給人帶來光明,帶來正路,到了人類恨惡神的存在、不容許神存在的地步。人類的敗壞一旦到了這個程度,神就不再忍耐了。取而代之的是什麽呢?那就是神的怒氣、神的懲罰即將臨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創19:1-11 那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看見他們,就起來迎接,臉伏于地下拜,説:「我主啊,請你們到僕人家裏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來再走。」他們説:「不!我們要在街上過夜。」羅得切切地請他們,他們這才進去到他屋裏。羅得為他們預備筵席,烤無酵餅,他們就吃了。他們還没有躺下,所多瑪城裏各處的人,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呼叫羅得説:「今日晚上到你這裏來的人在哪裏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羅得出來,把門關上,到衆人那裏,説:「衆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們做什麽。」衆人説:「退去吧!」又説:「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做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衆人就向前擁擠羅得,要攻破房門。只是那二人伸出手來,將羅得拉進屋去,把門關上,并且使門外的人,無論老少,眼都昏迷;他們摸來摸去,總尋不着房門。

創19:24-25 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裏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裏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毁滅了。

…………

所多瑪城在人的眼中是讓人的欲望、讓人的邪惡能得到完全飽足的一座城,它夜夜笙歌、嫵媚妖嬈,它的繁華讓人沉迷、癲狂,它的邪惡侵蝕人的心靈,迷惑人墮落。這是一座污鬼邪靈横行的城,它充滿罪惡,充滿殺戮,充滿血腥與腐臭的味道,它是一座令人毛骨悚然的城,是一座令人却步的城。在這樣的城中,無論男女老少,没有人尋找真道,没有人嚮往光明,没有人企盼走出罪惡,人活在撒但的掌控之中,活在撒但的敗壞之下,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喪失了人性,喪失了理智,喪失了人原有的生存目標,他們抵擋神的惡行累累,他們拒絶神的引導、對抗神的旨意,是他們的惡行將他們與這座城,還有城中所有的活物一步一步帶向滅亡之路。

在這兩段話裏雖然没有記載所多瑪城的人敗壞到什麽程度的細節,只是把神的兩個僕人到了所多瑪城之後衆人對他們的所作所為記載了下來,但是一個簡單的事實就把所多瑪城的人敗壞到什麽程度、邪惡到什麽程度、抵擋神到什麽程度給揭示出來了,隨之城中之人的本相實質也都暴露出來。他們不但不接受神給他們的警示,也不害怕神對他們的懲罰,反而蔑視神的怒氣。他們只是一味地與神對抗,無論神作什麽,無論神怎樣作,他們的惡毒本性只是變本加厲,一味地與神敵對。他們仇視神的存在,他們仇視神的到來,他們仇視神的懲罰,更仇視神給他們的警示。他們目空一切,除了吞吃、殘害一切他們可吞吃、可殘害的人之外,對神的僕人也不例外。所多瑪城中之人殘害神的僕人一事只是他們所有惡行的冰山一角,而他們邪惡的本性在此所暴露出來的只是海水中的一滴,因此,神選擇用火毁滅他們。神不是用洪水,也不是用颶風、地震、海嘯,更不是用其他方式毁滅這座城。用火燒的方式毁滅了這座城,這意味着什麽?火燒意味着這座城的完全被毁滅,意味着這座城已從地球上徹底消失,不復存在。這裏的「毁滅」不是指形體上的消失,不是外觀上的消失,而是城中所有人的靈魂也都不復存在了,被徹底取締。總而言之,與這座城有關的所有人、事、物都被毁滅,他們不再有來世,不再有輪迴,他們被神一次而永久地從受造人類中剪除。「火燒」意味着罪惡在此被制止,意味着罪惡在此結束,在此不復存在、不得衍生,意味着撒但的邪惡失去了滋生的土壤,失去了可停留、居住的墳塋,它是神與撒但争戰在撒但身上所留下的神得勝的烙印。所多瑪城的被毁是撒但藉敗壞人、吞吃人來與神對抗的野心的一大敗筆,也是人類發展史上人類拒絶神的引導、自甘墮落的一個耻辱的記號,同時也是神公義性情真實流露的一次紀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一個人類敗壞到了極處,不知道誰是神,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當你提到神的時候,他會攻擊,他會毁謗,他會褻瀆,更甚者是當神的僕人去傳達神的警示的時候,這些敗壞的人不但没有絲毫悔改的表現,也不弃掉所行的惡,反而將肆意殘害神的僕人,他們表示、流露出來的是他們對神極度仇恨的本性實質。可見,這些敗壞的人對神的抵擋不僅僅是敗壞性情的流露了,也不僅僅是不明白真相的毁謗或譏笑,他們的惡行不是因着愚昧、無知,也不是因着受蒙蔽,更不是因着被迷惑,而是到了公開地肆意與神對立、對抗、叫囂的程度。無疑,人這樣的表現必將觸怒神,觸怒神的性情,觸怒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所以神的烈怒、神的威嚴便會直接地、公開地向他們發出來,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真實流露。對于這座充滿罪惡的城,神想用最快的辦法滅掉它,用最徹底的方式滅掉其中的人,滅掉所有的罪惡,讓這裏的人不復存在,讓這裏的罪惡也從此不再滋生,這個最快最徹底的方式就是用火燒。神對待所多瑪城之人的態度不是放弃,不是置之不理,而是要以他的烈怒、以他的威嚴與權柄來懲罰這些人,來擊殺這些人,將這些人完全滅掉。神對他們的態度不只是肉體上的毁滅,更是靈魂上的毁滅,是永久的消除,這就是在神那兒「不復存在」的真實含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恨惡人類,那是因為人類與神為敵,但在神心裏對人類的眷顧、牽挂與憐憫始終是不變的,即便他毁滅了人類,他的這個心仍然是不變的。當人類滿了敗壞,悖逆神到了一個地步的時候,神便因着他的性情、他的實質按着他的原則不得不毁滅這個人類,但因着神的實質他仍舊可憐人類,甚至想用各種方式來挽回人類,讓人類繼續生存下去,而人却與神對立,繼續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麽呼召,怎麽提醒,不管神怎麽供應、幫助,怎麽寬容,人都不理解、不領情,也不搭理。在神傷痛之餘,他仍舊不忘記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等待人的回轉,等到了極限之後,他就要毫不猶豫地作他自己該作的,就是説,從神計劃要毁滅人類,到神毁滅人類的工作正式開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是為人類的回轉而有的,是神留給人的最後機會。所以,在毁滅人類之前這期間神作了什麽呢?神作了大量的提醒、勸勉的工作。不管神的心有多傷痛、多難過,他在人類身上所作的都是不斷地牽挂、眷顧與廣施憐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在神那兒對待人類的敗壞、污穢與强暴,神的忍耐有一個極限,當到了他的極限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開始他新的經營、新的計劃,開始作他要作的事,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這個「作」不是為了要顯明他是不容人觸犯的、顯明他滿了權柄與烈怒,不是為了顯明他能毁滅人類,而是他的性情與他聖潔的實質不再容讓、忍耐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權下,所以説,當全人類都與他為敵的時候,當全地没有一個他可拯救的對象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這樣一個人類,而是要毫無顧忌地作出他的計劃——毁滅這樣的人類。神這樣的舉動是因着神的性情而决定的,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也是每一個活在神權下的受造之物必須承擔的後果。由此可見,在當今這個時代神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完成他的計劃,拯救他要拯救的人類?在這種背景之下,神最關心的是什麽?不是那些根本不跟隨他或者是本來就與他作對的人怎麽對待他、怎麽與他對抗,或者是人類怎麽毁謗他,而只是關心跟隨他的人、關心在他經營計劃中他的拯救對象是否被他作成了,是否達到他滿意了。而對于跟隨他以外的人,他只是不時地給予小小的「懲戒」,以示他的烈怒,比如:海嘯、地震、火山爆發等等。與此同時,他也在極力地保守、看顧着跟隨他即將蒙他拯救的人。這是神的性情:一方面,神能對他要作成的人類給以極大的忍耐、寬容與最大限度的等待;另一方面,神又極度地恨惡、厭憎那些不跟隨他與他敵對的撒但的種類。雖然他不在乎這些撒但的種類是否跟隨他,是否能够敬拜他,但他還是在心裏忍耐的同時恨惡着這些撒但的種類,也在定規這些撒但種類的結局的同時等待着他經營計劃的步驟的到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脱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從此以後,我不會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萬有的靈也不會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個人類,是屬聖潔的人類,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們當曉得,我并不是將世界全部毁滅,也不是將人類全部毁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衆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使其在地得着我滋補衆多的牛羊與所有的地上的豐富。這樣的人類將與我永存,但并不是現在的這樣污穢不堪的人類,而是已被我得着的所有人的集合這樣的人類。這樣的人類并没有撒但的破壞、攪擾與圍攻,是我打敗撒但以後在地唯一生存下來的人類,就是現今被征服得應許的人類。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類也是存留下來的得永遠福分的人類,是我打敗撒但以後的唯一的證據,也是唯一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都是從撒但權下被我拯救出來的,都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中唯一的結晶與碩果。他們來自各邦、各派,來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國,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語、不同的風俗、不同的膚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于每個角落,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人類,組合成一個没有撒但勢力能達到的人的集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1 現在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黑暗,人類也越來越敗壞,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信神走正道的好人受欺受壓,遭受迫害,而那些溜鬚拍馬、貪污腐敗、作惡多端的人却得到亨通。請問:世界為什麽這麽黑暗邪惡?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神毁滅了?

播放速度

1 現在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黑暗,人類也越來越敗壞,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信神走正道的好人受欺受壓,遭受迫害,而那些溜鬚拍馬、貪污腐敗、作惡多端的人却得到亨通。請問:世界為什麽這麽黑暗邪惡?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神毁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