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一、是神大還是聖經大,談神與聖經的關係

1、「多少年來,人的傳統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叫信主,離開聖經就是邪教,就是異教,即使看別的書也務必是在解釋聖經的基礎上的書。就是說,你若說信主就得看聖經,你就得吃喝聖經,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別的不涉及聖經的書,否則,就是背叛神。自從有了聖經以來,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與其說人信主了,不如說人信聖經了;與其說人開始看聖經了,不如說人開始信聖經了;與其說人歸在主的面前,不如說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這樣,人就把聖經當作神來拜,當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沒有了聖經,相當於沒有了生命。人把聖經看得與神一樣高,甚至人把聖經看得比神還高。若沒有聖靈的工作,若摸不著神,這都可以活下去,但一旦失去聖經這本書,或失去聖經裡的名章、名句就像人失去生命一樣。所以,人一信了主之後就開始看聖經、背聖經,越能背聖經的越能證明是愛主,信心大,看過聖經能給別人講的都是頂好的弟兄、姊妹。這麼多年來,人都是根據對聖經的理解程度來衡量人對主的忠心,或人的信心。多數人根本不懂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也不明白信神該如何信,只是一味地搜集打開聖經章節的線索,人也從來不追求聖靈作工的動向,只是一直在苦苦地研究聖經,調查聖經,從未有一個人能在聖經以外找著聖靈更新的工作,誰也離不開聖經,誰也不敢離開聖經。人研究聖經多少年,作了多少解釋,下了多少功夫,人對聖經的看法也有許多的分歧,一直爭論不休,以致形成今天的兩千多宗派。人都想從聖經裡找出一些高人的解釋或更深的奧祕,都想探索聖經,想從聖經裡找出一些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背景,或耶穌在猶太作工的背景,或更多的別人不知道的奧祕。人對聖經的看法都是『迷』,都是『信』,沒有一個人能完全清楚聖經的內幕與實質。所以,以至於到今天人對聖經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神奇之感,而且對聖經更加『迷』,更加『信』。現在,人都想從聖經裡找著末世作工的預言,想發現神在末世作什麼工作,末世都有什麼預兆。這樣,人崇拜聖經的心越發強烈,越到末世人越迷信聖經的預言,尤其是對末世的預言。人能對聖經這樣迷信,對聖經這樣信任,那人尋求聖靈作工的心就沒有了。在人的觀念中意識到:只有聖經能帶出聖靈的工作;只有在聖經裡能找著神的腳蹤;只有聖經裡隱含著神作工的奧祕;只有聖經把神的一切、全部的工作都說透了,其餘的書、人都不行;聖經能將天上的工作帶到地上;聖經能開始時代也能結束時代。人有了這些觀念,對聖靈的工作就沒有意思尋求了,所以說,不管以往聖經對人的幫助有多大,但到現在,聖經成了神最新工作的攔阻。若沒有聖經人能另外尋求神的腳蹤,但如今,神的腳蹤都讓聖經給『控制』住了,最新工作的擴展簡直是難上加難、寸步難行,這些都是因為聖經的名章、名句,聖經的許多預言給造成的。聖經成了人心目中的偶像,也成了人頭腦中的『謎』,人簡直沒法相信神能在聖經以外會另作工作,也沒法相信人離開聖經就能找著神,人更沒法相信神會在最終的作工中離開聖經重新起頭,這些,人都難以琢磨,不可相信,但又不可想像。聖經成了人接受神更新的工作的一大攔阻,成了神擴展更新工作的難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2、「現在的人總認為聖經是神,神也就是聖經,並且認為神就說了聖經中那麼多話,聖經那麼多話都是神說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這樣認為,所有新舊約六十六卷書雖然是人寫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聖靈說話的記錄,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其實,舊約裡除了預言書以外,多數都屬於歷史記載,新約書信有些是出於人的經歷,有些是出於聖靈開啟的,就如保羅寫的書信是出於人作的工,這都是聖靈開啟的,是寫給眾教會的書信,是他對眾教會弟兄姊妹的勸勉與鼓勵,並不是聖靈說的話,他不能代表聖靈說話,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沒看見異象,這信是寫給當時的以弗所、非拉鐵非、加拉太等幾處教會的。……人若把類似保羅的書信或說話看為聖靈的發聲,而且當作神來敬拜,那就只能說人太沒有分辨了。說得嚴重點,人不純屬褻瀆嗎?人怎能代表神說話呢?人怎麼能把人的說話、人的書信的記載當作『聖書』、當作『天書』來俯伏呢?神的話是人能隨便說的嗎?人怎能代表神說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三)》

3、「還有更多的人認為,神無論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預言根據,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時都得啟示所有的『真心跟隨他的人』,否則就不是神的作工。本來人就不容易認識神,再加上人謬妄的心與人自高自大的悖逆的本性,這樣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人對神新的作工不細心考察,也不虛心領受,而是採取藐視的態度,等著神的啟示,等著神的引導,這些不都是人悖逆、抵擋神的表現嗎?這些人怎麼能獲得神的稱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 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4、「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發展,雖然作工的宗旨不變,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斷地發生變化,這樣那些跟隨神的人也在不斷地變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對神的認識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隨著神的作工在相應地變化著。但因著神的作工總是在變化,那些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那些謬妄的不認識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擋神的人。神的作工總是不符合人的觀念,因他的作工總是常新不舊,他不重複舊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因著神不作重複的工作,又因著人總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來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時代的工作都很難開展,人的難處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舊了!人都不認識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規神的作工。人離開神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真理、失去了神的祝福,但人又都不接受生命,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對人類的更大的祝福。人都想得著神但又不容許神的作工有變動,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都認為神的工作總是停滯不前。他們認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著神永遠的救恩,他們認為只要悔改認罪就能永遠滿足神的心意。他們認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為人釘十字架的神,認為神不應該也不能超越聖經,就他們的『認為』將他們牢牢地釘在了舊的律法之下,釘在了死的規條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 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5、「當時猶太人都看舊約聖經,他們也知道以賽亞預言過有一個男嬰降生在馬槽裡,為什麼他們明知道有這樣的預言還逼迫耶穌?這不都是因為他們悖逆的本性與不認識聖靈工作的緣故嗎?當初的法利賽人認為耶穌作的與他們所知道的預言裡的男嬰並不相同,今天的人又因著道成肉身的神不按著聖經作工而棄絕神,他們悖逆神的實質不都是相同的嗎?你能做到凡是聖靈工作你就一律接受嗎?是聖靈工作那就是『流』對,你就該毫無一點顧慮地接受,不該挑挑揀揀地接受。在神的身上你多長幾分見識,多長幾個心眼,這不是多此一舉嗎?你該做到勿須找更多的聖經根據,只要是聖靈工作你就接受,因為你信神是跟隨神,你不該來考察神。你不該為我找更多的根據來證明我是你的神,你應會分辨我對你有無益處,這是最關鍵的。即使在聖經裡找出更多的確鑿的證據,也不能將你完全帶到我的面前,你只是在聖經裡活著的人,卻不是在我面前活著的人,聖經並不能幫助你認識我,也不能幫助你對我的愛更加深。……神作每一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相當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時代的工作,並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這樣才能突出他在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穌當時只說了末世有什麼預兆,只說當時怎麼忍耐,怎麼得救,該怎麼悔改、認罪、背十字架、受苦,並沒有說末世的人該怎麼進入,怎麼追求能滿足神的心意,這樣你若在聖經裡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謬妄嗎?你只捧著聖經能看出什麼東西來?無論是解經家、講道家,誰能預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 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6、「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於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並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麼?不就是他們並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卻並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並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說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聖經抱打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如今的人又是怎樣呢?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都尋求與字句相合,與聖經相合,卻無一人來到我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別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卻沒有一個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為活在人中間的我簡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尋求與聖經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尋求與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為卑賤,因為他們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賜給人萬貫家產的神,崇拜的是並不存在的任人擺佈的神。這樣的人又能從我得著什麼呢?人的卑賤簡直不堪言語,這些與我為敵的人,這些對我有無限的索取的人,這些並不喜愛真理的人,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7、「他們天天在聖經裡尋找我的蹤跡,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沒完沒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麼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唸『經』。他們把根本就沒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著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閒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內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劃為等號,沒有『經』就沒有『我』,沒有『我』就沒有『經』。他們並不在乎我的存在,並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別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沒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說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於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說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8、「那些只在乎聖經字句卻並不在乎真理的人、並不在乎尋求我腳蹤的人,都是與我為敵的人,因為他們將我限制在聖經之中,將我定規在聖經之中,他們這樣做對我是極大的褻瀆,這樣的人怎能來到我的面前呢?他們注重的並不是我的作為,並不是我的心意,並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叫人死的字句,這樣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9、「你明白聖經,明白歷史,不明白現在聖靈作的是什麼,這不行!你對『歷史』學得很好,呱呱叫,對聖靈現在作的工一點不明白,你這不是糊塗嗎?別人問你:神現在正在作什麼?現在該進入哪些?你的生命追求得怎麼樣?你明白神的心意嗎?一問這個你一點不知,那你知道什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四)》

10、「因為聖經伴隨人幾千年的歷史,而且人都把它當作神來對待,甚至於到末世人用聖經取代了神的位置,這是神很厭憎的事情。所以閒暇之餘,神不得不將聖經的內幕與其起源都一一澄清。如若不然,聖經在人心中的地位仍可以替代神,而且人都拿聖經的字句來定罪、衡量神的所作所為。神解釋聖經的實質、構造與其中的破綻,並不是否認聖經的存在,也不是定罪聖經,而是給其一個合適、恰當的說法,將聖經的本來面目還原,糾正人對聖經的錯謬認識,讓所有的人都對聖經有一個準確的看法,不要再崇拜聖經,不要再迷失方向——將迷信聖經錯認為就是信神、敬拜神,甚至不敢面對聖經的真實背景與其中的破綻。當人都對聖經有了純正的認識之後,才毫無顧忌地將其丟掉來大膽地接受神新的說話……在這裡神要告訴人的真理就是任何的理論或事實都不能替代神現實的作工、說話,任何的東西都不能替代神的位置。人若不能擺脫聖經的牢籠,那就永遠不可能來到神的面前,人要想來到神的面前,那就首先要掃除心中一切的能替代神的東西,這樣就能達到神的滿意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部分·內容簡介》

11、「聖經屬於神在以色列作工的歷史記載,其中記載了許多古先知的預言,還記載了一些耶和華當時作工的說話。所以,人都把這書看為『聖』(因為神是聖潔、偉大的)。當然,這都是人對耶和華的敬畏之心,也是人對神的仰慕之心,人這樣稱這本書,僅僅是因為受造之物對造物的主充滿了敬慕之心,甚至有的人把這書稱為『天書』。其實,這書只是人的記載,並不是耶和華親自命名,或親自指導而作出來的,就是說,這書的作者不是『神』,而是『人』。稱為『聖』經只是人對這書的尊稱,並不是耶和華與耶穌共同探討出來之後又共同決定的,這只是人的意思。因為這書不是耶和華記載的,更不是耶穌記載的,而是許多古先知、使徒、預言家記載,後人收集彙編的一本在人來看特別聖潔的古書,而且在人來看,在這其中有許多人難測的高深的奧祕,有待於後人去打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四)》

12、「這樣,聖經記載的純屬是以色列那時的工作,那些先知所說的話,就是以賽亞、但以理、耶利米、以西結……他們所說的話,是預言在地上的另外的工作,是預言耶和華神自己作的工作,這是完全出於神的,是聖靈的工作,除了那些先知書以外,其餘部分屬於人當時經歷耶和華作工的記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13、「聖經所記載的都是有限的那些東西,並不能代表神的全部作工。四福音一共還沒有一百章,什麼咒詛無花果樹、彼得三次不認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向眾門徒顯現、論禁食、論禱告、論休妻、耶穌的出生、耶穌的家譜、耶穌設立門徒……無非就記載這些有數的東西,人就把這些當寶貝了,還與今天的工作對號,而且還認為耶穌一生下來作的工作就這麼多,好像神就能作這些工作,再沒有工作了,這不屬於謬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14、「人看聖經也能得著許多人在別的書中得不著的生命之道,因為這些道都是歷代先知使徒所經歷的聖靈作工的生命之道,而且有許多言語相當珍貴,能供應人的所需,這樣,人就都願意看聖經了。又因為聖經裡隱祕的東西太多,所以,人對這本書的看法不同於任何一本屬靈偉人的著作。在聖經裡記載收集了新、舊時代事奉耶和華、耶穌之人的經歷與認識,所以,後人能從這本書中得著不少開啟、光照與實行的路。之所以這書高過任何一個屬靈偉人的著作,就是因為任何屬靈偉人的著作都是取材於聖經,他們的經歷都是來源於聖經,而且是解釋聖經。所以,即使人能從任何一個屬靈偉人的書中得著供應,但人崇拜的還是聖經,因為在人來看聖經太高、太深了!雖然在聖經裡收集了一部分生命之言的書,就如『保羅的書信』『彼得的書信』這類書,而且人還能從這些書中得著供應,得著幫助,但這些書仍是過時的書,仍是舊時代的書,他們這些書再好也只能適應一個時期,並不能存到永遠。因為神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不能只停留在保羅、彼得那個時代,也就是不能永遠停留在耶穌釘十字架的恩典時代。所以說,這些書只能適應恩典時代,不能適應末了的國度時代,只能供應恩典時代的信徒,不能供應國度時代的聖徒,再好也過時了。就如耶和華創世的工作,又如耶和華在以色列的工作,工作再好也得過時,也有過去的時候。又如神的工作再好也有結束的時候,不能永遠停留在創世的工作中,也不能永遠停留在釘十字架的工作中。不論釘十字架的工作如何有說服力,如何能達到打敗撒但的果效,但工作總歸是工作,時代又總歸是時代,工作不能總是停留在一個基礎上,而時代也不能是永恆不變的,因為有創世必有末世,這是必然的!所以,就新約『生命之言』即『使徒書信』『四福音』拿到今天都成了歷史書籍,都成了老黃曆,就這樣的老黃曆怎能把人帶入新的時代呢?這樣的老黃曆再能供應人生命,再能將人帶到十字架前,還不都是過時的嗎?還不都是無價值的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四)》

15、「聖經的實情是什麼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裡並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裡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裡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記載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於歷史的記載嗎?過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屬於歷史,再真、再實也是歷史,歷史不能針對現實。因神不回顧歷史!所以說你只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現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尋找聖靈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麼叫尋求神。你如果看聖經是為了研究以色列的歷史,也就是研究神創造整個天地的歷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認識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歷史的,你就得尋求神現時的心意,你就得找聖靈作工的動向。你若是考古學家可以看聖經,但你不是考古學家,你是信神的,你最好尋求尋求神現時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四)》

16、「聖經到底是部什麼書?舊約是律法時代神作的工作,舊約聖經則是將耶和華在律法時代的工作以至於耶和華創世的工作都記載下來了,記載的都是耶和華所作的工作,最終以《瑪拉基書》結束耶和華工作的記載。舊約是記載了神作的兩項工作,一項是創世的工作,一項是律法的頒布工作,這些工作都是耶和華作的。律法時代就是代表耶和華的神名的工作,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全部工作。所以說,舊約是記載耶和華的工作,新約是記載耶穌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耶穌的名到底是什麼意義,他所作的工作都有哪些,大部分都記載在新約。舊約耶和華在以色列建造聖殿、建造祭壇,帶領以色列民在地上生活,證明以色列人是他的選民,是他在地上選的第一班合他心意的人,是第一批他親自帶領的人,也就是以色列民十二支派就是耶和華所選的第一批選民,所以一直在他們身上作工,直到律法時代耶和華的工作結束。第二步工作,就是新約恩典時代的工作,是在猶太族作,是以色列十二派當中的一個支派,縮小了工作範圍,是因為耶穌是神道成了肉身。他只在猶太全地作工,而且只作了三年半的工作,這樣新約所記載的遠遠不能超過舊約記載的數量了。恩典時代耶穌的工作主要記載在四福音裡面。恩典時代的人所走的路就是最淺的生命性情變化的路,這些內容大部分都記在那些書信裡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17、「新約福音書是耶穌釘十字架二三十年以後記載的。以前以色列人看的都是舊約,也就是恩典時代那些人看的都是舊約,新約是恩典時代才有的,耶穌作工時並沒有新約,他復活升天以後,後人記載了他的作工,這才有了四福音,再加上保羅的書信,彼得的書信,以至於《啟示錄》這些書,耶穌升天三百多年以後,後人又把它們編排選錄到了一塊兒,才有了新約書,當時作完這工作之後才有新約,並不是提早就有。……他們記載的可以說是根據他們的文化程度、人的素質,記載的是人的經歷,一個人一種記載方式,一個人一個認識,記載的都各不相同,所以說你把聖經當作神崇拜,你就太愚昧、太蠢了!為什麼不尋找今天的神的作工呢?唯有神的作工能拯救人,聖經不能拯救人,幾千年也沒有一點變化,你若崇拜聖經就永遠不會獲得聖靈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三)》

18、「聖經屬於歷史書籍,你如果把聖經的舊約拿到恩典時代吃喝,你拿著舊約時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時代實行,耶穌要棄絕你,耶穌要定你的罪,你用舊約來套耶穌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賽人。……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並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著他的工作來說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說,也不在聖經裡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麼多預言裡根本提都沒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的醫病、趕鬼的異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的權柄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作過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於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卻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麼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裡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並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釋舊約預言,也不按著舊約律法時代的話來工作。他不管舊約怎麼說,或與他的合或與他的不合,他都不關心,他不管別人如何認識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該作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舊約先知預言來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沒有一點根據,而且有許多不符合聖經的記載,這不都是人的錯謬嗎?神作工還用套規條嗎?神作工還得根據先知的預言嗎?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說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麼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腳、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沒有的誡命嗎?他要按照舊約,為什麼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所以他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就按照他所成就的,有許多規條給打破了。他帶著門徒到麥地掐麥穗吃,他並不守安息日,還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當時按照以色列民的規矩,誰不守安息日,就拿石頭給打死,而耶穌不進聖殿,也不守安息日,他所作的這些工作在舊約時代耶和華並沒作。所以,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超出了舊約律法,已經高過舊約律法,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在恩典時代已經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已經打破那些規條了,現在有些人還扳聖經,尤其是舊約律法,這不是否認耶穌的工作嗎?有的人說聖經是屬於聖書,務必得看,還有的人說,神的工作到什麼時候都不能廢去,舊約是神跟以色列民立的約,這不能廢去,安息日什麼時候都得守!這樣的人不是太謬了嗎?耶穌當時不守安息日是怎麼回事?難道他是犯罪嗎?這事誰能看透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19、「耶穌當時說話、作工並不守規條,不是按聖經舊約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時代該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著他所帶來的工作作的,按著他自己的計劃作的,按著他的職分作工,並不是按舊約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沒按舊約律法作,他來作工不是為了應驗先知的話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並不是來專門應驗古先知的預言,他不是來守規條或是來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預言的,但他所作的又並不打岔古先知的預言,也並不攪擾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點就是不守任何規條,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他不是先知,也不是預言家,而是『實幹家』,實實際際來作他該作的工作,來開闢他新的紀元,開展他的新工作。當然,耶穌來了作工作也應驗了不少舊約古先知說的話,那現在作的工作也應驗了舊約古先知的預言,只不過今天不與你翻那『老黃曆』罷了。因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話需對你們講,這些工作、這些說話比起解釋那些聖經章節重要多了,因為那工作對你們來說沒有多大的意義、多大的價值,不能幫助你們、變化你們,我要作新的工作,並不是為了應驗聖經的任何一個章節。假如神來在地上作工單是為了應驗聖經古先知的話,那你說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還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還是神支配古先知呢?這話你當怎樣解釋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

20、「你要看律法時代的工作,看以色列民怎麼遵行耶和華的道,你就得看舊約聖經;你要了解恩典時代的工作,就看新約聖經。那對末世作的工作你怎麼看呢?就得接受今天神的帶領,進入今天的作工裡了,因為這是新的工作,在聖經裡還沒有人提前『記載』出來。今天神道成肉身,另外在中國又選一些選民,神作工在這些人身上,接續作他在地上的工作,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過的路,也是無人看見的道,是從來沒作過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所以說,沒作過的工作就不是歷史,因為現在是現在,還沒有過去。人都不知道神在地上、在以色列以外又作了更大、更新的工作,已經超出了以色列的範圍,也超出了先知的預言,是在預言以外的新奇的工作,也是在以色列以外的更新的工作,是人所看不透也想不到的工作。這樣的工作在聖經裡怎能有明確的記載呢?誰能提早將今天的工作一點一滴都不缺少地記錄下來呢?誰能將打破常規的、將這更大更智慧的工作記在這部老得發了霉的書裡呢?現時的工作不是歷史,所以,你要走今天的新路,你就得從聖經裡走出來,超越聖經記載的預言書或歷史書的範圍,這樣,才能將新的路走好,才能進入新的境界裡、新的作工裡。你得明白現在為什麼不讓你看聖經,為什麼在聖經以外又另有工作,為什麼不在聖經裡找著更新、更細的實行,而是在聖經以外又有了更大的工作,這些都是你們當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21、「當神作新工作的時候他就不會再念舊,也不會再顧忌律法時代的條例,也不受上一個時代所作工作的影響,而是在安息日照樣作工作,而且他的門徒餓了可以掐麥穗吃,這一切在神那看都是很正常的。在神那神要作的好多工作與要說的好多話都可以有新的開頭,當有新開頭的時候,他以前所作的舊工作就不再提起了,也不再持續了。因為神作工有他的原則,當他要作新工作的時候,就是他要將人帶入新的工作步驟的時候,也是他的工作進入更拔高的階段的時候,對於舊的說法或條例人如果繼續做、繼續持守,神也不紀念、不稱許,因為他已經帶來了新的工作,進入了新的作工階段。當他帶來新工作的時候,他就以一個全新的形像、全新的角度與方式來向眾人顯現,讓人看見他不同方面的性情與所有所是,這是他作新工作的其中一個目的。神不守舊,不走老路,他作工說話不像人想像的有這樣的禁忌、那樣的禁忌,在神全是釋放自由,沒有任何禁忌,沒有任何束縛,他給人帶來的全是自由釋放。他是活生生的神,他是真真切切、實實際際存在的神,他不是木偶也不是泥塑,他與人供奉的偶像與膜拜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鮮活的,他的作工與說話帶給人的全是生命與光明,全是自由與釋放,因為他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他不受任何轄制地作著他要作的一切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 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22、「當時耶穌說耶和華的工作在恩典時代落後了,就像今天我說耶穌的工作落後一樣。如果沒有恩典時代只有律法時代,耶穌不能釘十字架,不能救贖整個人類,如果只有律法時代,人類能不能發展到今天?歷史是向前推移的,歷史不就是神作工的正常規律嗎?不是整個宇宙之下經營人的一個寫照嗎?歷史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向前發展,神的心意在不斷地變,他不能將一步工作持續六千年,因人都知道神是常新不舊的,他不可能將一項類似釘十字架的工作一直延續下去,一次、二次、三次……地釘十字架,這是謬妄的人的認識法。神不持續一樣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不斷地變化的,他總有新的工作,就如我對你們天天說新話、作新工作一樣,這就是我作的工作,關鍵在於一個『新』字,一個『奇』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 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23、「既然有了更高的道,何必研究那低的過時的道呢?既然有了更新的說話、更新的工作,何必還活在老舊的歷史記載裡呢?新的說話能供應你,證明這是新的工作,舊的記載不能使你得飽足,滿足不了你的現時的需求,證明這是歷史,不是現時的工作。最高的道也就是最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工作,以往的道再高也都成了人回憶的歷史了,再有參考價值也是舊道。舊道是歷史,儘管在『聖書』裡記載;新道是現實,儘管在『聖書』裡沒有一頁的記載。這道能拯救你,這道能變化你,因為這是聖靈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24、「神自己就是生命,就是真理,他的生命與真理共存,得不著真理的人也定規得不著生命,沒有了真理的引導、扶持與供應,你得著的只是字句、是道理更是死亡。神的生命無時不在,他的真理與生命同時共存,你若找不到真理的來源就得不到生命的滋補,你得不到生命的供應那你一定沒有真理,你的渾身上下除了想像觀念以外那就是你的肉體,是你那充滿腥臭的肉體。你要知道書本的字句不能算作生命,歷史的記載不能當作真理來供奉,過去的規條不能充當神現實說話的紀實,只有神來在地上活在人的中間所發表的言語才是真理,才是生命,才是神的心意,才是神現實的作工方式。你把神以往時代的話語的記載搬到今天來守,那你就是一個考古學家了,這樣,說你是一個歷史文物研究專家那是最恰當不過了。因為你總相信神以往作工時留下的痕跡,只相信神以往在人間作工時留下的影子,只相信神以往交代給當時跟隨神之人的道,卻不相信神現在作工的傾向,不相信神現在的榮顏,不相信神現實發表的真理的道,所以無可非議地說你是一個超級不現實的空想家。若現在你仍然守著不能使人活著的字句,那你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朽木了,因為你太守舊了,你太頑固了,你太不可理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25、「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著耶穌的稱許,永遠沒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著生命,永不能得著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著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沒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屍,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卻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洶湧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卻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麼能算是跟隨羔羊腳蹤的人呢?怎麼能說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經發了黃的書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帶你跨越時代呢?又怎能帶你尋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帶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暫時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唸的字句經文只是讓你充實你舌頭的經文,不是使你認識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這樣的差別難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嗎?就不能使你領悟出其中的奧祕嗎?你能自己將自己送到天上去見神嗎?沒有神的來到你能將自己帶入天堂與神同享天倫之樂嗎?現在你還在做夢嗎?那我勸你,你這夢該停止了,你該看看現在是誰在作工,現在是誰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則你就永遠不能得著真理,永遠不能得著生命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26、「人若用觀念衡量神,來定規神,猶如說神是一尊永不變的泥像一樣,完全把神定規在聖經中,把神定形在有限的工作中,證明你們把神定了罪。舊約時代的猶太人因著把神當作心中定了型的偶像,似乎神只能稱為彌賽亞,只有叫彌賽亞的才是神,就因著人把神都當作泥像(無生命)一樣來供奉、來敬拜,把當時的耶穌釘了十字架,判了死刑,原本無罪的耶穌被定了死罪。神是無辜的,但是人卻不放過神,硬是把他判了死刑,因而耶穌被釘了十字架。人總認為神是一成不變的,根據一本聖經就把神定規了,好像看透了神的經營,好像神的所作所為都在人的掌握之中。人類荒唐到極點,狂妄到極點,人都善於誇誇其談。不管你對神的認識怎麼高,但我還是說你是不認識神的人,你是最抵擋神的人,你是定神罪的人,因你根本不會順服神的工作而走神成全人的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

27、「對於六千年的整個經營計劃這些工作的異象,所有人都看不透,誰也不明白,始終是個謎。在末世只作一步話語工作,以此來開展國度時代,但並不代表所有的時代。末世只是末世,只是國度時代,並不代表恩典時代,也不代表律法時代,只是在末世把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所有工作都向你們顯明了,這就是奧祕打開了。這樣的奧祕是任何人都打不開的,人對聖經再了解也不過是字句,因人不明白聖經的實質,人看聖經或許能領受一些真理或解釋一些字句,摳一些名章、名句,但就這些字句中間包含的意思人永遠也解不開,因為人看見的都是死的字句,並不是耶和華作工的畫面與耶穌作工的畫面,人也沒法解開這些工作的奧祕。所以,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這是最大的奧祕,是最隱祕的,人根本測不透,神的心意誰也不能直接明白,除非他親自向人解釋、向人打開,否則,這些對人將永遠是『謎』,永遠是封閉著的奧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