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宗教界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常常給人講解聖經,讓人持守聖經,這不就是在高舉主、見證主嗎?你們怎麽能説他們是在迷惑人,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

2 宗教界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常常給人講解聖經,讓人持守聖經,這不就是在高舉主、見證主嗎?你們怎麽能説他們是在迷惑人,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

相關神話語: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對别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没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為認識神太少但的確有實際經歷、的確對神有實際認識的人則是最被神所喜愛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説話,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説,你既信神就得順服神,若做不到這一點那就無所謂信與不信了。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説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麽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説話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着敵對的態度,從來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没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别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弃,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别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説,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着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没有人敢碰他們,也没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順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終,更何况這幫根本没有一點順服之心的惡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輕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達到最終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圖破壞神工作的天使長的後代呢?它們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你能談出多如海沙的認識,但其中不包含有一點實際的路,這不是糊弄人嗎?不是打腫臉充胖子嗎?都是坑人的作法!理論越高越無實際就越不能把人帶入實際之中,理論越高越讓你悖逆神、抵擋神。别把最高理論看作寶貝,這東西是禍害,没有用處!或許有的人能談出最高的理論,但其中却没有一點實際,因為他本人并未經歷,所以没有實行的路,這樣的人不能把人帶入正軌,都得把人帶入歧途,這不是坑人的事嗎?最起碼你得會解决眼前的難處讓人達到進入,這才算你有奉獻,你才有資格為神作工。不要總講不現實的大話,用許多不合適的作法來束縛别人,讓别人服你,這樣做没有果效,只能把人越帶越糊塗,帶來帶去帶出許多規條讓人厭憎你,這都是人的不足之處,實在叫人難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多講點實際》

法利賽人假冒為善的主要表現在哪裏?就是他們只研讀聖經,不尋求真理。他們讀神的話也不禱告、不尋求,而是研究神的話,研究神説了哪些話、作了哪些事,從而把神的話變成一種理論、一種學説來教導其他人,這就叫研讀。那他們為什麽研讀呢?他們研讀的是什麽?在他們眼中看,這不是神的話,不是神的發表,更不是真理,而是一種學問。這種學問在他們眼中看應該傳播、應該傳揚,這才是傳揚神的道、傳揚福音,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布道,他們布的道都是神學。

……法利賽人把他們所掌握的那些神學、理論當成一種知識,當成一種定罪人、衡量一個人對錯的工具,甚至把它用在了主耶穌身上,主耶穌就是這樣被定罪了。他們衡量一個人、對待一個人從來不根據他的實質,也不根據他所講的話語的對錯,更不根據他所説話語的來源是什麽、源頭是什麽,只根據他們所掌握的那些死的字句、死的道理來定罪,來衡量。這樣,這些法利賽人即便知道主耶穌所作的不是犯罪,没有違背律法,他們還是定他的罪,因為主耶穌所講的與他們所掌握的知識、學問,還有他們所講的神學理論外表看是不相符的。而這些法利賽人恰恰就死咬着這些字句,死咬着這些知識不放,最後的結果只能是什麽?他們不承認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也不承認主耶穌所説的有真理,更不承認主耶穌所作的是合乎真理的。他們找了莫須有的罪名定罪主耶穌,其實在他們心裏知不知道他們所定的這幾樣罪是不成立的?應該是知道的,那他們為什麽還能定罪呢?(他們不願意相信他們眼中高大的神會是主耶穌這樣一個平凡的人子的形像。)他們是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他們不接受這是什麽性質?這是不是帶點跟神理論的意思?意思是:神能這麽作事嗎?神要是道成肉身那得出生在地位顯赫的家族裏,另外,他得接受文士、法利賽人的培訓,學習這些知識,還得讀多少經,具備了這些知識之後才能擔當起「道成肉身」這個稱呼。他們認為:一方面,你不具備這個資格,你不能是神;另一方面,你不具備這些知識,你就作不了神的工作,你更不能是神;還有一方面,你作工作不能出聖殿,你現在不在聖殿裏,總在那些罪人中間,那你作的工作就超出神作工的範圍了。他們這些定罪的根據是從哪兒來的?是從聖經裏,也是從人的頭腦裏,從人所接受的神學教育裏來的。因為他們被觀念、想象、知識充滿了,他們認為這些知識就是對的,就是真理,就是根據,無論什麽時候神都不能違背這些作事。他們尋不尋求真理?不尋求。他們尋求的是個人的觀念、想象和個人的經驗,他們想憑藉這些來定規神、衡量神的對錯。這樣做最終的結果是什麽?定罪了神的作工,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七》

許多人天天捧着神的話閲讀,甚至將神話語中的經典部分都銘記在心,當成至寶,而且到處傳講神的話,以神的話來供應他人、幫助他人。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見證神、見證神的話,這樣做就是在遵行神的道,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憑神的話活着,這樣做就是將神的話帶入了現實的生活中,這樣做就能蒙神的稱許,就能蒙拯救、得成全。他們在傳講神話語的同時却從來不遵照神的話去實行,也從來不按照神話語的揭示與自己對號入座,而是利用神的話騙取他人的崇拜與信任,利用神的話搞個人的經營,利用神的話騙取、偷竊神的榮耀,他們妄想利用傳揚神話語的機會獲得神的作工與神的稱許。多少年過去了,這些人不但没能在「傳講神話語」的過程中得到神的稱許,不但没能在「見證神説話」的過程中找到自己該遵守的道,不但没有在「以神的話供應幫助他人」的過程中幫助、供應了自己,不但没能在這些過程中認識神,對神産生真正的敬畏,反而對神的誤解越來越深,對神的猜忌越來越嚴重,對神的想象越來越誇張。他們在神話語理論的供應與帶領之下似乎如魚得水,似乎游刃有餘,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人生目標,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使命,似乎獲得了新生,似乎蒙了拯救,他們似乎在對神話語朗朗上口的背誦中得到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找到了認識神的途徑,似乎在對神話語傳講的過程中常常與神面對面,他們也常常被「感動」得痛哭流涕,常常被神話語中的「神」帶領似乎不斷地在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同時也明白了神對人的拯救,明白了神的經營,認識了神的實質,了解了神的公義性情。在此基礎上,他們似乎更加確信神的存在,似乎更加認識神的尊貴,似乎更加感覺神的偉大、超凡。他們沉浸在對神話語表面的認識中,似乎他們的信心加增了,受苦的心志加强了,對神的認識加深了,豈不知他們在未實際經歷神話語以先對神的一切認識與想法都來自于他們一厢情願的想象與猜測。他們的信心經不住神的任何考驗,他們所謂的屬靈與身量根本經不住神的試煉、神的檢驗,他們的心志只不過是一座在沙土上建造起來的空中樓閣,他們所謂的對神的認識也只不過是他們頭腦想象出來的成果罷了。事實上,這些在神的話語上「頗下功夫」的人從來就不知道什麽是真實的信心,什麽是真實的順服,什麽是真正的體貼,什麽是對神真實的認識。他們將理論、想象、知識、恩賜、傳統與迷信,甚至人的道德觀都拿來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本錢與武器,甚至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根基,同時他們也將這些本錢與武器作為認識神的法寶,作為他們迎接、應付神的檢驗、神的試煉、神的刑罰審判的法寶。最終,他們收穫的依然是充滿宗教意味的、充滿封建迷信的、充滿傳奇的、怪异的、詭秘的對神的定論,他們對神的認識和定義與只相信上蒼、相信老天爺的人如出一轍,而神的實際、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等等與真實的神自己有關的一切都與他們的認識失之交臂,無關無份,甚至南轅北轍。這樣,他們雖在神話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但却不能真正地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們從來就没有與神相識過,也從來没有與神有過真正的「接觸」與交往,所以,他們不可能與神相知,也不能産生對神真正的相信、跟隨與敬拜。他們如此對待神話語、對待神的觀點與態度注定他們一無所獲,注定他們永遠走不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他們追求的目標與方向意味着他們永遠是神的仇敵,意味着他們永遠都不能蒙拯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2 宗教界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常常給人講解聖經,讓人持守聖經,這不就是在高舉主、見證主嗎?你們怎麽能説他們是在迷惑人,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

播放速度

2 宗教界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常常給人講解聖經,讓人持守聖經,這不就是在高舉主、見證主嗎?你們怎麽能説他們是在迷惑人,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