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神 的 作 工 與 人 的 作 工

人的作工中到底聖靈作工的部分有多少,人經歷的部分又有多少,可以說,到現在人對這些問題仍然不明白,這都是人對聖靈作工原則不明白的緣故。我所說的人的作工當然是指那些有聖靈作工或是被聖靈使用的人的作工,並不是所謂出於人意的人的作工,而是在聖靈作工範圍的使徒、工人或是普通弟兄姊妹的作工。這裡「人的作工」並不指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而是指聖靈在人身上的作工範圍與作工原則,這個原則雖是聖靈作工的原則與範圍,但並不同於神所道成肉身的作工原則與範圍。人的作工有人的實質與原則,神作工有神的實質與原則。

在聖靈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因為神自己的實質原本就是靈,靈既可稱為聖靈,也可稱為七倍加強的靈,總之,都是神的靈,只不過因著時代的不同對神靈的稱呼不同罷了,但其實質仍是一個。所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並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聖靈作工的形式多種多樣,而且不受任何條件限制,在不同的人身上作不同的工,這些作工都表現出不同的作工實質,在不同的時代作的工也不相同,在不同的國家作的工也不相同。當然,聖靈作工雖有多種方式、多種原則,但無論怎麼作或在什麼樣的人身上作,都有其不同的實質,在不同的人身上作的工作都有原則,都能將作工對象的實質代表出來。因為聖靈作工相當有範圍,相當有分寸。在道成的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就不同於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作,而在不同素質的人身上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在人身上不作在道成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在道成肉身中不作相同於在人身上的工作,總之,無論怎麼作,對不同的對象作的工作都不相同,按著各種人的情形、各種人的本性他作工的原則也各不相同。聖靈作工在不同的人身上都是按著其原有的實質作工,並不超越人原有的實質來要求人,也不超越人原有的素質作工。所以,聖靈在人身上的作工都讓人看見聖靈所作對象的實質。人原有的實質是不變的,人原有的素質是有限的,聖靈使用人或是在人身上作工都是按著人有限的素質作工,讓人因此而有所得。聖靈在被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時讓其人的天才與原有的素質都發揮出來,不讓其保留,都讓其原有的素質發揮出來為工作服務,可以說,他是利用在人身上可利用的部分來作工,以便達到作工果效。而在道成的肉身中作的工作乃是直接發表靈的工作,不摻有人的頭腦、人的思維,這是人的恩賜、人的經歷、人的先天條件所不能達到的。聖靈各種各樣的作工都是讓人得益處的,都是為了造就人而作的,但是因著有一部分人是可成全的,有一部分人並不具備被成全的條件,也就是不可成全而且難以挽救,雖有過聖靈的作工,但到最終還是被淘汰了。這就是說,聖靈的作工是造就人的,但不能說凡是有聖靈作工的就是完全被成全的,因為有許多人所追求的路並不是被成全的路。他們只是有聖靈單方面的作工,卻並沒有人主觀的配合,沒有人正確的追求,這樣,在他們身上的聖靈作工成了為那些被成全之人服務的作工。聖靈的作工不能讓人直接看見,不能讓人自己直接摸著,只能藉著一些有作工恩賜的人發表其作工,也就是聖靈的作工藉著人發表出來供應給那些跟隨的人。

聖靈的作工是藉著各種各樣的人、藉著不同的條件而達到的、而完全的,雖然神道成肉身作工能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代表整個時代人的進入,但對於人細節進入的工作還得需要那些被聖靈使用的人來作,並不需要神道成肉身來作。所以說,神的作工即神自己的職分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作的工作,是人所代替不了的。聖靈作工是藉著各種各樣的人來完全的,並不是某一個人能完全達到的,也不是某一個人能全部說透的,那些帶領眾教會的也不能將聖靈的工作代表得完全,只能作一部分帶領的工作。這樣,聖靈的作工可分為幾部分:神自己的作工、被使用的人的作工與所有在聖靈流中的人身上的作工三部分。這三部分中,神自己的作工是帶領整個時代的;被使用的人的作工是在神自己作工之後奉差遣或接受託付來帶領所有跟隨神的人,這人是配合神作工的人;聖靈在流中的人身上作工是為了維護他自己的全部作工,即為了維護全部經營,也是為了維護他的見證,同時成全那些可被成全的人。就這三部分工作才是聖靈的完全工作,但若沒有神自己的作工,那整個經營工作也就停滯不前。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類的工作,也是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就是說,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聖靈作工的動態與趨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後而接續的,不是帶領時代的,也不是代表聖靈在整個時代的作工動向的,只是在作人該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經營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經營工作中的項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盡的本分,與經營工作無關。由於身分與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儘管都是聖靈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總有明顯的實質性的區別,而且聖靈在不同身分的作工對象身上所作工作的輕重程度也各所不同,這就是聖靈作工的原則與範圍。

人作的工作代表人的經歷與作工人的人性,人所供應的、人所作的工作就將人代表出來了,人的看見、人的推理、人的邏輯,還有人豐富的想像都包括在人的作工裡。尤其是人的經歷更能將人的作工代表出來,在人身上他所經歷的有哪些在他的作工裡就有哪些成分,人的作工能發表人的經歷。有些人在消極中經歷的時候,他所交通的話語裡絕大多數就是消極的成分,他這段經歷是積極的,在積極方面特別有路,他所交通的就特別使人受激勵,人就能從他得著積極方面的供應。假如這段時間作工的人消極了,他所交通的話總帶有消極成分,這樣的交通使人下沉,他交通完之後人不知不覺也下沉了。跟隨之人的情形是隨著帶領的人而變化的,作工的人裡面是什麼那他所發表的就是什麼,而聖靈的作工又往往是隨著人的情形在變的,是按著人的經歷而作工的,並不強求人,而是按著人的正常經歷過程來要求人。就是說人的交通與神所說的話不一樣,人所交通的是交通個人的看見、個人的經歷,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礎上發表人的看見、人的經歷,他們的責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說話之後找出當實行的、當進入的再供應給跟隨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進入與人的實行,當然,這些作工裡也摻有人的經驗教訓或人的一些思維。不管聖靈怎麼作工,或在人身上作工,或道成肉身作工,都是作工的人在發表自己的所是。雖然是聖靈作工,但都是在人原有所是的基礎上作工的,因為聖靈作工並不憑空作,也就是並不作無中生有的工作,都是按著實際情況、按著實際條件來作工,這樣,人的性情才能變化,人的舊觀念、舊思想才能變化。人所發表的都是人所看見的,是人所經歷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觀念也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作的工作無論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經歷、人的看見或人能想到的、能構思的這個範圍。神所發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達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維所不能及的,他是發表他帶領全人類的工作,並不關乎人的細節經歷,而是關乎到他自己的經營。人發表的是人的經歷,神發表的是神的所是,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達不到的。人的經歷是在神發表所是的基礎上而有的看見與認識,這些看見與認識都被稱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與素質的基礎上發表出來的,所以也稱為人的所是。人所經歷的、人所看見的人就能交通出來,人如果沒經歷、沒看見的或是人思維所達不到的,就是人裡面沒有的東西,人就交通不出來,若是人所發表的是人未經歷的,那就是人的想像或是道理,總之,在這些話中沒有一點實際。假如說你沒接觸過社會的事,你就交通不透社會中的複雜關係;你沒有家庭,若別人交通家庭裡的事,你就對他所說的大多數問題都不明白。所以說人所交通的、人所作的工作就代表人裡面的所是。別人交通刑罰、審判的認識,但你沒經歷,你也不敢否認對方的認識,更不敢百分之百地定準對方的認識,因為他交通的是你從未經歷過的,是你從未認識到的,也是你的思維所想不到的,你只能從他的認識中得著以後在刑罰、審判中的路,但這路也只能作為你在道理上的認識,並不代替你的認識,更不代替你的經歷。或許你聽著他的認識相當對,但當你經歷的時候卻有許多地方實行不通,或許你聽著有一部分認識對你來說根本實行不通,你當時存著觀念,雖然接受,也是勉勉強強,但當你經歷的時候,這些使你有觀念的認識卻作了你實行的路,而且你越實行越能認識到這話的實際價值與意義。你有經歷之後,你就可以對你所經歷的事談出你該有的認識,而且你還可以分辨哪些人的認識是真實的、實際的,哪些人的認識是道理上的、是無價值的。所以說,你所談的認識是否合乎真理最關鍵在乎你有無實際經歷,你的經歷中有真理,那你的認識就實際、就有價值。藉著你的經歷你還會長分辨、長見識,提高你的認識,增長你做人的智慧、常識。沒有真理的人所談的認識再高也是道理。這樣的人或許對肉體的事特別有智慧,但其對屬靈的事卻沒有分辨,因為這樣的人對屬靈的事根本沒有經歷,這就是在屬靈的事上不開竅的人,就是不通靈的人。無論你談哪方面的認識,只要是你的所是,那就是你的親身經歷,是你的真實認識。那些專講道理的人,也就是那些沒有真理、沒有實際的人,他們所講的也可說成是他們的所是,因為他們的道理也是他們苦思冥想才想出來的,是他們的大腦深思熟慮而後才得出的結果,只不過是道理、是人想像出來的罷了!各種人的經歷代表各種人裡面所有的東西,凡是沒有屬靈經歷的人都談不出對真理的認識,也談不出對各種屬靈事物的正確認識。人發表的是什麼,那人裡面的所是就是什麼,這是肯定的。人若想對屬靈的事物有認識,對真理有認識,那就得需要人的實際經歷了。你對於人性生活常識都談不透,更何況對屬靈的事物呢?能帶領眾教會的,能供應人生命的,能做眾人的使徒的,都得有實際的經歷,都得有對屬靈事物的正確認識,對真理有正確的領受與經歷,這樣的人才有資格做工人或做使徒來帶領眾教會,否則就只能作為最小的人跟隨,不能做帶領的,更不能做供應人生命的使徒,因為使徒的功用並不是跑路,也不是打仗,而是作生命服事的工作,作帶領人性情變化的工作,是接受託付肩負重任的人所盡的功用,並不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擔當的。這個工作是有生命所是,也就是在真理上有經歷的人才可擔任的,並不是任意一個可以捨棄、可以跑路、願意花費的人都可擔當的,沒有真理經歷,未經修理、審判的人是作不了這個工作的。沒有經歷的人也就是沒有實際的人對實際看不透,因其本人沒有這方面所是,所以這樣的人不僅作不了帶領的工作,而且若是長期沒有真理,那就是被淘汰的對象。你所談的看見就能證明你這個人都經歷哪些苦難的生活,在哪些事上受了刑罰,在哪些事上經歷了審判。同樣,在試煉中也是這樣,在哪些事上受熬煉,在哪些事上軟弱,在哪些事上就有經歷,也就在哪些事上有路。假如他在婚姻上受挫折,他交通的多數時候都是:感謝神、讚美神,我得滿足神的心意,把我的終身都獻出來,把終身大事都交在神手裡,我願把我的終身都許給神。人裡面所有的東西只要藉著交通就能把這些所是代表出來。人說話快慢,說話聲大、聲小等等這些並非經歷的事並不能把人的所有所是代表出來,只能說人的性格好壞,或說人的本性好壞,並不能與人有無經歷相提並論。說話的表達能力或說話的技巧、快慢都是操練的事,並不能代替人的經歷。你交通個人經歷的時候就能把你裡面所注重的、把你裡面所有的那些東西交通出來。我說話是代表我的所是,但是我所說的話人達不到,我所說的話不是人所經歷的,也不是人能看到的,也不是人能接觸到的,但那些都是我的所是。有人只承認我交通的是我所經歷的,並不承認是靈的直接發表,當然我說的話是我所經歷的,六千年經營工作是我作的,從起初創造人類到現在我都經歷了,我怎麼能說不出來呢?談人本性的事都是我看透的,是我早已察看過的,我怎麼能說不透呢?我看透人的本質我就有資格刑罰人,也有資格審判人,因人都是從我來又經撒但敗壞的,我作的工作我當然也有資格評價。雖然這些工作不是我肉身作的,但是靈的直接發表,這些乃是我所有的,是我的所是,所以我就有資格發表,也有資格作我該作的工作。人所說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說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沒經歷也沒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著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聖靈的作工都是讓人得益處的,都是為了造就人的,並沒有絲毫於人無益的工作,無論真理是深或淺,也無論接受真理的人的素質如何,總之,聖靈無論怎麼作對人都是有益處的。但是聖靈作工又不能直接作,務必得藉著與其配合的人來發表他的工作,這樣才能達到聖靈要作工作的果效。當然,若是聖靈直接作工那就沒有任何摻雜了,但是一藉著人作工就有了許多摻雜,並不是聖靈原有的作工了,這樣,真理也就多多少少有了不同程度的變化,那些跟隨的人所得著的也就不是聖靈原有的意思,而是聖靈的作工與人的經歷或人的認識的結合了。跟隨之人所得著的聖靈作工的部分是正確的,得著的人的經歷與人的認識就因著作工人的不同而各不相同了。作工的人有聖靈的開啟與帶領,之後再在開啟與帶領的基礎上經歷,在這些經歷中就結合人的頭腦與經驗,也結合人性的所是,之後得出人該有的認識或看見,這就是人在經歷真理以後的實行的路。這「實行的路」因人的不同經歷也都不是完全相同的,而且人所經歷的事也各所不同。這樣,同樣是聖靈的開啟,因得著開啟的人各不相同,因而對「開啟」的認識與實行也就各不相同了。有的人實行得誤差小,有的人實行得誤差大,有的人實行得完全錯誤,因為人的領受能力都不相同,而且人原有的素質也都不相同。有的人聽一篇道是這樣領受的,有的人聽完一個真理是那樣領受的,有的人稍有偏差,有的人卻一點不明白真理的真意。所以他是如何領受的他就如何帶領別人,這是一點不差的,因他作工正是在發表他的所是。對真理認識正確的,他所帶領的人也就對真理有正確的認識,即使有領受謬妄的人也是極個別的,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謬妄。對真理領受謬妄的,他所帶領的人無疑都是偏謬的,那這些人就都是謬種了,是貨真價實的謬種。跟隨的人對真理的認識程度大多取決於作工的人,當然從神來的真理是正確無誤的,是絕對把握的,而作工的人並不是完全正確的,也不能說是完全有把握的。作工的人對真理有實行的路,而且特別實際,那跟隨的人也就有實行的路。作工的人若對真理並沒有實行的路,只是道理,那些跟隨的人也就沒有一點實際。跟隨之人的素質與本性是先天決定的,與作工的人並不關聯,但跟隨的人對真理的領受程度與對神的認識都取決於作工的人(這只是相對一部分人說的)。什麼樣的人作工就帶領出什麼樣的跟隨者,作工的人發表的都是自己的所是,而且毫不保留,他對跟隨他的人的要求也就是他自己願意達到的或是他自己能夠達到的。多數人作工都是以自己所作的來要求那些跟隨他的人,儘管有許多人根本達不到,人所達不到的就成了人進入的攔阻。

那些經歷修理的人、經過審判的人作工的誤差小多了,作工時的發表準確多了,而那些憑著天然去作工的人的誤差就相當大了。不經成全的人作工所發表的天然太多,對聖靈的作工是極大的攔阻,就是天生具備作工條件的人也得經過修理與審判才能作神的工作。若不經這樣的審判,人作得再好也不能符合真理的原則,而且盡是天然與人為的好。經過修理與審判的人再作神的工作就比不經審判的人的作工準確多了。那些不經審判的人所發表的盡是人的肉體與人的思維,摻雜許多人的聰明與人先天的才幹,並不是人對神工作的準確的發表,而跟隨他的人也都被他先天的素質而帶到他的面前。因他發表人的看見與人的經歷太多,幾乎與神原有的意思脫節,誤差太大,這樣的人作工並不能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而是帶到人的面前,所以不經審判、刑罰的人沒有資格作神的工作。一個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帶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讓人真理進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異,不限在規條之中,讓人都得釋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漸長大,真理逐步進深;一個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遠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帶到規條中,他要求人做的並不是因人而異,不是按著人的實際需要作工,這樣的作工規條太多,道理太多,並不能把人帶入實際中去,也不能把人帶到生命長進的正常實行中,只能讓人去守一些沒價值的規條,這樣的帶領就把人帶偏了。他是什麼樣他就把你帶成什麼樣,他能把你帶到他的所有所是裡面。跟隨的人分辨帶領的人是否合格,關鍵看其所帶領的路到底如何,看其作工的果效如何,跟隨的人所得著的是不是合乎真理的原則,是否有適合人變化的實行的路。你應對各種人的各種作工都有分辨,不應做糊塗跟隨的人,這是關乎到人進入的事。你若不會分辨哪些人的帶領有路,哪些人的帶領沒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這些都是與你個人生命有直接關係的事。不經成全的人作的工作天然太多,人意摻雜太多,他的所是就是天然,就是他先天所有的,並不是經對付以後所有的生命,也不是變化以後的實際,這樣的人怎麼能扶持那些追求生命的人呢?人原有的生命是人先天的聰明或才幹,這些聰明或才幹與神對人的準確要求相差好遠。人若不經過成全,人的敗壞性情不經對付修理,那人發表出來的與真理就相差好多,摻有人的想像與人片面的經歷等等這些渺茫的東西,而且無論怎麼做人都感覺沒有總的目標,沒有適合所有人進入的真理,對人的要求多數都是強人所難、趕鴨子上架,這就是人意的作工。人的敗壞性情、人的思維、人的觀念遍及人的全身各部分,人天生就沒有實行真理的本能,而且也沒有直接明白真理的本能,加上人的敗壞性情,這樣的一個天然的人來作工不都是打岔嗎?而經過成全的人對人該明白的真理有了經歷,對人的敗壞性情有了認識,所作工作中渺茫不實際的東西逐漸減少,也就是他所發表出來的真理精確度高了,而且也現實了。人的大腦思維特別攔阻聖靈工作,人有豐富的想像,也有合理的邏輯,還有處事的老經驗,這些若不經修理、矯正,都是作工中的攔阻。所以說人的作工不能達到最準確的程度,尤其是那些不經成全的人的作工。

人作的工作是有範圍、有局限性的,一個人只能作某一階段的工作,並不能作整個時代的工作,否則就把人帶入一種規條之中。人作的工作只能適應某一時期或某一階段,因為人的經歷都是有範圍的,人作的工作並不能與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實行的路、所認識的真理都適應於某一個範圍,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成完全是聖靈的意思,因為人只能被聖靈開啟,不能被聖靈完全充滿。人所能經歷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範圍中,並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腦思維這個範圍,凡有實際發表的人都是在這個範圍中而經歷的。他們經歷真理都是在聖靈的開啟之下而經歷正常人性的生活,並不是脫離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經歷,他們都是在有人性生活的基礎上經歷聖靈開啟的真理,而且這真理因人而異,深淺程度與人的情形有關。他們所走的路只能說成是一個追求真理之人的正常人性的生活,說成是一個有聖靈開啟的正常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他們所走的路就是聖靈所走的路。在正常人性的經歷中因著追求的人並不相同,聖靈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又因著人所經歷的環境與經歷的範圍各不相同,因著人的頭腦與思維的摻雜,人的經歷中也就不同程度地有了摻雜。每個人對某一個真理的認識法都是按著個人的不同條件而認識的,他們認識的真理的真意並不是完全的,只是某一個方面或幾方面。人所經歷的真理的範圍都因著個人的不同條件而不同,這樣,對於同一個真理不同的人所發表的認識也不相同,就是說,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並不能完全代表聖靈的意思,不能將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發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經歷非常接近聖靈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僕人,作神所託付的工作,人發表的只能是在聖靈開啟之下的認識與人親身經歷所得的真理,人並沒有資格也沒有條件作聖靈的出口,也沒有資格說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則,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經歷,都具備不同的條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聖靈開啟之下的全部經歷,這經歷只能代表人的所是,並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聖靈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成是聖靈所走的路,因為人的作工並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與人的經歷並不完全是聖靈的意思。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個規條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隨的人大多數也都是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生活,經歷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幾種,並不能與聖靈的作工相比,不能與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為人的經歷畢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無論怎麼作都沒有規條,怎麼作都不局限在一個方式中,沒有一點規條,都是自由釋放,人跟隨多長時間對他的作工方式都總結不出規律來。雖然他的作工滿有原則,但又總是在新的方式中,總有新的發展,而且是人所達不到的。神在一個時期能有幾項不同的作工,有幾種不同的帶領,使人總有新的進入,總有新的變化。你摸不著他作工的規律,因為他作工總在新的方式中,這樣跟隨神的人才不陷入規條中。神自己作的工總是在迴避人的觀念,也是在回擊人的觀念,真心跟隨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著性情的變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規條的轄制,不受任何宗教觀念的限制。人作工對人的要求是按著人自己的經歷與自己所能達到的而要求,這些要求標準只限制在一個範圍中,實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隨的人也就不自覺地活在了一種有限的範圍中,時間長了就形成了規條、儀式。若是某一時期的工作讓一個未經神親自成全、未接受審判的人去帶領,那跟隨他的人就都成了宗教家,都成了抵擋神的專家。所以,若是一個合格的帶領人就務必得經過審判、接受過成全,不經過審判的人,即使有聖靈的作工,他所發表出來的也盡都是渺茫不實際的東西,長期帶領就會把人帶入渺茫超然的規條中。神作的工作不符合人的肉體、不符合人的思維,反擊人的觀念,不摻有渺茫的宗教色彩,他作工的果效是未經他成全的人所沒有的,也是人思維達不到的。

在人頭腦裡的作工人太容易達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師與首領,他們是靠恩賜與職稱作工,長久跟隨他們的人也都會被他們的恩賜所傳染,而且被他們的一些所是薰陶。他們注重人的恩賜,注重人的才幹與知識,他們也注重一些超然的東西與許多高深不現實的道理(當然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達不到的),他們並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而是注重培訓人的講道與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識與豐富的宗教道理,並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如何與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對人的實質他們絲毫不過問,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與不正常情形。他們不回擊人的觀念也不揭示人的觀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敗壞之處,跟隨他們的人多數都是在天生的恩賜中事奉,發表出來的是知識與宗教的渺茫真理,與現實脫節,根本不能讓人得著生命。他們作工的實質其實就是培養人才,將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培養成一個神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之後再去作工去帶領。神作工六千年你能摸著規律嗎?人作的工作規條多、框框多,人的大腦太教條,所以人所發表出來的也是人所有經歷範圍中的一些認識與體會,人並不能發表出這些東西以外的東西。人有經歷或認識並不是出於先天的恩賜或出於人的本能,而是因著神的帶領與神直接的牧養。人只有接受這些牧養的器官,並沒有直接發表神性所是的器官。人並不能做源頭,只能做接受源頭之水的器皿,這是人的本能,是作為人所該有的器官。人若失去了接受神話的器官,失去了人的本能,那人也就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失去了一個受造的人的本分。人若在神的話上、作工上沒有認識,沒有經歷,那人就沒有了自己的本分,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也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的尊嚴。神發表神性的所是這是神的本能,無論是在肉身發表還是靈直接發表,這是神的職分;人在神的作工中或作工後發表人自己的經歷或認識(即發表人的所是),這乃是人的本能,是人的本分,是人應該達到的。儘管人的發表遠遠不及神的發表,而且人的發表又有諸多的規條,但人該有的本分人務必得盡到,人該做的人務必得做到,對於盡本分人應該做到仁至義盡,不應有絲毫的保守。

人作工多年以後就總結出一些多年來作工的經驗、多年來作工的智慧與規律。作工時間長的他會摸聖靈的作工動態,知道聖靈什麼時候作工,什麼時候不作工,他一有負擔就知道如何交通,他能知道聖靈作工的正常情形與人生命長進的正常情形,這是作工多年對聖靈工作有認識的人。作工時間長的人說話老練、不慌不忙,即使沒有話他也不慌不忙,裡面能不斷地禱告,尋求聖靈的工作,心不跳氣不喘,這是作工老練的人。作工時間長經驗教訓多的人,他裡面有許多攔阻聖靈作工的東西,這是他長期作工的弊病。人起初作工並不摻有人的教訓或經驗,尤其是對聖靈如何作工更是摸不著頭腦,但是在逐步的作工過程中,人就學會了摸索聖靈如何作工,知道怎麼作能有聖靈的作工,怎麼作能打中人的要害,等等這些關乎作工的人所該具備的常識。時間久了人對這些作工的智慧、常識就幾乎了如指掌,作工時似乎達到手到擒來,但當聖靈工作轉變一種方式時他仍舊持守著這些舊的作工常識、舊的作工規律,而對新的作工動態幾乎很少有認識。多年的作工而且滿有聖靈的同在與帶領使人的作工經驗教訓越來越多,這些東西使人裡面的情形產生了一種並非是驕傲的自信感,也就是說人對自己的作工已是相當滿意了,對自己得到的聖靈作工常識也非常知足,尤其是那些旁人並未得到也未領略到的東西更使他對自己充滿自信,似乎在他身上就有永不熄滅的聖靈作工,而別人卻並沒有資格享受這種特殊的待遇,只有他這種作工多年、頗有使用價值的人才有資格享受,這些東西就成了他接受聖靈新工作的極大的攔阻,即使他能接受新工作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務必得經過幾番周折才能接受,經過舊觀念得對付、老舊性情得審判才可慢慢扭轉。若不經這些步驟,那他是不會就此罷休輕易接受這些與他的舊觀念並不相符的新的說法或作工的,這是人最難辦的地方,不是很容易改變的。若是作為一個作工的人既能做到對聖靈工作有認識,又能總結聖靈作工的動態,也能不受作工經驗的限制,而且能對照舊的工作來接受新的工作,這才是明智的人,才是合格的作工的人。人往往都是或者作工多年不會總結作工經驗,或者總結出作工經驗與作工智慧以後就成了接受新工作的攔阻,不能做到新舊工作都能合適領受、正確對待,人實在太難辦了!在你們中間的多數人都是這樣,經歷多年聖靈作工的對新工作不易接受,總是觀念重重難以放下,而剛剛作工的人又缺乏作工常識,對一些最簡單的事都不知怎麼處理。你們這些人實在是難辦!稍有一點老資格的就狂傲自大不知自己何年何月生,對年幼的人總是予以鄙視的目光,自己卻接受不了新的工作而且還放不下多年收集存留下來的觀念;那些年幼無知的人雖能接受一點聖靈新的作工,頗有一點熱心,但是遇事總是衝昏頭腦不知所措,雖有熱心但又太愚昧,僅有的一點對聖靈作工的認識卻不能拿到生活中運用,只是一些毫無使用價值的道理。諸如你們這樣的人太多了,有幾個是合用的呢?有幾個能作出適合聖靈的工作呢?似乎你們跟到現在都很順服,其實你們的觀念都未放下,仍然在聖經中尋求,在渺茫中信仰,或在觀念中流蕩,對今天的實際作工並沒有人去認真地考察,也沒有人去進深。你們都是在舊觀念中接受今天的道,這樣的信仰你們能得著什麼東西呢?可以說在你們身上潛伏著許多你們並未流露出來的觀念,只不過你們極力掩蓋不輕易流露罷了。你們並未真心接受新工作,也不打算放下自己的老觀念,你們的處世哲學太多、太重,對舊的觀念不放下而對新的工作勉強應付著,你們的心實在太陰險,根本不把這一步一步的新工作放在心上,像你們這樣的廢物還能作廣傳福音的工作嗎?還能擔得起擴展全宇的工作嗎?你們這樣的作法正是攔阻你們性情變化與認識神的東西,若再這樣下去,必定是淘汰的對象了。

你們得會區別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從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見什麼?人的作工中人經歷的成分多,人發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發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與人的所是並不一樣。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經歷、人的身世(人一生當中有哪些經歷或遭遇,或者有哪些處世哲學),在不同環境中生活的人發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經歷過社會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麼生活的、如何經歷的,都能在你的發表中看出來,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社會閱歷。他對人的本質了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卻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卻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裡包含著並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祕,他發表的並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並非周遊列國但卻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卻發表出高於知識、高於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並沒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卻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於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於他來說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並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說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並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並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並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夠達到的。就他的作工來說,人就說不明白他到底屬於哪類人,人也不能按著他的作工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他的所是也不能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類中,但又不知該屬哪一類,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類中,人這樣做也並非是沒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間作了許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經歷,人所作的工作代表個人的經歷,每個人都是講個人的經歷,神能直接發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經歷真理之後才能發表出相應的經歷來。神作工沒有規條也不受時間、地理的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發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隨便作;人作工是有條件有背景的,否則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發表出對神的認識或對真理的經歷來。是神自己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只要對照你就知道人與神作工的區別了。若沒有神自己作工,只有人的作工,你就知道人講得高,誰也達不到,說話的語氣、處理事的原則、作工老練穩重誰也達不到。對這些人性高的人你們都佩服,而在神的作工說話中你看不見他有多高的人性,而是普普通通,作工時既正常又實際但凡人又不可估量,從而使人產生了一種敬畏的心。在人的作工裡面或許人的經歷特別高、人的想像推理特別高,而且人性特別好,這只能達到讓人佩服,但並不是敬畏與恐懼,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經歷特別深、可實行真理的人,但無論如何不能達到敬畏,只是佩服、羨慕,而經歷神作工的人對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覺他作的工是人達不到,也是人沒法測度的,感覺新鮮又感覺奇妙。人經歷神的作工,對他的第一認識就是「深不可測」、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覺地對他產生了敬畏,人感覺到他所作的工作奧祕,不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只希望能達到他的要求,滿足他的心意,並不希望能夠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維、人的想像,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連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卻另外開闢新路來在人中間將人帶入了一個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類才有了新的進展、有了更新的開端。人對他所產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說不只是佩服,最深的體會是敬畏,也是愛,感覺到神確實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說的話人說不出來,經歷他作工的人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經歷更深的人對神特別愛,總是感覺到他的可愛,他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間產生了一股無窮的力量,並非是懼怕也並非是偶爾的愛戴,而是深感神對人的憐憫與寬容,但經歷他刑罰審判的人又感覺他的威嚴不可侵犯。經歷了他多少作工的人對他也測不透,凡是真實敬畏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工並不符合人的觀念,都是反擊人的觀念。他不需要人對他能達到完全的佩服或外表的順服,而是達到有真實的敬畏、真實的順服。在這麼多作工中,凡有真實經歷的人對他都產生了高於佩服的敬畏之心。人都因著他刑罰、審判的工作看見了他的性情,由此對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讓人敬畏的,是讓人順服的,因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並非是與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於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讓人敬畏、讓人順服的,人是沒有資格的。所以,凡經歷過他作工而且對他有真實認識的人所產生的都是敬畏之心,而那些對他不放下觀念的,也就是根本沒把他當作神的人根本就沒有絲毫敬畏他的心,雖然跟隨但未被征服,這樣的人都是生性悖逆的人。他如此的作工所要達到的果效就是讓受造之物都能有敬畏造物主的心,都能敬拜他,無條件地歸服在他的權下,這是所有作工要達到的最終果效。若是經歷過這些作工的人卻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以往的悖逆沒有絲毫的變化,那這些人就定規是被淘汰的人了。人對神的態度若只是佩服或僅是敬而遠之,沒有絲毫的愛,這就是沒有愛神的心的人所達到的,這樣的人缺乏被成全的條件。這麼多的作工不能獲得人真實的愛,這也就是人並沒有得著神的表現,也就是人並沒有真實追求真理的心的表現。不愛神的人就不喜愛真理,也就得不著神,更得不著神的稱許,這樣的人無論如何經歷聖靈的作工、無論如何經歷審判也不能有敬畏神的心,這是本性難移而且是性情極端惡劣的人。凡是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都是被淘汰的對象,都是受懲罰的對象,而且是與那些作惡的人一樣的懲罰,甚至所受之苦超過那些行不義之人所受的苦。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