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耶穌没來之前,法利賽人常常在會堂裏給人講解聖經,也常常在人前禱告,外表很敬虔,在人看也没做違背聖經的事,那法利賽人為什麽會遭到主耶穌的咒詛呢?他們到底在哪些方面抵擋神了,為什麽會激起神的怒氣呢?

1 主耶穌没來之前,法利賽人常常在會堂裏給人講解聖經,也常常在人前禱告,外表很敬虔,在人看也没做違背聖經的事,那法利賽人為什麽會遭到主耶穌的咒詛呢?他們到底在哪些方面抵擋神了,為什麽會激起神的怒氣呢?

參考聖經:

「你們為什麽因着你們的遺傳犯神的誡命呢?神説:『當孝敬父母。』又説:『咒駡父母的,必治死他。』你們倒説:『無論何人對父母説,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供獻,他就可以不孝敬父母。』這就是你們藉着遺傳,廢了神的誡命。假冒為善的人哪,以賽亞指着你們説的預言是不錯的。他説:『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遠離我,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3-9)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有古卷在此有: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産,假意作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你們這瞎眼領路的有禍了!你們説:『凡指着殿起誓的,這算不得什麽;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該謹守。』你們這無知瞎眼的人哪,什麽是大的?是金子呢?還是叫金子成聖的殿呢?你們又説:『凡指着壇起誓的,這算不得什麽;只是凡指着壇上禮物起誓的,他就該謹守。』你們這瞎眼的人哪,什麽是大的?是禮物呢?還是叫禮物成聖的壇呢?所以,人指着壇起誓,就是指着壇和壇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裏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寶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洗净杯盤的外面,裏面却盛滿了勒索和放蕩。你這瞎眼的法利賽人,先洗净杯盤的裏面,好叫外面也乾净了。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裏面却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裏面却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説:『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脱地獄的刑罰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們這裏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裏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太23:13-36)

相關神話語:

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并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的道。你們説,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説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并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并未見過彌賽亞,并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却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歷經敗壞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網羅中,都活在肉體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個人能與我相合。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却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裏尋找我的踪迹,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没完没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麽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没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閑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畫為等號,没有「經」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經」。他們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没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説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説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并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麽?不就是他們并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并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説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聖經打抱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法利賽人對耶穌的論斷

可3:21-22 耶穌的親屬聽見,就出來要拉住他,因為他們説他癲狂了。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文士説:「他是被别西卜附着。」又説:「他是靠着鬼王趕鬼。」

耶穌對法利賽人的斥責

太12:31-32 所以我告訴你們: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凡説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説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

…………

經文中法利賽人對耶穌與耶穌所作之事的評價是:「……他們説他癲狂了。……『他是被别西卜附着。』……『他是靠着鬼王趕鬼。』」(可3:21-22)文士與法利賽人對主耶穌的論斷不是人云亦云憑空想象出來的,而是在他們看到、聽到主耶穌所作所行的事之後對主耶穌下的定論。雖然他們的定論打着伸張正義的幌子,讓人看起來有理有據,但是他們論斷主耶穌的囂張氣焰連他們自己都難以遏制。他們恨惡主耶穌的瘋狂氣勢暴露了他們的野心,也暴露了他們邪惡的撒但嘴臉,暴露了他們抵擋神的惡毒本性,而他們論斷主耶穌的這些話正是在他們的野心、嫉妒、仇視真理、仇視神的醜陋與惡毒本性的驅使之下説出來的。他們不考察主耶穌所作之事的源頭,也不考察主耶穌所説之話、所作之事的實質,而是一味地、迫不及待地、瘋狂地、有意識地惡意攻擊、詆毁主耶穌的所作所行,甚至到了肆意詆毁主耶穌的那靈,即聖靈、神的靈,這就是他們口中所説的「他癲狂了」「别西卜」與「鬼王」的所指,也就是説,他們將神的靈説成是别西卜與鬼王,將神的靈所穿戴的肉身的作工定性為癲狂。他們不但褻瀆神的靈為别西卜與鬼王,而且定罪神的作工,定罪、褻瀆主耶穌基督,他們抵擋神、褻瀆神的實質是與撒但、惡魔抵擋神、褻瀆神的實質是完全相同的,他們代表的不僅僅是敗壞的人類,更是撒但的化身,是撒但在人類中間的出口,也是撒但的幫凶與撒但的差役,他們褻瀆、詆毁主耶穌基督的實質就是他們與神争奪地位、與神較量、不斷地試探神。他們抵擋神的實質與仇視神的態度、他們口中所説的與他們心中所想的都直接褻瀆、觸怒了神的靈,因此,神對他們的所説、所做給出了合理的定論,將他們的所做所行定為褻瀆聖靈的罪,這個罪是今世來世都不得赦免的,正如以下這段經文中説:「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惟獨説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法利賽人過去在以色列是一種職稱,為什麽現在成了一種標籤呢?就是他們成了一類人的代表。這類人的特徵是什麽?光喊口號,善于假冒、包裝、偽裝,把自己偽裝得特别高尚,特别聖潔,特别正直,特别光明正大,結果絲毫不實行真理。他們的行為都有哪些?讀經,講道,教導人做好事、别幹壞事、别抵擋神,説得很好聽,把好行為行在人前,背後却偷吃祭物。主耶穌説他們「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就是説他們所做的全都是外表的好行為,口號喊得冠冕堂皇,理論講得也高,説得很好聽,但是行出來的却是一塌糊塗,全是抵擋神的,行為、外表全是假冒,全是騙人的,内心一丁點兒都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厭煩真理,厭煩從神來的一切,厭煩正面事物。他們喜愛什麽?他們喜不喜愛公義、公平?(不喜愛。)從哪兒看出他們不喜愛這些?(主耶穌來作工傳講天國的福音,他們就定罪。)他們要是不定罪能不能看出來?主耶穌没來作工之前從哪些事上能看出他們不喜愛公平、公義?看不出來,是吧?從他們的行為來看,全部都是假冒,用這些假冒的好行為來騙取人的信任,這是不是虚偽、詭詐?這樣詭詐的人能喜愛真理嗎?他們這些好行為背後的目的是什麽?一方面是欺騙人,另一方面是迷惑人、籠絡人讓人崇拜,最後還想得賞賜。這個騙局多大啊,手段高不高?那這樣的人喜不喜愛公平、公義?肯定不喜愛,他們喜愛地位、名利,還要得賞賜。神所説的教導人的那些話,他們實不實行?他們根本不實行,没有一點活出,全部都是用偽裝、包裝來欺騙人、籠絡人,穩固自己的地位,穩固自己的名望,然後藉着這些為自己撈取資本,獲得飯碗。這是不是卑鄙啊?從他們所有的這些行為上看到他們的實質不喜愛真理,因為他們從來不實行真理。從哪個事上能看出他們不實行真理?最大的一個事,主耶穌來作工了,主耶穌所説的一切的話都對,都是真理,他們怎麽對待?(不接受。)他們是認為主耶穌的話有錯誤而不接受,還是認為對也不接受?(他們認為對也不接受。)這是怎麽回事?他們不喜愛真理,厭惡正面事物。主耶穌説的話都對,没有任何的錯誤,他們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可他們就説「那不是木匠的兒子嗎?」故意抓把柄,找不到把柄他們就要定罪,然後密謀,「把他釘死吧,有他没我們,有我們就没他」,就這樣較量。就算他們不認為主耶穌是主,但主耶穌是個好人,他没有觸犯法律,也没有觸犯律法,他們為什麽要定罪主耶穌?為什麽那樣對待主耶穌?這就看見這些人何等的邪惡、何等的惡毒,這些人太惡了!這些法利賽人所暴露出的邪惡嘴臉跟他們外表所偽裝的那個善良差别太大了。到底哪個是真相,哪個是假象,有許多人都不會分辨,主耶穌的顯現作工把他們全顯明了。法利賽人平時偽裝得多好,外表看多良善,如果没有事實顯明,誰也看不透啊。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實行真理》

法利賽人假冒為善的主要表現在哪裏?就是他們只研讀聖經,不尋求真理。他們讀神的話也不禱告、不尋求,而是研究神的話,研究神説了哪些話、作了哪些事,從而把神的話變成一種理論、一種學説來教導其他人,這就叫研讀。那他們為什麽研讀呢?他們研讀的是什麽?在他們眼中看,這不是神的話,不是神的發表,更不是真理,而是一種學問。這種學問在他們眼中看應該傳播、應該傳揚,這才是傳揚神的道、傳揚福音,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布道,他們布的道都是神學。

……法利賽人把他們所掌握的那些神學、理論當成一種知識,當成一種定罪人、衡量一個人對錯的工具,甚至把它用在了主耶穌身上,主耶穌就是這樣被定罪了。他們衡量一個人、對待一個人從來不根據他的實質,也不根據他所講的話語的對錯,更不根據他所説話語的來源是什麽、源頭是什麽,只根據他們所掌握的那些死的字句、死的道理來定罪,來衡量。這樣,這些法利賽人即便知道主耶穌所作的不是犯罪,没有違背律法,他們還是定他的罪,因為主耶穌所講的與他們所掌握的知識、學問,還有他們所講的神學理論外表看是不相符的。而這些法利賽人恰恰就死咬着這些字句,死咬着這些知識不放,最後的結果只能是什麽?他們不承認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也不承認主耶穌所説的有真理,更不承認主耶穌所作的是合乎真理的。他們找了莫須有的罪名定罪主耶穌,其實在他們心裏知不知道他們所定的這幾樣罪是不成立的?應該是知道的,那他們為什麽還能定罪呢?(他們不願意相信他們眼中高大的神會是主耶穌這樣一個平凡的人子的形像。)他們是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他們不接受這是什麽性質?這是不是帶點跟神理論的意思?意思是:神能這麽作事嗎?神要是道成肉身那得出生在地位顯赫的家族裏,另外,他得接受文士、法利賽人的培訓,學習這些知識,還得讀多少經,具備了這些知識之後才能擔當起「道成肉身」這個稱呼。他們認為:一方面,你不具備這個資格,你不能是神;另一方面,你不具備這些知識,你就作不了神的工作,你更不能是神;還有一方面,你作工作不能出聖殿,你現在不在聖殿裏,總在那些罪人中間,那你作的工作就超出神作工的範圍了。他們這些定罪的根據是從哪兒來的?是從聖經裏,也是從人的頭腦裏,從人所接受的神學教育裏來的。因為他們被觀念、想象、知識充滿了,他們認為這些知識就是對的,就是真理,就是根據,無論什麽時候神都不能違背這些作事。他們尋不尋求真理?不尋求。他們尋求的是個人的觀念、想象和個人的經驗,他們想憑藉這些來定規神、衡量神的對錯。這樣做最終的結果是什麽?定罪了神的作工,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七》

國度福音推廣細則

純色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閱讀方式

1 主耶穌没來之前,法利賽人常常在會堂裏給人講解聖經,也常常在人前禱告,外表很敬虔,在人看也没做違背聖經的事,那法利賽人為什麽會遭到主耶穌的咒詛呢?他們到底在哪些方面抵擋神了,為什麽會激起神的怒氣呢?

播放速度

1 主耶穌没來之前,法利賽人常常在會堂裏給人講解聖經,也常常在人前禱告,外表很敬虔,在人看也没做違背聖經的事,那法利賽人為什麽會遭到主耶穌的咒詛呢?他們到底在哪些方面抵擋神了,為什麽會激起神的怒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