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你們説主耶穌道成肉身回來了,是中國人的形像,這我們接受不了。根據聖經上記載,主耶穌走時是猶太人的形像,所以我們認為主末世再來應該仍是猶太人的形像,怎麽能是中國人的形像呢?

7 你們説主耶穌道成肉身回來了,是中國人的形像,這我們接受不了。根據聖經上記載,主耶穌走時是猶太人的形像,所以我們認為主末世再來應該仍是猶太人的形像,怎麽能是中國人的形像呢?

相關神話語:

在全宇之上、在全宇之下神最大,他用一個肉身的形像就能把他自己都説明嗎?神穿上這個肉身是為了來作一步工作,肉身的形像并没有什麽説法,與時代的變遷没有關係,不涉及神的性情。耶穌當時的形像,他怎麽没留下來呢?他為什麽不讓人把他的形像畫下來,好在以後流傳萬代呢?為什麽他没有讓人都承認他的形像就是神的形像呢?雖然人的形象是照着神的形像造出來的,但人的長相怎麽能代表神的高大的形像呢?神道成肉身只不過是神從天來在了一個特定的肉身中,是他的靈降在肉身中,在肉身中作他靈的工作,是靈在肉身中發表出來,是靈在肉身中作工,肉身作的工完全代表靈,肉身是為了工作,但并不是讓肉身的形像來取代神自己原有的形像,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義并不是這些。他道成肉身只是為了靈能找一個適合作工的居住之所,以便達到肉身的工作,達到讓人看見他的作為,了解他的性情,聽見他的言語,認識他的作工奇妙。他的名代表他的性情,他的工作代表他的身份,但他從未説他肉身的長相代表他的形像,這只是人的觀念。所以説,神道成肉身的關鍵點就是他的名、他的工作、他的性情、他的性别,以這些來代表他這個時代的經營。他道成肉身的長相與他的經營無關,只是為了他當時的工作,但神道成肉身又不能没有一個特定的長相,所以他就選擇合適的家庭來决定他的長相。若長相有代表意義,那凡是與他相仿的五官端正的都代表神,這不是大錯特錯嗎?耶穌的畫像是人給他畫的,以便人來敬拜,當時聖靈也没作特别指示,人就將人想象的畫像流傳到了今天,其實,按照神的原意不應該這樣做,只是人的熱心才致使耶穌的畫像留到今天。神是靈,人永遠概括不了他到底是什麽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來代替他的形像。他長的鼻子什麽樣,他長的嘴什麽樣,他長的眼睛什麽樣,他長的頭髮什麽樣,這些你都概括不了。約翰那時得了啓示,看見了人子的形像:口中有兩刃利劍,眼睛如同火焰,頭與髮皆白如羊毛,脚像鍛煉光明的銅,胸間束金帶。他這麽説雖然特别形象,但他描述的神的形像并不是受造之物的形象,他看見的僅是异象,不是物質世界中的人的形象。約翰是看見了一個异象,并没有真看見神的「長相」。神道成肉身的形像是屬于受造之物的形象,不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在耶和華造人類的時候,他説照着他的形像造了人類,而且是造男造女。當時説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人的形象雖與神的形像相仿,但也不能將人的長相説成是神的形像,你也不能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的形像完全概括出來,因神太高大,太偉大,太奇妙難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神所道成的肉身務必得在作完該作的工作之後離地,因為道成肉身只是來完成該作的工作,并不是向人顯明他的形像來了。即使兩次道成肉身已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神也不會向任何一個未見過他的邦族公開顯現。耶穌不會再向猶太人作為公義的日頭顯現的,他也不會脚登橄欖山向萬民顯現的,猶太人看見的只是他在猶太之時的畫像。因為道成肉身的耶穌的工作早在兩千年以前就結束了,他不會再帶着猶太人的形像重返猶太的,更不會再帶着猶太人的形像顯現在任何一個外邦家族中的,因為道成肉身的耶穌的形像只是猶太人的形像,并不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形像。即使耶穌應許過跟隨他的人他還要來,但他也不會就這樣帶着猶太人的形像向所有的外邦之民顯現的。你們當知道,「道成肉身」的工作是開闢時代,是有限的幾年的工作,并不能將神的靈的全部工作都作完。就如耶穌的猶太人的形像只能代表他在猶太作工的神的形像,只能作釘十字架的工作,耶穌在肉身期間并不能作結束時代、毁滅人類的工作。所以,他釘完十字架,結束了自己的工作之後便升到至高處向人永久地隱秘起來了。至此,那些外邦的忠心的信徒也看不着主耶穌的顯現,只是看見他們貼在墻上的主耶穌的畫像,這畫像只是人畫的,并不是神自己向人顯現的形像。神不會用兩次道成肉身的形像來向萬人公開顯現的,他作在人中間的工作是為了讓人了解他的性情,這一切都是藉着在不同時代的作工來向人顯明的,是藉着他公開的性情與他作的工作而達到的,并不是藉着耶穌的顯現而達到的。就是説,神的形像向人公開不是藉着道成肉身的形像而公開的,而是藉着道成肉身的有形有像的神所作的工來公開的,以他作的工來向人顯明他的形像,來公開他的性情,這才是他道成肉身所要作的工作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二》

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没有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内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着時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着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没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并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他們都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并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没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説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説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着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肉身的外殻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并不相同。就這些并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并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没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并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并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同樣没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考察這樣的事也并不困難,但需要我們每個人先知道這樣一個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説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説,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别。所以説,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説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外表不能决定實質,更何况神作的工作都不能合乎人的觀念,耶穌的外表不就是一副不合人觀念的外表嗎?他的相貌與打扮不就説明不了其真實身份嗎?當初的法利賽人之所以抵擋耶穌,不就是因為他們只看耶穌的外表却并不細心接受耶穌口中之言的緣故嗎?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着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7 你們説主耶穌道成肉身回來了,是中國人的形像,這我們接受不了。根據聖經上記載,主耶穌走時是猶太人的形像,所以我們認為主末世再來應該仍是猶太人的形像,怎麽能是中國人的形像呢?

播放速度

7 你們説主耶穌道成肉身回來了,是中國人的形像,這我們接受不了。根據聖經上記載,主耶穌走時是猶太人的形像,所以我們認為主末世再來應該仍是猶太人的形像,怎麽能是中國人的形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