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們天主教是從宗徒傳下來的,是最正統的,你們全能神教會屬于基督教,基督教是裂教,我們要是信全能神這不是歸基督教了嗎?這不是背叛天主嗎?

1 我們天主教是從宗徒傳下來的,是最正統的,你們全能神教會屬于基督教,基督教是裂教,我們要是信全能神這不是歸基督教了嗎?這不是背叛天主嗎?

參考聖經:

「我還有别的羊,還不屬于這一棧,我也該把他們引來,他們要聽我的聲音,這樣,將只有一個羊群,一個牧人。」(若10:16)

相關神話語:

世界雖然分為幾大派别,各個派别都有教主,都有統領,跟隨的人也分布于地球表面的不同國家,分布于不同區域,在同一個國家中就有不同的幾種派别,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别有多少種,歸根結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隨着一位神的帶領而生存的,并非是派别的教主或是統領帶領其生存下來的。也就是説,帶領人類的不是某個教主或統領,而是造了天地、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的造物的主在帶領着全人類,這是事實。儘管世界有幾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權下生存的,任何一個宗派都跳不出這個範圍。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安排,這些工作并不是某一個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個宗派的統領,并不能代表神,并不代表是創造天地萬物的,教主可以統領整個教派的所有人士,但并不能統領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教主只能是一個統領,不能與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萬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終也都得歸在造物主的手中,人類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麽教派都得歸在神的權下,這是必然趨勢。只有神是萬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統治者也得歸在他的權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類帶入合適的歸宿裏,誰也不能把萬物都各從其類。耶和華自己造了人類讓人都各從其類,末了還是他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讓萬物也都各從其類,除了神以外,任何一個人都代替不了。從開始到現在作的三步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而且是一位神作的,三步作工的事實這是神帶領全人類的事實,是誰也没法否認的,三步作工一結束就將萬物都各從其類,全部歸在神的權下,因為全宇上下只有這一位神存在,并不存在别的派别的説法。不能創造世界的就不能結束世界,創造世界的定規能將世界結束,所以説,不能結束時代只能讓人修身養性的定規不是神,定規不是人類的主,他作不了這麽大的工作,作這工作的只有一位,凡作不到的那就一定是神以外的仇敵,是邪教就不是與神相合的,不是與神相合的那就是神的仇敵。所有的工作都是這一位真神作的,整個宇宙都是這一位神掌管,不管他在以色列作工,還是在中國作工,不管是靈作工還是肉身作工,都是他自己作的,誰也代替不了,正因為他是全人類的神,他才不受任何條件的限制而自由作工,這就是最大的异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神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着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着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并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脱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麽一再説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説,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麽還説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没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説,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并不是這步工作又另外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没關係,那這步工作為什麽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麽不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審判刑罰人?若不是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審判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没資格來審判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説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没有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内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着時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着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緊跟神的脚踪,應做到「羔羊無論走到哪裏我們都跟上去」,這才是真尋求真道的人,才是認識聖靈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聖靈的作工淘汰的人。神在每一個時期都要開展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期都在人中間有新的開端,人若只守住「耶和華是神」或「耶穌是基督」這些僅在一個時代適應的真理,那人永遠都不會跟上聖靈的作工,永遠不會得到聖靈的作工。無論神怎麽作工人都毫不疑惑地跟上去,而且緊追不捨,這樣,人又怎麽能被聖靈淘汰呢?無論神如何作,只要人看準是聖靈的作工,都一無挂慮地去配合聖靈的作工,去達到神的要求,這樣,人又怎麽能受到懲罰呢?神的工作一直不停止,他的脚步從來也不停止,他在未完成經營工作以先總是在忙碌着,從不止步。而人就不同了:得着一點點聖靈的作工就作為是永恒不變的;得着一點點認識就不向前「追踪」神更新的作工了;看到一點神的作工就急忙把神定規成一個特定的木頭人,認為神永遠就是他所看到的這個形像,以往是這樣以後也永遠是這樣;得着一點點淺薄的認識就得意忘形,開始大肆宣揚并不存在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是;認準一步聖靈的作工以後,無論什麽樣的人再宣傳神新的作工他都不會接受。這些人都是不能接受聖靈新工作的人,都是太守舊的、不能接受新事物的人,這些人都是信神而又弃絶神的人。人都認為「以色列人只相信耶和華而不相信耶穌」這是錯誤的,但絶大多數的人又都充當着「只信耶和華却弃絶耶穌」的這個角色,充當着「盼望彌賽亞歸來却抵擋稱為耶穌的彌賽亞」的這個角色,難怪人都在接受一步聖靈作工之後仍舊活在撒但的權下,仍舊得不到神的祝福,這不都是人的悖逆而造成的嗎?在世界各地落後于今天新工作的基督教的人,都抱着僥幸的心理認為神會成全他們各自的心願,但他們并没有絶對的把握説透神提取他們上三層天的理由,他們也并没有絶對的把握説透耶穌到底是如何駕着白雲來接取他們,更没有絶對的把握定準耶穌到底是否真是駕着白雲在他們想象的那個日子來到。他們各自都惶恐不安,各自都不知所措,究竟神能否提取他們這些五花八門的各個宗族的一個一個的「一小撮人」,這些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現在神正在作什麽工作,究竟現在是什麽時代,神的心意如何,這些他們都不能説清楚,他們只是扳着手指頭度日。跟隨着羔羊的脚踪到最終的人才能得着最終的祝福,那些未能跟隨到路終却認為自己已得着全部的「聰明人」都不能看見神的顯現,他們都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他們把繼續發展的神的作工無緣無故地中斷,而且還似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認為神要提取他們這些「對神忠心無二的跟隨神持守神話的人」。儘管他們對神所説的話「忠心無二」,但對于他們的言行仍是感覺實在太令人噁心,因他們都是抵擋聖靈作工的人,都是在行詭詐、作惡的人。不能跟隨到路終、不能跟上聖靈作工的僅持守舊工作的人,不僅没有做到對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擋神的人,成了被新時代弃絶的人,成了被懲罰的人,這些人不是最可憐的人嗎?許多人還認為凡是弃絶舊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没有良心的人,這些只講「良心」却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在最終將自己的前途斷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規條,儘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還不留戀,該否的則否,該淘汰的淘汰,而人却持守住經營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來與神敵對,這不是人的謬妄嗎?不是人的無知嗎?越是害怕自己得不着福氣而謹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着更多的祝福,得不着最終的福氣。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對律法忠心無二,他們越是這樣對律法忠心越是抵擋神的悖逆者,因為現在是國度時代不是律法時代,現在的工作不能與以往的工作相提并論,以往的工作不能與今天的工作相對比,神的工作變了,人的實行也改變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對律法與十字架的忠心并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在全部經營就要結束時神將萬物都各從其類,人是從造物的主手裏造出來的,最終還得把人徹底歸在他的權下,這是三步作工的終結。末世這步工作跟前兩步在以色列與猶太的工作就是神在整個宇宙的經營計劃,誰也不能否認,這是神作工的事實,雖然有許多工作人并未經歷也未看見,但事實總歸是事實,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全宇各地凡是相信神的人都會接受這三步作工的。你如果只知道某一步作工,不明白其餘的兩步作工,不明白以往神的作工,神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真相你就説不出來,那你對神的認識就片面,因為你信神并不認識神也不了解神,你不配做神的見證人。不管你現在對這些認識得深還是淺,到最終讓你們都得有認識,都得徹底服氣,讓所有的人都看見神的全部作工,而且都服在神的權下。工作的最終萬教都歸于一教,受造之物都歸在造物主的權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這一位真神,將所有的邪教都歸于烏有,從此不得再出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1 我們天主教是從宗徒傳下來的,是最正統的,你們全能神教會屬于基督教,基督教是裂教,我們要是信全能神這不是歸基督教了嗎?這不是背叛天主嗎?

播放速度

1 我們天主教是從宗徒傳下來的,是最正統的,你們全能神教會屬于基督教,基督教是裂教,我們要是信全能神這不是歸基督教了嗎?這不是背叛天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